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

千秋墨 收藏 1 337
导读:我的团圆年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每年的春节好像都这么在过,然而却也不尽相同。今年的冬天一直都很暖和,大概那些卖羽绒服的商家是最有感触的。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个兔年不会下雪的时候,却在腊月二十八那天突然洋洋洒洒的下了铺天盖地的一场大雪,看着满城的银装素裹,荆州人终于感觉到了腊月天的寒意。“腊月二十七八,乱提乱拿”, 外面冰冷的温度丝毫没有影响人们购物的热情,商场的生意一下子变的火爆起来。腊月二十八还在上班的我看着商场来来往往的顾客,打量着他们的愉悦幸福的笑脸

我的团圆年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人不同”,每年的春节好像都这么在过,然而却也不尽相同。今年的冬天一直都很暖和,大概那些卖羽绒服的商家是最有感触的。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个兔年不会下雪的时候,却在腊月二十八那天突然洋洋洒洒的下了铺天盖地的一场大雪,看着满城的银装素裹,荆州人终于感觉到了腊月天的寒意。“腊月二十七八,乱提乱拿”, 外面冰冷的温度丝毫没有影响人们购物的热情,商场的生意一下子变的火爆起来。腊月二十八还在上班的我看着商场来来往往的顾客,打量着他们的愉悦幸福的笑脸,心里头祝愿着“瑞雪兆丰年”,感觉自己就像在与商场同事们还有与荆州人民正在过着一个热闹的团圆节呢。


腊月二十九,也就是除夕了。从暖和的被窝里钻出来,却发现外面阳光普照。一家人的心里也是暖洋洋的,骑着车向乡下出发准备去团年了。乡下的雪景格外美丽。大片的田野里绿油油的麦苗、油菜苗、萝卜叶等庄稼、蔬菜虽然都被皑皑白雪遮掩着,然而那绿叶却一片二片的从白色中伸出手来,向我们打着招呼似的,远远望去,有种“满园春色掩不住,翡翠银带齐争艳”的感觉呢。


哥哥一家也早早的都赶回来了。全家老老小小齐上阵,有到园子里挖菜的 、有摘菜的、有洗菜的、有切肉的、有掌勺的、有准备餐具的……原只有妈妈一人住的冷清的家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帮手,显得异常的热闹。看着妈妈掩不住的笑容,我心中不禁有些愧疚——平日里回家的日子真是太少了……大约正午时间一起准备停当,丰盛的饭菜终于上了满满一桌。开饭前,按照我们的老习俗,先是给祖先上香、烧纸,然后准备四碗饭,四杯酒、四双筷子分别放在桌子的四方,这是叫家里的祖先们都来团年呢。最后就是叫家里的男孩子去门口点燃一架大鞭……隆隆的鞭声这家起,那家落。仿佛告诉着我们,这是在庆祝天南地北的亲人都回家了。


一家人终于齐做桌前,共同举杯。饭桌上,我们畅谈各自的工作、学习,细诉着生活的艰苦与幸福,感叹着老爸的离去,嘱咐着老妈要注意身体;妈妈听着我们的话,满脸笑容可是声音却哽咽的,说着她一切都好,叫我们不要担心,只是“有空常回家看看”。侄女、儿子赶紧懂事的跟奶奶频频夹菜。一桌欢聚的团圆饭,其实不论饭菜是否有多丰盛,只是在乎一家人的心意,这大概永远也是人们在为生活四处奔波,奋力打拼之后最终的期盼吧。


夜幕降临,该是除夕的日子又一项重要的仪式了。我们这儿有种习俗,叫“上亮”、也就是给过世的亲人坟上点一盏长明灯,以表达对亲人的追忆之情。一般是由后辈在坟堆上插上几根一尺来长的竹棍,在棍外围上一层透明纸袋,再在纸袋中的镂空处插上一支点燃的蜡烛,均做成灯笼状。每个坟上总多则五、六个,少则一、二个灯笼,让人不由猜想着哪家的后代繁盛。“上亮”还包括烧纸钱,给先人磕头,燃放鞭炮……小的时候常常听大人们说这里是每年除夕晚上的“小香港”,意思就是说这是我们那儿最热闹繁华的地方。确实,远远望去,就这一片最是灯火通明,来祭祀的人络绎不绝,震耳的鞭炮声连绵不断,到真是热闹极了。


“上亮”回来,妈妈已在堂屋里烧上一盆炭火。我们围坐在火盆前,吃着点心、瓜子,喝着茶水,看着电视开始守岁。零点的钟声敲响,家家都开始燃放鞭炮,礼花…..就这样我送走了又一个热闹的团圆“年”。2012.02.09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