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纠察班趣事两三

红心献给党 收藏 37 8279
导读:部队有好多诙谐语言,比如说:当兵苦,当兵累,当兵不如参加黑社会。眼睛一睁,忙到熄灯;眼睛一闭,提高警惕。当兵的时候,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早一点躺倒床上去,眼睛一闭,睡到天荒地老。多么美好啊!在家可能没有那种感觉,在部队,睡觉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新兵下连后,我曾经说过,第一年我是纠察,第一年兵,走到哪里都是累得不行不行的。平时大门的岗哨、队列训练、巡逻纠察、时间安排得满满的。有时候还来一个防暴演练、紧急拉动啥的。晚上看完新闻,还带出去跑个5公里、5*10折返跑和3个100。

部队有好多诙谐语言,比如说:当兵苦,当兵累,当兵不如参加黑社会。眼睛一睁,忙到熄灯;眼睛一闭,提高警惕。当兵的时候,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早一点躺倒床上去,眼睛一闭,睡到天荒地老。多么美好啊!在家可能没有那种感觉,在部队,睡觉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新兵下连后,我曾经说过,第一年我是纠察,第一年兵,走到哪里都是累得不行不行的。平时大门的岗哨、队列训练、巡逻纠察、时间安排得满满的。有时候还来一个防暴演练、紧急拉动啥的。晚上看完新闻,还带出去跑个5公里、5*10折返跑和3个100。基本每天晚上睡觉,身上就没一个地方不疼。熄灯号,是我们听见的最好听的声音了。


纠察班趣事两三


当过兵的兄弟们都知道,第一年是受苦受难的一年,但也是最难忘的一年,那个时候虽然累、虽然苦,但是我们都会有很多美好的记忆。当然,我也不例外。


那是我参军第一年的夏天,干燥的空气加上火辣的太阳,搞得我们苦不堪言。白天站大门岗哨,上岗之前,要拿凉水往身上浇一盆子,站在岗哨上没多久,衣服就干了。嘴里像是有种苦杏仁的感觉,鼻腔里火辣辣的,自我觉得那里的血管随时会爆掉一样。


也是那时,军务想着纠察站岗辛苦,给纠察班拨了两个蛇皮袋的西瓜,这可把我们乐坏了。白天训练了都舍不得吃,晚上搞完体能训练,一窝蜂地全往厕所冲,全身脏兮兮的,脸上黑乎乎的还挂着汗,就像京剧里的丑角一样,一人抱了一个西瓜,嚓嚓地吃得可爽了。然后就是点名,洗漱,然后倒床就睡。睡了没几分钟,我想上厕所,刚从厕所尿完了回来,正准备翻身上床,很搞笑的一件事情发生了。有个山东的战友大喊一声:“你谁啊?!干啥呢!?”我愣了一下,意识到他在说梦话,嘿嘿,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回了一句:“我是你大爷。”然后就听见屋里好多床铺发出了“吃吃吃”的笑声,感情你们都没睡呢。那说梦话的战友貌似还知道我回话了,继续大喊:“滚蛋!滚你****!”骂着骂着直接坐起来了,然后睁开眼睛,愣愣地看了会前面,摸摸脑袋,问我:“我刚才是不是说梦话了?”全班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之声不绝于耳,把那战友羞了个大红脸。直到现在,想着这件事情,我都会忍不住大笑一番。


也是夏日,一个晚上,上级临时通知,要求纠察班蹲点,也是为了防止士兵翻墙外出,我们在很多墙角下都安排了纠察。除了大门岗哨的第一岗睡觉,其余都出动了。我们营房后面就是一个点,想着毕竟在我们营房后,就只安排了一个人,而且偏偏是那个个头最小的兄弟。


本来前面好好的,可偏偏就是那个点除了状况,貌似有人要翻墙,那个蹲点的兄弟就敲我们班的窗户,叫那两个睡觉的大门岗哨,睡觉的那两个兄弟也是性格迥异:一个迅速起床,穿衣穿鞋;另一个穿着八一大裤衩外加紧身小背心,外加一双人字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冲了出去。


