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淡忘天涯 收藏 1 403
导读:弹道导弹是一个国家远程打击力量的中坚和重要的核弹载体,各大国在弹道导弹研发上都是关起门来干自己的活,很少有实质性的交流合作。而朝鲜这种后发国家,则选择了一条与核大国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与众多有相同需求的国家联合研制。这也使弹道导弹技术向更多的国家扩散。 1969年,朝鲜从埃及获得了两套“飞毛腿”B型战术导弹系统和蛙-7这样的重型火箭弹,如获至宝的朝鲜人立即着手仿制。图为飞毛腿B型战术弹道导弹。 朝鲜利用飞毛腿导弹仿制出自己的弹道导弹 冷战时期,朝鲜作为苏联的盟国获得了大量

弹道导弹是一个国家远程打击力量的中坚和重要的核弹载体,各大国在弹道导弹研发上都是关起门来干自己的活,很少有实质性的交流合作。而朝鲜这种后发国家,则选择了一条与核大国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与众多有相同需求的国家联合研制。这也使弹道导弹技术向更多的国家扩散。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1969年,朝鲜从埃及获得了两套“飞毛腿”B型战术导弹系统和蛙-7这样的重型火箭弹,如获至宝的朝鲜人立即着手仿制。图为飞毛腿B型战术弹道导弹。

朝鲜利用飞毛腿导弹仿制出自己的弹道导弹

冷战时期,朝鲜作为苏联的盟国获得了大量苏式装备。60年代以后,由于朝鲜在中苏冲突中时左时右以从中渔利,苏联对其戒心很强。虽然在60年代中期朝苏关系有所改善,并签订了《1966~1970年经济与技术合作协定》,但苏联始终没有向朝鲜提供“飞毛腿”战术地地导弹。1969年,朝鲜从埃及获得了两套“飞毛腿”B型战术导弹系统和蛙-7这样的重型火箭弹,如获至宝的朝鲜人立即着手仿制。蛙-7这种无制导系统的远程火箭弹就成了这段时期朝鲜最重要的远程打击武器。

朝鲜第一批国产化的“飞毛腿”导弹于1975年仿制成功并被命名为“华城(Hwasong)”-1。“Hwasong”是朝鲜咸镜北道的一个郡,由于朝鲜长期对外封闭,西方国家根本不知道朝鲜导弹导弹的具体型号和称谓,只得按照某型号导弹第一次出现的地区名称来命名该型导弹,这也成为西方世界命名一些国家武器型号的规则。“Hwasong”在我国通常被转译为“黄松”或“火星”等多种称呼,但这些称谓都脱离的地名的实质。我们在此沿用较为严谨的“华城”来称呼该系列导弹。

由于年代久远加之朝鲜对其导弹性能的严格保密,我们难以知晓早期的“华城”-1/2型导弹的性能,但通过对其仿制原型“飞毛腿”B导弹的了解,我们可以对“华城”导弹有个较为客观的认识。“飞毛腿”B型导弹全长11.37m,弹径0.88m,发射质量5.9t,最大射程300km,使用TM185煤油/红烟硝酸推进剂。可搭载一吨重的常规弹头,内含860kg高爆炸药,对软目标杀伤半径150m。该型导弹采用了简易惯导元件,CEP超过了1000m。

“飞毛腿”B导弹的TEL车由MAZ-543高机动越野车改装而来,具有较强的道路适应性,可以很好的配合野战重装部队推进,充当战场支援力量。但由于“飞毛腿”系列导弹采用了不可储液体推进剂,平时由推进剂罐车携带,发射前才加注到导弹储箱。也就是说这一代战术导弹的机动能力只是体现在了发射部队的战场机动上,一旦停下来准备发射则跟传统液体弹道导弹无异。这种特性无疑增加了导弹的发射准备时间、降低了反应速度、增加了被敌人发现并打击的概率。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朝鲜第一批国产化的“飞毛腿”导弹于1975年仿制成功并被命名为华城1导弹。

