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这仅仅是我写下自己的记忆而已。已经在百度贴吧贴过了。不过还没写完。。。。

提醒下,文章很长,请点击正序看帖!



那一年,我上高一。

中考不算失利,但也不算是成功。起码没有进入我们县重点。于是,退而居其次,来到了排名第二的那所高中。

那一年,离开父母的羽翼,开始了住校的生涯,

那一年,初次尝试到了朦胧的感情,青涩的爱恋。。。。

初中时,我妈是学校的老师。在学校里也算是上头有人,不过我的兴趣在学习和玩乐。那些年,很张狂的以为自己就是除了天以外的老二。确实,很二。

离了庇护的天空,从乡下的初中来到县城的高中,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过是一只小小的爬虫,没有让老师另眼相看的成绩,没有腰缠万贯的家资,也没有貌若潘安的容姿,我,仅仅是一个爬虫。

落差很大,加上学习压力很大,我开始收起了张狂,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慢慢的。。。直到高一上学期的期中考试。。。


一直到今天,12年过去了,我始终没有明白,那年我们的校领导是不是在脑壳进了水,会做出那种匪夷所思的期中考试安排。

按照惯例,一间教室是只坐一半的人,互相是隔开一个座位的。而那年,却是一个高一的,一个高二的交叉坐。

奇葩一样的安排,造就了我奇葩的遭遇,遗恨高中三年,直至大学。。


那天的清晨,临近深秋,天气有些凉。早早的来到教室,临时抱佛脚的翻阅着课本笔记。只言片语难入目。看着教室越来越少的座位,和自己身边空荡荡的位置,思绪开始如脱缰的马儿,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而下一刻,天边飞来了一片白色的云彩,带着朝晖,撒满了教室。是的,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的女生走进了教室。而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心被百磅的铁锤狠狠的抡中了。。

于是,我开始祈祷,我身旁的座位还空着,而你,是我临时的同桌么?



我觉得,昊天一定是眷顾我的。或者是我的祈祷起了作用,那片云彩,真的飘落在了我的身边。于是,我可耻的脸红了。。。

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就这样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那片彩云。如赴火的飞蛾。。。

于是,我处心积虑的想要跟那片彩云搭讪,拙劣的想要让自己自然一点,却总是面红耳赤,畏畏缩缩。我想,她一定在笑我。。。

不管怎样,最后终于和那彩云说上了话,那片云,叫做萍。



月有阴晴圆缺,酒逢知己千杯少犹有须尽时。

如何不舍,如何不忍,终究那期中考试只有两三天。


彩云叫做萍,高二的学生。。是不是白富美,我不知道。。。但是她很美,很白

日子一天天要过,而我这只爬虫的心里却有了一片云。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泥土中。我们的教室不在一栋教学楼,于是上学放学的时间,我总是绕着一圈,从三楼到一楼,转到另外一栋教学楼,上四楼,下四楼。只为能遇到那朵不知道随着哪阵风而去的彩云。。


那份感情很纯,很真。没有掺杂着功,没有利。只想多看一眼那片云。

渐渐地,习惯了在教学楼中间穿梭;渐渐地,习惯了在人群中寻找她;每天只要能远远的看上一眼,就觉得那天的天气真好,阳光真灿烂。即便狂风暴雨,心中蔚蓝,云在蓝天。

自从那次考试后,很少和彩云说话。是爬虫的懦弱与卑微,是爬虫的胆怯与敬畏。

忘记了是哪天的晚饭后,自习前,爬虫踏着漫天的晚霞,在校园的一脚遇到了观霞的云。鼓起勇气,默默的陪在一边,傻傻的看着天。


我以为你忘了我,彩云说。

从来没有!爬虫脱口而出,却又后悔。

我在想高三的出路,彩云淡淡的说。是的,她马上就要高三了。

你想考哪里的大学?爬虫很期待。

上海吧。彩云依然很冷清

哦,那有把握吗?爬虫觉得心里有只小兽在蠢蠢欲动

没有,我成绩不是很好,我想走艺术。彩云还是那么风轻云淡

加油,以后我也考上海的大学!爬虫许下了诺言

恩,你也一样。霞散了呢,快上课了,回见。彩云挥一挥衣袖,清淡的离开

爬虫在原地傻傻的望着天



就这样,爬虫依然每天不辞劳苦的穿梭在两栋教学楼,爬虫依然每天在上万的人海中寻找那片彩云,爬虫依然在书山题海中艰难遨游。直到苦逼到高二。恩,以全班“第二”的成绩来到了一个物理化学班。倒数第二的成绩。

