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排长硬着头皮与俄军人会晤

排长硬着头皮与俄军人会晤


1992年10月份的某一天,哨所的L排长请事假回老家相亲去了,连长就指派当排长的九州风去接替L排长。

初到边防仅为两个月的排长九州风对边防业务还没有系统的了解和掌握。这次被连长临时点将来到了全军有名的“英雄的东方第一哨”—乌苏镇哨所,由于该哨所是沈阳军区和全军的重点哨所,因此,作为哨长需要了解对面俄边防军的详细情况和有关会晤内容及细节。

就在九州风刚到哨所的第二天,就迎来了重大的、意想不到的会晤任务。当时观察楼上的哨兵报告,江对面的俄罗斯远东边防卡杂克维赤沃总队管辖的哨所突然升起了双面红旗(一面旗为一般会晤,双面旗则为重点会晤)。在九州风不知情的情况下,熟悉会晤内容的哨兵进行了回复升旗,表示同意对方前来会晤。

由于事发突然,九州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更没有见过“蓝眼睛、高个子、大鼻子”的俄罗斯边防军人,加之没有学过俄语,不知道应该怎样去会见俄罗斯边防军人,因此心里发毛的九州风真不想去会晤,想让哨所的Z班长去会晤。Z班长说:“在哨所您的职务最高,作为军官的您最有代表性。我虽然想去,但人家俄罗斯边防军不认可我,因为我不是军官。另外排长您也不用担心,对方带翻译来的,谁先提出会晤,谁就带翻译来”。

九州风对Z班长说:“那就立即将此等‘大事’及时上报给连队,然后再逐级上报营部和团部”。熟悉会晤程序的Z班长说:“在哨所与俄罗斯边防军会晤是常有的事,这都是‘小事情’,要根据会晤的内容来分析重不重要,再决定是否逐级上报。一般情况下会晤都是有时间的,即一方提出会晤,升一面旗的时候,可以不回复升旗。如果一方升起的是双面旗,说明有重要事情要通报。另一方如果事先掌握了一些情报和相关内容,对自己有利的则要求立即会晤,反之则拖延时间不予理睬”。

听了Z班长的话,九州风虽然心里有了数,但还是有所顾及,怕初次的会晤搞砸了。就这样硬着头皮到哨所门前的江边,会见了已经到达我方岸边的俄罗斯边防军人。

九州风在江边见到的是一男一女两名俄罗斯边防军官,停靠在江边的则是他们俩乘坐的军用白色飞龙艇。女军官长得很漂亮,没戴军帽,留着齐肩的金黄色头发,佩戴上尉军衔;男军官佩戴中校军衔,长得人高马大,胡子拉渣的,约有1.9米,戴着很大很大的军帽。

见面后,对方很有礼貌地向九州风敬了一个俄式军礼,九州风出于礼貌也回敬了他们一个标准的军礼。此时翻译莎莎说:“您好,这是我们的会晤代表,安德烈中校;我是上尉翻译莎莎。” 安德烈中校伸出他那肥大的手和九州风用力地握手,九州风见此状也在用力地握着他的手,大约握了一分钟后,双方才收回了手。此时安德烈中校伸出右手大拇指说:“哈拉哨!”,并和九州风通报了相关情况,在莎莎的翻译下,九州风终于听明白了,原来是向我方通报案情进展情况的:一是在中国边境村屯烧杀掠抢无恶不作的罪犯是俄海军干的,不是俄边防军干的;二是俄远东军事法庭将在近日宣判;三是俄方邀请中方的省军区司令参加。

案情内容是:1992年7月份从东德撤离的前苏联海军为了加强俄远东地区的力量,专门配属在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以加强江上的巡逻。当时由于前苏联解体,俄罗斯国内非常动荡,俄军人的生活待遇非常差,享受惯了占领军待遇的前苏联海军,到了条件艰苦的俄远东地区后,很是不习惯。有的官兵受不了,不是开小差,就是到处偷东西。其中有三个海军士兵就偷偷地跑到了距县城不远,但离俄边境较近的一个小村屯,这三个海军士兵,烧杀掠抢,无恶不作,然后悄悄地返回到了驻地。后在我方的严厉要求下,终于查清了是俄海军干的坏事。

会晤结束后,排长九州风终于轻松了许多,原来会晤很简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九州风雨我归来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4楼的发言:

“哈拉哨”!奥请哈拉少!---好!很好!


原来会晤这么简单---已经是常态了吧?

后来是轻车熟路了,见了俄方军人非常随便,都成朋友了。边境线上的两国军人:和平时期是朋友,战争时期就是敌人!还是和平共处的好!


俄文的好有三层意思,是逐步升级的,哈拉少——好;奥青—哈拉少——很好;阿特黎琪那——好极了。


当年苏军“亚历山大罗夫”红旗歌舞团,为庆祝中国的国庆50周年,到我公司俱乐部演出。我身着CPLA的军服,扛着肩章,坐在第一排,当我听完了功勋演员的男高音独唱——在遥远的地方,在热烈的掌声中站起来,用俄语高呼“阿特黎琪那,耶晓勒斯(再来一次)”,那个演员两眼含着热泪,给我敬了个军礼,示意乐队伴奏,用俄语再唱了一遍。然后下台和我热烈拥抱。


要知道,我是学俄语的,中苏关系解冻后,又到教育学院回了两年炉,这个歌我也会用俄语唱,现在N年过去了,时过境迁,没有那个环境,俄语也就就着老干饭,吃的差不多了。

 以下是引用壯士 在第2楼的发言:
俄罗斯海军士兵,烧杀掠抢,无恶不作?这太猛了吧!楼主还是知道内幕啊!

谢谢壮士将军的支持啊!边防无小事,有事就捅天。20年前发生在边境上的事非常多,有的事情是不能说的。因为我也知道什么是秘密、机密、绝密。为何20年后再去提,主要是解密了。去年我参加省纪委在建三江的办班学习,当地的老百姓和我唠嗑,都知道那几年边防发生的许多事情。看来,好事不出门,坏事跑万里。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4楼的发言:

“哈拉哨”!奥请哈拉少!---好!很好!


原来会晤这么简单---已经是常态了吧?

后来是轻车熟路了,见了俄方军人非常随便,都成朋友了。边境线上的两国军人:和平时期是朋友,战争时期就是敌人!还是和平共处的好!

对面来了个中校,我们就去个叞官跟人家会面?这样合适么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20年前的事了还来说什么呢,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过也看得出来,我们的边防军人不怎么滴。加强学习,不要那样丢我们军人的脸。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