朝鲜华城导弹精度比飞毛腿提高很多

多种渠道的消息显示, “华城”导弹虽然是朝鲜立足国内条件的仿制品,某些性能会低于原型,但该系列导弹采用了朝鲜通过其他渠道获取的惯导器件,精度要比原型好一些。

80年代爆发的两伊战争为朝鲜弹道导弹发展赢得了机遇,急需战术导弹的伊朗人跟朝鲜人达成协议,要求进口“飞毛腿”B战术导弹,交换条件是自主朝鲜进一步改进这种导弹。朝鲜国防工业系统的科研人员又陆续开发出了“华城”-3/4这样的改进型号,将射程提高到320km,并进一步提升了导弹的打击精度,据信其CEP达到了500m~800m。较之于“飞毛腿”导弹动辄几千米的偏差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此后,朝鲜利用外来资金又开发了“华城”-5/6,西方称之为“飞毛腿”C(这个叫法只是西方根据习惯而发明的,苏联本身并无C型)。这个型号最大的特点是加长了弹体,增加了推进剂质量,同时将弹头质量由1000kg降低为700kg,射程则提高到了500km。伊拉克人搞的“侯赛因”导弹也是这种思路,但方式则要简单得多,他们直接将一枚“飞毛腿”B的氧化剂储箱和燃料储箱都一分为二,再分别焊接到另外两枚导弹上便得到了所谓的“侯赛因”导弹。

朝鲜开始批量生产和装备弹道导弹

“华城”-5一共进行过两次试射,第一次是在1990年,当时朝军在清江地区向东发射了一枚“华城”-5,导弹最终落入了日本海;第二次则是1991年江原的人民军部队向东北方向发射一枚“华城”-5导弹,同样落入了日本海。同年,朝鲜开始部署这种新型导弹,并将原有的导弹团扩编为导弹旅,首批装备了36套“华城”-5导弹系统。

根据简氏防务等西方组织评估,朝鲜大约部署了600~800枚“华城”系列战术导弹并向伊朗出口过数量不明的华城-5导弹,这个规模在世界范围内也算是很可观了,对临近国家具有一定的威慑能力。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1990年5月,美国侦察卫星在朝鲜东北沿海的舞水端里试验场首次发现了机动发射架上的“劳动”-1导弹。图为媒体对劳动1型导弹的想象绘制图。

朝鲜发展劳动导弹遭到经济和技术阻力

随着朝鲜国防工业的不断发展,他们开始尝试研发更远射程的导弹。朝鲜于80年代后期开始的新型中近程弹道导弹研发计划便是这一努力的体现。西方在一个叫RO-DONG的地方首次发现了这种新型导弹,并将其称为RO-DONG-1导弹,我们则习惯性的音译为“劳动”-1。

朝鲜在1991年造出了“劳动”-1的首批样弹,1990年5月,美国侦察卫星在朝鲜东北沿海的舞水端里试验场首次发现了机动发射架上的“劳动”-1导弹,但随后的侦察照片显示发射场有燃烧过的痕迹,西方猜测该导弹可能在发射台上发生了爆炸。这说明“劳动”导弹存在重大技术问题,而且由于试验失败,加之朝鲜此时遭遇经济危机,使 “劳动”导弹的进一步发展受到资金困扰。

此外,朝鲜国土面积狭小,不具备中程导弹发射试验的条件,而且朝鲜导弹试验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美国和韩日的严密监视,随时可能招来制裁。这些因素都使“劳动”导弹的进一步发展举步维艰。

劳动1型导弹射程更远可覆盖日本全境

“劳动”-1中近程弹道导弹全长约15m,弹径1.35m,发射质量约16吨,依旧使用TM185煤油/AK27I硝酸液体推进剂。可搭载500kg的弹头,最大射程达到1300km,这个射程已经可以覆盖日本全境了。“劳动”-1导弹的研发也是朝鲜首次研制大直径液体火箭发动机的尝试,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朝鲜大型金属构件加工成型能力的进步。但西方世界仍然用“飞毛腿”D来称呼这个新型号,可见西方人只是把“劳动”-1当做了一个放大版的“飞毛腿”导弹。“劳动”-1使用了来源不明的5轴苏系高机动越野车作为TEL车,2010年的朝鲜阅兵式是这对组合的首次公开亮相。

