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濮阳副市长受贿被判11年 称钱对其仅是数字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0 174
导读:王相玲档案 王相玲,女,濮阳市华龙区人,1958年11月出生,本科学历,高级会计师。2006年12月任濮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共计收受贿赂人民币164万元、欧元5000元,2010年12月23日,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她有期徒刑11年。   从昔日意气风发的副市长,到今日憔悴不堪的阶下囚,王相玲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买来了刑期。她说:“我中专毕业后,就被分配到财政局工作,后来从财政局局长到副市长这个位置上,和数字打交道十几年,却从来没有算对这笔经济账。在党和人民赋予我的权力面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相玲档案 王相玲,女,濮阳市华龙区人,1958年11月出生,本科学历,高级会计师。2006年12月任濮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共计收受贿赂人民币164万元、欧元5000元,2010年12月23日,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她有期徒刑11年。


从昔日意气风发的副市长,到今日憔悴不堪的阶下囚,王相玲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买来了刑期。她说:“我中专毕业后,就被分配到财政局工作,后来从财政局局长到副市长这个位置上,和数字打交道十几年,却从来没有算对这笔经济账。在党和人民赋予我的权力面前,我没有保持清醒的头脑,使金钱的牺牲品……”


1


对王相玲的采访是在她入狱后的20天,即4月17日。


得知她愿意接受记者采访的消息,我很意外。因为一般人到监狱后都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才愿意见记者这样的“外人”。但在采访中,王相玲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数次痛哭失声,导致采访多次中断。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记者了


和在照片上看到的形象有很大差别,面前的她看起来瘦削,面带凄凉,一身囚服,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浅口布鞋,而以前的她神采奕奕、笑容可掬。在监狱里,名字前没有了职务和尊称,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刑人员,胸前戴着的胸牌上写着她的名字——王相玲。


“哦,你看过网上关于我的报道,都写了什么?”对于外界对自己的评价,时至今日,王相玲似乎依然很在意,她有些急切地问我。“哦,写的都是你以前的事情,其他的没什么。”我轻描淡写地说。“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记者了,你是我出事以后见到的第一个……”王相玲喃喃自语。


“在看守所里活动的范围小,空间狭窄,条件相对差一些。没到监狱之前,有些忐忑不安,想象中的监狱是阴森、恐怖的,让人不寒而栗的。谁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真正到监狱后,和想象中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王相玲说,走入监狱大院,粉蓝色的狱内建筑、郁郁葱葱的树木,还有含苞待放的花朵……都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这是一个花园式的单位,环境还是不错的。眼前的一切让我悬了已久的心终于落地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现在所在的这所女子监狱是一所新建监狱,软硬件在全省监狱系统都是数得着的。”王相玲说,入狱以来,她一直在努力使自己能够尽快适应改造生活。


2


“到监狱接受改造,我是有思想准备的,但初来乍到,好多规范还是不太熟悉,有些手忙脚乱。”王相玲说,任何一个服刑人员入狱后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会背诵《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背书我倒不怕,我不是死记硬背,而是理解着背诵,所以很快就会背了。可是,理论上记住了,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会忘记,无意中会犯一些错误。”


“比如说,《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中规定,按时起床,有秩序洗漱、如厕,衣被等个人物品摆放整齐。我可以按时起床,但洗漱和如厕的次序有时会因为过去的习惯而颠倒,这样和大家的步调就不一致了,弄得自己很忙乱。”王相玲说,有的时候,她越怕出错,反而越容易出错。“我几乎是一溜小跑赶着,生怕掉队了。”


“以前看到穿警服的人,有一种距离感,尤其到监狱以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警官。出乎我意料的是,警官们很和蔼可亲。”王相玲说,入狱伊始,就有警官找她谈话。“我当时心乱如麻,光顾着想心事了,事后才知道和我谈话的警官姓朱。”据王相玲说,朱警官在了解她的案情后,告诉她不要背思想包袱,监狱的执法透明、公开,希望她能积极改造,争取早日出去和亲人团聚。“警官的话很温暖,让我觉得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觉得自己的思维开始正常运转了。此前,我一直混混沌沌的。”


3


身份的落差让她感到非常痛苦


“最难的是迈过身份意识这道坎。”说到这里,王相玲突然泪眼婆娑,情绪失控了,她低头不语,任凭眼泪往下掉。“从小到大,我一直接受良好的教育,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她低声说着,声音里掺杂着呜咽,以至于我凝神聚力才能听得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这种身份的落差让我感到非常痛苦,这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绝望的时候,我曾经想到了断自己。”王相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说:“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曾经有领导去那里视察工作。我尽量把头低得不能再低,甚至想着能有一个地缝钻进去,再也没脸见人了。”


