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诺

传说中的小胖 收藏 3 15
导读:梦中,我坐在江南河畔,看着清澈的湖面,映着一个少年的身影,一袭白衣,缕缕青丝在风中摇摆,他温柔的眼眸在湖面上激起波浪,他说,浅夏,等我。   我笑着点头,便日复一日的坐在那里,只是,再也没有在湖面的倒影上,见到那个白衣少年……   ——前言   (壹)   遇到顾译言的时候,我正坐在公车的最后一个角落,看着窗外的李允诺跟他女朋友逛街的的笑脸,他们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顾译言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脸上也有些伤,原本只有我一个的公车上,因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梦中,我坐在江南河畔,看着清澈的湖面,映着一个少年的身影,一袭白衣,缕缕青丝在风中摇摆,他温柔的眼眸在湖面上激起波浪,他说,浅夏,等我。

我笑着点头,便日复一日的坐在那里,只是,再也没有在湖面的倒影上,见到那个白衣少年……

——前言


(壹)

遇到顾译言的时候,我正坐在公车的最后一个角落,看着窗外的李允诺跟他女朋友逛街的的笑脸,他们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顾译言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脸上也有些伤,原本只有我一个的公车上,因多了一个人的介入而温暖起来。

“喂、”耳边传来了声音,我惊愕的回过头,他不知何时坐在了我的旁边,我淡淡的‘恩’了一声,便继续看着窗外。

“窗外的东西比我好看?”自恋的略带不爽的声音响起,我头也不回的轻声道:

“我在等一个人。”

“李允诺么?”顾译言愣了愣,缓缓开口

我恍惚了,是李允诺么?总是喜欢穿着白色衬衫,一脸微笑的李允诺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似乎真的是在等他、、也许是因为,他已有了那个属于自己的幸福,那个可爱的娃娃脸女生。

“我见过你,每次都坐在这里,看着窗外的李允诺。”见我没有开口,他有些奇怪的问:“你叫什么?”

名字么?我终于将目光转向他如同梦幻般美好的脸,缓缓开口:“伊浅夏”

到了他想去的目的地,他终于慢吞吞的下车,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顾译言,然后再司机的咒骂中下了车,我转过头,看向窗外对我挥手的顾译言,笑了……

在那片车窗中,我看到了除了李允诺的少年,那个恬静完美的顾译言。


(贰)

此后,每天我都能在公车上看到顾译言,而那个时候的某天,顾译言突然对我说,李允诺跟他的女朋友吵架了。我怔了怔,最终微笑的点头,再次看向窗外时,我看到了李允诺,他在跟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吵架,然后李允诺决绝的离开,没有留下任何身影。

我的幸福,随着他的幸福消失、而消失了、

我没有在公车上再见到顾译言,只是在上学高峰的时候,听到那些八卦的女生说,顾译言在跟许安娜谈恋爱,而许安娜,就是曾经李允诺的女朋友,窗外,顾译言挽着一脸微笑的许安娜,木然将目光转向我,冲我微笑,可我分明尝到,那抹微笑,是苦苦的味道、、

我没有再坐公车,而是打着一把伞,在人行道上缓缓行走,偶尔会与李允诺擦肩而过,最终,我只能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离开。多少次,我都想伏在他的耳边,小声询问,似有迫切,似有哀怨、、

李允诺,你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吗?

突然间,我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牵绊,当我追随那抹思念而去的时候,我怔住了,坐在KTV包厢里的顾译言喝的大醉,此时正醉眼朦胧的看着我,而后又像喝醉般又像清醒般呢喃,伊浅夏,李允诺回到你身边了吗?

我没有说话,看着他粗暴的推开正帮他擦拭额头的许安娜,坚定的看着我,重复他一直说的话:

伊浅夏,李允诺回到你身边了吗?

不,我没有回答他,李允诺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叫做伊浅夏的女生,从来都没有

我决然的离开,耳边是顾译言冰冷的声音,他说,许安娜,我们分手吧。许安娜很大声的哭了。


(叁)

感情,就是如此脆弱,一开始会让你如痴如醉的幸福,下一秒,便让你撕心裂肺的痛苦。

当许安娜站在学校最顶层的时候,顾译言在人群中有些慌张,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上顶层,我发现,李允诺正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极力的劝说她,然后就与顾译言厮打在一起,我是第一次,见到温顺的李允诺,有如此狼狈的一面。

许安娜缓缓回过头,一脸泪水,她幽怨的看着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的顾译言,缓慢开口:“顾译言,我要问你一句话……”

我怔住,许安娜歇斯底里的哭喊,是怎样的撕心裂肺……

“顾译言,我要问你一句话!!!”