朝鲜出技术伊朗出钱合作完善劳动导弹

90年代初苏联解体,朝鲜失去了以前在苏东经济体享有的一些市场优惠和倾斜政策,加之西方长期的封锁,国内经济持续恶化。而国内此时的朝鲜急需找到一个合作者以延续“劳动”系列导弹的研发。1993年5月30日在东北海岸的舞水端里发射阵地首次成功试射了“劳动”-1导弹。朝鲜政府邀请伊朗官员观摩了这次试射。由于缺乏合适的落区,这次试射是一次典型的减射程试射,只打了500公里。这次试射后朝鲜和伊朗正式展开了合作,由朝鲜提供导弹、伊朗提供资金继续进行“劳动”-1导弹的后续研制。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伊朗对朝鲜“劳动”-1导弹进行了仿制,并于1998年7月进行了采用朝鲜产火箭发动机的“流星”-3导弹试射。

1996年夏,朝鲜龙岳山贸易公司的子公司——熔星公司所属3700吨级运输船“大成山”号和“熔星”-1号陆续抵达伊朗阿巴斯港,船上至少有12枚“劳动”-1导弹散件及设计图纸。伊朗***革命卫队随后把相关款项经国营赛帕银行打入朝鲜龙岳山贸易公司设在澳门汇业银行的账户上。

当年底,伊朗国防部正式启动了“流星”-3中近程弹道导弹项目,该项目由SHIG主持,力求以伊朗的国防工业力量打造一款伊朗版的“劳动”-1,项目负责人就是现任伊朗国防部长艾哈迈德· 瓦希德。由于伊朗的工业化水平要好于伊朗,且可以通过很多渠道采购西欧的精密机械和一些弹用设备。伊朗很快完成了对“劳动”-1的仿制,并于1998年7月进行了采用朝鲜产火箭发动机的“流星”-3导弹试射,随后的2000年即进行了国产化部件总装的“流星”-3试射。由于伊朗无法得到比MAZ-543更大型的多轴高机动越野车,伊朗人用改进后的民用拖挂车作为“流星”-3导弹的机动发射车。

伊朗利用朝鲜技术完成流星3导弹

2003年7月20日,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出席了“流星”-3导弹的成军仪式,这也标志着“流星”-3研制计划获得了圆满成功。2004年 11月9日,伊朗国防部长阿里·沙姆哈尼称,SHIG用于生产“流星”-3导弹的设施已经得到完善。“我们已能大批量生产‘流星’-3导弹,就像生产 Paykan牌小汽车一样(paykan是伊朗非常普遍的国产轿车)。”据美国导弹防御局(MDA)估算,截止2008年9月伊朗至少已部署了10个“流星”-3导弹连,总数为80枚左右。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1993年,巴基斯坦政府宣布由KRL(可汗实验室)实施哈塔夫-IV(又称为高里-1)项目,开始全面仿制“劳动”-1导弹。图为巴基斯坦展示的高里1型弹道导弹。

承受印度压力的巴基斯坦和朝鲜走到一起

伊朗引进“劳动”-1导弹意在威慑以色列,而巴基斯坦则有着更现实和紧迫的需求。90年代中期,印度已经结束了“烈火”-TD的验证试验,转而开始研制2000km射程的“烈火”-II固体中程弹道导弹。此时的巴基斯坦手中射程最远的弹道导弹是依然处于研制阶段的哈塔夫-IV导弹,射程也只有700km。如何尽快获得射程更远的导弹成了巴政府和军方的心病。虽然朝鲜“劳动”-1导弹的射程也只有1000km左右,但在几个有中程弹道导弹的国家里也只有朝鲜能够不受各种条约限制(当然也面临着西方的经济制裁威胁)提供给他们射程更远的弹道导弹。

就在伊朗同朝鲜人积极合作开发“劳动”-1导弹的时候,巴基斯坦也向朝鲜发出了友好的信号。1993年5月15日巴总理贝·布托召开内阁防务委员会议,对战略导弹研制与核裂变材料生产项目进行统筹安排,决定在弹道导弹研制上采取“多方竞赛、同时装备”的模式,让KRL(可汗实验室)和NDC(巴基斯坦国家发展中心)展开竞争,以此来提升巴基斯坦整体的科研实力。

同年12月贝·布托访问朝鲜时,随行人员中就包括KRL首席科学家卡迪尔汗。朝方向巴方展示了自己的“劳动”-1液体中近程弹道导弹,随后双方就液体弹道导弹技术合作展开了协商,朝方同意向巴方输出“劳动”-1型导弹。

