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记了多少流云浮生

若若公主 收藏 3 37

楔子

那年还真是《梅艳芳菲》热播的时候,她跟姐姐说,阿梅说不定会跟耀文在一起啊。

姐姐说不会,因为他们是死党。

她还小,不懂那个词的意思,又问姐姐,死党是什么意思啊?

姐姐说,死党,就是很要好的朋友。

多年以后,她回想到这个情景,惨惨一笑。

她和他的关系,止步于死党。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不懂什么叫爱,等懂了,爱已不在

七月的晨天,已泛起浅浅光芒。

“晚葭,起床啦!”男孩从后门进了一个小院,拍着一间房的窗大声喊着,“程晚葭,快点起床啦!”

“来了来了!吵什么啊!”女孩的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像小孩子的声音一样软软的,可很明显的听得出厌烦,打开门大吼着,丝毫不在意她现在只穿了一条吊带裙以及她蓬乱的头发。

十分钟出现在男孩面前的是个长相温婉的女生,说不上长得特别好,但让人看着很舒服,长发飘飘将要齐腰,打理得非常好,由此可见女孩有多爱她的头发了,衬衫短裙的夏季校服增添清新的感觉。

“走啦走啦!”仍是带着鼻音,程晚葭坐上了男孩自行车的后座,扯着他的衬衫大声喊着出发。

等待下课铃响起时,两个人才捧着便当盒来到教学楼顶楼上的天台。

“顾译生,你便当里有什么菜?”程晚葭凑到男孩的旁边看,右手拿着勺子舀自己爱吃的肉圆子。

“诶你不要夹啦,我还要吃啦!”顾译生用筷子保卫着自己便当盒里的菜,阻止程晚葭的“偷食”行为。

“给我吃啦,你一个人又吃不了这不多。”

“一边去一边去!”

“顾译生,看我怎么整你!”

……

欢声笑语总是盖过我们的青春时代。

多么美好的回忆,那是她和他三年前的相处之道,如今,他的身边,早已有人陪伴了吧。不是她,只是不是她,从来不是她。程晚葭想着,随后对着电脑屏幕开始敲击着键盘。

三年了,已经三年了。

他们从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青春时代转变成如今的现实模样。

这三年,他们遇见过十二次,一次是偶然,十一次是她跟随着他起码超过三个小时才准备好的“偶遇”。

每次见面的内容,都只有寥寥几句。

“你好吗?”

“我很好。你好吗?”

“我也很好。”

她带着重重的鼻音说着我也很好,没有人知道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只是当时她是这样的想的:你过得很好,我也就很好。

程晚葭,加油。

今夜,她对自己的最后一句话,程晚葭,加油。


如果那时幸福,如果幸福不变质,我们是不是可以走到永远

在周围人都处在十七岁花季的时候,程晚葭和顾译生就已经认识四年了。

从那个幼稚的时期过渡到现在,亘古不变的,是情谊。

或许可以这样说,没有人比程晚葭更了解顾译生,没有人比顾译生更了解程晚葭。他们从小学一直陪伴彼此走到高中。

“诶,这道题怎么写?”程晚葭拿着习题本走到顾译生的课桌旁,有些侥幸的笑了笑。

高三,两人都选择了理科,分到了同一个理科班,不知道该说这是缘分,还是什么。

“我看看。”接过本子的顾译生抬头看了一眼程晚葭,“阴笑什么啊?说,有什么阴谋?”

“没什么,你快点写快点写,写不出来就跟我姓啊!”程晚葭催促着顾译生,晃动着他的肩膀要他快些,脸上的笑明媚的不像话。

“好啦好啦,你不要摇了!”顾译生开始对着本子深思起来,他不知道,他深思的样子有多好看,深沉,稳重。

三分钟,五分钟,七分钟,十分钟。

“哈哈哈哈,写不出吧,就说了写不出跟我姓哦。”程晚葭捂着嘴笑出声来,小心思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程译生程译生,译生,你就从了我吧!~”

有些不敢说的话,总是通过开玩笑的方式才说了出来。

就好像2月14号其实是愚人节,有人总昧着良心说出那些动人的情话,就好像4月1好其实是情人节,有人总借着玩笑说出了真心的我爱你。

程晚葭想着,起身看向了窗外,站在七楼看车水马龙,说不出的意味,手紧紧的握着手机,原来,三年了,还是只要几句话,就能打乱她的心。

那是高中同学发的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几句话,大概意思就是举办同学聚会,问她有没有时间去。

去了,就会看到他,那不是自己一直期待的么?只是,就算看到,又能说什么?

