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茉莉花--巧玲瓏倍可愛(《花的启示》之七十三)

金劍出鞘 收藏 8 4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茉莉花--巧玲瓏倍可愛(《花的启示》之七十三)


茉莉花型雖小巧,花香卻濃烈,自古以來被譽為“人間第一香”。

宋代詩人許梅屋作《茉莉》詩曰﹕“荔枝香裏玲瓏雪,來助長安一夏涼。情味於人最濃處,夢回猶覺鬢邊香。”在南方,稻穀熟,荔枝香,正值盛夏時節,此時茉莉花盛開怒放。故詩中有“荔枝香裏玲瓏雪”之謂。“玲瓏雪”指的是花色雪白、花型玲瓏的茉莉花。“來助長安一夏涼。”宋代其時長安早有唐以來被稱簪柰花、柰花的茉莉花,宋以後南北統一名稱其為茉莉花。荔枝乃嶺南、閩省佳果,長安是沒有的,只是唐朝唐玄宗命輕騎日夕趕運長安作貢品,才為長安人所熟悉,並理解荔枝熟正是盛夏。此處將荔枝果和茉莉花相提並論,即把長安人所饗的荔枝香和茉莉香相提並論,兩香一作口齒之慾,祭五臟廟;一作氣味享受,沁人心脾;兩香相輔相助,令人倍感炎夏亦有身心涼爽之愉。當時女性頭簪茉莉已成時尚,所以夢回醒覺,受鬢邊茉莉餘香薰染,心中舒泰。

據《群芳譜》記載茉莉花原出波斯,移植南海,北土名柰,晉書都人簪柰花……宋代王梅溪有詩雲﹕“茉莉名佳花亦佳,遠從佛國到中華。”宋人鄭域甚至在《松窗詩話》說,茉莉是在漢代隨同佛教一起傳入中國的。由記載可見,茉莉花的來歷主要有兩種說法﹕一說是漢代時由西域的波斯經絲綢之路傳入或由當時出塞通西域的張騫引入;另一說法是漢代時由印度傳入,因此茉莉在佛教中有一個特別的名字叫“鬘華”。兩說法都有可能,說明漢代時期茉莉花在西域、印度均有種植。但從印度傳入卻有兩條途徑。一條是陸路,有詩為證﹕“風韻傳天竺,隨經入漢京。”另一條應是由海上絲綢之路傳入。據《南越行記》記載﹕“漢朝劉邦的重臣陸賈,嘗使南越,攜苗而歸,移植於南海,南人愛其芳香,競植之。”南越是茉莉花移植的中途站。宋代詩人曾任泉州太守的王十朋也有詩云﹕“茉莉名佳花亦佳,遠從佛國到中華。”

南宋劉克莊的《茉莉》一詩,突出其香,大加渲染,令人讀此詩如聞奇香。“一卉能令一室香,炎天猶覺玉肌涼。野人不敢煩天女,自折瓊枝置枕旁。”劉克莊還另行作詩讚其“淡薄古梳妝,嫻雅仙標致。”

宋朝詩人楊萬里的《茉莉》一詩將茉莉花寫得更加神異﹕“江梅去去木樨晚,芝草石榴剌人眼。茉莉獨立更幽佳,龍涎避香雪避花。朝來還熱夜涼甚,急走山俓問花信。一枝帶雨折來歸,走送詩人覓好詩。”令人讀此詩如見詩人拈著一枝帶雨茉莉自山中歸來,如癡如醉地欣賞著,在他的心眼裏,梅花早已謝盡,春天芳蹤遠去,桂花飄香的秋季仍未來到,時值夏天,茉莉幽佳地獨立開放,花香賽龍涎,花色勝白雪。作為詩人,癡迷其香其色,作好詩以誌其勝完全應該。

茉莉花小巧玲瓏、純潔、芳香。

菲律賓、印尼以茉莉花為國花。菲人稱茉莉花為“三意峨筆”。旅遊菲島的香港客初抵其境,往往會得到親朋好友們的茉莉花項鏈獻禮,離開菲島時也會得到茉莉花項鏈的獻禮,花香,給客人帶來友好的溫情,帶回溫馨的回憶……

