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子弹上膛我将枪口对准酒醉的连长

落了灰的回忆 收藏 1 804

边关冷月2006西北的冬天,冰天雪地,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让本就寂寞的边关,显得更加苍凉和寂寥。冬天由于天气寒冷,训练课目减少了许多,只进行队列训练和理论学习,而进行最多的是边防政策的学习,我们是边防军人,在平时的巡逻和执勤中,在边境线上,随时有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而稍微处理不好,就会引起国际争端,甚至会挑起一场战争。平时经常听老兵说,国境线上无小事,掌握和运用好边防政策,是每个边防军人的责任。 冬天天冷,训练强度减弱时,战友们最怕的就是站哨,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独自一人在弹药库守上一个半小时,那种经历永远难忘。我曾无数次地面对明月,不知留下了多少叹息!当皎洁的月光静静地倾泄在我的身上,当孤独和寂寞铺天盖地向我涌来,无助的我,只能手持钢枪,来回地在弹药库前痛苦地徘徊。 当我最敬佩的老连长升职调走后,新来的连长我一时从心理上还不能接受。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这人很怪,熟悉和习惯了老连长的领导,一下不适应其他人的指挥。新来的连长是从边防四连副连长升任我连当连长,名字叫崔*,从他给我们第一次的讲话中,就让我有点瞧不起他,原来的老连长很有威信,从来不开低级趣味的玩笑,而崔第一次在全连大会上,也许是为了活跃气氛,讲着讲着跑题了,说到了什么“两脚踏上便龙台,一条黄龙飞出来!”还有就是看见漂亮姑娘怎样怎样的,总之,我一听十分反感,本来对他就没有好映像,这下从心底更加瞧不起他。 后来在一起生活,训练和执勤,感觉他虽不是那样十分讨厌,却也不是那样让我尊重。在部队由于军事素质不好,反正也没想长期在这干下去,也就不在乎当官的怎样了。记得有一天晚上,也是寒冷的冬天,在深夜十一点时,又轮到我去站哨,虽然心里有百个不愿意,可没有办法,当时我们站哨时,和哈萨克斯坦的关系很好,说实话警惕性不高,从来都没有担心过他们会来摸哨和偷袭我们连队。地方的老百姓和坏分子也不可能来到我们这里,连平时没有下雪就看不到一个人,何况是在寒冷的冬天,就更不会有人来了,除了我们当兵的几十号人外,再也见不到其他人。战友们常常都有偷偷睡哨的习惯,只不过睡得不是太沉,只要稍微有点声响,便会惊醒,从地上一跃而起,枪同时也拿在手上,四处查看,确认安全后,才会回到哨楼中。我不知其他战友是怎样睡哨,反正我一上哨位,便将子弹直接装在裤袋中,遇到紧急情况,比从子弹带中往外拿要快些,然后裹着自己穿的皮大衣,躺在哨楼里战友铺的皮大衣上面,将枪放在右边,人虽然躺在地上,但耳朵却不敢休息,随时听着外面的动静,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即起来,出去巡查,确认没有任何意外情况后,再回到哨楼,继续躺着,让自己舒服一点。 那一夜也不例外,只是在我躺下不久,听到脚步声走到发电房处,我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将枪拿在手中,走出哨楼,看见一个黑影,停在那里。于是对着黑影大喊口令!透着依稀的月光,看着那个黑影有点像连长,走路一晃晃的,知道肯定是他喝醉酒了,天冷不想往厕所去,跑到后面来方便来了,我的口令喊出后,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反而见他开始方便。我存心想好好吓他一下,然后又对着他大声喊“口令”!他还是只顾解决内急,不理会我的问话。当我第三次喊出“口令”时,酒醉了的他,还是没有将我的问话放在耳中,我当时很生气,想让他出出洋相。伸手从裤袋中掏出子弹的同时,我再次喊“口令,再不回答,我就开枪了”,话语刚落,将子弹压进弹仓,顺势将56半枪栓一拉,“哗”的声响,打破了夜的寂静,将子弹推上了膛,将枪举起,对着黑影的同时,传来了连长醉熏熏的回答声“别~别开枪,我是连~~连长!”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是连长,看到他酒醉后,不尊重哨兵,加上平时不喜欢他,这次专门想来收拾他,给他点颜色看看。我没有理会他的话,大声喊到“这会我不认识连长,只认识口令,再不回答我真的开枪了!”端起的枪跟随着他,距离不到五十米,在月光的辉映下,能看得见连长的腿开始有点颤抖,不知是给吓的,还是给这天气给冻的!当时我心里真是这样想的,他如果再不回答,我真的会准备开枪警告,警告后仍不回答,我会向他大腿开枪。天黑万一看错了不是连长,如果真的是坏人,这样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也许是我拉枪栓和厉声大喊,将他酒给吓醒,让他冷静下来,总算是结结巴巴将口令答对,然后还没忘问我的回令。当时感觉很好笑,他的那东西还在外面,没来得及收进去。见他答对了口令,点到为止,也就不再为难他,然后说“对不起!真的是连长嘛”,将枪中子弹退出,验枪后,规规矩矩地进入哨楼,实在忍不住偷偷在里面笑。从哨楼的窗口,看着他一晃一晃的离开,回到了连部。 哨兵的职责神圣不可侵犯,无论你是战士,还是连长,甚至于团长也好,在回答不出来口令仍然不听劝阻时,我们一律当成是摸哨的坏人。哨兵有权开枪警告,在开枪警告后,仍不听劝阻的,可以开枪将他打伤或击毙。这是条令条例赋予给哨兵的权利,是不会承担任何责任。任何人也不敢来触及这条底线,挑战哨兵的权威,除非他真的不想活了。 经历过那件事后,我只和几个相好的老乡说起了此事,和连长面对时,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每当我想起他的那个狼狈样,就忍不住想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