本来是晚上,他这身装束按理说应该是没啥事的,反正也没人看见。但偏偏那天,“奶牛”(后勤部的一个女助理)加班了,下班比较晚,准备回女兵宿舍呢,刚过拐角就看见一个大男人穿着个蓝色的八一大裤衩冲了过来,当场就把她吓得一声尖叫。这一叫倒好,机关楼的值班科长冲了出来,一看见战友穿成这样,这还了得,成何体统!于是乎,班长连长都去了,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没问难连长、班长和那个战友,只是提醒,下次出门必须穿戴整齐了。这件事以后,我们就特别喜欢赵忠祥,因为老赵在“动物世界”里老是喜欢说:“又到了JP的季节••••”。


10月末,西北天寒地冻、漫天飞雪,那时候我们快熬成老兵了,想着小媳妇终于快熬成阿香婆了,心情那叫一个激动兴奋。下雪后,部队要扫雪,我们班就一人扛着个大扫把,杀向卫生区。我们的卫生区,是一条大马路,外加两边的树坑,树坑里种着槐树和柳树(西北的馒头柳)。雪后,树上挂满了纯白的雪,把树枝都压弯了。也不知是谁先干的,捡起一个雪球就往树上砸,这一砸,树上的雪掉得哗哗的,树下的几个人就瞬间成了雪人。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我们扫把一扔,打起了雪仗,由于地理和生活习惯的关系,南方兵一伙,北方兵一伙,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雪仗。那是玩得真痛快啊,每个人身上都“挂彩”了,一会一堆人撵着跑,一会又是展开阵地战。当然了,我们南方少有下雪,可能是雪仗的“经验”不足吧,吃亏了。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让其他人在前面顶着,我去后面偷袭。于是,我把那个雷锋式的大棉帽脱了下来,在里面装了十多个大雪球,偷偷的从后面绕,反正前面在混战,也没注意我。


绕到了他们后面,我就瞧着那塔柏后面藏着个人,挺壮的也不知是谁,冬天穿得也挺多,真不知道是谁。我也是杀红了眼,一看那身板,就觉得像是一个河北的战友,我估摸着他也是准备偷袭吧,于是我就冲过去,把我棉帽里的雪球统统往他头上一倒,心里甜甜的,嘿嘿,今天终于复仇了。那人一回头,我吓得快尿了裤子,TM的居然是班长。


我扯着帽子,第一个念头:跑!我撒腿就跑。班长浑身是雪,哈哈大笑地拿出了哨子,对着南边激战正酣的战友,吹哨,“把红心给我逮喽。”北方兵一脸兴奋地像抓小鸡一样就冲了过来,南方兵愣愣地没啥动静。最后,我被那伙北方兵给摁住了,郁闷啊!班长又嘿嘿一笑:“埋了!”我就被雪给埋了。


这次可是真冤啊,我是真不知道那是班长啊。


纠察班趣事两三


纠察班趣事两三


转眼间,11月了,老兵退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过第一年的时候,觉得这日子过得跟蜗牛爬一样,回头去一想,又觉得日子过得挺快的。部队就是这样,呵呵,苦中作乐吧。


各位战友们、老兵们,红心在这儿祝大家劳动节快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22楼键谍

当纠察的最好是在快退伍前的 一年或是 半年最好早点下连队,一直干到纠察干到退伍的实在有点危险哦 因为是连队的编制关系 我的是摩步旅 的编制, 不能设独立的 只有师级别才有的警卫调整连 ,我的在部队时候和侦察连合并的 连队是1排警卫2和3是侦察 ,不过我们连队是花名册里人员居然有 150多号人的包括了 给首长和旅部的公务员 小车队的司机之类的 之外就是纠察队也是在我们 警侦连的 花名册的。 不过我们警卫排和纠察执勤都归军务科管, 只是他们不住在连队 和连队的关系不过只是花名册上的而已,而我们警卫排就住在连队一起生活 训练管理的 ,下了哨位我们警卫排还要听连队的。我在警卫排在第二年时候就好几个纠察早早的下了连队为是早点脱离纠察队。也有个人 东北的 他就一直做到退伍的 结果刚才到家就被老兵给修理的一顿。

 以下是引用122炮长 在第2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太行八路 在第11楼的发言: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过第一年的时候,觉得这日子过得跟蜗牛爬一样,回头去一想,又觉得日子过得挺快的。部队就是这样,呵呵,苦中作乐吧。

1964年我入伍那年,正是全军掀起“向雷锋同志学习”和“大练兵、大比武”的高潮,部队学习毛主席著作蔚然成风,“大练兵、大比武”运动使整个军营呈现了热火朝天、生龙活虎的壮观景象。现在回忆起这些往事来还是禁不住热血沸腾。在那个火热的年代,火红的军营里到处是红色的军歌声和喊杀声。让我们再次唱起那熟悉的军歌,回忆曾经的峥嵘岁月!

