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西夏能自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宋坐视甘州回鹘被党项人所灭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9 1144
导读:西夏正是建立之前,夏州党项各部是向北宋羁縻的,羁縻程度比较低,就是那种名义上称臣,宋朝有需要可以借道进军的那种,羁縻的结果是能为北宋获取缺乏的战马。而西夏指所以能够脱离北宋羁縻,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北宋坐视夏州党项各部西边的小国甘州回鹘(一直与北宋交好)被灭后,党项人没了后顾之忧。甘州回鹘是位于党项人和吐蕃诸部之间一个小国。甘州回鹘面积最大时曾经辖有瓜州、甘州和凉州等地,所辖之地土地肥沃盛产粮食和战马,还是西域诸国和大宋之间进行贸易的必经之路。党项李氏一直垂涎甘州回鹘这块肥肉,屡次发动战争试图吞并甘

西夏正是建立之前,夏州党项各部是向北宋羁縻的,羁縻程度比较低,就是那种名义上称臣,宋朝有需要可以借道进军的那种,羁縻的结果是能为北宋获取缺乏的战马。而西夏指所以能够脱离北宋羁縻,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北宋坐视夏州党项各部西边的小国甘州回鹘(一直与北宋交好)被灭后,党项人没了后顾之忧。甘州回鹘是位于党项人和吐蕃诸部之间一个小国。甘州回鹘面积最大时曾经辖有瓜州、甘州和凉州等地,所辖之地土地肥沃盛产粮食和战马,还是西域诸国和大宋之间进行贸易的必经之路。党项李氏一直垂涎甘州回鹘这块肥肉,屡次发动战争试图吞并甘州回鹘,甘州回鹘势力较弱,所以一直向宋朝示好,意图拉拢宋朝一同制衡党项李氏。

北宋过于短视,没有看清甘州回鹘所处的战略位置,又被党项李继迁、李德明父子等假意臣服的面孔所迷惑。对党项人进攻甘州回鹘坐视不管,因此到大宋天圣七年(1029年)地时候,甘州回鹘已经丢了瓜州、肃州等地,只余下凉州和甘州两块地方了。假如甘州回鹘能一直占据这甘州、凉州,不被党项人攻陷,那么就等于在党项人的后背上扎了一根芒刺,党项人即使想对北宋大动刀兵,也要时刻顾忌着甘州回鹘会不会趁机在他的背后捅上一刀,所以只要甘州回鹘这个威胁没有被解除,党项人永远不敢打出叛宋自立的旗号。同时党项人灭了甘州回鹘,等于是大大增强实力,从半游牧、半农耕,进一步向更加稳定的农耕社会转变,从此抵抗天灾的能力的大大增加了。

而当时北宋已经和辽国没有了大规模战争,北宋完全可以在党项部落攻击甘州回鹘之时,在边境做出大军压境,并且提出高额要求迫使党项各部不敢过于攻击甘州回鹘。看来宋朝人玩弄国际政治平衡术来比较差劲,有或者说宋朝上层对于夏州党项各部缺乏足够的重视和警惕。


以上转载自一个网友,个人感觉相当有道理。发来给大家看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5楼de9000

 以下是引用basarao_q 在第2楼的发言:
甘州回鹘被灭还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从此西北和西域的突厥人被切断了和中原的联系,失去中原王朝庇护的佛教徒们再也无法抵御那一波波的新月浪潮,从此西域彻底绿化,这导致的一系列后果让今天的西域问题丛生。

胡说八道!是突厥人选择***——他们最后借此控制了中亚, 不是什么绿化突厥好不好。再说佛教徒啥时是中原屁护了,至于把好几百年的事算做今天的因果,纯粹就是懒汉的想法!

