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1992年9月份,刚刚军校毕业就在边防某部当排长的九州风,有幸被连长指派带队乘艇在乌苏里江巡逻。结果在执行巡逻任务中,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他遇到了当地的一个牛B人物,由于双方都不冷静,互不相让,一场真刀实枪的“大战”在中俄边境线上演,差点造成流血事件……

记得那天上午10时左右的时候,九州风带领巡逻小分队乘983巡逻艇到了紧挨黑瞎子群岛我方一侧的一处滩地前靠了岸,在巡逻艇将要靠近沙滩岸边的时候,只见一个中年人手戴白手套拿着俄罗斯式的钓鱼杆,坐在一艘摩托艇上,在风大浪大的江边正在垂钓着。也许是风大浪大,也许是巡逻艇靠岸的缘故,结果溅起的浪花弄了他一身,湿身的他,火冒三丈,用手指着站在巡逻艇驾驶室外右侧的九州风,进行破口大骂,并在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朝九州风扬去。

那时九州风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历来是嫉恶如仇,对于不分青红皂白、不讲道理、装模作样的牛B人物,九州风从来就不放在眼里,根据就不惧怕他!大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

就在巡逻艇离岸边还有四、五米的距离上,九州风一个箭步跳了下去,并顺势用穿着迷彩鞋的右脚尖在沙滩上来了一个钩踢,一脚沙子向这个牛B人物踢去,乱飞的沙子弄了牛B人物一脸,九州风对着牛B人物大声地训斥道:“你他妈的瞎了狗眼?是我开的艇吗?你他妈的骂谁?你这个老灯(东北指老头)别他妈的倚老卖老,风这么大、浪这么高,你他妈的钓什么鱼呢?!”

此时的牛B人物被九州风训斥了一通后,感到威风扫地、颜面全无,为了找回自己的“尊严”,马上跑到写有“渔业指挥部”字样的军用棚子里拿了一把尖刀(杀鱼用的),并叫了七八个人,其中有几个拿着棒子和铁锨等工具的人,叫喊着来到九州风的面前,一场真刀实枪的“大战”即将上演……

九州风一看事情不妙,马上叫战士从巡逻艇上下来,并把班长小张的81式冲锋枪取了过来挂在胸前,对着那帮想“开战”的不明人群说道:“今天有种、有胆量的就上来试试,我肯定让他有来无回!信不信?!”此话一出,多数的人不敢动弹了。此时,被九州风训斥的那个牛B人物,就喊道:“弟兄们,给我上,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向咱们开枪!”此时有几个胆大的举着棒子和其他工具向九州风走过来……

九州风一看还真吓唬不住他们,就斗智斗勇,马上就把冲锋枪的保险打开,并把子弹上膛,可能是子弹上膛的“哗啦”声把他们吓了一跳,他们迟疑地不敢靠近九州风。此时九州风大声说道:“我他妈的天生就不怕死,既然当兵就是整天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上战场都不怕,还怕你们这几个虾兵蟹将?!我今天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人陪送呢,够本了!”结果这帮“鳖蛋”一下子吓“瘪了”,就象钉子钉在沙滩上一动不敢动!

此时的九州风更是得理不饶人,继续大声地(本来天生嗓门就大)训斥着那个牛B人物……

这个牛B人物(事后才知道是县武装部的团职政委,只不过那个时候武装部还没有收回现役,归地方管)开始时还和九州风对骂几句,但非常勇猛的九州风,双手端着冲锋枪指着他,把他逼进了“渔业指挥部”里…….

“渔业指挥部”里有个吃饭的大圆桌子,他俩就围着桌子继续较量着,牛B人围着桌子在后退,九州风沿着桌子在紧逼…….

虽然牛B人的手里拿着一把尖刀,但他没有那个胆量和九州风交锋,被训斥的无地自容他,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赶紧钻进去…….

被九州风连着训斥紧逼的牛B人,最后如同“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颤颤惊惊地将刀扔在地上说:“小弟我服了,你饶了我吧?”九州风对他说:“以后无论干什么事,都要分清谁是谁非,不要认为自己官有多大,就牛B轰轰的,就知道骂人。我是省军区下来锻炼的,你若不服气,我奉陪到底!” 此时的牛B人也不牛B了,连连说:“不敢,不敢”。九州风一见达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后,也就和巡逻小分队乘艇撤离了沙滩…….

