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又见樱花烂漫时之永远的囚鸟

ericson977 收藏 2 301
导读::“恋恋三季:在你谜一般的人生里,我只会给你带来三个季节:像和暖的春风一般呵护你,像夏日炽烈的骄阳一般热爱你,像深秋终要归根的落叶一般追随你。。。."我念着一封发黄的情书,这是我写给晨的,一直如影随形的跟随着我,没想到如今只能在晨的墓前念给她听,渐渐的我眼前出现了幻觉:一个扎着两条小辫,穿着海军服的小女孩站在一条破旧的小巷口,迎着金黄色的落日余晖,开心的叫着:“爸爸,爸爸。。。”“晨,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你这个自私,恶毒又懦弱的女人就永远躲在那块冰冷的墓碑后吧,我一定会好好活着,这样就能找到你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QxMDE0Nzg4.html

:“恋恋三季:在你谜一般的人生里,我只会给你带来三个季节:像和暖的春风一般呵护你,像夏日炽烈的骄阳一般热爱你,像深秋终要归根的落叶一般追随你。。。."我念着一封发黄的情书,这是我写给晨的,一直如影随形的跟随着我,没想到如今只能在晨的墓前念给她听,渐渐的我眼前出现了幻觉:一个扎着两条小辫,穿着海军服的小女孩站在一条破旧的小巷口,迎着金黄色的落日余晖,开心的叫着:“爸爸,爸爸。。。”“晨,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你这个自私,恶毒又懦弱的女人就永远躲在那块冰冷的墓碑后吧,我一定会好好活着,这样就能找到你了。。。。。”几片樱花缓缓飘了下来,撒在我的脸上,身上,一阵山风袭来,将它们吹的很远很远,最后消失在一片雾霭之中。



第一季 谜一样的女人



十八岁时,两分之差,我错过了重点大学,来到了前有黑水河(护城河),后有富士山(唐朝皇帝的墓冢)的X城师范专科学校,对这所学校的第一映像就是“灰色”,教学楼是灰色的,操场是灰色的,图书馆是灰色的,学生餐厅是灰色的,宿舍楼也是灰色的,我的心情也是灰色的。好郁闷啊,我的理想,我的人生就此毁掉了吗?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富士山脚下的一片树林旁,哇,这不是传说中的樱花树吗?三月的天气,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樱花树矮且瘦,却能开出如此美丽的花朵,且花开即凋零,令人爱怜,那一抹粉红色是我永远不能忘却的记忆。咦,那不是数学系的系花晨吗?她怎么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只见那男人挨了晨一耳光后,愤愤的开车走了,出于好奇,我走了过去。



“:那个。。。那个,开了。”我怯怯的说



晨连忙用双手遮住胸口。



“:不。。。不是这儿。。。是你的背包拉链开了。”



“:狗拿耗子!”晨狠狠的白了我一眼。



“:和。。。和陌生男人在一起不好。”我不知死活又大胆的说完,转身就走。



“:什么?!。。。”晨在我背后大声叫道



没想到听到晨的发怒,我竟然一路小跑逃回了学校:那个疯女人会不会就此追上来狂殴我一顿。



几天后,我去学校学生食堂打饭,卡里尽然没钱了,真丢脸,我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手里还晃着一张饭卡。



“:我请客。”



啊,灭绝师太!!!本来卡里没钱就够丢脸了,现在居然是一个女人给我付账,而且旁边的同学们都睁大了眼看着时髦漂亮的系花居然给一个一紧张就口吃,土的掉渣的乡巴佬买饭,我恨不得立时随便找个洞钻进去。。。。



“:我。。。我有钱,谢谢,这。。。这就回去拿。”我涨红了脸逃出了餐厅。



这个晨是故意让我出丑的吧,就为了前几天的事吗?哎,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晨站在我身后大声问道,天哪,这个女人从哪里冒出来的,吓死我了。



":给,吃吧。”晨端着一个盛着鸡腿蛋炒饭的饭盒递给我,



“:怎。。。怎么,想。。。想收买我。。。啊。”



“:不吃拉倒."



