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高管因*被妻子举报贪污 私生活报销6万

和谐社会人民群众 收藏 0 154
导读:江西省樟树市公安局禁毒大队会同特警大队,于4月26日,捣毁一特大贩卖毒品团伙,一举将犯罪嫌疑人吴某、周某等6人抓获,缴获毒品麻果3929粒、管制刀具1把,查扣涉案汽车1辆。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今年2月至今,何某伙同滕某、黄某、胡某多次将毒品卖给南昌毒贩吴某、周某、艾某等人。目前,犯罪嫌疑人吴某、周某等6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图为警方缴获的毒品。  调查起因:妻子因*举报丈夫。 调查发现:丈夫利用职务便利,私自将个人生活花销近6万元在公司报销。 一封妻


公司高管因*被妻子举报贪污 私生活报销6万


江西省樟树市公安局禁毒大队会同特警大队,于4月26日,捣毁一特大贩卖毒品团伙,一举将犯罪嫌疑人吴某、周某等6人抓获,缴获毒品麻果3929粒、管制刀具1把,查扣涉案汽车1辆。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今年2月至今,何某伙同滕某、黄某、胡某多次将毒品卖给南昌毒贩吴某、周某、艾某等人。目前,犯罪嫌疑人吴某、周某等6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图为警方缴获的毒品。



调查起因:妻子因*举报丈夫。


调查发现:丈夫利用职务便利,私自将个人生活花销近6万元在公司报销。


一封妻子举报丈夫受贿的举报信投到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信中举报了其丈夫多次收受下级公司钱财的事实。举报信中还提到其丈夫存在*,自己无法忍受丈夫绝情,于是将丈夫举报。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办案检察官逐一核实,在查实举报材料的同时,查出被举报人宿某2008年间,在接受委托办理济南某化工公司(以下简称“济南公司”)专项工作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借执行公务期间开支实报实销之机,私自将个人生活花销近6万元在济南公司报销,并将该款据为己有的不法事实。


平步青云寻租求利


1995年7月大学毕业的宿某,分配到某公司三级子公司济南公司。宿某的工作能力很快被认可,在12年工作中,他从财务处最普通的工作岗位干起,先后担任财务处副处长、处长,副总会计师、总会计师等职务。


2007年5月,宿某被调至北京某公司担任财务部某处室要职,之后又在某橡胶总公司财务部任要职、副总工程师。事业平步青云。


宿某从济南公司调至北京某公司,担任财务部门要职,主要职责是审核下属子公司向集团申请资金时提交的各项材料,提出部门意见交上级领导批准。宿某一下变成了下属公司的“钱袋子”,实权在握。然而,宿某的收入并没有随之增加,加之在北京生活开销大幅增加,生活状况甚至不如从前,宿某及其妻子陈某感到非常失落。


正在宿某为生活奔波时,一下属公司的老总汤某找到宿某,宿某向汤某讲述他在北京的生活,汤某二话不说就借给宿某20万元现金,用于其在北京购车,解决其出行之忧。宿某欣然接受了这笔借款。这也是其妻后来举报他的主要事由。


后经调查核实,此20万元确是宿某与汤某之间的借款,不属于行受贿。据宿某的妻子陈某介绍,在掌握财务大权以后,宿某逐步过上了富足的生活,除了正常的工资,逢年过节单位下属公司领导也会“孝敬”不少,宿某开始慢慢享受权力给他及家人带来的优越感。


借职务之便贪图小利


2007年5月,宿某从济南公司调至北京某公司任职之后,原公司经理高某委托其继续处理老厂的政策性破产、搬迁项目建设融资等专项工作。旧主相求,加之此项工作是其在原单位一直在处理但尚未完成的工作,宿某接受了高某的委托,承担起这部分工作。


宿某在北京处理专项工作的过程中因公支出的费用,包括交通费、餐饮费、住宿费等,经高某的审批认可,可以进行实报实销。实际情况是,凡是宿某拿来的费用发票不经实质审核,拿来就全额报销。


当宿某发现填写抬头“济南”,项目“办公用品”的发票可以轻松在济南公司报销之后,他将自己在家乐福超市购物的小票开成发票,利用办理公事产生的费用实报实销之机,将家庭购物发票混在正规发票中拿到济南公司报销。


侦查员将开具发票所附小票调回后发现,拿到济南公司报销的竟无一例外全是家庭日常食物和家具用品,包括萝卜、白菜、酱油等。全部金额加起来近6万元,购物发票、小票制作成的卷宗有3本十几厘米厚。


夫妻不和东窗事发


2011年5月,夫妻关系破裂的宿某,因妻子陈某的一纸举报信被推到检察机关面前。陈某在举报信中写了宿某的诸多经济问题。当侦查员与陈某谈话时,陈某吐露了自己的心思:举报丈夫的起因就是因为她发现丈夫在外面有外遇,但丈夫一直不承认,也不理会她。长时间的冷战加上丈夫宿某突然将在京念小学的儿子带回济南老家并不让儿子与她见面,坚定了她举报丈夫宿某的决心。


当办案检察官与宿某正面交锋时,面相文质彬彬的宿某矢口否认自己的不法事实。他辩解称,这些发票是其妻子私下放在其正常的业务发票中去的,他根本不知道里面夹着生活开销发票。


而宿某的妻子则一口咬定,报销发票的事情是其丈夫一手操作的,与自己无关。


至此,侦查工作陷入两人口供不一致的僵局,假设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这些发票到底是如何拿到济南公司报销的,那么就不能说明其具有侵吞、窃取、骗取或者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主观目的,而变成了一种工作上的失误,属于民法规定的不当得利,而不涉及刑事犯罪。


心态失衡乘机贪污


办案检察官没有继续与宿某僵持,而是将注意力放在调取回来的报销发票上。这些在北京家乐福超市开具的发票一共22张(其中15张连号),开票时间都是2008年5月30日,单位是“济南”,名目是“办公用品”。办案检察官还发现,这些家乐福的连号发票在济南公司报销时是有意隔开的,将15张连号的发票故意分数次报销,以掩人耳目。


随后,办案检察官赶往济南公司向相关的财务人员取证,调回相应财务凭证。再一次出示有力书证,并向宿某质问“为什么会有同一天这么多连号的,名目都是‘济南’?报销时又为什么分数次,故意把连号发票打散”?


面对一连串的问题,宿某一时百口莫辩。宿某承认,他自从济南公司调至北京某公司工作以来,职位权力虽然高了,但是收入却大不如从前。调任之前,也未享受过济南公司除固定工资奖金之外的其他福利待遇,觉得自己为济南公司付出太多,公司欠自己的,心态失衡。正好旧主委托处理公务,乘机占点济南公司的便宜也是理所当然。


于是,宿某便将自己家庭购物以及收集回来的购物小票一同换成发票,混在因公报销的发票中,拿到济南公司财务报销,并且叮嘱财务人员注意发票报销方式,别太明显。这点也得到了济南公司财务人员的印证。济南公司财务人员遂将宿某给的发票分成几次报销,将其中的连号发票分开,报销成功后便将款项带给宿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