爬虫很苦闷,曾经的众星拱月到现在的孤苦伶仃,曾经的心高气傲到现在的暮气沉沉。爬虫在煎熬中爬行。。茫然而无目标。

唯一让爬虫高兴的是,他和那片云彩来到了同一栋教学楼,不同的楼层。


爬虫依然进行他不懈的攀楼与下楼,只为能看上一眼那片云。

又是某一天的晚上九点多,放学的时间,爬虫刚走出教室就幸运的看到了云。爬虫又鼓起勇气跟彩云去说话。而彩云居然还记得那只爬虫。

爬虫心里的小兽又开始了蠢蠢欲动。

爬虫和彩云走出了教学楼,走在人潮拥挤的篮球场,向着校门踟蹰而行。爬虫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爬虫希望那路程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甚至可以走一辈子。。。

爬虫沉浸在自己的换相,忽然觉得脚下踩到了东西。同时,云彩也轻诧一声,我的钥匙掉了。爬虫福祉心头,摸向脚下。果然是彩云的钥匙。


爬虫傻笑着把钥匙递向彩云。。。却不料,指尖碰到了一团柔软。

爬虫愣了,映着漫天的繁星和教学楼辉煌的灯光,爬虫的脸比猴子的某处还红。。。

诺诺弱弱的不知如何是好。

彩云淡淡的接过钥匙,继续前行。犹如不羁的风。。。

那天晚上,爬虫失眠了,爬虫辗转反侧。。。


往后的日子依然很平淡。如凉白开,却凌冽。

依然每日穿梭寻找那片云,依然挣扎在学海。只是成绩稍有起色。从全班倒数第二的八十六名,杀进了前二十。从而获得了有生以来第一件牛仔裤作为奖励。


可见,爬虫的自卑并非无缘无故。其实,爬虫并非家境贫寒,父为医,母教师。只是家教森严而已。自幼便捡表哥堂哥衣物,二皮,三皮,乃至四皮五皮(我那管捡别人穿过的衣服叫二皮,两个人穿过的叫三皮,类推之)。


又到一年高考时。。。

空气中的躁动也越来越浓厚。

爬虫也觉得心有戚戚焉,惶恐而不可终日,莫名。

依然是某日,爬虫遇到了冷清的彩云。心底里的小兽又钻出了头角,痒。。

然而,话题依然不外是高考及出路。

谈及不深,莫可名状。记忆已散落。。。

唯记得那是爬虫最后一次见到彩云。。



爬虫终于知道那不安来自哪里。他疯狂的寻找,却始终再也没有见到那片云。

于是爬虫在桌上,在书上,在一切可以看到的地方写下:wait for me

于是爬虫开始奋发,爬虫开始头悬梁、锥刺股。

是的,爬虫要考上海的大学,虽然他不知道彩云飘去了哪里,但是他坚信,彩云一定在上海的某处等着他。


爬虫惶恐不可终日,爬虫萎缩着进入了高三。怀着对彩云的思念,又用书山题海湮没碾压思念。高三的日子平淡而浓烈,平静而波澜,简单而充实。爬虫埋头啃书,冬天的爬虫甚至一个月洗一次澡,晚上九点放学后挑灯夜读到十二点以后。爬虫心怀着一个信念,爬虫想去追那片飘渺的云彩。。。

那一年,是03年。。。


03年,那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比如说非典,比如说大学扩招。而爬虫就是踏着那阵风儿,走进了大学的象牙塔。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年的高考,爬虫挤进了全班前10,摔碎了一地的眼镜。却也不过是离一本差两分。。

爬虫天资不高,荒废了太多的时间,最后因为思念的动力,奋起而博了一把,拿到了一张票。到了选择的时候,也就是说,要填志愿了。



爬虫很想填上海的大学。却因为可怜的成绩而不敢下笔。

这时候,另外一个带给爬虫另外一段悲剧的人物粉墨登场了。。。

爬虫有两个损友,从穿开裆裤就一起。一曰兔子,一曰冰子,额,你们说爬虫叫什么?好吧,我叫胖子。

子初三那年直接上了专科,五年,南京卫校。那一年,爬虫,也就是我,胖子。那一年胖子上高二。胖子高考的时候,他已经在南京一年。于是乎,冰子怂恿着我,我在百般挣扎中,郑重的在志愿上填写了南京一所大学。

