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华浮梦

天外飞坑 收藏 3 22
导读:凭子吊子,惆怅我怀。寻子访子,旧居不再。飘飘洒洒,雪从天来。抚其辱痕,还汝洁白。水打山崖,风过北海。斯人远去,魂兮归来。 ——引 烟雾笼罩着寒水白沙,你迈着细碎的莲步,走到湖边的青石头上坐下。如玉般细腻的五官倒映在水面上,月牙儿似的柳眉,澄澈的双眼,映着一副沉鱼愁容,连月光都心疼了。 然后,你哭了。 其实,你也不想离开的吧。对一个浣纱女来说,苎萝村平静的生活才是你的天堂。而前路漫漫,除了相貌便一无所有的你,该怎么办?这一刻,你宁可自己是一颗被埋葬的珍珠。

凭子吊子,惆怅我怀。寻子访子,旧居不再。飘飘洒洒,雪从天来。抚其辱痕,还汝洁白。水打山崖,风过北海。斯人远去,魂兮归来。

——引

烟雾笼罩着寒水白沙,你迈着细碎的莲步,走到湖边的青石头上坐下。如玉般细腻的五官倒映在水面上,月牙儿似的柳眉,澄澈的双眼,映着一副沉鱼愁容,连月光都心疼了。

然后,你哭了。

其实,你也不想离开的吧。对一个浣纱女来说,苎萝村平静的生活才是你的天堂。而前路漫漫,除了相貌便一无所有的你,该怎么办?这一刻,你宁可自己是一颗被埋葬的珍珠。

其实,你想说,施夷光只是一介平凡的浣纱女,没有这么伟大的为国牺牲的情操。荣华富贵只是过眼云烟,你不需要。

然而,你什么都没有说。你沉默,你惆怅,然后,你毅然地离开。因为你知道,正由于你平凡,所以你没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只有坦然接受。


菁华浮梦,谁路过你的伤城,谁拭去你的泪痕?

当你遇见范少伯的时候,你动心了。你天真的以为,两情相悦便能携手天涯。但是你错了。相遇不是幸运,而是末日。范少伯有他的国家,他的理想,他的追求,他怎么会因为儿女情长而断送自己的未来?

分别的那一天,你固执而绝望地看着他的眼,心底的疼痛像秋日的湖水,柔软绵长,凉意无限。你知道,不过是一个转身的距离,从此,便注定红尘相隔。你的爱,你的哀,你的悲,你的泪,将成为这段爱情最后的华章。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你还是离开了故国,进了一个陌生的宫殿,嫁给了一个陌生的君主。

醉沐晚歌,你哼了一首倾世繁华的曲,你回首荡漾了乱世的风云。

经过训练的你,很成功地将夫差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夫差放下国事,放下朝政,如飞蛾扑火一般地沉沦了,迷失了。

他为你修建了春宵宫,修建了馆娃宫,修建了灵馆,在外人眼中,他是一个荒淫无度的王,而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祸水。

——红颜祸水。

可是这又有什么?你仍旧完美地完成了越王交给你的任务,吴国逐渐走向覆灭。对越国来说,你就是一个伟大的女神。

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

你明白,夫差是真的爱你。在江山和美人之间,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你。你也明白,夫差懂你,他知道你的忧愁,所以希望你快乐,所以修建了这么多的宫殿。

大兴土木,只为博尔一笑。

对国家而言,他是罪人。对你而言,他是知己。

战火纷飞,佳人回眸。金步微摇,烛烟散乱。国将破,你倔强地不肯先逃离皇宫,正如当初的你,倔强地看着少伯一般。你咽下泪水,用自己最轻盈的舞姿去安抚你夫差。

虽然他不是你爱的人,但是在一个风云动荡的年代,你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找到了一个知你懂你的蓝颜,找到了一个此情无关风月的君上。

——此生足矣。


夫差以襟遮面,自刎于战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你只是淡淡一笑,倾尽天下。没有泪水,因为你并没有绝望。

你知道,你不能改变什么,泪水是送给弱者的,但是在你的心中,夫差不是。

飘飘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海水扑打着山崖,寒风侵海而来。

你一身素色缎袄,站于山头上。

那是夫差自刎的地方,如今屈辱的痕迹早已被洁白的雪花所覆盖,仿佛要将你与他生命中所有的污点全都抹去。

旧日的故居早已经不复存在,连记忆也连带着模糊了。可是,月光下,他走过,风中的残影,在月光下依旧孤寂。


有人说,西施同范少伯共游山水去了。有人说,陶朱公的财富都是送给西施的。有人说,两人的天作之合。

多年后的你仍旧一笑而过。

天作之合?如果没有这场吴越烽火,你们或许真的可以携手一生。然而战事纷飞的年代,他注定不是你的良缘。对你而言,少伯是你情感的末日,夫差是你生活的明天。

你的心中可能已经不记得范蠡的容貌了,但你会依旧清晰地记得那个为你而亡国的男人。


无论生活如何的白云苍狗,无论世事如何的海沸山摇,你依旧记得他对你说,西施,就算明天是末日,只要明天你还在寡人身边,寡人便满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