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想抢我黄岩岛 外交部发言人严正驳斥 (限菲军10号撤离否则后果自负!)

如此天朝 收藏 5 6044
导读: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日夜守卫着祖国南海的辽阔海域 最近,菲律宾副总统兼外长金戈纳召见中国驻菲大使,就在黄岩岛海域发现中国渔船“表示深切关注”,并称“黄岩岛是菲律宾领土的一部分,菲律宾已对该海域行使主权和管辖权”。同时,菲律宾新任海军司令欣科少将派“基顺”号军舰前往黄岩岛海域,强行登上10艘中国渔船进行搜查,并没收了船上的渔具和各种捕获物,然后驱赶渔船离开。欣科说:“过去,菲律宾海军对在黄岩岛海域捕鱼的中国渔民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容忍。今后,海军将严格执行菲律宾海洋法及国际公约,以保护海洋环境。

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日夜守卫着祖国南海的辽阔海域

最近,菲律宾副总统兼外长金戈纳召见中国驻菲大使,就在黄岩岛海域发现中国渔船“表示深切关注”,并称“黄岩岛是菲律宾领土的一部分,菲律宾已对该海域行使主权和管辖权”。同时,菲律宾新任海军司令欣科少将派“基顺”号军舰前往黄岩岛海域,强行登上10艘中国渔船进行搜查,并没收了船上的渔具和各种捕获物,然后驱赶渔船离开。欣科说:“过去,菲律宾海军对在黄岩岛海域捕鱼的中国渔民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容忍。今后,海军将严格执行菲律宾海洋法及国际公约,以保护海洋环境。”

3月17日和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两次就黄岩岛问题表明了中方立场。朱邦造驳斥了菲方对黄岩岛提出的领土要求,并表示,黄岩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黄岩岛海域是中国渔民的传统渔场,对此,中国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中国对黄岩岛拥有主权并实施管辖的事实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尊重。朱邦造还表示,中国渔民在黄岩岛海域作业是正当的,也是正常的,菲方无权对黄岩岛附近海域的中国渔船登临检查和采取措施,中方已就此向菲方提出交涉。

黄岩岛是中国的

黄岩岛是中国南海中沙群岛中惟一露出水面的岛屿。国际上把它叫作“斯卡伯勒浅滩”,这是为了纪念1748年在此触礁沉没的英国军舰“斯卡伯勒”号。黄岩岛北距广州600海里,东距菲律宾苏比克湾约126海里。黄岩岛四周为距水面半米到3米之间的环形礁盘。礁盘外形呈等腰直角三角形,其内部形成一个面积为130平方公里、水深为10—20米的湖。湖东南端有一个宽400米的通道与外海相连,中型渔船和小型舰艇可由此进入,从事渔业活动或者避风。

中国最早发现了黄岩岛。1279年,元世祖忽必烈派天文学家郭守敬进行“四海测验”。据考证,郭守敬在南海的测量点就是黄岩岛。黄岩岛海域是中国海南渔民的传统渔场,他们经常驾渔船进入湖及周围海域进行渔业活动。1935年1月,中国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将黄岩岛(当时称“斯卡巴洛礁”,是南沙群岛的一部分)列入中国版图。1947年底,中国内政部正式编制出版的《南海诸岛位置图》将黄岩岛(当时称“民主礁”)划在“断续国界线”内。该线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历史性界线,中国对线内的岛、礁、滩、沙洲拥有主权。1983年,中国地名委员会受权公布的《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将黄岩岛定为标准名称。90年代以前,国际社会对中国拥有黄岩岛主权从未提出任何异议,不存在对该岛的主权之争。

菲律宾抢占黄岩岛的三个理由

80年代初,菲律宾将黄岩岛划在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但当时黄岩岛是驻菲美军实际控制的靶场,菲律宾并未提出主权要求。1992年美国从菲律宾撤军后,菲对黄岩岛的主权欲望越来越大。

