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美国日裔“兄弟连”:弟弟开飞机炸哥哥

昭勇将军 收藏 0 718
导读:冈亚吉田 图片来源:青年参考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10日报道,11月2日,美国国会决定授予二战中为美国而战的约1.9万名日裔老兵国会金质奖章,冈亚吉田是为数不多的在有生之年获得这一荣誉的老兵之一。 91岁的吉田在兄弟7人中排行第三。二战时,这兄弟7人中有3人参加了美军,老四和老五滞留日本,被迫加入日军。后来,老六和老七也加入美军。冈亚兄弟被称为“真正的兄弟连”。 冈亚七兄弟:“真正的兄弟连” 二战时,冈亚家

二战美国日裔“兄弟连”:弟弟开飞机炸哥哥


冈亚吉田 图片来源:青年参考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10日报道,11月2日,美国国会决定授予二战中为美国而战的约1.9万名日裔老兵国会金质奖章,冈亚吉田是为数不多的在有生之年获得这一荣誉的老兵之一。


91岁的吉田在兄弟7人中排行第三。二战时,这兄弟7人中有3人参加了美军,老四和老五滞留日本,被迫加入日军。后来,老六和老七也加入美军。冈亚兄弟被称为“真正的兄弟连”。


冈亚七兄弟:“真正的兄弟连”


二战时,冈亚家的兄弟7人都在军中服役。只是,他们为敌对的双方作战。


“我们5个人加入了美军,另外两人因为滞留在日本,被迫加入日军,成了我们的敌人。”


如今生活在洛杉矶一家老人屋的二战老兵冈亚吉田说。他还有个名字叫“唐”,今年91岁。


冈亚家的兄弟7人出生在美国,都是美国公民。上世纪初期,冈亚兄弟的父母从日本来到美国,上世纪20年代,夫妇二人在加利福尼亚州中部小镇卡斯特洛威尔开了一家旅馆。由于生意不好,几年后,夫妇二人回到日本。


1937年,七兄弟中较大的3人——远藤、正雄和吉田,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返回美国。吉田考入洛杉矶的奥蒂斯艺术设计学院,希望以后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冈亚兄弟接到了征兵通知。


这在当时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很多和他们一样的第二代日裔美国人被视为“敌国公民”,不仅不被准许参军,还被强制收容。


“我们参了军,其中3人加入美军军事情报局,两个弟弟(武夫和高木)加入了日本空军和海军。两个最小的弟弟——皓正(特德)、英和(丹)滞留在日本,不过他们太小,没有参军。二战结束后,皓正、英和返回美国。朝鲜战争爆发后,他们也加入了美军军事情报局。”



二战美国日裔“兄弟连”:弟弟开飞机炸哥哥


11月2日,美国国会授予日裔老兵国会金质奖章。




弟弟开着飞机炸哥哥


吉田颤颤巍巍地拿出一本松散的相册,里面是他军旅生涯的泛黄相片,有的相片上还有字迹。


1943年8月,吉田作为美军军事情报局的一员,被派往阿拉斯加附近的吉斯卡岛。该岛于1942年6月被日军占领,一年多后被美军夺回。


关于吉斯卡岛,吉田首先想到的是与美军侦察兵一起捉三文鱼的情景。吉斯卡岛上的军营生活没什么娱乐,“也不怎么洗澡”,不像后来被派往马里亚纳群岛的日子,可以天天洗澡,还可以看电影。


吉田口中最生动的往事,也是他最悲惨的经历。


那是1944年圣诞夜前夕,驻扎在马里亚纳群岛提尼安岛的吉田和战友们遭到日机轰炸,被迫撤退。轰炸吉田的日机中,有一架是他的四弟武夫驾驶的。


“我仍然记得那场袭击。我抬头朝天上看,当时正是晚上,这些飞机猛烈地朝地面开火。我能听到子弹打在地面上的声音,战友们仓皇逃命。”


空袭过后,冈亚武夫在驾机返回日本大本营时被击落。


“我知道武夫肯定会参军,当时他正是参军的年龄,但直到战争结束后回到日本,我才知道他已经死了。这让我深受打击,此后一直抑郁。”吉田说。


说着,吉田从那本破旧的相册里取出两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穿着日军军服的武夫坐着,手里握着一把武士刀。另一张照片上是武夫的墓。他被安葬在冈亚的老家——广岛附近冈山县的一个村庄。


“多可惜啊!我真希望他现在还活着!”吉田说。


大哥的声音是“美国宣传之声”


1945年,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败局已定,但仍然垂死挣扎,并大量招募新兵,吉田的五弟高木加入海军,和几百名士兵一起乘坐军舰,作为援军驶往冲绳,途中遭美军飞机轰炸,军舰被炸沉,高木受了伤,几年后去世。


七兄弟中的大哥冈亚远藤加入美军赫赫有名的442步兵团,该步兵团的士兵全部为日裔。1944年年初,开赴欧洲两天前,远藤听到长官问话:“我们这里谁说日语?”