 以下是引用红线猫 在第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basarao_q 在第2楼的发言:
甘州回鹘被灭还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从此西北和西域的突厥人被切断了和中原的联系,失去中原王朝庇护的佛教徒们再也无法抵御那一波波的新月浪潮,从此西域彻底绿化,这导致的一系列后果让今天的西域问题丛生。

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


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萧关”曾是唐人引以为荣的地名,它位于宁夏固原东南,盛唐诗人王维在《使至塞上》中写道:“萧关选候骑,都护在燕然。”壮阔的视野,博大的胸怀,强烈的自豪感跃然纸上。那时大唐的疆域远在幕北,萧关乃是后方大本营。可安史之乱后,吐蕃一武力强行占领统治了这一地区。原本富庶的河湟地区,也就是河西、陇右之地(今甘肃、青海两省黄河以西)沦于吐蕃的铁蹄之下,“华人百万皆陷于吐蕃” 。黄河、湟水,阻断了那一地域汉人与故园的联系,这一断就达百年之久。此时,大唐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雄风,任凭春风年年不过河湟。这一切怎能不让感伤呢?


经过一百余年,河西、陇右之地的唐人与吐蕃人杂居,外表已与后者无异。唐人的孩子学的都是吐蕃语言,早就忘却了自己的母语,汉族的观念已很淡薄,更无对唐王朝的效忠之心,反将唐人当仇人,用吐蕃语来骂自己的同胞。司空图路过此地,看到“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眼见沦陷区的同胞变友为敌,痛苦绝望之情可想而知。


这首诗上两句写全景,下两句作特写,不避重字而刻意重复,两“汉”相对,两“儿”相应,耐人寻味。少年不知愁滋味,忍能对面为盗贼!

這個,您在地理上出問題了。隴右是指隴山以西,而不是黃河以西。您說“黃河、湟水阻斷了那一地域與漢人故土的聯繫”顯然是說淪陷的是黃河以西,實際上呢,黃河以東的蘭州、河州、渭州、岷州、姚州都已陷於吐蕃之中。

7楼vf4500

楼主不是宋不管,是他没胆管,西夏起家之地才4州,相当于现在4个县,在五代时折杨两家2州加灵州再加关中都把党项压得死死的,那会想到统一了中原时的人对连分裂时都可压得死死的部落上交保护费呀,偏偏还有人在为宋找借口。

 以下是引用vf4500 在第7楼的发言:
楼主不是宋不管,是他没胆管,西夏起家之地才4州,相当于现在4个县,在五代时折杨两家2州加灵州再加关中都把党项压得死死的,那会想到统一了中原时的人对连分裂时都可压得死死的部落上交保护费呀,偏偏还有人在为宋找借口。

晕。西夏起家之地只有四个县?州=县?夏州和银州各下辖四个县,绥州五个县

9楼vf4500

 以下是引用八一式菜刀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vf4500 在第7楼的发言:
楼主不是宋不管,是他没胆管,西夏起家之地才4州,相当于现在4个县,在五代时折杨两家2州加灵州再加关中都把党项压得死死的,那会想到统一了中原时的人对连分裂时都可压得死死的部落上交保护费呀,偏偏还有人在为宋找借口。

晕。西夏起家之地只有四个县?州=县?夏州和银州各下辖四个县,绥州五个县

我讲的是现在地图上的大小和人口,他党项才4州之地,宋有多少,宋太祖可是号称一棍扫平400军州的牛人虽然有些夸张,而党项这4州可用来生产的土地又有多少,而且河套的灵州还在宋的手里,宋太宗如果不北伐,而是用西路军那批人来打党项,党项顶的住?不要忘了,西夏在宋神宗时的地盘是最大的,可也经不住从神宗期往后几代宋皇的打击何况是初期的宋军打只有4州之地的党项。宋从赵光义开始根本不想用长时间来打下燕云16州,根本没长期规划过在南北对持中改变攻守事态的战略,宋初的不打,导致宋中后期用人命来填,等填得差不多时却碰上了更难缠的对手,是宋自己的失误,可现在偏偏总有人把宋犯的错推给别人。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