“以前,在大会小会上,我也曾多次提到领导干部要学法、用法、守法,可那些内容都是讲给别人听的,根本就没有联系到自己。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触犯法律,沦为阶下囚。对法律的无知让我有了今天的下场。”王相玲说,时至今日,纵然把肠子都悔青,也无法改变事实。


判决书中显示,自2005年至2008年春节前,王相玲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在财政拨款、安排人员调动、协调配套项目资金、收购资产、给企业协调贷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在事后收受9人10次贿赂,合计人民币94万元、欧元5000元。


2009年8月,根据群众举报,正在参与林钢改制的王相玲被“双规”了。


“钱对我来说仅仅是个数字而已。”当我问及王相玲对钱的理解时,她这样回答。“我中专毕业后,就被分配到财政局工作,后来从财政局局长到副市长这个位置上。我和数字打交道十几年,却从来没有算对这笔经济账。”说到这里,王相玲的眼圈又红了。她说,犯罪后带来的社会影响、自由等都抛开不说,单是算一算经济账,职务犯罪也是极不划算的。作为一个副厅级领导干部,她每个月都有固定的工资,而且吃的、喝的基本上都是国家的,还有专车和司机。“我不需要养房,也不需要养车。我工作十几年退休后还有退休金,简单算一算就是几百万元,实在不是我受贿的一点钱可以比的。就是说,仅算算经济账也是很不值得的。”


“我从来都没有伸手向别人要过钱,都是我给他们办成事后,他们后来给的。”王相玲说,别人给她钱的时候,她也曾三番五次地推辞,可别人还是硬留下来了。“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内疚和惭愧,但由于我多年工作在濮阳,个别同学、老乡、熟人难免有求于我,过年过节要送礼表示感谢,态度十分诚恳坚决。再三推辞不掉,碍于情面,有时只好暂时收下,想日后再退。时间一长退不掉时,就放松了思想警惕,认为事后送礼,又不是权钱交易,应该不会出事,总是怀着这样的侥幸心理,结果一次次犯下严重错误,以致走上了犯罪的路。在党和人民赋予我的权力面前,我没有保持清醒的头脑,使自己成了金钱的牺牲品……”这是在庭审中王相玲所说的一番话。


“我虽然有坚守防线的意识,但没有坚持到底、死守到底。收钱后,我也是惶惶不可终日,想着哪一天事情会败露,但理智没能阻止欲望闸门的打开。”王相玲说,她最终会被法律这道高压线击中已经不是悬念了。


4


5


“以前在外面的时候,总是忙忙碌碌,每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的,总想能抽出时间来歇一歇。”王相玲说,在外面的时候,她的手机24小时开机,“纵然是星期六、星期天能休息上一两天,但弦也是时刻紧绷着。我是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市长,唯恐工作做不到位出现安全事故。”


“那个时候,我很在意自己的形象,这包括外部的形象,比如说有风度、有气势,穿衣得体、大方,另一层面上的形象指的是政声,换句话说是在群众中的口碑。我每天要保持旺盛的精神状态,要风风火火地工作,要有条不紊地处理每一项事务等。”王相玲苦笑了,“现在再也不会有手机铃声在我耳边响起了,我已经听不到自由世界的任何声音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害怕孤独,害怕自己闲下来,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有事情做。我会想到自己出狱后会干些什么,我会办个实体,我会去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我会学习美容美发技术,担任形象设计……我想了很多,也计划了很多,可我想到目前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心灰意冷了。”王相玲说,她连自由都没有了,那些所谓的想法都是空谈。


“前一段时间我们监狱六监区和七监区的服刑人员举行辩论赛,辩论的题目分别是‘人的命运由自己主宰’、‘人的命运由社会主宰’。我是旁听,是听众的角色。”王相玲说,参加监狱组织的活动可以暂时让她忘掉许多烦恼。


“我觉得人的命运由自己主宰,但离不开社会这个大环境。人的发展不能抛开社会这个大环境,不能与道德、法律的规定背道而驰。而我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没有了回头的机会。”王相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的过去已经归零,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还没有来到,只能选择把握好现在了。”


“人活一张脸,我现在是没有脸活着了。可是,我放不下年迈的父母。现在我刚入监,按照规定还不能往家里打亲情电话,我迫切地想知道儿子的消息,我不在他的身边,孩子该如何生活。”说到这里,王相玲的情绪彻底失控,她捂着脸不管不顾地哭了起来。


“人不能犯罪,尤其是女人不能犯罪,因为她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太重要了,老人和孩子都需要她去照顾,我犯罪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王相玲痛快地哭着,谁也无法劝说她停止哭泣。这泪水中包含的是悔恨、绝望,还是别的什么,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