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突袭拉登决策始末:奥巴马赌上总统生涯

tgdy001 收藏 0 145
导读:2009年,奥巴马首先命令新任中情局局长利昂· 帕内塔,“将刺杀或抓获本·拉丹作为反‘基地’组织战争的首要任务”。这项命令源自奥巴马竞选时作出的一项引发争议的保证。当时,奥巴马保证说:“如果我们发现了本·拉丹,而巴基斯坦政府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将他除掉,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采取行动,除掉他。我们将打死本·拉丹;我们将粉碎‘基地’组织。这无疑是关乎我们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 这次行动获得成功的因素可追溯到三个方面。除去任何一个因素,那么今天本·拉丹仍将在积极策划针对美国人的袭击。 1.情报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奥巴马首先命令新任中情局局长利昂· 帕内塔,“将刺杀或抓获本·拉丹作为反‘基地’组织战争的首要任务”。这项命令源自奥巴马竞选时作出的一项引发争议的保证。当时,奥巴马保证说:“如果我们发现了本·拉丹,而巴基斯坦政府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将他除掉,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采取行动,除掉他。我们将打死本·拉丹;我们将粉碎‘基地’组织。这无疑是关乎我们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


这次行动获得成功的因素可追溯到三个方面。除去任何一个因素,那么今天本·拉丹仍将在积极策划针对美国人的袭击。


1.情报和军事机构在9·11事件后的10年中增加新的能力,使奥巴马拥有了前任总统所没有的选择与武器


2.奥巴马引入了严格的、有条不紊的国家安全决策过程其核心就是进行缜密分析,强调书面的东西,能够按每项具体决定的要求进行调整。


3.总司令有信心、决心和判断力,静候最佳时机的到来,才下达最后的行动命令。这就需要缩小顾问圈子,只能让少数白宫和次部长级官员参与,以防走漏风声,而一旦泄密,对本次行动将会是致命的。在美国采取行动的24小时前,大部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对这次行动仍一无所知。


总统面临艰难抉择


在奥巴马签署抓获或除掉本·拉丹命令15个月后,帕内塔在2010年8月返回白宫时带来了好消息。中情局在巴基斯坦东北部发现了一座有多间房屋的院落,院中住着本·拉丹信赖的一名信使。这座院子位于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市,而该市距巴首都大约相当于巴尔的摩市距华盛顿的距离。这座围墙高18英尺的院落被奥巴马国土安全及反恐事务顾问约翰·布伦南称为“要塞”。阿伯塔巴德还是巴基斯坦重要军事学院的所在地。


从帕内塔着手准备的那一刻起,奥巴马就面临四项重大决定:


1.什么时候采取行动?如果本·拉丹真的藏身于那所院子,那么每拖延一天都会增加他逃跑的可能性。如果华盛顿走漏风声,消息突然出现在某个博客或媒体上,那么就等于向拉丹拉响警报,势必导致他逃之夭夭。


2.谁将参与决策?增加参与决策的人数,这次行动在重要方面没受到严格审查就付诸实施的可能性就会降低。但是每多增加一双眼睛、一张嘴,走漏风声的可能性就会多增加一分。


3.如何准确无误地抓获或干掉本·拉丹?奥巴马的菜单上有4道“开胃小菜”:可携带500磅炸弹、备有 “狱火”导弹的“食肉动物”无人驾驶侦察机(就像5个月后在也门打死安瓦尔·奥拉基用过的那种无人机);携带2000磅激光制导炸弹的B-52轰炸机(就像2011年底在利比亚对付卡扎菲时用过的那种);部署地面特种部队;以及与巴基斯坦展开联合军事演习。


4.虽然这是首要的国家安全问题,但是作出任何决定都将会产生政治后果。正如一位副国家安全顾问说的那样,奥巴马在这个问题上“赌上了他的总统生涯”,对此每个参与者都很清楚。如果奥巴马在等待中让本·拉丹跑了,那么他将会因错失良机搞砸这次行动、让国家头号敌人消失而受到攻击。如果他采取了行动,但行动失败,那么对手们将会把他说成是第二个吉米·卡特,重温1980年解救伊朗人质遭到惨败的经历。


