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岩岛渔民曾拒签莫名文件 遭遇菲士兵枪指曝晒

jiwuy 收藏 0 1352
导读:[B][提要] 4月10日,海南潭门镇12艘渔船,在黄岩岛海域捕鱼时,遭菲律宾军舰骚扰。中国渔民被要求签署“承认非法捕鱼的文件”,拒签者被枪逼着,脱光上衣,暴晒于烈日下。此后,在中国海监船、渔政船的掩护下,中国渔民安全撤离。潭门镇渔民回忆了长久以来在黄岩岛捕鱼的历史。他们记得,从1993年起,中国渔民开始遭到菲律宾军舰的骚扰,此后还有渔民被抓…[我来说两句]. [/B] 4月11日,菲律宾海军在黄岩岛持枪检查中国渔民的船只。 渔民苏承芬展示他父亲出海黄岩岛用的古老罗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提要] 4月10日,海南潭门镇12艘渔船,在黄岩岛海域捕鱼时,遭菲律宾军舰骚扰。中国渔民被要求签署“承认非法捕鱼的文件”,拒签者被枪逼着,脱光上衣,暴晒于烈日下。此后,在中国海监船、渔政船的掩护下,中国渔民安全撤离。潭门镇渔民回忆了长久以来在黄岩岛捕鱼的历史。他们记得,从1993年起,中国渔民开始遭到菲律宾军舰的骚扰,此后还有渔民被抓…[我来说两句].


黄岩岛渔民曾拒签莫名文件 遭遇菲士兵枪指曝晒

4月11日,菲律宾海军在黄岩岛持枪检查中国渔民的船只。


黄岩岛渔民曾拒签莫名文件 遭遇菲士兵枪指曝晒

渔民苏承芬展示他父亲出海黄岩岛用的古老罗盘。


黄岩岛渔民曾拒签莫名文件 遭遇菲士兵枪指曝晒

黄岩岛非岛,只是一片露出海面的礁石。


《世界观》专题策划:菲律宾的南海逻辑:拒不让步又要分享中国经济红利?


4月10日,海南潭门镇12艘渔船,在黄岩岛海域捕鱼时,遭菲律宾军舰骚扰。中国渔民被要求签署“承认非法捕鱼的文件”,拒签者被枪逼着,脱光上衣,暴晒于烈日下。此后,在中国海监船、渔政船的掩护下,中国渔民安全撤离。


潭门镇渔民回忆了长久以来在黄岩岛捕鱼的历史。他们记得,从1993年起,中国渔民开始遭到菲律宾军舰的骚扰,此后还有渔民被抓。


潭门镇渔民此次再遭菲军舰骚扰,引起各方关注。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中国外交部多次强调,黄岩岛属中国固有领土,历史渊源可上溯到元代,并表示,希望菲方撤走船只。


“渔船从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出发,向南过西沙群岛,再向东,一般行驶72小时就会到达黄岩岛。”4月26日下午,船老板赵绪贤在纸上勾勒着从潭门到黄岩的简易出海图。


4月到5月初是潭门渔民一年中第二个捕鱼季,按惯例,赵绪贤的两条船此时在近500海里外的黄岩岛捕鱼。


潭门镇属于海南琼海市,有3.2万人口,其中四分之一从事与捕鱼相关的行业,而从海南前往远海捕鱼的渔民中,90%都来自这里。


但4月10日,赵绪贤和其他船主的12条渔船在黄岩岛遭遇菲律宾军舰骚扰,不得不转往近海捕鱼。


此后,中国渔政、海监执法船与菲律宾军舰的十多天对峙,令黄岩岛引起国内外的关注。


4月22日,中国撤走两艘船,留下一艘海监船继续执法。


4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表示,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此次事件完全是由于菲军舰武力袭扰中国渔船渔民引起的。菲曾明确表示黄岩岛不在菲领土范围之内,后又出尔反尔,对中国黄岩岛提出非法的领土要求,违反了有关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国家关系基本准则。


黄岩岛位于中沙群岛的东部,是中沙群岛中唯一露出水面的岛屿,西离潭门约497海里,东距菲律宾苏比克湾约126海里。


百年来潭门渔民都在此捕鱼。


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在这一海域捕鱼的潭门渔民屡遭菲律宾军舰袭击和骚扰。对潭门渔民而言,黄岩岛是一块“危险的宝地”。


