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嚜香

天外飞坑 收藏 2 17
导读:这两女子,竟出奇的相似,分明是一人   只是画外女子多了份妩媚与成熟,画内女子   画内,一女子巧笑嫣然,英气逼人,竟有些巾帼女雄之感。   画外,女子细眉紧凑,望着画内女子   多了些纯美与豪爽之感   “晏嚜儿,莫要再自欺欺人,你真当你便是晏香公主吗?墨香公主早已香消玉殒,公主之豪朗大方,又岂是你这等世俗小人所能及的。”   墨衣女子嘲笑,眼中尽是不屑,嗤之以鼻   嚜儿嫣然一笑,大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之感   “公主身份又怎样,这四年来我过的生活岂是真的快乐,在宫中,我

这两女子,竟出奇的相似,分明是一人

只是画外女子多了份妩媚与成熟,画内女子

画内,一女子巧笑嫣然,英气逼人,竟有些巾帼女雄之感。

画外,女子细眉紧凑,望着画内女子

多了些纯美与豪爽之感

“晏嚜儿,莫要再自欺欺人,你真当你便是晏香公主吗?墨香公主早已香消玉殒,公主之豪朗大方,又岂是你这等世俗小人所能及的。”

墨衣女子嘲笑,眼中尽是不屑,嗤之以鼻

嚜儿嫣然一笑,大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之感

“公主身份又怎样,这四年来我过的生活岂是真的快乐,在宫中,我步步为营,只怕有人拆穿我只是山野村夫之女,现如今你即逼我,我便不要这身份。”



汗珠随着脸庞肆意滴落

“还好,这只是梦。”

轻叹,憔悴的容颜尽是苍白

“香儿。”白衣女子自殿外走进,想是惊到那女子罢

纤腰摆动,曾几何时,那女子,竟也生得如此动人

我焉笑,将惊慌埋进眼底,这个秘密,我决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无碍无碍,只是做了噩梦罢。”纤指轻动,启唇道

“夜晚,小心些,免得我也跟着紧张。”

子将被褥整好,坐在塌下,那眸,宛若晨光,我竟有些不舍,这样的女子,我该骗吗?

“是,姐姐大人。”调皮道

“香儿啊,若这一世,没有恩怨,没有欺骗,你可愿伴随我,至死,与我做姐妹。”她的眸透过我望向天际,月圆之夜,月光温柔的洒在她的侧脸,竟有无尽沧桑凄美之感。

我微愣,纵是死,我也愿与你在一起,只是,我不愿你死

“恩。”

那夜,我真的不知,她只是为取我性命

花落尽沧桑

遗忘

那夜忧伤

??????


“公主”颜茴焦急的容颜映红了一片天际

我本在御花园赏花,心情无限大好之际,颜茴惊慌失措从两排丫鬟间走过

将其他人屏退,我问道:“颜茴,何事使得你如此惊慌。”

颜茴花容尽失,眸中毫不掩惊惶之色。

“公主,皇后正带人往藏香阁赶,怕是已然得知晏香公主她??????。”

皇后自我小时便对我印象不好,其一

皇室血统,谁不愿得之,她只怕我是冒充了公主身份

再者

晏香之母妃如今也是独占鳌头,大有顶替后位之势,皇后又岂能甘心败在一代舞姬之下

我轻笑“不是我的,抢也抢不走。”

“公主快走,颜茴甘愿代公主一死。”

颜茴与我相交甚好,是我在乱坟边救下当时还只是襁褓婴儿的她,也唯有她一人,知道我的一切秘密。

“难道还想跑不成。”声若莺燕飞舞,那女子白衣翩翩,嘴角一丝冷笑,自天上走来,宛若天仙。

我微愣,眉目间满是疑惑,在这宫中待我最好的姐姐怎会???

“怜畵公主。”颜茴也惊道。

“晏嚜儿,你欺我,瞒我十年,告诉我,香儿如今在哪里。”白衣女子盛气凌人。

我大笑:“呵呵呵,姐姐,好一声香儿。”

“罪臣,人人得以诛之,休叫我姐姐,我与香儿血脉相连,又岂是你等得以亵渎的。”

剑指锋芒,闪亮如星光

“一切,该结束了。”

我轻笑,纤手轻举,凄凉异常。

将簪子取下,指向腹中。

“噗???”这血,竟也这般美,只是一阵风雪,将吹散一切,恩怨情仇,悲欢离合。

“香儿。”姐姐向我奔来,接住我摇摇欲坠的身体。

姐姐,记住,香儿已死,我是嚜儿。

“姐姐,你说得对,我没有资格??????。”竟再也无力说出话来

世界,一片黑暗,冰冷

自全身蔓延

若这一世,没有恩怨,没有欺骗,我伴你一生一世,至死

??????

只是,那时,我这样卑贱之女有资格同你做姐妹吗?



番外嚜香飞舞

花瓣飞尽

落叶哀求

若我只是那一片叶

是否可以活的更快乐些

轻叹

君莫晓,佳梦一场

伊尽愁,任君独赏落霓殇

代替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好压抑,所有人只当你是另一个人,那个浅笑如烟,淡漠如尘的晏嚜儿去了哪里?

一片人海

默默地做着属于我自己的事

再无人记得

还有一个晏嚜儿

就这样活着罢

曾答应那为天子而驰骋疆场的刚强女子,代替她,活下去,她与我比,苦的太多

试问

哪个女子愿为大义与民族

不要性命

桃花飘落,掩起了那曾经的一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