从1993年起,菲律宾对该岛进行勘测、考察和巡逻。1997年,一艘载着中、美、日三国无线电爱好者的中国船只抵该岛考察,菲律宾竟在外交场合称中国“企图占领黄岩岛”,还制定了作战原则以维护其“主权”。1998年,菲律宾成立了包括舰艇部队、航空分遣队和情报部队的专门机构。1999年,菲军舰多次驱赶、撞沉中国渔船。2000年,菲海军开枪射杀一名中国渔船船长。今年春节前后,也曾发生菲律宾军舰和战斗机与中国渔船在南沙群岛紧张对峙的局面。

一段时间以来,有关中国渔民在黄岩岛海域“非法作业”的报道经常出现在菲宾的官方媒体上。菲律宾海军公布的最新数字称:“自1月份以来,已有26艘中国渔船侵入黄岩岛及附近海域。”在此背景下,自1月底以来,菲海军多次骚扰在黄岩岛海域传统渔场作业的中国渔民,跟踪威胁,登船检查,查没物品,甚至实施搜捕,引起了中国渔民的强烈愤慨。

菲律宾声称对黄岩岛拥有主权的三条理由是:首先,“黄岩岛被菲律宾实际控制”。美军曾控制该岛,但这并未改变中国拥有黄岩岛主权的事实,因此,菲律宾从美军手中“继承主权”的说法在国际法上站不住脚。第二,“黄岩岛在菲律宾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菲律宾号称该理由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但早在国际上出现“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这个概念之前,黄岩岛就已经归属中国了。第三,“黄岩岛离菲律宾最近”。菲律宾以地图显示,黄岩岛离菲吕宋岛最近,只有约120海里,但是国际法从来没有规定距离远近可以作为主权依据。

菲律宾高官与美国反华议员一唱一和

菲律宾媒体认为,近期菲方在黄岩岛问题上态度强硬,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菲律宾新任国家安全顾问戈勒斯挑起争端。戈勒斯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1992年以来任参议员,不时抛出反华言论,是菲在南沙问题上的强硬派。1998年,他曾陪同美国反华众议员罗拉巴克与记者乘直升机到南沙群岛上空“视察”并拍照,“亲眼目睹数百名中国工人在那里忙于建筑活动”,并称,这些照片“足以证明中国已于1998年底在该岛礁建成永久性建筑物”。戈勒斯就任国家安全顾问后的第一天即公开宣称:“中国在南沙群岛的支配性存在是本地区的头号安全问题。中国离我们实在太近了,这使菲律宾深感不安。”为此,他将与副总统兼外长金戈纳一起,“在国际论坛上,通过强硬的外交手段解决南沙争端,迫使中国拆除其在美济礁的永久性建筑物”。可见,南海问题成了他赢得声望、显示地位的王牌。

其次,最近来菲律宾访问的几批美国议员不断煽风点火,挑拨是非,其中打头阵的就是罗拉巴克。罗拉巴克是戈勒斯的老友,美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资深成员,是一个极端的反华分子。今年2月23日,他与另外两名美国众议员来到菲律宾拜会阿罗约总统,声言将促使美国国会通过旨在帮助菲律宾实现军队现代化的法案。他还称,自1995年以来,中国海军一直对南沙群岛进行“事实上的包围”,“北京的侵略已威胁到美国和我们的盟邦至关重要的贸易和军事航道”。他要求美国政府不能再对中国在南沙群岛的“军事扩张”保持缄默,并建议美国保持在南海的强大军事存在,和东南亚国家联合“遏制中国”。

另外,菲律宾将在今年5月举行中期选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的支持力量目前仍不容忽视。在这种情况下,新政权中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士认为“安内必先攘外”,为了转移国内视线,又玩起了“反华牌”。

戈勒斯等人的言论,已使阿罗约总统深感头疼。2月28日,阿罗约重申,解决黄岩岛问题应根据菲中以前达成的共识协商解决。在中方外交抗议的强大压力下,戈勒斯等人的表态日前也渐趋婉转。3月19日,戈勒斯说:“黄岩岛事件不会成为外交争执,菲律宾只会向中方提出‘例行的外交抗议’。”本报特约记者马坤 本报驻菲律宾特约记者李志强( 括号内属个人添加!)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