于是乎,另一段悲剧的感情埋下了伏笔。恩,这样写,好像很文艺的样子。

别问我彩云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因为高二那年后,一直到如今,再也没有见过。或许,已经飘到了天边。。



说起来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怎么样认识兔子的了。前几天我们一起讨论了一下,结果我们两个都不记得了...但是我只知道从没上小学开始,我们就在一起混日子,穿着开裆裤一起玩尿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们就是在一个班里,差不多每天一起放学回家,不是每天的原因是,兔子是个很懒的兔子,懒的可以吃窝边的草。每次当他值日打扫教室卫生的时候,他总是像兔子一样一溜烟的逃走...概又因那时候的他总是穿一件灰色的外套,所以就有了灰兔子的绰号。


至于冰子,他来的那年是一个冬天,我上三年级的时候。他家是跟着做老师的爷爷搬到了中学学校家属院。就在我家的前排。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见到他的样子,很糗...戴着个鸭舌小帽,拖着两串鼻涕...那时候他得了大脑炎,学校家属院里的孩子都不敢和他一起玩,我也一样的。后来我们才慢慢认识,在同一个小学里上学。每天我们邀着一起去上学,更因为这样而闹出过不少搞笑的事情。最经典也最开心的变是他从左边的小路来我家,而我却从右边的大路去他家,然后我从左边的小路回我家找他,而他却从右边的大路回他家找我...


很2的那些年啊。。



当我到南京的时候,冰子已经在那里呆了一年,已经混的很开,一点也没有了当初给我写信里的那种苦闷。当我到学校安顿好以后,第一个周末就是去见见自家的伙计。当然,还有他的第一任女朋友...从此以后,我的很多个周末都是和冰子一起度过。


已经不记得冰子是什么时候搬出了学校和两个男同学在外面住的。印象里是十二月分的一个周五的下午,我第一次去他的新窝。他们学校后面的一个居民小区,一栋居民楼的底层,一套两一厅的小居。当我走进他们家,经过厨房的时候,下意识的回头一瞥,就看到了那个让我陷入噩梦的根源...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正在做饭,听到有人进来,回头一望,却正好看到我发呆的摸样...那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清秀的外貌...从前我不相信为什么有人说前五百世的修为只换得今生的一次回眸。而从那一刻,我变喜欢上了这双眼睛的主人--瑶瑶。


她是冰子女朋友的好朋友,也是他班里的。我对冰子说,我有点喜欢这个女生了,我要追她,但是她好像有男朋友的吧...冰子说,追就是,但是要给自己留点退路,别陷的太深。那时候的我太年轻,自信满满的说没问题,我会注意的。就这样我也开始隔三岔五的给她打电话,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


至于第一次单独见面啊,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是一个初冬的夜晚。某个周五的下午,我兴高采烈的坐上了南金线,去见我心爱的人。迈皋桥,KFC。我第一次和爱慕的女生靠的那么近,嗅着她的气息,看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恍如梦境。我们做在窗边,看窗外无忧无虑嬉戏的孩子,再看身边的她。原来,幸福也可以如此简单。那夜,我们牵着手,一起走在昏暗的路灯下,真希望就那么一直走下去,简单而幸福的快乐。我以为,我的快乐就在我的身边。只是我未曾料到,这一切都是日后那痛苦的开端。



知往者之不可追,我已经不记得2004年是怎么度过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单细胞的我却只知道就那么度过无聊的日子。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而我们也始终是若即若离。我一直都猜不透她的心思,就如我一直都不明白自己的执着一样。我知道她有男朋友,我也知道她的男朋友是为了她去当兵。理由是那么的简单和单纯,简单到可笑,单纯到让我无力崩溃。因为她喜欢那身橄榄绿...她也许诺会等待他回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事情怎么会这么真实的就在我的身边。或许是我那从小就像悲剧小说情节一样的经历。而我认识她或许只是为了再次谱写那样的悲剧,成就别人的故事...



幸福永远是短暂的,而痛苦才是永恒的.



