中方首提中美两国协调(C2)概念 获美方支持

新华网北京5月5日电(记者 秦华江 王建华)为期两天的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不仅“如期”举行,而且“如愿”结束——获得了一些重大突破。


北京的外交分析人士表示,本轮对话取得了重大突破,将对构建新型中美关系提供重要推力,甚至亦对探索建设世界新型大国关系提供有益借鉴和启示。


在本轮对话中,中方首次提出了中美“两国协调”(C2)的全新概念,而且得到了美方的理解和支持。


中方提出的C2理念,不同于美国学者曾经提出的中美“两国集团”(G2)。G2的内涵是两国共治、主宰世界。


“这轮对话本身以及取得的重要成果,就体现着C2理念。”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王帆说。


“C”可以是协调(Coordination)、合作(Cooperation),也可以是命运共同体(Community)。


显然,C2具有多重含义,如果中美能够做到诸事沟通、协调、合作,将非常有利于世界稳定、发展和繁荣。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曲星表示,这既符合中国一贯秉承的和平、合作、互利、共赢的理念,也符合中美关系的发展需求,更符合国际关系的发展趋势。


他说:“本轮对话的重大突破,特别表现在经济上和战略上的双重突破。”


美方在对话中承诺,在出口管制体系改革过程中,充分考虑中方提出给予公平待遇的要求,将努力促进民用高技术对华民用最终用户和民用最终用途的出口。


数十年来,美国对华高新技术的出口限制十分苛刻。美方的承诺兑现后,中国相关公司可以对存在异议的管制项目提出申请,美方将及时受理相关申请。可以乐见,相关出口限制将会明显减少。


中方赴美投资将更加便利,且不管是民营还是国有企业,在企业的所有制方面,不再做区别;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美方支持人民币在满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的标准时进入特别提款权篮子。


在基础设施方面,美方将完善基础设施投资的市场机制,在适当情况下努力增加包括外国投资者在内的公司的合作投资机会。


“由于中国公司在基建领域具备强大市场竞争力,这也意味着为更多的中国企业进入美国敞开了大门。”曲星说。


在本轮对话中,双方支持中国海事局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建立“中美海事安全对话机制”。还决定为商务、旅游、留学和其他商定类别签证人员颁发五年多次签证举行专门会谈。


“这些体现了战略领域的更深层次合作。”中国国防大学教授马刚说,当下中美关系,从高层交往、双边协议,到热点协商,都体现了中美之间对话机制的日趋成熟。


今年是美国大选年,也是中国领导层换届年,因此,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会发挥承上启下的作用,其达成的共识或签订的协议,是跨界政府、跨领导人任期的。


中美两国都面临着各自繁重的国内议程,但是,通过本轮对话,双方国内议程的相互联系和相互影响明显增强了。


中方表示,将积极扩大内需,扩大消费,提高国有企业红利的上缴比例;而美方承诺,将继续致力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增加投资和出口水平,在中期将总储蓄率提高到30年(1980-2010)的平均水平。


可以说,中美两国在宏观政策和微观指标上,都给出了比较具体的关乎双方合作的承诺。


这些宏观经济政策属于国内事务,是一种经济主权,本是不容讨论的,但随着相互依存度的提高,国内政策和对外政策的界限日益模糊,中美正在双边框架内以协调、合作的姿态,作出有益的规则探索和观念突破。


“中美两国如果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分歧就会不断减少,合作就会持续扩大,新型的中美关系就会愈来愈明晰。”曲星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