朝鲜向巴基斯坦出口劳动导弹和技术

1994年起,朝鲜以海运方式方式向巴基斯坦输出了10~15枚劳动1型导弹的散件,并提供了必要的设备和技术支持。根据西方媒体报道,作为交换条件,巴方答应对朝鲜铀浓缩活动提供技术援助。1993年,巴政府宣布由KRL(可汗实验室)实施哈塔夫-IV(又称为高里-1)项目,开始全面仿制“劳动”-1导弹。

高里-1导弹的外形尺寸与“劳动”-1大致一样,这里就不再赘述。据西方媒体报道,朝鲜曾通过各种渠道进口过民用的GPS组件,并用在了劳动系列导弹上,将CEP降低到数百米;而巴方则使用了自己的惯导设备,将CEP降到了百米级(有数据称150m左右)。基于同伊朗类似的困境,高里-1导弹同样采用了民用拖挂车改装而来的机动发射车,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导弹的机动能力。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经过吸收来自各方面的技术和经验,朝鲜劳动2型导弹的技术性能已经比之前大为成熟了。图为在朝鲜阅兵式中公开的劳动中程弹道导弹。

1998年4月6日,巴军方迎来了Ghauri I的首次试射,目的是为了测试导弹打击1100km处目标的能力,但发射场Malute位于***堡南部约76英里处,弹着区在Quetta的西南部,直线距离只有700km。因此,这次试射也是一次减射程试射,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测试目的。此后的数年中,巴军方又进行了多次试射,并于2003年装备了Ghauri I。

朝巴合作也使朝鲜劳动导弹性能得到提高

朝鲜于90年代末开始大规模部署“劳动”-1导弹,通过与伊朗与巴基斯坦的通力合作,朝鲜成功的“借鸡下蛋”改进了“劳动”-1导弹的各项性能指标,此时的“劳动”-1导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打击精度低下,制造工艺落后的“飞毛腿衍生品”了。2003年7月,韩国国防部发表《参与政府的国防政策》报告书称,韩美双方共确认朝鲜增加部署了一个营的“劳动”导弹,其装备总量达到了100枚左右。以朝鲜采用的苏联战略火箭兵导弹旅编制计算,每个旅应装备18枚导弹,那这些导弹足以编制6个中程导弹旅。

虽然很多信息称“劳动”-1可以搭载核弹头,但目前为止朝鲜的核武器还只是个当量低下、质量偏大的原子弹,进一步小型化、实用化尚需时日,笔者认为“劳动”-1目前只能携带重型常规高爆弹头。但装备常规弹头的“劳动”-1大规模部署后也会对驻韩美军和日本产生一定的威慑力,该型导弹可以作为一种“反介入”武器摄止美日韩的军事冒险行为。对于远程打击力量匮乏且多山的朝鲜,这种自主作战能力强、便于机动和隐藏且对后勤基地依赖程度低的机动发射弹道导弹武器系统是朝鲜人为数不多的王牌。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朝鲜在中东地区获得了更多接触苏式装备的机会。在与中东国家的广泛交流中朝鲜获得了SS-21“圣甲虫”战术导弹系统以及相关的技术,并在90年代中后期展开仿制。

朝鲜从中东获得SS-21固体弹道导弹

朝鲜在努力发展液体弹道导弹的同时,并未放弃获取固体弹道导弹技术的机会。苏联解体后,朝鲜在中东地区获得了更多接触苏式装备的机会。在与中东国家的广泛交流中朝鲜获得了SS-21“圣甲虫”战术导弹系统以及相关的技术,并在90年代中后期展开仿制。由于朝鲜的军工系统对外高度保密,西方情报界也只是公开称朝鲜在2005年5月和2006年3月间分别试射了SS-21的仿制型号,并按照“老规矩”以首次发现导弹的地点将这种仿制品命名为KN-02,朝鲜的反舰导弹KN-01显然也在同一地域试射过,但这个“KN”究竟是哪里,还不得而知。2007年的阅兵式中朝鲜首次公开展示了KN-02。