2004年的五一,我和冰子都在南京,混日子.许久不的兄弟免不了一醉的情怀.那个时候冰子已经和他的女朋友宣告终结.受伤的男人或者是一蹶不振或者是堕落成性.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他是后者.那一年的五一,瑶瑶和冰子的前女友范一起去了盐城.范的家.而我知道,瑶瑶的男朋友葛,和范好象是小时候的玩伴.范给我发信息,说她们一起去葛家,看他的家人.我无语,独自伤神.自我解嘲:辛酸么?自找的.冰子直接发信息给骂了回去.我晓得,他那是很在乎我这个不成器的兄弟.



就这样,我们欲断还休的迎来了暑假.



在家的日子是很无聊和无奈的.回到家的我犹如笼子中的鸟儿,犹如监牢中的囚犯.每天的放风时间,就是在下午的骄阳收起毒辣的威风后,我和那些儿时的伙伴一起在中学的操场上打篮球.幸好,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八月中旬,我们要补上大一时候落下的军训.




八月的太阳,仍然是逞着淫威.烈日下的操场,犹如蒸笼.蒸笼中的我们,汗流浃背.而我又不幸是我们班唯一入选号称最光荣,艰苦,劳累的持枪方阵.每日与那沉重的老式步枪为伍,终日列队行操,让我也体验了一把军人的生活.向往而有痛恨的军人生活.期间,苦中作乐的拍过几张照片.其实也就是一些兵匪...只是没想到的是,那些无心的留影为日后我和艳艳的相逢迈下了伏笔.



军训后,姗姗而来的就是大二了.现在想来,那时候的事情真的好像是太遥远了.那空虚的岁月却没有留给我什么值得怀念的事情.除了玩玩传奇世界,便是和瑶瑶那屈指可数的见面了.



更遗憾的是,我甚至把那少的可怜的见面的情况都给忘的一干二净...这不能怪我,因为后来我选择了彻底删除有关她的记忆...或许就像被格式化不彻底的磁盘.人总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它可能记不住幸福的事情,却一定能铭记那些悲伤的往事.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记不得是哪一天的晚上,我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信息.看的出来,是瑶瑶用她同学的手机发来的.也忘记了为什么开始争吵,只晓得当时接近崩溃的边缘.一直以来,我都不奢求他的承诺,我只想用真心去守侯.葛,他可以为红颜投笔从戎,而我却只能在那等待.我只想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可惜.上天从来没有对我施舍过仁慈.那次争执的结果,早已模糊,还能残存的,便是我在床上默默抽烟,有种想把手机砸在地上的冲动.



11月22日,是她的生日.19日,周五,我坐上南金线,又去了那个让我心碎的地方.而她,回家了.在冰子面前我不需要任何掩饰,从来不用隐藏自己的感情.我只说,我要喝酒,不醉不休.很痛快的,我得成所愿.我醉了,烂醉如泥.只是后来听说,我趴在马桶上,吐过了就睡着了,然后醒了继续吐...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本来一直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古人说酒不醉人人自醉.那次,我用自己做了一次实验.原来,喝醉的不是人,而是心.



第二天,我一个人去了迈皋桥,好又多超市.那个我们一起去过很多次的超市.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形单影只.我第一次给一个女生挑选生日礼物.一只毛茸茸的狗儿,一块板凳的棉垫.然后留下一封伤感的信:我多想执子之手,与子携行,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可惜我没那个福气...那只狗儿,可以叫它胖子,你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可以对它讲.可以打它骂它...天冷了,你说凳子很凉,我给你选了这块棉垫子,希望可以让你暖和一些...做好这一切,让冰子帮我转交,我就黯然离去了.



两日后,也就是瑶瑶生日的那天晚上,我接到了冰子的电话.寒暄过后,他说:"猜猜我旁边是谁?"

"我懒得浪费脑细胞,到底是谁啊?"


"自己听一听就知道了."

然后,我就听到了低低的抽泣声.瞬间我觉得自己脑袋一片空白,因为那个声音的主人就是让我魂牵梦绕的瑶瑶.


"是你啊?今天是你生日啊,怎么没在家过了生日再回学校?"

"没请到那么多的假啊,所以回来了.东西我见到了,很喜欢.谢谢你"




就这样,我们又从新开始了那前途渺茫的交往.直到寒假.只是这期间,又有许多我已经忘记的变故.到了寒假前见最后一面的时候,称呼却已经变成了妹妹...




煦煦是我的学妹,比我低一届,是通信系的.她是我在大学里认的第一个妹妹,很可惜,我这个人注定是没有妹妹的命.当然这个是后话了.认识她是一个很偶然的巧合.



