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鼎盛 中国海疆多事,武力不足,现有海域也难保



一周内外,中国海疆多事。4月24日,中俄海军在黄海水域开始进行“海上合作-2012”演习的主要部分。“不明国籍的飞机和舰船不断监测中俄演习,驱之不去”。4月20日台湾媒体披露越南军艇在3月底,曾两度逼近南沙太平岛,被台湾海巡警艇驱离时,越南军鸣枪挑衅,台方才开枪示警。中国海监84船和渔政310船在22日离开黄岩岛海域,中国和菲律宾舰船在黄岩岛对峙半个月,最后以中国“撤火”收场。4月16日至27日,美国和菲律宾在巴拉望岛附近,接近中国岛礁的海域实施“肩并肩”联合军演,否认同中国、菲律宾黄岩岛对峙事件有关。北京《环球时报》4月26日报导:4月20日中国渔船“浙岭渔20198”在介于中、日、韩三国之间海域里救起10名因船难遇险的韩国渔民。其“备忘录”:韩国海警曾毁坏中国船“浙台渔运32066”,打断中国船员2根肋骨、绑架中国渔民后屈打成招。4月19日,中国渔船“鲁文渔”号船长程大伟被韩国指控“多次进入韩国经济水域捕鱼”,并刺伤登船执法的韩国海警,其中一名海警不治身亡。中国外交部据此抗议韩国。上述种种事端,一派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其共同点在于海疆的界定


莫道香港人政治冷感,方方面面的朋友也同我交流中国海事急的思考;在得海洋者得天下的21世纪,中华民族不能连近海也保不住。


中国几千年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观念根深蒂固,所以有“宁失千军,不失寸土”的战略原则。如今大陆国家要面向大洋,国家的核心利益应该发展到寸水必争。中俄“海上合作-2012”军演的震慑力不够大,两国舰艇主炮射击,近百发炮弹命中30海里外目标,而不用导弹,是为保障来往民船安全。俄国巡洋舰不发射SS-N-12“玄武岩”远程反舰导弹,因为黄海实在小,东西宽200至450公里,南北长也不过500公里,“玄武岩”导弹射程550公里,稍有差池,就打到周边国家。中俄军演最有看头的是解放军用“海红旗”--16舰对空导弹准确摧毁高亚音速的反舰巡航导弹,好在“海红--16”最大射程不过35公里,在百舸争流的黄海不至于惊动太大。记得去年美国和南韩联合军演,解放军上将怒喝;美国航空母舰不准进入黄海,这是中国核心利益所在。今天中俄军演也会小心翼翼不会授人话柄。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的苏岩礁,是江苏外海大陆架延伸的一部分,在江苏南通和上海崇明岛以东约150海里,距离中国舟山群岛最东侧的童岛132海里。韩国2003年在苏岩暗礁非法建成高76米高的人工岛。在附近海域勘探资源,并派舰艇和飞机巡视,俨然视为海外领土的延伸。韩国海警多次非法绑架中国渔民、劫持中国船只事件,都发生在中韩有争议的海域,甚至是在中国200海里经济专属区内。多年来中国口头抗议而缺乏强力维权都被周边国家当作软弱可欺。


对于越南舰艇两度侵入太平岛事件,台湾海巡署承认越南巡逻艇与大型船舰确实逼近太平岛6000公尺内限制水域,26日更侵入到4000公尺禁止水域,台湾方面才派船或以雷达监控,令对方退出。台湾立法委员猛烈抨击当局无能。我理解太平岛软弱无力,是武器太差。按照国际惯例,12海里是神圣不容侵犯的领海,来犯必歼。24海里是领海比邻区,闯入者即被警告驱离。可怜太平岛并没有普遍重武器,海巡署的40MM榴弹发射器、25MM机关炮、60MM迫击炮和40MM火箭筒的有效射程最多三、四公里,难怪台湾规定太平岛“禁止水域”才4000公尺。可见武力不足,现有的海域也保不住。


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就黄岩岛事件答记者问。中国军队肩负着保卫国家领土主权和维护海洋权益的任务,中国军队将密切配合渔政、海监等部门共同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我们渔民兄弟拭目以待。




