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上饶罪行:将3岁幼儿穿在刺刀上玩耍

昭勇将军 收藏 0 1207
导读:资料图:日军杀害中国儿童 日军首次侵扰上饶是在1937年9月,即日军飞机轰炸上饶县城广平镇。大规模入侵上饶,是在1942年5月下旬浙赣战役发动之后。1942年8月20日,日军地面部队全部撤出上饶地区。日军侵犯上饶期间,日军的铁蹄沿途蹂躏平民百姓,肆意掠夺财物,他们所路过的每一个村庄,所践踏的每一寸土地,均犯下了令人震惊和痛心的滔天罪行。侵饶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烧毁房屋 上饶市沦陷期间,日军的“三光政策”之一的烧光


日军在上饶罪行:将3岁幼儿穿在刺刀上玩耍


资料图:日军杀害中国儿童




日军首次侵扰上饶是在1937年9月,即日军飞机轰炸上饶县城广平镇。大规模入侵上饶,是在1942年5月下旬浙赣战役发动之后。1942年8月20日,日军地面部队全部撤出上饶地区。日军侵犯上饶期间,日军的铁蹄沿途蹂躏平民百姓,肆意掠夺财物,他们所路过的每一个村庄,所践踏的每一寸土地,均犯下了令人震惊和痛心的滔天罪行。侵饶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烧毁房屋


上饶市沦陷期间,日军的“三光政策”之一的烧光,给当地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日军进村“扫荡”,沿途都要烧毁村民的房屋,致使村庄成为一片废墟,大量村民无家可归。


日军1942年6月21日晚占领余干县城后,次日晨即在东山岭纵火示威,东山书院和禅林古刹被付之一炬。7月23日清晨,日军兵分四路在县城纵火烧屋,大火烧了两天一夜,烧毁房屋2000多栋。四天后,日军又放火补烧县城未烧毁的房屋,整个县城被烧成一片废墟。日军下乡“扫荡”,沿途焚烧村庄,蔡坊、古楼埠、邹源、二十八都、黄金埠、瑞洪等许多村镇被全部烧毁。据统计,全县城乡共被烧毁房屋达6690栋。


玉山县被日军烧毁的房屋也高达20921栋。日军一占领县城就四处放火,城内有2400多家店铺和住房被烧毁。


弋阳县被日军烧毁的房屋有3622栋。日军仅在撤离弋阳的前三天,即从7月16日起,就纵火在县城烧毁房屋580多栋,烧得全县城只剩下十几栋破屋。


广丰县被日军烧毁的房屋有8285栋。虎头背山周围的拱桥、上下溪边、四公桥头、朱家源等村庄,被日军用汽油、硫磺作引燃物,烧毁了1500多栋房屋。为了扫清撤退道路上的障碍,日军将广饶公路上的工商业重镇洋口临街店面付之一炬,大火整整烧了五天五夜。


鄱阳县被日军烧毁的房屋有2197栋。日军第一次入侵石门镇,三天就烧毁房屋526栋。


上饶县被日军烧毁房屋1896栋。1940年2月中旬的一天,日军飞机10余架轰炸上饶县城,向西大街投下炸弹燃烧弹上百枚,烧毁房屋1000余栋;沙溪乡双塘村和朝阳乡春塘村各被日军烧毁了100多栋房屋;1942年6月,在罗桥钱塘村,因为当地村民杀死一个日本兵,日军报复,把整个钱塘村都给烧毁了。


铅山县被日军烧毁房屋846栋。1942年5月的一天,18架日军飞机对河口进行轰炸,整个河口陷入一片火海之中,被烧房子近500栋。


万年县被日军烧毁房屋162栋。


横峰县被日军烧毁房屋100余栋。


汇总以上统计数据,上饶市被日军烧毁房屋总数达44719栋。


日军在上饶罪行:将3岁幼儿穿在刺刀上玩耍


1937年8月28日日机轰炸上海南站炸死妇孺200余人。图为已成孤儿的幼儿坐在铁路上哭喊


杀害平民


日军杀人的手段主要有两种:一是飞机乱炸;二是进村杀人。从入侵上饶开始,日军每到一处,都要杀害许多无辜平民,其残忍行径令人发指。现上饶市所辖的12个县(市、区),除德兴这个偏远的山区县外,其他11个县(上饶县包含信州区)都遭到过日军飞机的空袭。日军飞机在这些地方投下了大量炸弹,致使无数平民百姓无辜丧生。


1941年4月中旬的一天黎明时分,日军36架飞机由浙江方向飞抵上饶城区后,又分为两路,一路12架飞往上饶县皂头轰炸,其余24架在城区狂炸中街至上街(现信江区信江中路)一里多路,店房和住房全被炸毁,炸死炸伤680余人。


日军飞机轰炸上饶市一次就造成人员伤亡100人以上的,除上述最多的一次外,还有10次:


1939年4月9月上午,9架日机在玉山西门外投弹70余枚,炸死100多人,炸伤100多人。


同年6月28日晨,30多架日机轰炸上饶县城水南街,炸死100多人,炸伤100多人。


1940年4月4日上午,20多架日机轰炸上饶县皂头乡,小学校长陈兆龄一家三口被炸死,陈校长自己的肝肠被炸烂挂在电杆电线上,一条腿挂在树杈上。同日下午,36架日机再次轰炸皂头,又炸死炸伤100多人。


1941年3月3日上午,27架日机在弋阳县城投弹100余枚,炸死炸伤300余人,仅民安居面馆就被炸死20多人。


同年4月4日,60余架日机轰炸上饶县城和皂头乡,投弹200多枚,炸死炸伤100余人。


同月15日,9架日机轰炸广丰县城,炸死炸伤130多人。一夏姓居民在家6人外加来客2人全被炸死。


同年冬的一天,日机轰炸玉山县城大西门至小西门一带,炸死100余人。一城墙底下的防空洞被炸塌,多人闷死在洞中。


1942年4月的一天,8架日机又轰炸玉山县城,仅小西门一处就炸死100多人。


同年6月15日,日机轰炸余干县瑞洪、梅溪、南墩等地,炸死200多人。瑞洪有乘船逃难者,被敌机追赶用机枪扫射,打死11人。


同月中旬,多架日机轰炸玉山县横街乡,炸死100多人,其中包括江西裕民银行行长一家4口。


婺源属边远山区县,日军飞机也不放过,先后四次入侵婺源,造成一定财产损失。


据不完全统计,上饶市当年受到600多架次日军飞机的轰炸,伤亡总数在3500人以上。


日军用飞机对上饶各地进行轮番轰炸之后,又派地面部队直接侵占上饶。全市除德兴、婺源两个边远山区县外,其他地方都遭到了日军铁蹄践踏,万余无辜民众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之下。全市受到日军地面部队入侵最早的地方是鄱阳县。1941年5月15日,9架日军飞机在鄱阳石门街投弹轰炸了一阵之后,一股日军小部队从湖口方向进入石门街一带。驻守该地的国民党军队望风而逃,因此日军未遇任何抵抗,长驱直入,三天后撤出,杀死平民17人。


遭日军杀害人数最多的是玉山县。姜家村有40多户人家,被日军杀绝了10多户。日军把七八个老人关进一间屋子,四面堆满柴草,然后点火将老人们活活烧死在里面。在下镇嘉湖村,日军把抓到的10多个村民集中到村公庙前,用机枪扫射。三里街一次被杀100多人,陈家塘和舒家塘里堆满尸体。据1946年4月出版的《江西省抗战损失调查总报告》记载的不完全统计数字,玉山沦陷期间被日军杀死杀伤者多至7000余人,加上在此前后被日军飞机炸死炸伤的1000多人,全县共伤亡9059人,其中死亡6604人。


广丰县伤亡7890人,其中死亡2311人。日军杀人最多的地方是在县城东南的大石乡虎头背山。此山腰有座古庙,驻扎了近200名日军。日军把周围村庄路过此地的老百姓和进庙烧香拜佛的群众统统抓到山头杀害,500多具尸体填满了一条山沟。山下拱挢村原有40多户人家,逃不走的被杀死了27人,一时竟成无人村。在湖墩乡(今河北乡),日军一次性枪杀73人。日军8月20日撤出广丰前,还在三十二都用刺刀杀戮村民108人。


上饶县伤亡4446人,其中死亡3501人。日军在城郊汪家园和荷叶街,一次杀害村民60余人。在灵溪,日军把被抓来的村民40多人押到信江桥头,刺杀后踢下河,鲜血染红了信江水。在郑家坞村,日军杀害了20多人。尊桥乡一个农民死得更惨,日军将他绑在树上,先割去舌头,再挖眼睛,接着切去耳朵,最后剖开胸膛取出心脏……


余干县伤亡787人,其中死亡682人。日军在县城制造了念佛堂惨案,烧死和杀死了36名平民。在城郊十里村,有一个不满3岁的婴儿,被日军用刺刀从腹部刺进由背后穿出,顶在刺刀上玩耍取乐。