朝鲜无法仿制高性能重型导弹发射车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朝鲜是否具有自主制造KN-02导弹全系统的能力,但很显然朝鲜人对该型号做了很多本土化的改造。KN-02的导弹直接仿制了SS-21,其性能也大抵相当,这里就不多说了。朝鲜人对该系统最大的改动是将TEL车换成了民用的3轴10轮重卡,全车从前到后分为驾驶室、设备方舱和发射舱。

目前还无法确认KN-02是否具有类似于中国B611战术导弹系统的驾驶室射控系统,后者的操作人员可以在驾驶室内就完成对导弹的发射前测试以及发射操作;导弹的检测、发射控制设备大都集中在了中部的设备方舱里;发射舱内沿中线布置一个发射臂,载一枚导弹,舱盖采用左右对开式。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朝鲜仿造的苏联SS-21固体弹道导弹,被称为KN-02型。该弹具有较强的实战意义,具有机动打击能力。

从导弹与车辆的比例上看这种民卡的长度和体积也不亚于原版的9P129高机动越野车,而道路适应性更是不如后者。朝鲜选择民卡的主要原因在于:苏联解体后SS-21导弹系统已经退役,与之配套的3轴越野车也没有逃脱停产的命运。

朝鲜纵使买到全球所有的存货也无法解决长期维护使用带来的零部件短缺和车辆更新问题。更要命的是朝鲜根本不具备设计生产这类多轴高机动越野车的能力,即便是放弃外购而选择仿制,由于拿不出像样的产品,同样无法解决前述问题。一枚失去了机动发射车的短程弹道导弹如同一个固定火力点,将无法跟随野战部队机动,已经无法满足战场支援的基本要求了。

而购买民用重型卡车则很好的解决了上述问题,首先民卡没有什么协议限制可以轻易进口;其次,较低的技术含量也易于日后仿制;最后,民卡同级别的替代产品很多,就算一个型号停产了或是仿制失败也方便找到性能接近的车型替代。

朝鲜发展短程固体弹道导弹是做炮兵的延伸

朝鲜部署射程达120km的KN-02主要目的倒不是伴随部队作战,而是立足于扩大军事分界线驻防炮兵的作战范围,替代精度不佳的蛙-7重型火箭炮,进一步威慑韩国靠近朝鲜一侧的军事设施。面对韩国军队及驻韩美军的空中优势,KN-02很有可能像朝鲜部署在军事分界线上的其他远程火炮那样隐蔽在坚固的掩体中,作战时再机动到预设阵地上实施发射,然后再机动到下一个掩体隐蔽待机。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2010年的朝鲜大阅兵朝鲜首次向外界公开了舞水端型弹道导弹。

2010年朝鲜展示最新式舞水端导弹

2010年的朝鲜大阅兵朝鲜以开放的姿态首次允许各国记者拍摄阅兵式全程,朝鲜的弹道导弹方阵自然成为了各国记者重点关注的对象,除了首次公开露面的“劳动”-1中近程导弹外,方阵里的陌生型号更是引发了外界强烈关注。

这个新型号采用了长度更大的6轴MAZ-547高机动越野车作为TEL车(也就是SS-20的发射车),一枚比“劳动”-1更长更大的弹道导弹赫然出现在人们眼前,该型导弹的弹头一改朝鲜以往导弹弹头的圆锥体外形,转而采用了有效容积更大的小锥角钝圆锥外形。经过多方确认,这个型号就是美国情报部门在2003年就已发现的“舞水端”弹道导弹。

2003年,美日情报部门首次通过侦察卫星在朝鲜成镜北道花台郡的舞水端里 (Musudan—ri)基地发现一枚全新的导弹矗立在发射架上。通过卫星照片判读,美日情报官员推测该导弹重达19t,长达10m,采用单级液体火箭发动机,使用偏二甲肼/四氧化二氮推进剂,可携带500~700kg重的核弹头或常规弹头,射程2500km左右。此后,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将导弹命名为“BM-25”,意为“射程在2 500千米的弹道导弹”。日本防卫部门则依旧以发现地“舞水端”来命名该型导弹,该名称也得到了西方世界广泛认可。

80年代朝鲜从苏联引进大批专家和导弹技术

关于“舞水端”导弹的更多信息多半来源于欧美情报官员和军控研究人士的一些公开著述。德国专家罗伯特·H·施姆克和马库斯·席勒更是在自己的学术报告中提到了一些苏联援助朝鲜“舞水端”导弹研制计划的细节。