[附录]—有网友相信韩国海警及法院不会逼供信


韩海警毒打绑架诬告中国渔民


船长王小富描述的今年1月17日的情景。“浙台渔运32066”正向南航行在韩国济州岛以南,本来再过两天就可以回家过年。韩国海警约为15时25分偷偷登船。4名全身披挂的韩国海警闯入驾驶室后,第一个动作是用警棍砸坏驾驶台上的无线电对讲机,那是海上船只之间近距离通话用的。韩国海警既没有检查这艘中国船只有没有到韩国专属经济区的入渔许可证,也没有检查船上货舱的渔获,根本无从知道这条船有没有违规。单就在韩国专属经济区水域航行而言,只要没有进行捕捞作业,哪国渔船都有不间断航行的通过权。两名韩国海警挥警棍照着王小富的后脑、后背击打,赶到驾驶室的船员艾明后脑勺挨了一警棍,就昏倒在地,人事不省。船员中最魁梧的李祥华刚进驾驶室,一个韩国海警抡起警棍照他头打下,他举手护头,两个小臂立刻肿起,露出的左肋被另一个韩国海警的警棍击中,后经浙江台州骨伤医院检查,这几棍打断了他左边的第八和第十根肋骨。王小富大喊:“打死人啦!”越喊韩国海警打得越凶,终于把他打倒在前甲板上,船长蜷缩着晕了过去。船员何中州问韩国海警:“有人会中文吗?”对方劈头一警棍打过来,他忍痛说:“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人啊!”一个矮个韩国海警冲着何中州又一警棍,然后掏出腰间手枪朝着地板和窗户连开数枪。韩国海警把所有船员都驱赶到前甲板,连昏倒在的艾明和闵昌现也被架出来。12个人都用手铐铐住双手,跪在木头甲板上。韩国海警又没头没脑地打了一通人。童加明只穿着短裤和背心,大冬天地跪在北方海上的寒风中,他几次向韩国海警提出要去穿衣服,韩国海警竟然都不让。直到18日下午,童加明足足被冻了二十四五个小时。


船员被打、船只被扣的噩耗1月18日下午才传回温岭。被关了整整一天的何中州回到船上后用卫星电话通知了船东之一的颜可青。韩国海洋警察厅给了中方第一个官方答复,说当时是中国船员和韩国海警互殴,中国船员有抢夺韩国海警枪支等行为,韩国海警也有5人受伤,“浙台渔运32066”违反了韩国有关“专属经济区的外国人渔业”的法律规定。


赶到韩国的颜可青向韩方要求见受伤的韩国海警,并请韩国海警提供现场拍摄的录像资料。但韩国方面全都没有理睬,相反要搞现场模拟。在济州地方检察厅发给“浙台渔运32066”船长王小富的开庭出席通知书里,起诉的却只有“违反有关‘专属经济区的外国人渔业等法律’”,而不见所谓“暴力干扰执法”的内容。


事实上,韩国海警是在将“浙台渔运32066”带回济州岛后才开始真正调查这条船是否违规的。受重伤的闵昌现被送到济州的医院做了包括拍片等检查,很快院方就告诉他没事,1月18日下午就被送回船上,韩国海警通知他第二天早上6时去济州海洋警察署做笔录。回国后被台州骨伤医院诊断为颅底、右肩骨折和脑震荡却被韩国医生说成“没什么大事”的闵昌现忍着头痛头晕,19日一大清早就来到济州海洋警察署,一直等到14时才有警察给他做问讯笔录。会讲汉语的韩国警察问话,但只有韩文的问讯纪录。问完之后警察要闵昌现签字并在每页纪录上按手印。闵昌现说他看不懂韩文,不知是不是如实记录他的回答,会讲汉语的警察要小闵相信她的翻译,同时还警告,如果他不签名按手印,船和船上的人都回不了中国。在这种情形下,闵昌现只好照着韩国警察的要求做了。艾明、李祥华等船员也被迫做了笔录。船长王小富17日被送进医院后一直神志不清,但韩国海警还是千方百计给他作笔录,韩国警察见船长昏昏沉沉,就掐他胸口、挠他脚底、扇他耳光,又跟船长说由警察来讲情况,他点头摇头表示是否,而船长根本就没有清醒,最后还把笔塞到船长手里让他在笔录上签字,而船长却无力握住笔。王小富说不知道自己最后有没有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韩国海警的“3002”巡逻舰拖着“浙台渔运32066”去济州的港口扣押起来,1月25日下午才让返航。


颜可青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韩国海警方面要他支付几名船员看病的全部医药费,颜可青说:“我们的船员受伤看病都要我付钱,要是韩国海警真被我的船员打伤了,他们怎么会不要求我支付受伤海警的医药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