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年轻军人网购防晒霜 我渔船充当快递

西沙“快递”


许伟明 谭蕊


西沙岛上年轻官兵喜欢网购,收货地址便是钱老大的住址


钱老大有副老水手的模样:皮肤黝黑,胳膊粗壮,烟不离手。


他是海南琼海市潭门镇一名船老大。在潭门港,多数人都知道他,因为每月总有那么一两次,他是向西沙群岛提供物资补给的船长,他这样的船长只有两三个。


他给深海岛上的官兵带去蔬菜、水果,或活鸡、鸭、鹅、猪。多数时候,他还得再扛几袋泥土,并帮着寄送信件、包裹。


西沙的官方补给船只通常只运来一些淡水、大米、面粉等主食。钱老大的渔船让小岛的物资丰富起来。尤其是他还顾及了众多通信不便的小礁岛。他的渔船成了西沙群岛官方补给通道的重要补充。


远海补给


在潭门,打鱼世代相传。钱老大在18岁时就跟着父亲出海,从此成了渔民。他的儿子现在也都跟着他出海。


钱老大近50岁了,拥有一艘上百吨的渔船——这在潭门港是中等规模,以及十来个船员。


每次打鱼,钱老大都会到千百海里远的西沙、中沙、东沙、南沙等海域。他们出发的潭门港是海南岛通往南沙群岛最近的港口之一,和祖辈一样,这儿的渔民偏爱在南海众多环礁浅海里潜水捕鱼,只要技术经验足够,必能收获许多鱼、虾、螃蟹、海参。


钱老大说,像黄岩岛周边的环礁盘,面积很庞大,鱼类资源丰富,水深也适合,所以潭门港渔民祖辈都会到黄岩岛海域作业。之前几天,从黄岩岛回来的渔民,又陆续返回黄岩岛打鱼。


4月24日,钱老大也从西沙群岛打鱼回到潭门港。在陆上准备了十来天,他将再次出海。出于风险考虑,钱老大不想去黄岩岛,他曾在几年前被外国武装船只袭扰、被短暂扣留。


加上他常去的西沙海域将在5月至8月起休渔,所以在下一回,他决定到没休渔的南沙打鱼。不过在半途,他会先在西沙群岛稍作停留,给岛上官兵士兵卸下补给的物资。


西沙群岛远离海南岛,从潭门到那儿,渔船要开上一天一夜。岛上缺淡水食物,全靠陆上供给。琼州3号是目前唯一一艘西沙群岛官方补给船,每半个月,它会带去淡水和面粉、大米等主食。


琼州3号的补给难以令人满意。它主要补给永兴岛——西沙群岛最大岛屿,同时也是西沙、南沙、中沙三个群岛的军事、政治中心,岛上有部队、政府大楼、银行、气象台、邮局、医院、商店、机场等。


而永兴岛外那些更小的礁岛,尤其在另一侧的永乐群岛,尽管也有驻军,但物资补给相差明显。


琛航岛是永乐群岛中较大的一个礁岛,一名曾在这岛上做军官“岛主”的退伍军人告诉记者,在琛航岛上,官兵们被禁止在岛海边钓鱼,只能向路过的渔民买鱼。要是等不到渔民,只好吃罐头食品,各种花样的罐头几乎都被他们吃遍了。


在1998年的时候,这个岛主实在吃不下罐头食品了,就让钱老大从陆地上给他捎一些新鲜的食物。从此,钱老大的渔船也扮演起供给船的角色,尽管它的载重只有几十吨。


钱老大给这些礁岛带来的东西绝对鲜活。原本他出海备着用来藏水产品的冰块,恰好可以先用来冷藏蔬菜、水果。他还会带着活鸡、鸭、鹅上岛。“一斤白菜,我运到岛上的价格只会比海南岛贵几毛钱,不超过5毛钱。有时甚至更便宜,因为我长期从一个固定的人那儿大批量采购。”钱老大说。