这次巡逻的主要任务:一是熟悉乌苏里江的江面情况;二是了解沿江两岸的地形地貌;三是到渔民打鱼的地方进行宣传教育。通过“突发事件”的发生,巡逻任务只能说完成了一半。尽管九州风内心很自责,但自己认为“没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遇事不躲事,出事不推事”,没什么了不起的!

回到连队后九州风专门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和连长作了详细汇报,胆小怕事的连长当时就吓坏了,皱着眉头对九州风说:“那是县武装部的政委,也是县委的常委,在整个县里除了县委书记、县长就是他了,他可是县里的三号人物。他的职务和团长、政委一样大,在某些方面,团长和团政委都给他面子,你怎么能惹他生气呢?你就等着团里给你处分吧!”

怪不得呢,原来还真是牛B的人物!九州风对连长说:“无所谓,有什么了不起的?!好汉做事好汉当,一切与连队无关,出了事我负责!”

那几天,连长和指导员很担心,担心团里来人调查。更为担心的是,因为九州风的蛮干会影响到连队的进步与评先。就在做好一切准备接受团里来人调查的时候,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再后来,也就等黄了。

真乃“装模作样似霸道,作威作福装大爷,一日不慎遇牛犊,从此老虎没威风”。后有渔民称赞“打虎”英雄:“乌苏里江有好汉,为民除害受欢迎。关键时候子弟兵,狭路相逢勇者胜!”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素有“英雄的东方第一哨”之美誉的乌苏镇哨所)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俄罗斯远东边防巡逻会晤艇)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配属连队在夏、秋两季巡逻的983军艇)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夏天枯水期徒步巡逻)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秋雨绵绵也要巡逻)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冰天雪地零下30多度更要巡逻)

 “虎”排长在巡逻中训服“团”政委

(边防虽然条件艰苦,但风景依然美丽,我把太阳迎祖国)


说明:以上照片皆是九州风在边防时的留影,老照片手机翻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没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遇事不躲事,出事不推事”

哈哈,小老弟的信条和我一样一样的,当兵的就要有这种信条。

 以下是引用坚守藏南 在第1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壯士 在第5楼的发言:
给力啊!希望九州兄多写写这样的帖子啊,壮士严重的支持!

军人在边境线差点与同胞大打出手,这影响很不好。虽然那家伙确实不是什么好鸟,但只能按法律法规来办事,军人打架闹事,不是啥光彩的事,军人不是绿林好汉。

20年前的中国有几个是懂法的呢?而军人懂地方法律的又有几个呢?建国后的军人确实不是绿林好汉,但你有搞明白一个关键问题,我们是执行军事公务,另军艇靠岸的地方,只有那个地方能靠岸,因为其它地方都是沼泽湿地。作为当地渔业部门的“渔霸老虎”习惯了渔民的孝敬,因此我就听说过此人的霸道与专横,因此那个血气方刚的年纪是冲动的。作为没有血气的局外人,是根本不能了解其中的详细情况的。

145楼liudazhi

连看了九州风几篇文章深深勾起了我的回忆,在这片文章的配图里更是让我惊喜,这些场景我见过而且是70年代的,虽然我阴差阳错没有机会参军但是故事是在我父亲参军的留影纪念里发生的。希望九州风看看我的故事就知道是不是我杜撰的了,以下内容都是父亲在我小的时候口述和战友叔叔到我家聚会讲的。。。。。

我家是辽宁丹东的父亲今年60周岁,74年左右由城市知青在下乡插队(下乡在丹东市东沟县小店子乡)的时候参军,呵呵参军原因并不高尚,是为了复原后可以回城。参军后在沈阳军区驻地在现在的沈阳医大附院边上,军区司令员是陈锡联。不到半年调防黑龙江珍宝岛。依稀记得父亲说哪里的通信地址是东方红镇某某部队,在沈阳调防出发的时候新发的武器装备是最新式的第一批可以折叠的冲锋枪(就是56-1),全用黄油裹着,用了很多报纸和块布才擦干净。到了珍宝岛驻地直到复原发生了几件事是老爷子和战友相聚的笑谈。。。