可她究竟要问什么?已经不了了之,随着她跃下的身影,一切是那般安逸的结束,满地猩红,以及她死后依旧无法闭上的眼,她,死的那般凄惨……

李允诺和顾译言呆滞的愣在原地,仿佛一切只是一场噩梦,直到学生开始四下尖叫的散开,他们依旧呆愣。

那天,我打着一把红色的伞,不行缓慢的走到李允诺的身边,凑近他的耳边,同样以哀怨的小声问他,李允诺,我要问你一句话。

李允诺只是打了个冷颤,昏死过去


(肆)

顾译言和李允诺纷纷决定离开这座恐怖的城市,顾译言曾经在离开前问过李允诺,你认识伊浅夏么?李允诺思考了很久,最终无奈的摇头。

李允诺和顾译言离开了这座城市,我也再也看不见窗外的风景。

顾译言站在马路对面忧伤的看着我,什么也没有说,我依旧打着一把红色的伞,缓缓走向他,跟着他以及送他离开的朋友们上了公车,他也还是坐在了我的旁边。

“伊浅夏,我要走了。”在他几个朋友错愕的表情中,顾译言苦笑的对我说。

这次的我没有看向窗外,而是定定的看着他,微笑的告诉他,我知道。顾译言有些释然的看着我,遗憾的开口,伊浅夏,其实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看见就很喜欢,只是,透过心脏,我在你的眼里,只看到了李允诺,不知中了什么邪,我居然在帮你哎,许安娜跟我从小一起长大,她很喜欢我,所以才甩了李允诺跟我在一起,伊浅夏,李允诺生命力那个重要的的女孩,已经被我毁灭了吧?

伊浅夏,你等的那个人,是不是李允诺?

伊浅夏,我为什么觉得,你好似那般沧桑?

伊浅夏,顾译言会回来看你的……

我依旧笑着点头,追随他下了公车,看着他恋恋不舍的目光,我有种想哭的感觉,却始终没有留下眼泪,突然,我在他眼里看到了惊恐的神色,他慌张的推开我,红色的伞掉在了地上,我迟疑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看着如同抛物线焦点一般的顾译言,心,突然间被挖空一般。

白色法拉利上,绽放出一朵朵,无力的血花


(伍)

顾译言被救护车带走,在即将推入手术室的那一刻,我看到顾译言用尽最后的力气,笑着对我说,浅夏,等我……

我木然愣住,看着他白色的衬衫上已满是血污,微笑的点头,好,我等你……

好,我等你,无论是一生还是一辈子……

顾译言,终究没有再出来,法律判白色法拉利的主人无罪,只是赔了一笔根本没有用的数目,原因:死者突然间冲出人行道,挡在跑道上属于自杀行为。

据警方调查,顾译言的几个朋友声称,顾译言死前行为十分怪异,上公车时,居然跟身旁的空座位一直说话,而顾译言之所以会冲出人行道,好像是推开自己最重要的人一般,可他们所见,他只是在摸索着空气。

警方最后结论:死者疑似精神分裂

很多年以后,我依旧打着一把红色的伞,它的名字叫‘朱红’,另一种含义:鬼伞、、、在医院的走廊来回飘荡,那个一袭白衣的男子曾经对我说,浅夏,等我。可我等了一年又一年,等到沧海桑田变,依然没有等到那个人。

李允诺,原来,我要等的人,一直都不是你

几千年的等待,我累了,可我不能停歇,因为一位叫做顾译言、而且唯一一个可以看见我的白衣少年对我说,浅夏,等我、、只是,我依旧等不回他的出现,这次,还要等多久?

一年?十年?一生?十世?

不管多少,我一定会坐在他熟悉的那个地方,等到他的出现,我还想问他一句话,只有一句话……

你还记不记得,曾经说过什么?

还要等待多久?我问自己

后悔过么?

不后悔,从来、都未曾后悔过。

(end)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