如果当时情况像帕内塔说的那样,是作出了一项简单的决定,那么为什么副总统、国务卿和参与的关键军方领导人都不同意奥巴马的选择,甚至在总统明确表明自己的倾向性后?在行动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上,总统进行了投票表决。国家安全班子中最有经验的成员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反对采取这次突袭行动,他重申说,部署地面突击队会冒突击队员被捕或被打死的风险。副总统拜登也认为,采取行动而不是等待的风险要大于好处。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詹姆斯-卡特赖特是从一开始就加入该决策圈的军方领导人,并且是最积极参与此次行动决策过程的军官,他赞成发动空袭而不是派遣地面部队。


谨慎确定目标身份


帕内塔到访白宫后的数周中,中情局副局长迈克尔·莫雷拉只给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多尼伦和布伦南定期送去更新的情报。阿伯塔巴德的材料如此机密,以至于在总统每日绝密的情况简报中都没有将其列入恐怖策源地之列。


到2010年12月,莫雷拉在中情局反恐中心的团队有60%的把握认为,本·拉丹就住在这个院子中,就像莫雷拉对奥巴马说的那样,这样它就成为“自托拉一博拉基地以来有关本·拉丹的最轰动的线索”。奥巴马下令中情局尽一切可能确定目标的身份,但一定要谨慎小心,以免惊跑了目标。


但这是彼此矛盾的。中情局为确定目标身份而可能采取的大部分行动,都不可避免地将会增加本‘拉丹和巴基斯坦情报人员知晓美国已发现其藏身处的可能性。更加先进的无人机可以提供更清楚的有关该院落活动情况的空中照片,但是如果有一架无人机坠毁,就像7个月后“RQ-170”型无人机在伊朗被击落时那样,那么该怎么办?


选择方案涉及一切方丽,从利用形如飞鸟的微型无人机对该街区进行侦察,到对当地排污进行分析以查找遗传标记,事无巨细,应有尽有。许多这样的措施得到成功实施,有关情况至今仍是未解之谜。有一项措施在行动后被曝光,当时巴基斯坦情报人员逮捕了一名医生,他曾对该区域的儿童进行疫苗接种,希望能够提取到本·拉丹家族的DNA。


从2010年8月到2011年4月的40份系列情报审议报告,对进一步的问题进行了探讨,对自相矛盾的假设进行了研究,特别是对阿伯塔巴德嫌犯不是本·拉丹的可能性进行了仔细探究,由此一份被一些人称之为“圣经”的材料出炉:一个三英寸的活页夹列举了有关该行动的每个问题,从对各级走漏风声的危险性进行评估,到如何处理本·拉丹尸体,等等。


严格限制决策圈子


根据总统的具体指示,从8月份到12月份,除帕内塔和莫雷拉外,白宫只有6人加入了该圈子,他们是奥巴马本人、多尼伦、布伦南、副国家安全顾问丹尼斯·麦克多诺、副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托尼·布林肯和副总统拜登本人。直到那时,帕内塔和莫雷拉都认为,将由中情局少量的鲜有人谈论的准军事人员骨干去执行这项突袭任务。但是当年冬季,在听取中情局有关突袭该院落的行动计划后,在对方案进行研究时,奠雷拉转向帕内塔说:“是时候了,该请帮手了。”


对一名狂热效忠自己机构的中情局职业官员而言,承认这一点是痛苦但却是务实的。在过去十年间,莫雷拉知道,军方逐步掌握了执行此类行动的独特能力。因此,在征得白宫批准后,决策圈又增加了两人,但也仅仅是两人: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威廉·麦克雷文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卡特赖特,后者是奥巴马的亲信。而那时,圈中人士依然不包括卡特赖特的老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 马伦和国务卿希拉里,甚至没有国防部长盖茨。


为转移这次行动所需的资金,并为确保此举的合法性,帕内塔向国会情报委员会的领导人简要通报了这一行动在当时阶段的内容。6周后,当多尼伦获悉帕内塔所做的这一切时,他感到震惊。