日军在上饶罪行:将3岁幼儿穿在刺刀上玩耍


图为被日军枪杀的三岁儿童


鄱阳县伤亡374人,其中死亡227人。


弋阳县伤亡373人,其中死亡314人。


横峰县被杀害1801人。


铅山县伤亡171人,其中死亡82人。在汪二乡的马家,日军将一个老人捆住双手,从山崖上推下摔死。


万年县伤亡37人,其中死亡16人。苏桥乡射林村张辕明的父亲,被日军连捅27刀,血流满地,死得凄惨。


婺源县军民被杀211人。


汇总以上各县的不完全统计数字,上饶全市在日军入侵期间共伤亡25149人,其中死亡15749人。


奸淫妇女


日军是一群灭绝人性的衣冠禽兽。为满足自己的淫欲,他们见到妇女,不管年老还是年幼,甚至是有身孕的妇女,都施以强暴,手段极其野蛮、残忍。


在上饶县姚坪乡(现并入石狮乡),日军把抓来的60多名妇女关押在西山庙里,进行集体奸淫后,强迫这些妇女赤身裸体在庙前的百级台阶上爬上爬下,供他们观看取乐。在朝阳乡黄村,日军把捉来的40多名妇女押至一栋大厅里,强迫她们脱光衣服坐在长凳上,把每个妇女面部以及全身都涂上锅底黑烟,并用油脂粘涂,之后又将所有妇女赶下水塘捉鸭取乐,最后将她们轮奸。在尊桥乡,日军对一位年逾七旬的老妪强奸后,竟残忍地将一木屑插入老人的阴道,直至其惨死。


在弋阳县东罗村一栋民房内,日军强奸了30多名妇女。


在广丰县虎头背山庙里,被抓来的妇女均被日军奸淫,后又被刺死,裸体丢入山沟死尸堆中。


在玉山县古城附近,一名青年妇女正在田里劳动,被日军抓住轮奸,奸后用一根旱烟管用力捅进其阴道致死。日军在太子庙抓到一名孕妇,轮奸之后用刺刀割其乳房,挖其阴道,再剖腹从子宫中取出正在孕育中的胎儿。


在余干县瑞洪镇吴家村,日军在强奸一个12岁的小女孩时,因为女孩太小,就拿来筷子伸到她的阴部里撬开后再强奸。


对宁死不从的妇女,当即杀害。上饶县灵溪乡姚家村一杨姓孕妇,被抓后极力反抗,日军强奸未遂,便将她按倒在地,把桌子压在她身上,几个日军站在桌子上跺脚,活活夺去她和腹中胎儿的生命。鄱阳县乐亭乡妇女曹玉莲、段氏等5人坚拒不从,被日军用刺刀杀死。


丧尽天良的日军,为了取乐,有时竟用刺刀逼迫父亲与女儿、母亲与儿子淫乱。弋阳烈桥蔺口村有一六旬老汉,日军逼迫他淫女儿,他不从,被日军刺死。广丰十字垄有一青年农民,日军逼迫他淫其母,他坚拒不从,母子俩都被日军用刺刀杀死。


全市惨遭日军蹂躏的女同胞,不计其数。


日军在上饶罪行:将3岁幼儿穿在刺刀上玩耍


图为1938年7月19日,在日军轰炸中受惊的武昌儿童躲在墙角哭泣


掠夺财物


日军所到之处不仅放火烧屋、滥杀无辜、奸淫妇女,还大肆抢劫平民的财产。无论机关、工厂、商店、学校,还是城乡民宅,日军一到就翻箱倒柜,搜寻财物。金银首饰、货币服装、药品仪器、祖宗字画、鸡鸭猪牛、柴米油盐、粮食衣物,凡是能吃能用能搬走的东西,都一扫而光。他们每到一处,又恶毒地在仓库、饭甑里拉屎,在油缸里撒尿,将锅灶打碎,衣服撕成碎片,做绝坏事。


1942年7月中旬,日军先后3次侵入上饶县城同善社(佛学教堂),掠走同善社内所有信徒金银、衣物。在罗桥乡,日军到文家村拆走许多村民的房屋,用来搭建哨棚,村民郑子聪的家就毁于其中。据统计,上饶县在抗战期间(主要是沦陷70天内遭日军掠夺),损失现款2800多万元(当年法币,下同),粮食19.9万多担,食油1370担,猪9400多头,牛2200多头,鸡鸭4.6万多只。连同其他方面直接和间接的损失,全县的损失总额达1456342.6万元。


其他各县经济损失为:


玉山经济损失1064658.311万元;


广丰经济损失838396.63万元;


余干经济损失370964万元;


鄱阳经济损失358932.2万元;


铅山经济损失337733.8万元;


弋阳经济损失336433万元;


万年经济损失103924万元;


横峰经济损失72500.8万元;


婺源经济损失1282866.9万元;


以上汇总,全市经济损失总数为6222752.241万元。


由于日军的大肆破坏,上饶市城乡建设损失惨重,工农业生产停顿,商业萧条,物价飞涨,物资匮乏,经济发展严重受阻,人民生活更加贫困。


此外,日军还在上饶毁灭农民赖以生存的基本物质条件;摧毁文化,愚弄民众;撒播细菌,扩散病疫;抓丁拉壮,征用劳力。日本侵略者在上饶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我们决不能忘记这段屈辱的历史。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