远藤下意识地回答:“我!”随即他被调入美军军事情报局,到菲律宾服役。在这里,他播放日本音乐,用日语播报新闻,劝日本人民不要再支持这场战争,以此瓦解日军士气。他的声音随着电波传遍太平洋诸岛,被称为“美国宣传之声”。


1945年7月27日,远藤播报了盟国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他说:“我不知道日本军民对此反响如何,但此后不久战争就结束了,这让我很高兴。”


七兄弟中的二哥正雄随部队参与了占领神户和大阪的行动。


相比之下,排行第三的吉田目睹了太多惨烈的战斗场面。比如,1944年,在马里亚纳群岛提尼安岛,美国海军陆战队与日军展开了九天九夜的厮杀,8000名日军被消灭,另有数百名被打散,在丛林中负隅顽抗。美国海军陆战队损失了328人。


战斗结束后,吉田看到饿得奄奄一息的日军士兵走出丛林,到之前的营地找吃的,就用日语大声喊道:“战斗已经结束,很多日本人投降了,他们在我们的营地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你们也出来投降吧!”


“或许我的日语不是那么好……他们不肯出来。”吉田说。


“加入日军的兄弟不会恨我,我也不会恨他们”


1945年8月,仍然驻扎在提尼安岛上的吉田已脱离了战斗任务,每天的工作就是教岛上数百名日本和韩国孩子学日语。


太平洋战争结束后,吉田被派往日本,和战友走遍日本的城市和乡村,搜寻战时被击落的美军轰炸机残骸和失踪的美军士兵。


不过让他们遗憾的是,没有发现幸存者。


吉田说,他和九州岛下关地区的日本平民打交道时,“还有一点点担心”,担心日本人民指责他“投敌”。不过后来他发现了自己与这些日本人的共同点,加之通晓英语与日语,他能很好地与对方沟通,消除了他们对美国占领军的恐惧,之前他自己的担心也消失了。


吉田为他们兄弟在战争中的贡献而自豪。“我很自豪我们在战争中的所作所为,不过我痛恨战争,从刚开始参军时就痛恨。”吉田说,“加入日军的兄弟不会恨我,我也不会恨他们,我们是兄弟,我们只是被命令去打仗。”


二战美国日裔“兄弟连”:弟弟开飞机炸哥哥


二战时期最巨大的潜舰“伊14”(I-14)。[资料图]


日裔老兵接受“迟到的感谢”


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在美日裔遭到歧视。在夏威夷第298和299国民警卫步兵营中,有很多日裔,这些人被调离,调入匆匆成立的“夏威夷临时步兵营”。


美国政府没有将这些日裔遣散,是因为当时有美军将领认为,这些日裔既熟悉美军内部事务,又有很强的军事能力,在美日开战的情况下,让他们离开军营有很大隐患。思来想去,美军陆军部决定把他们派往欧洲战场。


1943年3月,由日裔组成的美军第100独立步兵营来到北非,不过不受兄弟部队的欢迎,很快便得到了“土拨鼠营”的外号,屡受刁难。


第100独立步兵营参加了北非的战斗后转战意大利,由于表现英勇,开始赢得尊重,得到了新外号:“紫心营”。


1943年1月,全部由日裔组成的第422步兵团在罗斯福总统的提议下成立,罗斯福说:“美国精神不是,也永远不是种族主义和血统论的温床。”


1944年4月,第442步兵团抵达欧洲,统辖第100独立步兵营。两支部队的士兵,一支来自夏威夷,一支来自美国大陆。夏威夷派骂美国大陆派“死脑筋”,美国大陆派骂夏威夷派是“说蹩脚英语的猪头”,两派没少打架。


虽然内部“不和”,但第442步兵团在战场上表现出色,到二战结束时,该团已成为美军第五军最出色的部队之一。


这些为美国在战场上厮杀的日裔很少获得荣誉。11月2日,他们终于得到了“迟到的感谢”——美国国会决定向第100步兵营、第442战斗团和军事情报局中约1.9万名日裔授予国会金质奖章。


只是,能像吉田这样等到这一天的日裔老兵已经不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