":别。。。别。。。,我吃好吧。”



晨很满意的笑着,看我吃完饭,拿上饭盒转身就走。



“:你要去哪儿?”我满头大汗,傻傻的问道



“:去洗我的饭盒啊,看不见吗?”晨被我逗的合不拢嘴。



这个女人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可是那种只有走路吐痰才低头的女孩啊。难道天鹅也会喜欢上癞蛤蟆?不过我立刻就被刚才荒唐怪异的想法逗笑了:怎么可能啊,简直是非分之想,我从农村来,家里只有清贫务农的父母,连学费都是东挪西凑来的,像晨这样的大城市女孩怎么会对我垂青有加,再说她长得那么漂亮,特别是在她沉静下来看书的时候,美得让人不忍心靠近,只能远远观望。。。。。。她的追求者一定不少,我恐怕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从此我开始关注晨,就在我还沉浸在对晨的幻想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有关于晨的谣言开始越来越多:无非是晨被人包养啦,晨主动去傍大款啦,还有更过分的,说她在外面出卖肉体以满足自己的私欲。我怒不可遏的去找晨。


“:没错,我就是在傍大款,我就是缺钱化,怎样。”面对我的追问,晨稳如泰山的答道。


“:我不信你是这样的人。你千万不要再去做这样的事了。”


“:你是我什么人,为什么要管别人的私事?我们从此装作不认识好了。我最讨厌那些穷鬼,一毛钱没有,还要装作一本正经的人。翻翻你的口袋,里面如果超过一百块钱,我立马和你上床。”


“:无耻!!!”


从晨那里回来,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嚎啕大哭了一场,为了晨在我心中瞬间坍塌的形象,为了残酷的现实,为了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还有不值。那晚我蜷缩在一个黑暗的墙角里,默默流着泪,咬紧牙根,像头受伤的野兽,发出低沉的吼声:“爱!!!”


过了几天,我还是放不下晨------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晨了,下了晚自习,我偷偷的跟踪晨,只见她提了个包,搭了一辆的士朝市中心医院的方向驶去。难道她有亲友住院了?我偷偷的尾随她来到了住院部。


我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看到晨坐在一个老男人的病床前,那男人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看似病的很重。通过护士,我知道病床上的人正是晨的父亲,难道晨以前的所作所为是卖身救父?不过刚才偷窥的一幕至今还令我满脑狐疑,不寒而栗:晨睁大双眼,狠狠的盯着病床上的父亲,似乎要把所有仇恨和怨气倾斜在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身上。


第二季 人间地狱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会和一个本不相干的女人会有丝毫瓜葛,然而那天晚上从医院回来,我决定把自己的一生交给这个看似放荡不羁,实则内心柔弱的谜一般的女人。我向医生打听过晨父亲的病和相关费用,当听到晨父亲的病每天要耗费上万元时,我震惊了。随后我在一个工地找了一份搬水泥的工作,还兼了一份家教,每到月初就去市中心医院交一次费。就这样坚持了有半年之久,直到一天下晚自习回宿舍的时候,我被晨拦住去路,晨把我带到富士山的樱花树下。


“:我。。。我没有想瞒着你。。。。”还没等我说完,晨全身已经贴了过来,她柔软又略带湿润的唇紧贴在我的嘴上。。。。。。


那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停止了呼吸,我多希望整个宇宙就此静止,让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瞬间,我沉醉在晨的怀抱里,像个贪婪的婴儿舍不得离开母亲一般。


“:曦,你是个好人。”


“:。。。。。。”


“:曦,我不是个好女人,你这样为我不值,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没有资格得到别人的一毛钱,以后不要再犯傻了。”


“:可他是你的亲父亲啊。。。”


“:父亲?请你不要这样称呼那个人。"


看到我惊恐的神情,晨的语气变得舒缓起来,“:好了,我父亲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以后就不要再帮忙了,不然我们就绝交。”接着晨神神秘秘的拿出一张卡“:猜猜这是什么?”


“:不。。。不知道。”


“:一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信用卡。”


“:哪儿来的?”


“:表哥给的。”


“:表哥?”


“:就是上次我甩巴掌的那个人,他家是做房地产的,很有钱。”


“:原来这样啊,可是学校里的谣言说。。。。”


“:她们是羡慕嫉妒恨,呵呵。”


从那天以后,我和晨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直到毕业前几天,晨突然来找我:记得那天正好是个阴雨天,晨一反常态的穿了一袭粉红色的长裙,披一头齐肩长发(她平时总喜欢穿一身休闲装,蹬一双白色网球鞋,戴一顶白色网球帽,看上去青涩而干练),我替晨打着伞。


“:我们去哪儿?”


