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明向热兵器部队过渡的标志——战车作战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5 1866
导读:战车这种东西,至少在中国春秋战国以前就出现了,但那个时候的战车是冷兵器时代的战车,用几匹马拉着的两个轮子的战车,当时还有战车兵控制着马匹和车的速度以及方向(可以称为驾车兵),还有将领在车上。当时由于技术的原因,使得这种武器显得比较笨重不好用,很快这种战车之间对决的战法就退出历史的主力舞台。但是战车兵却保留了下来,主要用来在战场上加上武器(如在车上绑上长矛或者大刀等,又或者在车轮的轴上加上刀片)去驱赶打杀对方的士兵。除此之外,战车还变成了运输物资的辎重车队;对北方游牧的骑兵时,战车的作用再一次发生

战车这种东西,至少在中国春秋战国以前就出现了,但那个时候的战车是冷兵器时代的战车,用几匹马拉着的两个轮子的战车,当时还有战车兵控制着马匹和车的速度以及方向(可以称为驾车兵),还有将领在车上。当时由于技术的原因,使得这种武器显得比较笨重不好用,很快这种战车之间对决的战法就退出历史的主力舞台。但是战车兵却保留了下来,主要用来在战场上加上武器(如在车上绑上长矛或者大刀等,又或者在车轮的轴上加上刀片)去驱赶打杀对方的士兵。除此之外,战车还变成了运输物资的辎重车队;对北方游牧骑兵时,战车的作用再一次发生变化,出了运送物资的辎重车外,还用来当做大车——用来形成一道保护堡垒,其作用是一方面免受游牧骑兵的冲击,另一方面可以使己方士兵能在里面发射弓弩等远程武器打击对方。战车长的作用很长时间就以此为主,汉朝卫青和匈奴伊稚斜大战就用了这种战法。这些都是属于冷兵器时代的战车。

随着宋朝以后发展了热兵器出现了,战车除了当做移动堡垒外,还被变成了运输车辆用来运输火炮等。如明朝初年就大量运送火器如原始火箭的车以及火箭等物资。随着热兵器的发展,明朝人开始又一次结合热兵器发展新的战车作战思想和原始热兵器时代的战车。这一点尤其到了明朝中后期,得到了体现,大明的战车具备屏蔽的车和威力很强的火炮的结合物。众多战车组成的车营,是集城他的防御性、战车机动性和火炮的杀伤性于一体,能攻、能守、能动,也就是现在自行火炮、乃至现在坦克战车的雏形。而战车的大发展时期是在嘉靖到万历这一段时间之内,其中对战车发展作出了相当重要贡献的两位将领是:戚继光、俞大猷。

热兵器的发展使得明朝又了更多对付这些游牧族的战争思想,如结合热兵器远程打击能力和大车的机动性来对付游牧骑兵——这是与历朝历代大不一样(如汉朝是养马,以骑克骑),虽然明朝同样重视养马,不像宋朝没有建制骑兵,所以宋朝人用步兵阵型对抗骑兵,甚至不惜变成机动性很差的重型步人甲,这也是宋朝对金、辽为何胜率高而歼敌少,步兵根本就没法乘胜追击骑兵,明在宁夏那边就有很好的牧马场,但是明却不是以骑克骑为重点,而是用车克骑,明朝的马用来拉大车的不少。正是有了火器的发展,才让这种思想流行起来,按照戚继光的说法是:战车“所恃全在火器。火器若废,车何能御”。为此,戚继光更多考虑到打战时能立于不败之地,从而戚继光的战车思想更重视防御力——即偏厢车:车车相联,形成车城,更利于防守。而俞大配则相反,更多考虑以战代守,俞大猷指出:“车必藉火器以败贼,火器必藉车以拒马.二器之用实相须也。”俞大猷发展了正厢车:前有屏障,更利于前行作战。偏厢车、正厢车这两种战车可以说是当时诸多战车形制的代表,成为了明朝的两种主战战车;不管哪一种战车,在火器加战车思想的影响之下,他们在战车上装备了更多、更先进的火器。