郭兴福教学法吗?老郭是我们12军的

60年代,郭兴福这位当年享誉全军的尖子连长,就来自12军这支英雄的部队。64年我军在罗瑞卿总参谋长的率领下,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军事大比武”练兵大热潮。虽然,当时历史条件没有今天我军如此多的先进武器装备、现代训练规模;却一直是发扬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拍死”的英雄主义精神,就步兵而言,我们主要在:步兵单兵“射击、刺杀、投弹、爆破、土工作业”五大技术,二百米硬工夫,以及近战、夜战战术等,全都苦练、精炼。全军涌现出各方面的“尖子”,使得当时我军保持着基本的战斗素质,

我们部队的驻地城市大而且驻军单位非常多,野战部队,地方部队,各个后勤机关,军事院校都有陆海空都齐了,驻军多纠察自然也都,有我们集团军里的纠察,警备纠察,偶尔有三军纠察,还有师里团里的纠察(这个我们不怕都是自己人认识的)………… 自然外出时就经常跟纠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有一次还把4个纠察干了一顿~。那次我们7个在网吧上网中午1点半时间跟纠察遭遇了,我们从2楼的窗子上跳了下去,我们穿都都是作训鞋,而纠察穿的是皮鞋,他们4个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一下子把他们拉了几十米,安徽的战友毛猪(他的花名 由于体毛丰盛)不小心脚崴了下摔了一佼,可能是太痛了一下子起不来,纠察看到了更铆足了劲扑过来,那个时候我们想怎么办,我们不能落下自己的战友啊,如果毛猪被抓了,肯定要挨罚,要是那小子再把我们供出来那么我们一就统统要挨狠批一顿,,这时毛猪抬起头来说:“兄弟们快跑啊,放心吧!我不会说的”这情景太象电影里面的,当时有点感觉象生死离别~我们跟毛猪是战友我们不能丢下他 我们一想要把毛猪抢回来,扛都把他给扛回去~这时纠察也赶到了,我们也冲过去,还是纠察快了3步,把毛猪给逮住了,这时我们想,要跑就一起跑,要罚一起罚。我们冲过去拉住毛猪,牛高马大的纠察当然不让使劲的拽,我们几个扑上去给了几拳,蹿了几脚,嘴里念着“纠察大哥对不起了”纠察不是我们的对手,顿时松了手。他们在用对讲机请求支援,我们连拖带杠的拉着毛猪就跑,由于是在郊区路上没有人 我们跑了有7.8分钟 回头一看纠察鸟影子都没有了,我们也不怕纠察上门来找,因为我们这个城市的驻军单位太多了,他们也没有这个时间来找。这时我们都出了一身不知是冷汗还是热汗,心还跳得厉害,我们坐在地上,一想刚才太刺激了又惊险,好兴奋好紧张啊 。~我们问毛猪脚怎么样啦,他一跳起来,:“没事啦刚才是摔到膝盖了 一时麻了,只擦破点皮。”他接着说今天都亏各位兄弟要不我就在坐老虎凳了……,我回到连里后我们的这段经历又成吹牛皮的资本了~~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2/5/2 0:26:38 被全线抗日编辑

兄弟 说真的 我当兵的时候 最讨厌的 就是你们这些纠察 惹不起啊 出去看见你们 不管自己有没有事 都得看看自己的衣服 生怕有点事情 犯到你们手里啊 不过 退伍了 想想 我们都是为国家做贡献 你们是在维护我们军人的尊严 在这 向你 敬礼了

 以下是引用geral 在第10楼的发言:
当时军人不怕警察不怕流氓,就怕纠察!

2000年至2001年夏天,看见远处走过来两个及两个以上戴大盖帽的,那肯定是纠察!一个就可能是连值日!那时除了纠察和连值日,夏天没人戴大盖帽!

2000年至2001年春天和秋冬天,看见远处走过来系白腰带的,那肯定就是纠察!除了纠察,没人系白腰带!



如果看见戴白钢盔的,那更要小心!那就是师纠察和三军警备纠察了!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