1;打乌鸦:连队养的猪因为水土不服出现烂脚的情况,驻地的乌鸦多而大常常成群飞到猪圈钳猪脚的烂肉吃,乌鸦钳猪脚猪疼就乱哼哼,父亲竟找了个机会再猪圈边上的房子里打开窗用枪打乌鸦。说是边境不能开枪这样外面远一点听不到枪声。后来连里为这事要父亲在大会做深刻检查。

2;打营长家的狗:父亲说营长家属是随军的就住在连队附近,营长家里养了只大黄狗很肥反群(交配的季节)的时候乱跑,一天训练回来父亲看见大黄狗心里痒痒恰巧有个四川新兵在边上就说***想不想打枪?(新兵好打枪又不知道狗是谁的)新兵说好啊,打什么。父亲指指大黄狗。。。。。枪响了但是打在够腿上,狗3条腿拼命跑,父亲说鸡巴灯怎么练的枪。。。随手接过枪一枪把狗打倒拖到炊事班炖了,炊事班的班长是父亲一起入伍的老乡(孟叔叔),一条狗腿是废了打烂了其它的做了满满一锅吃完还剩了一条狗腿撕烂装在罐头盒里带给连长和指导员吃了,后来事发连长问责;父亲说你和指导员吃的就是大黄狗。。。。营长家也曾来找过大黄狗大家都说没看见可能反群跑丢了吧。

3:救人:冬天要封江了在乌苏里江边建什么东西,民工掉江里了他去给救上来冻坏了双腿还住了院落下了风湿的毛病,后来当地人说喝鳖血是偏方,开春的时候在乌苏里江上巡逻碰见当地渔民有打上来鳖的就买下来(说是1元钱就卖),在江舵逻船帮上(就是楼主说的巡逻船)用刺刀剁下鳖头捧着鳖身就喝血,然后在带回营房炊事班。。。。。

4:偶遇狗熊:夏天父亲营里的解放车随车去办事,江边用帆布水桶给车打水一反身,身后不远的树林里出来一只黑熊,父亲说我也很怕可是打水没带枪,枪在车上呢车边的战友也看见了并发动了汽车。就当什么事都没有正常的往车边走,快到车边了水桶不要了跳上车就跑。。。。后来说可能使黑熊对汽油味感兴趣

5;打靶喝醉:都说东北人能喝酒其实不然我们家族就是不喝酒到我这辈还是不喝,父亲在连队枪打得准,好像是八一节连队比赛他成绩最好庆祝喝啤酒,喝了一茶缸吐了一下午。。。老战友见面还拿这个事开心呢!我曾问过我父亲他们怎么老是提这个事?父亲说他们不知道这个不喝酒的人喝酒醉了是多么遭罪,还有就是他们也是看笑话,因为在部队城市兵脑子灵;军事技能相对农村兵好但是难管;农村兵听话肯干老黄牛精神。。。我们一起入伍我好事坏事样样拔尖出名他们嫉妒也是有的。

6:见过侯宝林大师:侯宝林相声大师到珍宝岛慰问演出,登上瞭望塔远眺乌苏里江是我父亲掺着大师上下的瞭望塔。这个瞭望塔应该就是九州风在边防照片里的那个。

还有故事但是有些细情我也记不得了不敢杜撰,以上片段都是父亲在黑龙江珍宝岛当兵的真实故事希望和楼主的经历有个互动,就是因为父亲好事坏事样样拔尖当兵期间没有入党,还是后来我都10岁了才在企业入的党;入党申请还是用我的钢笔写的哈哈。父亲有不少当兵时的照片因为我在南方生活无法翻拍上传希望大家谅解。老爷子今年4月底领到第一笔退休工资,对他来讲新的生活刚刚开始,祝父亲健康长寿!

5楼壯士

给力啊!希望九州兄多写写这样的帖子啊,壮士严重的支持!

这个故事蛮有意思,呵呵,对待这样的人,确实要以暴制暴!我不排除武力解决问题。。嘿嘿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