20世纪80年代初,苏联金刚石设计局的众多专家应邀前往朝鲜以协助其多个型号地地、地空导弹的研制。由于美国在当时频繁派遣性能先进的SR-71侦察机对朝鲜实施侦察,朝鲜一直无法击落。时任朝鲜人民武力部部长的吴振宇计划在1982年4月15日前击落一架美军侦察机,以此作为金日成主席70周岁生日礼物。1981年初,吴振宇重金邀请金刚石设计局的10位专家来到平壤,与朝鲜机械工业部(今为军需工业部)的专家一道研讨击落 SR-71的方案。

经过研讨,两国专家决定在咸镜北道花台郡舞水端里基地和平安北道信川郡银晶里基地实施“连动作战”,用经过苏联专家技术升级后的S- 200“织女星”远程地空导弹伏击SR-71。虽然后来的伏击计划没有成功,带伤的SR-71逃回了基地,但这一举动还是有效震慑了美国,大规模侦察活动也告一段落。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苏联研制的R-27潜射弹道导弹,北约称为SS-N-6,其改型R-27K是世界上第一种反舰弹道导弹。

朝鲜引进苏联远程潜射导弹技术

苏朝双方受此激励,开展了更大规模的合作。该报告援引旅美韩裔学者韩浩锡的调查材料称,到20世纪80年代末,在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国防部长亚佐夫的默许下,马卡耶夫设计局总设计师伊格尔·维列奇科向朝鲜机械工业部部长朴松峰(已去世)推荐R-27潜射导弹,并愿意对朝转移技术,这被认为是后来“舞水端”导弹工程的源头。

虽然这种液体弹道导弹技术较为陈旧,但2000km的射程依旧吸引了朝鲜人的目光,双方遂签署了仿制R-27导弹的协议。1991年苏联解体前夕,已有160多名苏联专家长驻平壤“1月25日机械工厂”(对外名称“平壤养猪厂”或“125号工厂”)和平安南道德川胜利汽车工厂,手把手地传授R-27导弹及其辅助系统的制造工艺。苏联甚至将明斯克汽车厂生产的6辆MAZ-547导弹运输,储存发射三用车卖给朝鲜,供其仿制。

苏联解体后朝鲜继续招聘俄罗斯导弹专家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动荡的国内局势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计划的进行,亲西方的叶利钦多次责令安全部门停止与朝鲜的合作。但国内设计局数千人的饭碗还是迫使俄政府作出了继续支持朝鲜导弹研制的选择,只是将这种活动更多的转向了地下以逃避欧美国家的指责。马克耶夫设计局的科研人员仍不时出现在朝鲜各个国防工业部门。

据美国国会调查局(CRS)研究员拉斐尔·普尔介绍,至迟从2009年初开始,直属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的炮兵指导局(AGB,相当于朝鲜的二炮)便在平安南道阳德郡和成镜北道虚川郡的上南里等两处基地,部署了10多枚具备实战能力的“舞水端”导弹。2010年3月,朝鲜炮兵指导局高调宣布成立首支中程导弹师,统一管理所有射程超过1 500km的弹道导弹,而朝鲜导弹序列里唯一具备这一条件的就是“舞水端”导弹了。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2012年4月15日在朝鲜首都平壤举行的大阅兵中,朝鲜对全世界公开了搭载在重型高机动越野车上的朝鲜新型弹道导弹。

朝鲜阅兵展示新型弹道导弹能否实战值得怀疑

2012年4月15日在朝鲜首都平壤举行的大阅兵中,全世界都惊喜的看到了搭载在重型高机动越野车上的朝鲜新型弹道导弹。一时间各种猜测和分析纷纷出现,围绕全新的导弹和多轴越野车的讨论成为了众多军迷的一场狂欢节。

通过各个媒体公布的视频和图片,我们可以发现该新型导弹是一种三级弹道导弹。已知越野车轮径1.4m,我们可以通过测量计算得出新型导弹的第一级、第二级直径大于2m,第三级直径约为1m。由于目前朝鲜直径最大的固体弹道导弹KN-02也只有0.65m的直径,笔者认为这三级火箭发动机都是使用液体推进剂的。