被枪逼着晒太阳


李成端等渔民在黄岩岛捕鱼,菲律宾军舰驶来,令签署“承认非法捕鱼文件”,不签者受罚


4月10日上午7点半左右,“琼·琼海02096”号到达黄岩岛已一个多小时。船主李成端走上甲板,打算放小艇,向周围的13艘潭门渔船收鱼。


当时有五六艘船在潟湖里,剩下的船在岛礁外面。


“我突然看到一大块灰色从海平线漂过来。灰色越来越大,原来是艘超级巨大的军舰。我见过菲律宾很多破旧的小军舰,但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李成端回忆说。


这艘军舰叫“德尔皮拉尔号”。据菲律宾媒体报道,它是目前菲律宾最大、最先进的军舰。该舰长约115米,排水量跨越3000吨,最高船速达28节。


李成端的船排水量只有70吨,是4月7日中午从潭门出发,原计划在黄岩岛收鱼半个月再回来,菲律宾的军舰打乱了他的计划。


李成端和其他船的船长们都不清楚军舰出现的意图,此前他们也见过菲律宾的小军舰,因此并不特别担心,捕鱼船继续捕鱼作业。


军舰在黄岩岛潟湖入口处停下,潟湖内的五六艘渔船被堵在了里面。接着,军舰上放下两只小艇,一只艇载6名穿迷彩服的军人,其中3人挎着冲锋枪。


两只小艇分别驶向不同的中国渔船,登船检查,每艘船检查半个小时。


中午11点左右,一艘小艇开到李成端的船下,菲律宾士兵向船员不断“弯大拇指”。李成端猜测那是表示要上船的意思。


6名士兵上船后,一名士兵向李成端比划着一个长方形的样子。李成端猜测他们是要船的证件,于是拿出来。另一名士兵拍摄证件,并在船里四处拍照。


拍完照,一名士兵拿出一份菲律宾文件让李成端签字。


李猜测是“承认非法捕鱼的文件”,不肯签,他的船几乎是空的,不可能有问题。


“那些士兵态度不好不坏,也不严肃也不笑。见我不签,就走了。”李成端说。


但有些船没那么幸运。


不远处,一艘渔船船长也拒绝签字,于是被菲律宾士兵拿枪逼着脱了上衣,光着膀子站在甲板上晒太阳,一直晒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小艇回到军舰上,这名船长才躲到阴凉处。


海监船对峙军舰


中国渔船被围困4日后,在海监船、渔政船的掩护下,陆续撤离


事后,船主们交流信息,发现几艘捕鱼多的船被查得非常严,放鱼的船舱被反复打开,船上被翻得乱七八糟,并拍照。其中一艘船还被查过两次。


排在后面的四五艘船,菲律宾士兵并没有登船检查,而是绕着船,拍照片。


检查全程,菲律宾士兵未开枪,也未动手打人。


菲律宾士兵登船检查同时,中国渔船将情况报告给渔政部门。


他们得到指示,“注意安全,有情况及时报告”。与此同时,在附近巡航的“中国海监75号”和“中国海监84号”迅速赶往黄岩岛。


下午4时,李成端发现菲律宾军舰驶离了视线。


下午5时,中国的两艘海监船赶到黄岩岛。“看到自己国家的海监船,大家感觉吃了定心丸。”李成端说。


但意想不到的是,下午6点左右,庞大的“德尔皮拉尔号”又出现了。两艘海监船一直与军舰保持着不太远的距离,一艘海监船守住潟湖的出口。


黄岩岛是一个由岛礁组成的近似三角形的环礁,最长处约有15海里,最宽处约有10海里。


涨潮时,大部分礁石都没在水面下,落潮时,礁盘零星显出,最大的礁石几块大个儿的十来平方米,小者如同倒扣的脸盆。


环礁东北部有一处开口,宽约三四百米,深约10米,数百吨级别的船都可出入。


当晚接近12点的时候,李成端和很多渔民都注意到军舰的灯光消失了,但过了一会儿,又出现了。据菲律宾媒体报道,那是另一艘军舰替换了“德尔皮拉尔号”。


在300海里外,美济礁守礁的1000吨级中国渔政303船,接到呼救信号后也立刻出发。4月11日,渔政303船赶到黄岩岛。


船主们收到信息,“请你们放心,中国渔政会维护你们的合法权益。”


