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后国军为何大溃败:吴福防线无人守护

2野劲旅 收藏 17 5974
导读:对中国军队的主力实施围歼,第10军还以第6师团主力向昆山方向继续追击,第18师团及第114师团向嘉兴方向推进,同一天,华中方面军司令部下达了确认第10军作战的命令,第6师团按照方面军的命令,入列上海派遣军的作战序列下。 由于第6师团的迅速推进,战局的恶化给中国军队带来的混乱是极其可怕的,在日军的迂回包围下,中国军队全面撤退,在后有追兵、前有零星日军先头部队攻击、上有飞机狂轰滥炸的情况下,一路撤退的中国军队草木皆兵,撤退的部队完全失去了控制。 在柳川平助的第10军登陆杭州湾,并展开迂回

中国军队的主力实施围歼,第10军还以第6师团主力向昆山方向继续追击,第18师团及第114师团向嘉兴方向推进,同一天,华中方面军司令部下达了确认第10军作战的命令,第6师团按照方面军的命令,入列上海派遣军的作战序列下。


由于第6师团的迅速推进,战局的恶化给中国军队带来的混乱是极其可怕的,在日军的迂回包围下,中国军队全面撤退,在后有追兵、前有零星日军先头部队攻击、上有飞机狂轰滥炸的情况下,一路撤退的中国军队草木皆兵,撤退的部队完全失去了控制。


在柳川平助的第10军登陆杭州湾,并展开迂回包抄,配合上海派遣军对淞沪战场上的中国军队的夹击之势形成后的第6天,1937年11月12日,中国军队撤出上海南市,随后藤田进第3师团的士兵攻入上海市区。上海市长发表告市民书,沉痛宣告上海沦陷,意味着从这一天,上海完全陷落。


接到上海沦陷的报告时,钱大钧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因为这一切早已经在预料之中。从11月8日下达总撤退的那一天起,上海的陷落就已成定局。而上海的沦陷也意味着,从现在起,首都南京的保卫作战已经成了刻不容缓的事情了。


钱大钧很清楚吴福线国防工事对保卫首都南京的重要意义,因为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的最初计划便是:利用在上海与南京之间的太湖北岸筑有的两条防御线第一道防线是吴(苏州)福(福山)线和第二道防线是锡(无锡)澄(江阴)线来构筑防御作战。由于这两道防线主要由大大小小的钢筋混凝土碉堡、地下火力点、各种掩体依托堑壕、防御壕沟构成的,所以利用防线,做到有次序的撤退应该不成问题。


电话里,顾祝同还告诉钱大钧按照原先的撤退作战部署,本该是以陈诚左翼军各作战部队殿后,先撤张发奎右翼军部队,然后在撤退过程中层层布防,交替掩护的,然而随着日军上海派遣军及南线的第10军的迂回已经开始展开合围,故而最后的总撤退令下达后,已然失去撤退良机的中国军队各部队顿时陷入混乱,这样一来,原先的部署已经难以施行了,随之便是出现了兵败如山倒的局面。


闭上眼,钱大钧甚至可以想象在上海战场上已经苦战三个月之久的国军各部队溃败下来,拥挤在通往南京的公路上,场面是怎样的混乱不堪:部队之间因为通讯手段落后,指挥会陷入混乱之中;加上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整个部队将处于惶恐不安与混乱状态之中。


据顾祝同的描述,溃退的部队,别说师长找不到团长了,就是连长、排长都找不到自己的部队。而尾随而来的日军作战部队又进展异常迅速,以至于国军部队撤退之后,来不及布防,日军先头部队便已经跟上来了,防御一击就垮。现在钱大钧担心的是吴福线究竟能不能抵挡住日军的进攻,早在9月1日,统帅部就曾电令胡宗南的第1军进行吴福线工事的修理。9月3日,统帅部又改令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将军指派部队负责修整国防工事,并构筑步兵野战工事。

据钱大钧所知,当时大本营给顾祝同的电文也不过就是寥寥几句:“查吴福、锡澄与沪杭各线阵地编成,除原有国防永久工事外,步兵掩体、指挥所、瞭望所、交通壕、障碍物、阵地交通路等多未完成。兹规定吴福线及锡澄线工事,由冯司令长官、顾副司令长官指派部队担任,沪杭线由张总司令发奎指派该区部队担任,分别负责构筑,统限9月20日以前完成。”


但在接到电文之后,顾祝同认为兵力不足,根本就无法进行部署,于是回电称:“限期内可完成永久工事之修整,至于步兵线野战诸工事,请钧座指定部队担任。”故而在这种情况下,统帅部于9月10日又致电时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的冯玉祥,命令以第66军担任吴福线守备,并负责构筑步兵野战工事。而相应的命令则是更进一步指示“查吴福阵地,应增强之步兵工事,急需构筑完成”,并作出了具体的部署:


该军(第66军)以一师担任吴江至阳澄湖以南阵地之守备,与步兵工事之构筑,其主力控制于吴县附近,并以步兵一团任殿山湖西南莘塔镇、周庄、锦溪及澄湖以西、同里镇以东、真义镇各据点之守备与步兵工事之构筑。该军以一师担任湘城镇经常熟至福山镇阵地之守备与步兵工事之构筑,其主力控制于羊尖镇附近,并以一部任梅李镇、浒浦镇各据点之守备与步兵工事之构筑。该军以教导旅任福山镇以西鹿苑镇、西塘桥、杨舍营、合兴街及其以北双桥西、新桥各据点之守备与步兵工事之构筑。其部署及步兵工事,限于九月二十日以前完成,具报为要。所有吴福阵地未完成之永久、半永久工事,着由城塞组派人员会同该军迅速完成。


但是由于9月中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作出决定,倾全力于淞沪会战,以求在上海一举击败入侵之日军,故而在9月12日,军委会调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为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由蒋介石亲自兼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而就在第66军于9月15日刚刚到达吴福线之后,该军还没有来得及展开工事修整,便又被调至淞沪战场投入战斗。


直至9月24日,才由军事委员会执行部主任兼军法总监唐生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共同决定抽调第33师的3个团和第76师的4个团率领民工修整、构筑吴福线工事,预定9月27日开工,10月10日完成。尽管吴福线已经开始构筑,但军委会始终未部署守备部队,以至于淞沪部队开始溃败的时候,吴福线始终都没有防御部队在守护。


目前出现的这种局面是钱大钧所没有想到的,前线的紧张局面也是南京的这些高层们所难以想象的。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淞沪会战是一场政治仗,老蒋是打给外滩的外国人看的。几十万人挤成一堆让鬼子海空火力炸。就想着欧美的“调令”,根本没想到万一打败了怎么办。几十万人挤成一堆让鬼子海空火力炸,部队不分一二三线预备队,一说撤退就放了羊了。更可笑的是说吴福线的地堡被锁上了,没钥匙打不开,这和意大利人没有撬棍打不开弹药箱的借口有一拼了

此仗之败,不在于兵,不在于将,而在于帅,前方得不到援兵,因为援兵没老将的令不能动,前方三次上报有战机,要求动手又给老帅按了下来,结果是老帅都是等日本人准备好才让动手,更要命的是将不知其兵,居然还有将骑自行车找部下的炮团,因为这个炮团是因为老帅的亲自指挥,老白请求后撤的时候又给按了下来,就因为老帅怕洋大爷要调停,有这个的帅,部下不枉死都不正常,此老帅者,将公是也,楼主所说的是战术,可是战术是人指挥的,让猪一样的指挥有血性的中国军人,死的不值啊,命不是这么给白送的,花生米过大了云了

国家是人民的不是某个人的,国军主体是姓蒋的,其他部分是姓杂牌的,根本不是属于人民的,让私人的军队去卫国作战,不败才怪!从淞沪到南京,从武汉到重庆,节节溃败,什么防线和登陆,什么坚守和撤退,这些都是表面现象,根本的原因就是当时中国的所谓合法政府根本就不是属于这个国家的,而是欺压和统治人民的,这种垃圾统治下的军队或面临外敌入侵或面临真正人民军队的打击,灰飞烟灭只是时间问题。

15楼键谍

 以下是引用gun5205 在第1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羊杂碎一毛二一碗 在第13楼的发言:
即使吴福防线有人守护,结果也是一样的。当时的国军根本不是一支职业军队,不仅缺乏训练、编制混乱、装备落后,更重要的是这支军队没有灵魂。军人不知为何而战,抗战之初,凭借着民族气节鼓舞起来的士气,还能保持一定的战斗力,一旦战局不利,军心就散了,失败也就在所难免了。

一支没了灵魂的军队,欺负下老百姓还是有用的,去作战,那是找死

钱大钧---人送外号 钩大钱 这个类货色怎么能打得了恶战哦

14楼gun5205

 以下是引用羊杂碎一毛二一碗 在第13楼的发言:
即使吴福防线有人守护,结果也是一样的。当时的国军根本不是一支职业军队,不仅缺乏训练、编制混乱、装备落后,更重要的是这支军队没有灵魂。军人不知为何而战,抗战之初,凭借着民族气节鼓舞起来的士气,还能保持一定的战斗力,一旦战局不利,军心就散了,失败也就在所难免了。

一支没了灵魂的军队,欺负下老百姓还是有用的,去作战,那是找死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