既然是液体弹道导弹,平时应该是个空壳,有为何需要如此巨大的越野车来运载呢?这就引出了这种导弹的身份问题,笔者认为朝鲜的新型导弹有两种可能的身份:1.该导弹确实是朝鲜的新型武器,但配属的发射车并非阅兵式上展现的这种车型,有可能是一种载重能力小很多的车辆。2.该导弹也可能是一种“政治导弹”,本身并不存在这样的设计,只是为了宣示朝鲜不放弃远程弹道导弹的研发。8轴重型越野车的参展就是为了证明他们已经具备了一些研发远程弹道导弹武器系统的物质基础。

朝鲜新型导弹所用重型发射车是从中国进口

作为与导弹一同亮相的8轴重型越野车,该车的来历首先引起了人们的猜测。有人认为是MAZ-79921,但从轴距以及转向轴数量可以明显看出两者的差别。MAZ-79921的2-3轴距和4-5轴距都较大,且8轴全为转向轴,属于典型的16*16全驱动越野车;而朝鲜这款越野车的2-3轴距和5-6轴距较大,其余各轴距均匀分布,第四轴和第七轴为单纯的承重轴,该车属于16*12越野车。由此可以排除纯苏系车的可能。

通过与中国国内的大型特种车辆比较,三江瓦力特公司的WS2600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该车的驾驶室外观与朝鲜新型导弹发射车的驾驶室别无二致。热心网友按时间点搜索国内信息后进一步可以发现三江瓦力特公司的上级单位中国航天科工九院自2008年起就与“某国用户”就超重型越野车项目展开了积极沟通,其后便展开了项目论证及工程研制,并于2010年10月份签署了WS51200大型非公路运输车出口协议。2011年5月12日,第一台WS51200底盘顺利下线,航天科工的报道中明确提到这是一款8轴底盘。

朝鲜:导弹扩散的源头

朝鲜曾经从中国三江瓦力特公司进口了采用部分俄制零件的WS51200型全驱重型越野车。该越野车与朝鲜公开的最新型弹道导弹载车极为相似。

由于这是一款出口产品,三江瓦力特利用自身是合资公司的优势提供了一些来自于俄罗斯的部件。但由于俄方部件供货周期长并更改了设计,一度影响到了研制进度,中方科研人员几经努力才保证了产品的如期下线,我们从中也可看出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工业水平堕落到了何种程度。航天科工的官方报道显示当年5月底WS51200已顺利交付用户使用,这种新型8轴车辆的优异性能令用户十分满意,并表达了进一步合作的意愿。这一时期的报道中还简要提到了该型车辆整车全长21米、最大总质量122吨,采用了前三后三分组转向并借用了原WS2600驾驶室,是WS系列超重型车辆中外形尺寸及载重量最大的越野运输车。

朝鲜新型导弹距离真正服役还需要很多年

至此,我们可以比较有把握的得出朝鲜新型弹道导弹的TEL车就是三江瓦力特的WS51200。此外,机动发射导弹系统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导弹和发射车的设计是要协同考虑的。按照官方报道,朝方是在2008年时开始跟我国沟通多轴重型越野车的相关事宜,也就是说朝鲜的新型导弹在2008年左右也开始了方案论证。

按照一个导弹武器型号研制的客观规律,一个新型号从方案论证到进入详细设计阶段再到产品试射并服役,通常要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而工业基础薄弱的朝鲜显然无法在4年时间里走完一款新型导弹的设计全过程,这就进一步佐证了阅兵式上的导弹只是个模型而已,甚至是一个技术状态并未确定的模型,新型导弹的外形可能会在之后的数年里发生变化。

在更多信息公布之前,这一切还都只是猜测。

朝鲜的弹道导弹系列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具有本国特色的装备体系。虽然目前得到的信息都极其有限和不确定,朝鲜极端封闭保守的国内环境更是给这些国家战略打击的基石蒙上了一层浓雾。朝鲜在独立发展弹道导弹的同时也在向伊朗,巴基斯坦,叙利亚和也门等众多国家扩散弹道导弹技术。朝鲜也最终与苏联一起成为全球弹道导弹技术扩散的源头之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