有时候,岛上要建设个营房需要的砖头、水泥、钢筋,甚至建这些营房的工人,也都由钱老大的渔船来运送的。


每一次补给运输,总缺不了土。钱老大说,西沙各个岛上都是沙子,水一浇下去都渗走了,种不了植物,为了改良土质,要不停地从海南岛上带泥土上岛。钱老大的补给就经常包括泥土和树苗,对这些他也只收取成本。


中转站


如果西沙群岛上的士兵要给外界寄信件、包裹,往往要先通过不定期的部队船只送到永兴岛的邮局,琼州3号离开永兴岛时会把信件带到海南岛去投递。反过来的情况也同样费尽周折。


钱老大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局面,从1998年起,他也成了西沙群岛众多小礁岛官兵的义务收件员和送件员,俨然是这些小礁岛和外界收寄东西的中转站。


钱老大的船路过某个西沙小岛,岛上的官兵就把信件、包裹直接让钱老大带上,等他捕完鱼回到海南再投递。一般来说,钱老大会收100元来当作投递费用,多退少补,义务帮忙投递。


相反的,若官兵的家人要给岛上寄信,也常是先寄到钱老大在琼海的住址,再由他出海上岛转交。相比通常的通信物流渠道,钱老大把中间的周折都省掉了,速度更快,也更安全。


现在西沙岛上的年轻人多了,他们喜欢网上购物。他们通过岛上的电脑下单,买些衣服、电子数码产品,怕晒黑的人还常买防晒霜等化妆品。这些订单的收货地址便是钱老大的住址。钱老大总要先结账收货,再出海时就送上岛,拿回代垫货款。


因为在永兴岛之外的其他小礁岛是没有银行的,如果官兵们家里有什么急事,汇款几乎不可能。很多时候,这些官兵直接打电话给钱老大,让他先帮忙汇款解急,等钱老大上岛来了再还钱。


一些新兵也会求助于钱老大帮忙先垫钱纾困,对这些他不熟悉的新兵,只要连队领导打电话给钱老大做担保,钱老大也会照帮,不过到时还钱的也必要是担保的领导。


长期的相帮相助,使得钱老大和西沙群岛很多官兵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一些要给家里寄钱的士兵会把银行卡放在信封内,托他到海南转账。钱老大说,因为担心万一银行卡和密码全丢了,他只拿银行卡,等他到了海南岛的ATM机前,再临时通电话要密码来转账。


像钱老大这样的补给渔船只有两三条,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人缘好,和岛上官兵关系熟稔。这种和驻岛官兵的良好关系,对渔民而言是极其重要的资源。在远海打鱼,总会遇到大风大浪,遇到这种天气,渔船就得到小岛的港湾去防风。不过,这些礁岛是被部队控制的,只有获得岛上士兵准许的渔船才能进港防风。


钱老大多年的关系经营效果明显。这些年,他打鱼的场所主要是在西沙群岛海域。在那儿,“随便哪个岛礁都可以停靠,大家都比较熟了。”


钱老大坦率地说,他很在意维护和部队的良好关系。尽管他现在已经是船老大了,可以自己留在岸上,让伙计们出海。但由于每次停岛靠岸都要和部队沟通,他担心别人不能很好地处理这种关系。(应“钱老大”的匿名要求,本文未具其实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难道我朝庞大的军迷不能自发组织船只定期去看望这些官兵吗,这可比在网上痛骂美分来表达爱国之情来的更实在了

 以下是引用打耳光的巴顿 在第7楼的发言:
呵呵,指望这些鸟人?一群只认识电脑、依靠网络发泄的货,别说到遥远的西沙群岛、更遥远的南沙群岛,就渡过几十公里的琼洲海峡都是要他们的命呢。
 以下是引用545842693 在第4楼的发言:
难道我朝庞大的军迷不能自发组织船只定期去看望这些官兵吗,这可比在网上痛骂美分来表达爱国之情来的更实在了

说的太好了!那些成天叫嚷着开战的人,是不可能向这位“钱老大”一样去尊敬、热爱我们的,他们只会在我们经过的时候暗骂一声“土老帽”或者是在军车开过的时候暗骂一声“就是不讲理”。

防晒霜的话……我相信不用买,我亲身体验……我们配发的高原护肤霜比最好的法国护肤品都好使!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