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中華鉄血軍團]

喔!喔!喔!!!

该死的隔壁邻居家的大公鸡总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响起,而老妈总是在鸡鸣后不久就起床洗簌,然后淘米做饭了。那时家里没有闹钟,唯一可以看时间的工具就是老妈手上那块“双狮”。那还是老爸出外做生意路过石狮时买的据说是从台湾那走私过来的,那可是我们家当时除了一部缝纫机和一部黑白电视以外最奢侈的东西了。那时是夏天,6月份左右吧,茉莉花的花季到来,也预示着我们会更劳累,老家从我记事起就听大人们说我们那是茉莉花之乡。而没到花季人们总是早早起床,赶在太阳出来前先去把会裸露在太阳底下的茉莉花尽量的多采一点。我们家也不列外,老妈把米下锅后,总是一掀被摆我从床上拖起来,在我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交代着我要好好看炉子,别把饭煮焦了。而我也是在迷迷糊糊中“嗯,嗯,嗯”的点头答应。需要说明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被叫起来看饭(就是看着不让饭烧焦了)对于才6岁的我来说大清早的正是赖床贪睡的年纪,所以刚开始时我老是不知觉滴坐床上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好几次都把饭给烧焦了。而我开始与锅碗瓢盆的亲密接触也是从这一年这一天开始,老妈说“你现在都6岁了,不许再贪玩了,要学会做事了”所以早上这顿煮稀饭的任务就这么不明不白滴强加到我身上了,唉!看着那位依然美滋滋滴在被窝中卷缩着身子睡的香甜无比的老弟,我只能很无奈的搬张小板凳坐在炉前,虽然老妈走时千叮咛万嘱咐的,可是毕竟那时年少,刚起床时那一点点的精神在等待饭烧开的时间里慢慢消失,而小小的我再一次被睡魔征服了。结果就是饭糊了,锅底中间烧了一个大洞,然后全家的早餐没了(当时老爸不在家出外做生意去了)等老妈采完最远的一小块地里的茉莉花回来,看了看啥也没说,拿着牙杯去街上打了2毛钱的馄饨喂我老弟,(话说那时的钱好大好大啊,2毛钱的馄饨能买一大牙杯,嗯!是那种中号的搪瓷牙杯,我想很多战友都有使用过吧呵呵)把我晾一边,看着我之流口水却不敢上前讨要,没办法自己做错了事,不敢讨要啊!虽然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直响。由于是第一次,老妈很大度的没有追究我的失误,但是饭烧焦了可以原谅,锅底烧穿了就罪无可恕了,所以这天没有早饭,饿着····

等老妈喂完我老弟,就让我一个人在家等她,她匆匆忙忙滴把我老弟抱到我曾祖母那帮带(话说那时俺家4代同堂,在我们那地方也算是富贵人家了,虽然大家都没钱哈哈)在我饥肠辘辘的、心惊胆颤滴等待下,老妈终于是回来了,我瞧着她的双手,希翼的想在她手上看见吃的东西,老妈看出了我的心事“做错事就别想吃饭,这是教训,下次要记住,不然有你好果子吃。”接着把一个绑着一条很长的红色布带的带提手的小竹篮塞在我手里,那个小竹篮以前没有见过,几年后才知道,那是老妈特意为我买的。唉!看着那小竹篮,我心里摔死极不情愿的拿着,然后跟在老妈后面一路往自家田里走去,当时我们家因为老爸不在家,老妈一人带我们俩兄弟,所以责任田不种水稻了,老妈直接都改种了茉莉花,我们要去的就是这处春天时刚刚插阡种植的茉莉花地,长度6米左右宽有一米的两块地里,刚刚种植的茉莉花低矮的只到我的大腿处,所以在那里我还i是很轻松的,而我老妈必须弯着腰非常辛苦的去采。茉莉花采摘是有规定的开花了的不要,那样花场不收,因为开了花就制不了茶了。我们需要采摘的是开花前一天的花蕾,又白又胖的。太早太小的花蕾也不能采摘,那样会破坏第二天的收成长势,还有就是不到时间的花蕾看起来略微带黄而且花蕾很实花香不浓。6岁以前,老妈采摘茉莉花时,带着我们俩兄弟到地里,直接丢地头一人头上丢一顶斗笠,然后自己一个人忙去了,当我岁第一次开始尝试时我才知道,好累啊!!!!!!

在老妈教了几次之后,我开始自己一个人钻在花海里慢慢的采摘茉莉花。看着老妈娴熟的双手在花丛中飞快的采摘着茉莉花,幼小的我在一旁边看边学着,这样一个月后我的速度也提升了不少,小竹篮在回家时基本都能保证能够装满茉莉花了。但是,在采摘完之后被骂也是常有的事,老是把未成熟的花蕾摘了,开花的也摘了不少,每次老妈都揪着耳朵“你 眼睛长那里 了?啊!说啊?”其实,这能怪我吗?那时的我可是极度的委屈至极啊!

谁能够想象一个6岁的孩子在地里埋首苦干,异常艰辛的顶着烈日采摘着茉莉花,就在这时候,对就是烈日当空照的时候突然·········

“雪糕、冰砖。冰棒······雪糕、冰砖、冰棒·········”传来骑着自行车,自行车后座绑个大木箱,里面铺着厚厚的白棉被,白棉被中裹着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天大的诱惑·····卖冰棒的家伙总是在这种时候一路沿着田间小路叫卖着,那里的茉莉花多,他们就往那钻,真气人。瞧着小小的我口水直流,可老妈愣是装作没听见也没看见我的馋样“快点摘,早点回去吃早饭,要不然今天就饿着····”汗!大汗!瀑布汗!