据说戚继光的重车营.每车装备大佛郎机2架,每架配备9个子统,全营佛郎机256架;鸟铳手配备鸟铳l杆,全营有鸟铳512杆;火箭手每人配火箭60枝,全营共火箭15360枝。一车使用火器的人数已占总人数的70%以上。另外,每营还有火箭车4辆,还有大炮车4辆。而火器的质量也有较大的提高,以西方传入的鸟铳、佛郎机代替了明初的手铳和碗口铳,以仿西方制造的无敌大将军炮代替了传统的炮。可见,戚继光的军队已经从冷兵器为主变成了热兵器为主(热兵器占总人数的70%),这估计也是戚继光在北方长城驻守时多次打败蒙古游牧部落,而且基本上是彻底压制住了他们,迫使他们不敢在依仗骑兵快速便捷来抢劫,而是不得不老老实实坐下来通过互市和平共处。而戚继光的军队建设思想也是符合当时科技发展,符合当时从冷兵器向热兵器发展潮流的,这在当时还是相当先进的。与此配套,戚继光的战法是,敌骑进攻,车列方营,鸟铳、火箭、佛郎机轮番施放。如敌不退.火箭车和大将军车上的火器齐发。这众多威力较强的火器轮番施放,可以终日不停。在这种情况下、敌马惊乱,鲜有不败退的。即使敌强悍,后来能不败退而逼近,则附车的兵出车列成阵势,藤牌手在前,次长枪手,次鸟铳手改用长刀,同敌人肠杀,然后有秩序地退回车内。如敌败退,则出骑兵进行追击。——可见戚继光结合当时的技术条件,采用了远程火器打击和近距离冷兵器的步兵结合再加上击退敌兵后,骑兵追击扩大战果。

对比之下,俞大猷京营战车上的火器是相对较少的,每车只有大佛郎机1架,涌珠炮2位。但他最初设想是“每车大佛郎机一座,中佛郎机二座、鸟铳二杆,地连珠二杆,涌珠大炮二位,夹靶快枪十杆”,如果那样的话火器的威力更大,只是后来没有完全按着这个设想办罢了(可能是明廷官员不给于支持有关系)。即使如此,实际配备的火炮,一车营也有360架位,火力也还是较强的。相应配套的战法是:敌骑进攻,车列方营,施放火器,打击敌人。敌人在火器的打击下,难以接近战车,车车相连,车前有屏蔽和大枪头.即使敌骑接近战车,也难以逾车而冲入阵中。敌退却,车方阵迅速变车横阵,向敌推进。如敌大退,则骑兵出车追击。

从以上两位军事家的战车兵来看,战车营(战车兵)其实是机动火器营+防御阵型(思想上是类似现在的战车坦克)。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明朝的作战模式已经向着热兵器时代过渡,明朝的冷兵器骑兵作用进一步的降低,而以战车+步兵阵型+追击扩大战果的骑兵来克制对方游牧骑兵成为了明朝战略思想的主流。明代火器的大发展使中国向着热兵器时代过渡,而且明代出现了大量的火器制造专家和这两位非常牛的热兵器战法军事思想家,这显然是符合社会发展潮流的,这两位军事家的思想在当时世界也是属于先进和发展方向的。可惜的是后来没能继续发展下去。


以上为转载,个人觉得戚继光战车没能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造价太高了、在明末那段时间的国家财政在东林党人等人手里,而朝廷能用于军队的军费少的可怜,根本无法装备。至于后来的清朝,虽然一度在康乾盛世时期相对明末要富庶多了,虽然康乾称为盛世有些夸张,但其怎么也比明末要富裕吧,至少军费上面要富裕多了吧;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清廷上层根本就看不上火器和战车,而是更多强调冷兵器的额骑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