13日夜里,渔船陆续撤离。


14日清晨,李成端的船离开黄岩岛,远远地还能看到潟湖里四五艘潭门渔船。为了安全,这些船于14日白天,在渔政船和海监船的掩护下,撤离了黄岩岛。


12艘渔船,两艘直接回潭门,剩下的往西沙捕鱼。


4月20日前后,李成端将船开回了潭门


黄岩岛渔民曾拒签莫名文件 遭遇菲士兵枪指曝晒

当地渔民常听说那里浅礁环绕、鱼类丰富


黄岩岛渔民曾拒签莫名文件 遭遇菲士兵枪指曝晒

4月15日,被菲律宾军舰骚扰的中国渔民安全回到海南琼海市潭门港。


神奇的“海上湖泊”


黄岩岛离海南岛较远,当地渔民常听说那里浅礁环绕、鱼类丰富,但去过的很少


渔船被骚扰的消息很快传遍潭门。


这里的渔民有三成以上去过黄岩岛,只要提起这个话题,渔民们就会描述他们当年在黄岩岛打鱼的情况。


渔民苏承芬78岁,第一次听说黄岩岛是在70年前,那时他七八岁,他的父亲一位出色的渔民向他描述了黄岩岛的样子。


“那是一个难以到达的海上湖泊,很远但很神奇。有一圈礁石围绕着一片海,像一个封闭的湖泊,有一个口可以进出船只。那里的海水是浅蓝的,一些地方的水只到胸口。”


苏承芬的父亲是偶然间找到黄岩岛的,他没有留下更多关于岛的信息。


新中国成立后,不满二十岁的苏承芬开始独立出海。


他一直渴望能亲眼见到,那个位于中沙的神奇“海上湖泊”。


苏承芬父亲去世后,潭门几乎没有去过黄岩岛的渔民了,连听说过这个岛的人都很少。


65岁的渔民卢于平(音)说,他知道黄岩岛是通过地图,他发现在离菲律宾不远的地方,有一块属于中国的叫民主礁(曾用名)的环形岛礁。


苏承芬也是通过航海图,才确定黄岩岛具体位置。


上世纪60年代中,苏承芬曾到南沙捕鱼。黄岩岛离潭门的距离比南沙最北部还稍近一些,苏承芬决定凭借航海图去找黄岩岛。


虽然从未去过黄岩岛,但苏承芬那次出海很顺利,将近一周后到达黄岩岛。


“和我父亲说的几乎一样,非常美丽。”苏承芬回忆:那是深蓝海水中的一片浅蓝,海浪冲击着外围的礁石,为浅蓝的内湖镶上一圈白色浪花。


苏父未提及的是,搁浅在礁石间的巨大铁皮船,锈迹斑斑。


68岁的吴天民(音)告诉记者,他听长辈提及,这艘船可能是二战时留下的。


这次出航黄岩岛成功后,20年间,苏承芬又去过几次。那里没有任何渔船捕鱼,鱼类丰富,螺非常巨大,苏承芬每次都收获不小。


各国渔船,星罗岛礁


黄岩岛丰富的渔业资源吸引来越南等国渔民;我渔政官员表示,外国船只来捕鱼属于非法


1986年后,潭门岛渔民开始陆续赴南沙捕鱼,但到中沙黄岩岛的人还是很少。


赵绪贤回忆,1990年,他决定去黄岩岛捕鱼,在过去三年里,村里只有两条船去过那里。他觉得是个契机,“人少鱼就多”。


不出所料,在黄岩岛捕鱼量相当不错,尤其是珍贵的苏眉鱼特别多。


看到赵绪贤收入颇丰,村里去黄岩岛的渔船越来越多。“大规模去黄岩岛是1993年,那时一次出海会有七八艘船。”


相比传统渔区西沙和南沙,去黄岩岛捕鱼的船只仍是少数,占潭门出海渔船的一成多点。


比起南沙的高风险高收益,西沙的低风险低收益,中沙的黄岩岛捕鱼风险和收益,位于二者之间。


如今,潭门出远海的150多艘船中,有近20艘去黄岩岛,去西沙、南沙的各有50余艘,剩下的则去东沙。


90年代初,菲律宾的渔船也出现在黄岩岛,他们大多划着用塑料泡沫制成的简易小船,去那里捕鱼。


1989年赵绪贤去时,也见到那艘巨大铁船,他估计那是艘万吨巨轮。巨轮周围的礁石上散落着子弹和炸弹壳。船身严重受损。


在捕鱼收成不太好时,赵绪贤会组织渔民们捡拾巨轮的废铁,以补贴收入。到了2004年,这条来历不明的大铁船从黄岩岛上消失。


到了2004年,越南渔船也出现在黄岩岛。


每到捕捞季,挂着不同旗帜的渔船星罗在岛礁间,十分热闹。


农业部渔政系统的一名官员对记者表示,“黄岩岛是中国的领土,附近海域是我们的固有领海,照法律规定,外国船只不得在中国领海内打鱼。他们在黄岩岛捕鱼是非法的。”