思量许久,程晚葭打了一个“好”,按下了发送键。

无力的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她一遍一遍的问自己,究竟是什么使如此亲密的他们分散了?结果是无果。

“顾译生,有人找,是美女哦~!”同班的女生A大声喊着,脸上还带着暧昧的笑。

程晚葭闻声而抬起头,看向了门外。

是一个短发的女生,齐肩的短发显得俏皮可爱,脸上带着甜甜的笑,一看就知道是小巧伊人型的,不像她,虽然长得温婉但性格却是个活生生的男孩子。

顾译生走了过去,转头对程晚葭做了个口型,然后牵着女生的手走了。

程晚葭开始有些恨自己为什么和顾译生那么熟,为什么可以看懂顾译生想说的是“我先走了,不要等我”,如果不懂他,至少还可以傻傻的等待,至少还有理由在隔天抱怨他为什么先走了不等她,至少还能说记得以后要等她,不能先走。

只是她没有看见,走出教室后的顾译生连忙的松开了女生的手,说了句抱歉。

女生没有答话,只是说了句“我明白。”

女生叫沈嘉怡,是顾译生在校内认识的朋友,只是朋友。

一场故意的错过,一生不名的心疼。

程晚葭和顾译生太像了,做人一样的疯癫,做事一样的随性。

同类的人在一起,必有一方受伤。

同类的人,只适合做朋友。

只是这些话,他没有说过,她亦没有听说过。


有人走的匆忙,有人爱的甜美,谁会在意擦肩而过的心碎

同学聚会那天,C城的雨下的滂沱,淅淅沥沥就如当时程晚葭的心情。

“抱歉,我来迟了。”程晚葭推门而入的时候正赶上大家玩的欢的时候,只是一声推门,都寂静了下来。

有惊讶,有不解,也有明了。

当时那个那么爱自己长发,把头发当做宝贝的程晚葭,如今竟然留了个简练清爽的短发。一想想为什么,那些同学却又是不知的神情,和她,有多久没联络过了?

只是那片刻的静寥,见程晚葭没有要做声的样子,随后又各自各的聊了起来。

“还好么?”

她一眼就看到了他,走过去镇定自如的问候。

“很好,你呢?”

一模一样的面容,多了一丝沉稳,一丝干练,一丝成熟。听说他在一家世界前五百名的外企的工作,想必过的很好吧。

“我很好,她好么?”

“最重要的她,早已离我而去了。他好么?”顾译生浅笑着,似乎说着是无关自己的事,他一直对她说他很好,其实只是怕她说她过的不好而已,那些事,他都知道,不是,已经不言而喻了。

“他说他很好。”

……

两人寒暄了几句便分开坐到了不同的位置,跟着不同的人寒暄去了。

整个晚上下来,程晚葭只唱了一声《剪爱》,着实奇怪的是,其他人唱歌的时候都仍然吵得吵,闹的闹,而她开口,却是全场寂静。

“人变了心,言而无信

人断了情,无谓伤心

我一直聆听

我闭上眼睛

不敢看你的表情

满天流星,无穷无尽

我的眼泪擦不乾净

所以绝口不提

所以暗自反省

终于

我挣脱了爱情

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

有许多事

让泪水洗过更明白

天真如我

张开双手以为撑得住未来

而谁担保爱永远不会染上尘埃

把爱,剪碎了随风吹向大海

越伤得深

越明白爱要放得开

是我不该

怎么我会眷著你眷成依赖

让浓情在转眼间变成了伤害

我剪不碎旧日的动人情怀

你看不出来我的无奈”

她曾经把三千青丝当成她心爱之物,只是变成的如今的短发,有这种感觉,似乎是把爱剪了,随风吹向大海。

其实程晚葭明白的,她什么都明白。

当初理科班的尖子生程晚葭放弃了有很好发展的理科选择了文学系时,还引了不少的轰动,有不解,也有侥幸。

那时候沈嘉怡来跟她说了几句话,无论何时何地,她都记忆犹新。

“译生他,很爱你。”

“不要怪他,他只是怕你受伤害。”

“去找他吧,你们会幸福的。”

程晚葭摇了摇头。

她才明白了,原来此前的心酸、小愤怒都是由于一个叫爱的东西而产生的。

他爱她,她何尝又不爱他呢?

她尊重他的决定,那次,是程晚葭一生最理性的决定了。

不是不相爱,不是没有机会,只是尊重,只是没有在一起。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张爱玲曾说过: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没有程晚葭的顾译生,会选择红玫瑰还是白玫瑰?

顾译生,我是你的红玫瑰还是白玫瑰?

程晚葭打下了最后几个字,合上了笔记本。

时间,印记了多少流云浮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