“:去我家,看我母亲。”


“:啊,是去看丈母娘啊,一定得多买些东西。”


“:不用,我母亲只要见到你人就行了。”


“:这。。。这样不好吧。”


“:少罗嗦。”


看到晨掉下了脸,我立刻闭上了欲言又止的嘴。我们一路走去,来到了市郊一个荒废的小镇,小镇的外墙上,统统刷上了大大的“拆”字,镇里的小巷窄且深,除了两侧高高的围墙外,空无一人,俨然是一座死城,在夏初阴郁的天空的笼罩下,怪异而恐怖,终于在一个破旧的小四合院前,我们停了下来,晨拿出钥匙,打开了一把久已生锈的大锁,门便吱吱呀呀的打开了,只见院内,杂草丛生,各样家具散乱的堆在各处,这里明明是荒废多年的老宅,我站在原地,不愿再往前走一步,晨看到我疑惑儿恐惧的神情,说道:“曦,相信我。”听到晨的召唤,我着魔似的跟上前去,只见晨打开第二道门,我彻底崩溃了,那里居然是一处灵堂!!!




第三季 疑云又起




“:曦,对不起,吓着你了,遗像中的人就是我的母亲,在我九岁那年就去世了,今天带你来,就是让她看看你这个女婿。”晨转过身去,点着桌上的蜡烛,跪在桌前“:妈,我和曦来看你了,他是个老实人,很勤奋,很努力,妈妈,女儿明天就可以让您彻底安息了。”




晨的表情本来很悲痛,但是当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神色变得阴沉狠毒起来,令我不寒而栗。




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在一本旧书里意外的发现了一张晨的残缺不全的全家福,只见晨穿着一件蓝色的海军服依偎在两个人的中间,左边是晨的母亲,右边只能看见一个肩膀,那是晨的父亲吗?将照片反过来,让我吃了一惊,只见一个用血书写的红色的竖心旁,由于撕毁的照片,字的右半边不见了。这是什么字那?




“:你在看什么?”晨站在我的身后问道




“:一本旧书。”我迅速的将书合了起来,朝晨扬了扬,接着又将照片私藏了起来。




从小镇回来,晨换了装束,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变得活泛起来,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我们一起来到市里有名的星巴克咖啡店,晨给自己点了一份拿铁,给我点了份曼特宁。




“:曦,我们结婚好吗?”晨望着窗外的街景说道,看来这次小镇之行让晨元气大伤。




“:好。。。好啊。”我愣了一下,斩钉截铁的说道。




“:曦,你觉得我这个人是不是很自私?”




“:没有啊。”




“:曦,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消失了,你会怎样?”




“:那我就学一招大变活人,把你变回来,呵呵。”




“:曦,我是不是挺残忍?”




“:晨,我知道今天早上的事对你影响很大,可是求你了,别再提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了,我们换个话题吧。”




“:好吧,求婚戒指在哪里?”晨从梦游般的自言自语当中清醒过来,伸出右手,恢复了往日的调皮可爱。




我顺手用桌上的餐巾纸叠了一朵小花,又从花瓶当中就地取材,用花枝折了一个小环,穿在小花上,恭恭敬敬的戴在晨右手的无名指上。




":可以嫁给我吗?我的公主?”我虔诚无比的说道




“:那要看我的钻戒够不够分量啦,最好是比非洲之星还要大,不少于五百克拉的啦。”晨矜持的说道。




“:禀告公主,我的钻戒刚好是五百三十一克拉,比英女王权杖上的钻石还重一克拉。”我假装严肃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呵呵。”晨高傲的抬起头,接受了我的“钻戒”,接着我们都笑场了,一直笑到岔气。




“:曦,这是我收到的最可珍贵的礼物,我要一辈子带着它。”晨突然真诚的说道,这可是我们交往以来晨第一次这样认真。




“:为什么盯着我看?”




“:记住你的样子,我怕哪天起床后会记不清你长什么样。”




“:傻丫头,我这张脸可以让你看一辈子那。”




临别时,晨交给我一个信封,让我妥善保管,并说没有她的允许,不准打开。最后,晨长时间的抱着我,哭了。


第四季 真相大白


直到第二天,我还沉浸在即将拥有晨的幸福之中,可在这巨大的幸福感中,还夹杂着一丝不安和疑惑,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我也不清楚,对了,那封信,那封临别时晨给我的信,或许是解开我所有不解与困惑的唯一线索,于是不顾晨的劝告,我打开了那个信封。


