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他,我还是个不满八岁的小女娃,扎着小编,稚嫩声音哼着歌。但,那时候,他的绝世风华就已经牵动我的心....

即使,他是我的亲生哥哥,但我仍然不能克制自己!

他七岁离家,十三岁回来。

可是,我看到了什么?那满满一眸的冰冷,嘴角平淡的弧度...对于我和我的母亲,不屑一顾!

然后,我才知道,他,并非同我一母所生。他对于夺走父亲的爱的我们,恨之入骨。

我心沉了沉,感觉未来一片渺茫,因为,我喜欢的人根本不喜欢我,且不说,我夺走父亲的爱,他和我,也是同血缘的关系呵!

七年后,我长大了。

前来提亲之人也不知有多少。以父亲的话来说,就是媒婆快把门槛踩烂了。我想,这应该是父亲的夸张。若是真的如父亲所说,那么,为何我心中的他,却一直没仔细地看过我?

十六岁那年,我生了一场大病。

而,也便是在那年,他娶回了我的嫂子,也就是他的至爱之人,柳烟月。不可否认的,柳烟月的美貌出众,温柔娴雅。可是我却不甘,因为,我和柳烟月比起来,自是要好上许多,可是,为何,他不屑一顾?

十七岁,我依然在等他。

拒绝了不知多少门亲事的我,媒婆总算是停歇了下来,来提亲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我为此感到高兴,父母却为此感到烦恼。

一日,嫂子,也便是柳烟月,前来寻我交谈,此时,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我越看越厌恶,挥开她拉住我的手,自顾自地走开,而后,她跌倒在地,身体发出一股闷响,我听着,却有心装作没看见,即使这样会惹来纠纷,也或许他会恨我,但他,会永远记住我。

第二天,他果然来找我,我当着他的面诉说了我苦恋多年的悲伤,然后在他诧异的眼神中一头朝井跳下,忽视他眼中莫名的悲伤与后悔........

很久很久以后,他独自站在江桥处,脑海中浮现那个少女的一颦一笑,然后勾起抹淡淡的弧度,很久很久以前,他也便是这般眷恋的看着读诗书的少女,然后躲在树后,静静守望........

若是一切重来一次,他一定会大声对她说出心事,与她远走高飞,和她,永世携手并肩。我爱你、但你,已逝去.......

只愿下一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