没辙,只得继续埋首苦干,虽然一脸的不乐意愁眉苦脸滴样子,可老妈就是老妈,一瞪眼,小小的我只能憋屈着继续摘着茉莉花,心里恨死了该死的茉莉花最最可恶的还是那个卖冰棒的,估计是看见我了,小孩的生意一般都好做年纪小正是馋的年纪,那家伙把自行车停路边又一茬没一茬的喊着“雪糕····冰砖·····冰棒······”就在这时,就在我家茉莉花地后面,邻村的另一块地里,也是一对母子在那采摘茉莉花,那小子和我年纪相仿,看起来他的待遇比我好的多了,没多久他老妈就过去买了一根冰棒回去奖励那小子去了,而我只能一边干活,一边频频回头看着那小子美滋滋的舔着冰棒“咻~~咻~~~咻~~”的声音太折磨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心不在焉的将许多开花的和小不啦叽的花蕾胡乱的往竹篮子里摘的时候,老妈总算是看见我了,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估计让她也心软了,过去买了根1毛钱的冰棒(唉!我们那时就这待遇了·······)递到我手里之前,居然,居然自己先咬了一口,小小的我当时瞪大着眼睛,心里那个难受啊,别提了。然后老妈将近乎被她咬掉一半的半截冰棒塞到我手里“快点吃,别磨磨蹭蹭的,吃完早饭还要去山顶上去摘呢”说完就自己忙去了,小小的我望着那可怜的被咬一半的冰棒眼泪在眼里直打转,没办法有总比没有强吧?在一旁赶紧的吃完那半截冰棒,斗笠往头上一戴继续干活(看着后边那个在我吃完冰棒,还在美滋滋滴舔着的小家伙,真想冲过去给他一拳,心里那个气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原本我家水田里的茉莉花摘完了,回到家一碗稀饭四分之一根油条(我们那稀饭一直都是主食,一直到现在依然如此,而且在那个年代干饭几乎别想,除非那家红白喜事才能蹭几顿干饭,奢侈品。至于油条我们家那时算条件不错了天天油条的,别人家就只能是吃一口稀饭然后用筷子沾点糖或醋或酱油下饭,根本没有菜)赶紧扒拉完,(老妈早上虽说让我饿肚子了,可从不会真的这样做,只是让小小的我多饿一会,饭烧糊了回家时就又煮了一锅)拿上小竹篮子跟着老妈往山顶上那块大的茉莉花地赶去了,在这里不得不说下我家里人口特多,老爸5个兄弟,到我3岁时就分家了,田地啥的为了以示公平山上的山下的田里的都分为5份。现在好了我们摘个茉莉花得换5个地方,而且距离又远,一天下来双腿之哆嗦,气人啊!就这样也不知道那一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只记得最后一处摘完回到家已经中午一点半,老妈去将我们摘的茉莉花拿到收购点去过称(一般每个花农手上都有一个小本子,每天多少过称后记录下来一个月一结)可怜的我饥肠辘辘滴等了将近半小时老妈才回来烧午饭,不过啥菜现在想想真忘了哈哈·····

茉莉花的花季长达4个月左右在这期间有“大水”我们那的方言,一般我们将花季中每个星期一两天的大的花期(就是可以采摘的花蕾比一般时候多出几倍来)叫做“大水”那时候是我最最最痛恨的时候,一大早起床到晚上6、7点才能采摘完,虽然收入增加了可是对于懵懂无知的小小的我来说就是一种负担,虽然那时老妈会尽量的照顾我的体力,但是整个花季下来还是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

9月份时老妈把我送入我们那当时唯一的一家幼儿园,全班不过20多人,NND还分大班小班就一个老师,好死不死的老师家就在我家后面,还沾点亲戚,结果因为时常淘气常被告状,没少挨揍。这是后话了·····

上了幼儿园后,花季也到了尾声,可我还是得每天早早的被老妈从床上拖起来,然后看着炉火等稀饭煮熟了,老妈也把最少的一处茉莉花采摘完了回来了,然后把炉火关小,把饭放炉子上热着保温,再把我老弟抱到曾祖母那,回来继续拖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我去田里摘茉莉花,因为上学了所以到6点40才让我一个人回家吃早饭,自己一个人上幼儿园去,NND现在滴幼儿园滴小朋友每天父母接送,咱那时就第一天老妈把我送那以后就直接不管了,自己去自己回不论刮风下雨,下雨时还不给伞,全家就一把伞还是特大的那种古旧古旧的木柄竹子伞骨的特重的油纸伞,对于小小的我来说实在太过于沉重了,而且9月份之后我们那台风就开始多起来了,要是再撑把伞,估计我得上天了。所以下雨天上学时我和村里几个一起上幼儿园滴小伙伴的避雨工具就是一个编织袋,底部一个角往里缩到另一个角里面然后戴在头上,郁闷的是后背和头是淋不到了可是前身依旧会湿漉漉的,我记得7岁之前我没有一双鞋子可以包住脚的,一般就是穿着拖鞋,上学时老妈特意买了双凉鞋,那是我人生头6年一来第一双不是拖鞋的鞋子了。不过现在想想当时虽然生活没有现在这般好,可我的快乐确是最多的时候··········

好一朵茉莉花

好一朵茉莉花

满园花草

香也香不过它

我有心采一朵戴

又怕看花的人儿要将我骂


好一朵茉莉花

好一朵茉莉花

茉莉花开

雪也白不过它

我有心采一朵戴

又怕旁人笑话


好一朵茉莉花

好一朵茉莉花

满园花开

比也比不过它

我有心采一朵戴

又怕来年不发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