那是11月20日的下午,天气不是怎么的好,如同那日失魂落魄的我一样.南金线的总站,一如既往的拥挤不堪.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多余的

任务,天大地大,而我却像是孤立出来的.我站在那拼命挤上南金线的人群后面,看那嘈杂与喧闹,居然觉得挺遥远,挺好笑.就在我发感慨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件事情--我的上衣口袋里多了一样东西...恩,是一件不属于我的东西.一只手,一只第三只手!呵呵,遭遇小偷了.


第一反映不是别的,只是很随意的就用胳膊夹住了那只多余的手.那会居然还特别的清醒,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我就捂着那只手,环绕看看了四周.发现我前面有一伙偷儿,两个人分别在公交车前门和后门往上推人.另外有三个偷儿双手交叉,有外套蒙上,趁着混乱找人下手.我身后的那个笨贼是选错了肥羊...



搞清楚情况后,一比六,我是绝对劣势,不划算.万一偶叫了抓则,结果没人响应,那我不就是被群欧的命么...哎,我反思啊,为什么那一刻我把祖国党和人民的教导都抛弃于脑后了呢?嘿嘿,只要偶没事就行了,对吧.这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当我做完了这番思想斗争,才想起来那小贼的手还在我口袋里呢...



于是,我转回头,露出了个本人认为是最灿烂的最迷人的笑容,冲那个脸色苍白的贼微微一笑,顺便狠狠的踩了他一脚,松开了偶那强壮又有安全感的胳膊...我猜那贼一定很想搂着我的脖子痛哭流涕的感激我对偷盗事业的放纵与支持...


这时候我发现一个小女生,正在拥挤的人群里遭遇黑手...我想所谓的英雄救美也不过就是讲这种情况吧.虽然美女是美女,而我却可能是狗熊...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那个小女生给拉了出来.脱离了危险的人群后,我忽然发现了另外的一个问题...我看那丫头看我的眼神,脸上分明就是写着两个字:色狼!虽然不可否认的是我很色,也不否认我是一条狼,确切的说是一条披着狼皮的羊...那会我感觉自己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真是委屈啊...不过当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外带我巧舌如簧的拐骗后,这个我们学校的小学妹就成了我家的小妹...我在大学里的第一个妹妹,就是这个丫头,煦煦了.



煦煦是苏州人,那年大一,通信系的。在学校外语广播站做播音员。我曾有幸在考四级的时候听过她的播音。尽管我很想好好的照顾这个丫头,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去做了。我感觉自己的感情仿佛被掏空了一样。虽然和这个丫头在一个学校,但是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不知道是我不会去约人,还是我太笨...总之,是那时候的我还太重过去,还痴痴的守侯那些遥远的誓言。却错过了身边的风景回想起来,只和这丫头一起在学校吃过一次饭,见过几次面而已。有点搞笑,有点悲哀,有点无奈...



那时候,我们学校可是荒凉的紧,过了吃饭的时间,基本上只有吃方便面的份了。唯一可以有点指望的就是南食堂的三楼了。那可是个相当好的地方呀...认识这个丫头不久的一个晚上,月黑风高...咳,错了,是月明星稀,风高云淡。我和煦煦前来打食...忘记当时吃的是什么,好像不是面,就是水饺...嘿嘿,家穷人丑,破屋两,间薄田三亩...




话说我去炸两只鸡腿,刚巧遇到本班的一个女同学,徐州人。打声招呼吧,没想到那丫的上来就整了一句:你女朋友啊?挺漂亮的.我有点小晕...这年头,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带着妹妹吃个饭也能被当成把马子...我急忙辩解说:这个不是我女朋友啊,我还没呢,这是我干妹妹。谁知道她丫的又整了句让我更吐血的话:这样啊,那就先从妹妹做起了,也挺好的啊.得了,这越描越黑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无奈了,只是知道那是唯一一次一起吃饭了。之后我们慢慢变的疏远,慢慢不在联系,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很无奈的现实。也许是我没有女人缘吧。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也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人生如此。当别人成为你身边的风景的时候,同样你也是别人身边的风景。



再后来,很少见她了,或许见了也不认识了。而我也变了,变的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就这样,大学里的第一个妹妹就这样没了。来的时候是传奇,去的时候是平淡。我也忘记了曾经答应她的事情,或许有誓言与诺言吧...果真是应了这文章的名字。


本文内容于 2012/4/29 16:34:32 被princeliv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