“亲爱的曦,或许当你拆 我的这封绝笔信时,我已身陷囹圄,等待着死神的眷顾。明知道难逃一死,我还是要亲手杀死我的父亲,那是我在母亲的遗体前发下的毒誓。请你原谅我的自私,残忍和不辞而别。永别了,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我也曾今有过幸福的家庭,工地上打零工的爸爸,靠拾荒贴补家用的妈妈,和我,他们唯一的独生女,可是自从父亲染上赌博的恶习后,他变了:他整日向妈妈要钱,没有,就毒打她,虐待她。母亲为了我,咬牙默默忍受,可父亲却变本加厉,用我做筹码要挟母亲,在我九岁那年强奸了我,夺去了我的童贞,母亲在阻止他的时候,被父亲失手掐死,我还记得母亲临终时那双绝望而无助的双眼紧紧盯着躲在墙角哭泣,惊恐万分的我,她临终前唯一的一句话居然是我的名字,母亲死不瞑目。从那一刻起,我发下毒誓:我要亲手杀死禽兽般的父亲。我咬破手指,用鲜血在全家福的后面写下一个大大的恨字,之后又将它撕毁,这张全家福就夹在那本叫做《恋恋三季》的书里。随后,父亲匆匆火化了母亲的遗体,又把我送到姑妈家寄养。知道我十九岁的时候,父亲在工地出事了,他从高处掉下,变成了植物人,我真想那个时候就结束了他的生命,可是这样就无法让他经历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就无法偿还他对母亲和我犯下的罪,于是我出卖自己的肉体,换得巨额医疗费,让这个罪人留在人世继续赎罪。直到最近,医生告诉我,我的父亲快不行了,于是我决定履行我的毒誓。


亲爱的曦,了解了我的一切以后,你还会依然爱我吗?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去爱你,更没有资格嫁给你,可是自私的我无法掩饰内心的渴望,一个正常人普普通通的要求,在我却遥不可及,请原谅我,一个连爱也有罪的可怜女人。请允许我念着你的名字去赴死,这样我下辈子就会记得你,就会清清白白的嫁给你。


永别了,我的爱人,永别了,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不舍的人。


深爱你的晨


除此之外,信里还夹着一些散乱的樱花花瓣。


坏了,局势失控了,晨要出事!


我最后一次见到晨是在S省第一看守所,晨的头发散乱着,神色憔悴,拖着沉重的脚镣坐在我面前,


“:晨,你过的好吗?”


“:嗯。。。”


“:你的胃不好,要吃热的东西,不要喝凉水,晚上要记得盖好被子。。。。。。”


“:嗯。。。”


“:。。。你走以后,我会把你葬在妈的墓旁,这样你们母女就能互相照料了。。。”


“:嗯。。。”


“:我会在周围种上樱花树,每年清明的时候来看你和妈。。。”


“:嗯。。。。。。曦,你不是最爱唱张宇的《囚鸟》吗?我唱给你听好吗?”


“:嗯。。。”


“: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 已经忘了天有多高,如果离开你给我的小小城堡, 不知还有谁能依靠,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得到的爱越来越少, 看着你的笑在别人眼中燃烧, 我却要不到一个拥抱,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这撩乱的城市, 容不下我的痴,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这样的放肆,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和寂寞交换着悲伤的心事, 对爱无计可施,这无味的日子, 眼泪是唯一的奢侈。。。。。”唱到这里时,晨已经泣不成声。


“:晨。。。我等你,我会在樱花树下等你一辈子,你是我唯一的爱人,不要忘了我的名字和样貌,下辈子一定要嫁给我,记住!”


时间到了,在快走出探望室的时候,晨又回头深情的看了我一眼,用力的亲吻着手中的一个饰品-----我送给晨的订婚戒指。


经过多年的打拼,我在X市有了一席立足之地,在别人的眼里,我是一个成功的地产商人,身旁应该有个小鸟依人,美艳如花的妻子,可是至今我依然坚守着我和晨当初的诺言,每年清明我依然会去看晨和花团锦簇的樱花。


今年我又去了一趟晨的墓地, “:恋恋三季:在你谜一般的人生里,我只会给你带来三个季节:像和暖的春风一般呵护你,像夏日炽烈的骄阳一般热爱你,像深秋终要归根的落叶一般追随你。。。."我念着一封发黄的情书,这是我写给晨的,一直如影随形的跟随着我,没想到如今只能在晨的墓前念给她听,渐渐的我眼前出现了幻觉:一个扎着两条小辫,穿着海军服的小女孩站在一条破旧的小巷口,迎着金黄色的落日余晖,开心的叫着:“爸爸,爸爸。。。”“晨,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你这个自私,恶毒又懦弱的女人就永远躲在那块冰冷的墓碑后吧,我一定会好好活着,这样就能找到你了。。。。。”几片樱花缓缓飘了下来,撒在我的脸上,身上,一阵山风袭来,将它们吹的很远很远,最后消失在一片雾霭之中。


在我下山的时候,偶遇一个着一袭粉红色长裙,长发披肩的女子和我擦肩而过,我们彼此对视了一秒钟,会心的笑了起来。


----待续----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QxMDE0Nzg4.html

本文内容于 2012/5/7 19:50:23 被ericson97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