最终选择地面突袭


在总统的脑海中,除掉本·拉丹的4套方案迅速变为3套,随后又一下减少为两套。当奥巴马2011年1月底首次对他的各种方案进行检讨时,马上就排除了与巴基斯坦采取联合行动的方案。2011年1月27日,中情局承包商雷蒙德·戴维斯因涉嫌谋杀罪在拉合尔被捕,这一事件提醒白宫,在执行如此高度敏感的任务中,它的巴基斯坦盟友绝不可能成为可信赖的伙伴。如果此刻盖茨和马伦全面参与的话,那么可能会对决定带来的后果进行更为仔细的研究。


几周后,奥巴马又将“食肉动物”无人机计划束之高阁。根据该计划,将动用“狱火”导弹对这名高大神秘的人物发动攻击。由于他每天都在院子的庭院中散步,因此中情局给他取名为“踱步者”。中情局在上世纪90年代启动了目标明确对准本·拉丹的技术项目,而动用“食肉动物”无人机袭击拉丹的计划将成为检验该项目的最有效行动。但是奥巴马出于以下三种原因没有采纳该方案。


首先,他对500磅炸弹的威力是否能保证炸死本·拉丹表示怀疑。第二,既然巴基斯坦不能配合查找本·拉丹的尸体,那么美国如何能知道打死的正是拉丹呢?如果巴基斯坦为掩盖事实,谴责美国滥杀无辜平民,而“基地”组织又宣称本·拉丹还活着,美国该女何证实情况正相反呢?第三,动用无人机攻击意味着美国将失去缴获院中证据的机会,而这些证据对消灭“基地”组织是弥足珍贵的。


类似原因也使奥巴马不倾向于动用B-52轰炸机对院子进行轰炸。卡特赖特直接与B-52轰炸机飞行中队的指挥官合作,制定了对目标投放32枚2000磅炸弹的方案。虽然这能确保拉丹无法通过地下掩体逃生,但是同时也将会炸死与其生活在一起的约20名妇女与儿童,可能还会殃及周边房屋中的居民。


由此,逐步地,奥巴马采纳了既可能带来最高回报但也蕴含着最大风险的方案:派遣海豹突击队。虽然直到4月28日顾问团最后一次会议前,B-52轰炸机和无人机方案都未被完全排除在选择之外,但是奥巴马3月 29日就指示麦克雷文对这次突袭行动进行“彩排”。


考虑各种突发情况


然而,奥巴马深信,特种部队可以安全进出。麦克雷文尤善游说,他解释说:“我们要做的就是,乘直升机进入,对院子发动袭击,抓住那坏蛋或完成所需的任何任务,然后撤离。”


但是如果巴基斯坦在途中或在现场发现了美军并将他们扣住当人质,该怎么办?如果一架直升机坠毁的话,该怎么办?当奥巴马在4月19日的会议上提出这些问题时,麦克雷文回答说:“噢,您指的是大难临头的最糟状况吗?”虽然麦克雷文考虑到了大部分的可能性,但盖茨对卡特伊朗解救人质的惨败经历的生动回忆仍令奥巴马心有余悸,在那次行动中,就有一架直升机坠毁在伊朗。因此在最终的计划中,他又增派了两架“奇努克”直升机,载有24名海豹突击队员作为增援接应,这样即便他们当场被巴基斯坦部队发现和包围,“他们也能够突出重围”。


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的“战时内阁”在最后6周中举行了5次会议,对所有方案再次进行审议。与会者称,会上,奥巴马邀请顾问提出各种不同意见,对他先前的结论再次进行复审研究。甚至到了这个阶段,圈中人数仍受到严格限制:盖茨和希拉里只能单独参加会议,不能带副手或随从。当有更多官员需简单了解这次行动时,每个新名字都需得到多尼伦亲自批准。


4月28日在军情室举行的最后一次会议上,奥巴马询问每位顾问的意见,并就是否采取行动进行最后表决。盖茨和拜登投了反对票。第二天早上,在外交官接待室,奥巴马对多尼伦、布伦南、麦克多诺和白宫办公厅主任比尔·戴利说:“行动吧!”直到这一刻,这个顾问圈子才扩大: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国土安全部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米勒和总统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特别助理道格拉斯·卢特加入其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