童年時代,我喜愛種茉莉花樹,但種植不得法。我怕樹枯死,怕花不發,拚命地灌水,誰知溺愛過甚,反而弄得葉黃花不發,根爛枝枯萎。為了最初的一棵死去的茉莉樹,我淒傷過,悒悒不歡。失敗,使我勤於請教送花人,我終於學會了種茉莉花樹。

嬌小玲瓏的茉莉花,人見人愛,茉莉花含苞初放時就被人採摘,串成項鏈,曬成花茶,因此,茉莉花能開花難結果。在人跡罕至的地方野生的茉莉花,才有結果的機會,成熟的茉莉果堅硬、渾圓,黝黑,有如小念珠。

我保存過兩顆茉莉果,它是我兒時的好朋友從茉莉樹上摘下送給我的,在故鄉時我珍重地保存著,不時取出再三玩賞,總不明白為什麼純潔、芳香的花會結出黝黑、堅硬的果實?在人類社會裏,白與黑被視為對立的雙方,而在自然界裏,茉莉樹卻以白花結出黑果,白是前因,黑是後果,白與黑相輔相成,完美統一。人們讚美純潔、芳香的茉莉花,也喜愛黝黑、堅硬的茉莉果,應該說,茉莉果代表的是堅強和堅貞,用以印證它昨日的純潔、清白、淡雅、芳香。令人可惜的是,這兩顆茉莉果七十年代因家屋改建時失落。

茉莉花由西域傳入我國之後種於北方,北方人稱茉莉花為簪柰花、柰花,認為簪柰花和那悉茗(素馨花)是姐妹花,但因氣候、水土關係,茉莉花長勢未如理想,所以北方人對其不太重視。

茉莉花一名是在南方流行的, “茉莉”兩字與印度花名譯音相近,故說明茉莉花主要是由印度傳入我國,而且被廣為種植。由於其暗香飄逸,宋代文學家蘇東坡為其命名﹕“暗麝”,作詩讚曰﹕“暗麝著人簪茉莉,紅潮登頰醉檳榔。”其時,欣賞、歌詠茉莉花已成時尚,有一種“花朵較大,尤芳烈襲人”的茉莉花品種被稱為“寶珠”。

南方一帶的茉莉花最初亦不被重視,原因是為其花名所累。古時的南方商賈(主要是粵閩籍人士)、以印度花名音譯稱之為“抹麗”、“抹曆”、“茉麗”、“抹利”、“抹厲”、“茉莉”,由於茉莉諸譯名均與粵閩方言的“冇利”、“沒利”諧音。所以,在海上絲綢之路行船的商賈雖悅其香,但不喜其名,行船時甚少攜帶,因怕船行海上時有人說“冇利”而引致不吉利。這是一種迷信心理,嗤笑之則可。

文革前,福州郊區廣植茉莉花樹,所製的獨備一格的純粹茉莉花茶或摻合各種茶葉的茉莉花茶,暢銷海內外,享有隆譽。文革中,有人認為這是單純的經濟觀點所致,大加批判,以後為了防止饑荒、便大砍茉莉樹,遍種稼穡,結果數百畝茉莉花樹毀於一旦,成為名副其實的“冇利”、“沒利”。到了改革開放時期,因外國來單訂貨甚殷,才重新發展,化“冇利”、“沒利”為有利。

八八年三月,筆者曾赴菲島參加東南亞文學研討會,大會演講者談到菲華文學時以茉莉花作比喻,他說,茉莉花種籽來自中國,茉莉花在菲島開花,其花香甚於中國,作為菲華文學應該像茉莉花一樣在異國他鄉發芽、開花、結果。

印度是茉莉花的原產地,中國是茉莉花的第二故鄉,菲律賓是茉莉花的第三故鄉。

茉莉不但能隨遇而安,同時還大有發展,令人深為讚佩。

茉莉花使我們的生活充滿著芬芳,茉莉花使我們的生活充滿著溫馨,茉莉花引起人們許多許多美好的聯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