黄岩岛的阴影


海南渔民记得,1993年起菲律宾渔政船和军舰开始骚扰,1995年还抓走62个中国渔民


黄岩岛是天然的避风港口,赵绪贤说他曾在里面避过11级台风。每到天气不好时,黄岩岛的潟湖里,都会密密麻麻停满从附近赶来的渔船。


菲律宾的渔船有时也会来黄岩岛避风,但由于船只简陋,他们只携带很少的水和干粮,被台风困久了,菲律宾渔民会跑到中国渔船上要东西吃。


“他们拼命打手势,有时还送来些海产品,我们就尽量匀些水和大米给他们。” 赵绪贤说。


到黄岩岛打鱼二十多年来,赵只记得有一次和菲律宾渔民闹了不愉快:对方喝多了,爬上他们的船要酒喝,被他们轰了下去。“对方很不高兴,用炸药炸鱼时把炸药丢在我们船边上,害我们打不到鱼。”


在赵绪贤印象中,黄岩岛只平静地捕了两三年鱼,大约从1993年起,菲律宾的渔政船和军舰开始出现,追逐和骚扰起中国渔民。


1995年,菲律宾军舰将在南沙捕鱼的4条潭门渔船拖走,并将62位渔民抓走。


这是潭门渔民第一次遭遇菲律宾官方的严厉对待击,此后在南沙的渔民,经常遭遇菲律宾和越南军舰的威胁。


在黄岩岛捕鱼的渔民们一直通过向上船检查的菲律宾军人官员“进贡”,换取人身自由和安全。


1997年,菲律宾还破坏了中国在黄岩岛的主权标志,竖起了自己的国旗。


卢于平还记得他2000年过新年的惊险遭遇,当时几艘潭门渔船为了庆祝千禧年,早早地收了网,杀了鸡,准备丰盛的晚饭。


一艘菲律宾小渔政船突然出现,让渔民们坐在船上不许动,渔民们不理睬,菲渔政船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一艘在外面作业的渔船通过对讲告诉通知他们,渔政船带着军舰过来了,估计是要来拖船。几艘船立刻启动、逃跑,军舰在岛周围绕了几圈才掉头走掉。


“遇到这种情况还谈什么损失,保命要紧。”卢于平说。


“宝地,国家要好好保护”


4月10日菲军舰出现在黄岩岛,引起关注;中国副外长傅莹强调,该岛是中国固有领土


差不多就在这时,黄岩岛的鱼开始减少,螺在90年代中期捕到的已经很少了。衰减的渔业资源加上菲律宾军舰的袭击,潭门的船主们发现在黄岩岛捕鱼,钱越来越难赚。


据媒体报道,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不完全统计,1989年至2010年,周边国家在南沙海域袭击、抢劫、抓扣、枪杀中国渔船渔民事件达380多宗,涉及渔船750多艘、渔民11300人。其中,25名渔民被打死或失踪,24名渔民被打伤,800多名渔民被抓扣判刑。


2009年后,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派出中国渔政311、303船开赴南沙海域为南沙渔船护渔。


赵绪贤对护渔的体会很深,他感觉,这两三年来,菲律宾军舰和渔政船在黄岩岛的检查几乎消失。渔民们欢欣鼓舞了一阵子。


2011年,海南省海洋渔业厅拿出6000万元,为3000多艘渔船装上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未来的一两年内还要装备3000艘渔船。


今年4月10日,菲律宾军舰再次出现。赵绪贤等渔民用北斗系统,通知渔政部门。


事件发生后,引起各方高度关切。


4月13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在官方网站上,刊登文章《中国对黄岩岛的领土主权拥有充分法理依据》。文章指出,中国最早发现、命名黄岩岛,并将其列入中国版图,实施主权管辖。


中国副外长傅莹在4天内,两次约见菲律宾驻华使馆临时代办。


傅莹强调,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菲方对黄岩岛的权利要求没有任何依据,中方不能接受。希望菲方尽快撤出在潟湖内的船只,使黄岩岛海域恢复和平安宁的状态。


琼海渔政部门的官员对记者说,中国渔船在当地捕鱼不存在违法一说,菲军舰执法才是于法无据的。


如今,赵绪贤关心起黄岩岛未来的命运。“黄岩岛是个宝地,希望国家能好好保护它,管理它,引导渔民不要过度捕捞,让它休养生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