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被国家领导人封为“万岁连”的连队,是谁?

华夏雄气 收藏 4 14895
导读:1947年8月6日,在莱阳城以西的水沟头小园村,一支来自胶东蓬莱一带的地方武装升级成为了主力部队,其番号是“华东军区特务团(代号刚强部队)四大队辎重连”,担负起了对胶东军区对华东军区机关的保卫工作。此后,根据战场形势需要,该连队又改为“华东军区警卫旅特务团一营一连”,并立即参加了粉碎敌人对胶东区进行的重点进攻的战斗。该连队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莱阳城西的阻击战。之后,在华东军区以及华东野战兵团的指挥下,转战胶东各地,在空前惨烈的胶东保卫战中,该连队参加了胶河战役、莱阳战役,以及收复栖霞、招远等县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7年8月6日,在莱阳城以西的水沟头小园村,一支来自胶东蓬莱一带的地方武装升级成为了主力部队,其番号是“华东军区特务团(代号刚强部队)四大队辎重连”,担负起了对胶东军区对华东军区机关的保卫工作。此后,根据战场形势需要,该连队又改为“华东军区警卫旅特务团一营一连”,并立即参加了粉碎敌人对胶东区进行的重点进攻的战斗。该连队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莱阳城西的阻击战。之后,在华东军区以及华东野战兵团的指挥下,转战胶东各地,在空前惨烈的胶东保卫战中,该连队参加了胶河战役、莱阳战役,以及收复栖霞、招远等县城的战斗。


随后,这个英雄的连队走出胶东,在华东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的指挥下,先后参加了潍县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等,在炮火的洗礼中,该连队前赴后继、奋勇杀敌,成为第三野战军的一支英雄连队,先后参加了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与众多的胶东子弟们一道,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上海解放当天,八连就进驻了上海火车站。1949年6月,八连队进驻位于上海中心的上海南京路,此后,连队番号先后改编为华东军区警备旅特种团一营一连、上海公安总队三团一营一连、四连等,其后又改为内卫一团直属连、内卫一团三营八连,一直担负着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外滩等地的巡逻、执勤、维护社会治安,与中共华东局、上海市委等的警卫任务。上海曾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但又是“冒险家的乐园”,一些不法商人曾扬言:上海是个大染缸,不出三个月,共产党红着进来,黑着出去。




所以,早在一九四九年该连队驻军丹阳时,深谙上海情况的华东军区兼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就谆谆教导:“上海是一座具有革命传统的光荣城市,但是由于受帝国主义的长期统治和资本主义生活方式的影响,使上海变成了冒险家的乐园,变成了一口大染缸……我们要改造旧上海,可不能让上海改造了我们!”



唯一被国家领导人封为“万岁连”的连队,是谁?

陈毅在上海




面对十分复杂的社会情况,八连官兵记住了毛泽东同志“务必使同志们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的教导,也记住了陈毅司令员的话,充分发扬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艰苦奋斗优良作风,自觉抵制了各种思想的诱惑与侵蚀,身居上海最核心地区的霓虹灯下,始终一尘不染,在南京路上牢牢地站稳了脚跟,出色地完成了巡逻、执勤和警卫任务,成为上海人民心中一支胜利之师、文明之师的杰出代表。



受此感染,在1959年7月23日,上海党委机关报《解放日报》在一版头条位置发表长篇通讯———《南京路上好八连》,分别从拾金不昧、精打细算、克己奉公、精神世界以及思想工作五部分入手展示了八连的精神风采,并配发社论,介绍上海警备区某部八连的先进事迹,在全国引起热烈反响,并引发了全国众多媒体的竞相报道,同时也引起了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等的热切注意。


1960年,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带领作家沈西蒙等到舟山视察海军部队。途经上海时,许世友司令员听到上海有关党政人士的积极反映后,与兼任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的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必成一起,要求沈西蒙等一个全面宣传“好八连”的话剧。沈西蒙与漠雁、《解放日报》部队通讯员吕兴臣等几位作者按照许司令的指示,就地推成光头,直接到好八连当兵,与战士们同吃同住,亲自体验了八连的战斗与生活,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素材。回到南京后,沈西蒙与漠雁、吕兴臣合作写出了话剧剧本《南京路进行曲》,几经修改后,在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排演中,被正式定名为《霓虹灯下的哨兵》。 1962年底,正式该剧公演。“好八连”作为“两个务必”、发扬艰苦奋斗精神的一面旗帜,立即在军内外引起轰动,各地剧团纷纷移植演出,一时蔚为壮观。到1963年初,应军委、国防部等的要求,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进京演出,朱老总、周总理、国防部长林彪元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积极观看。而周总理前后观摩此剧达七次之多,对台词、人物等各个方面提出了多项建议建议。


根据各方面情况综合考察核实,胜利经历了敌人钢铁炮弹和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两种考验,继承和发扬了光荣革命传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上海部队某部第八连,于1963年4月25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正式命名为“南京路上好八连”



1963年5月5日,在上海举行了命名仪式。国防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代表国防部宣读命令,授予八连以“南京路上好八连” 的光荣称号,八连连长张继宝和指导员王经文在热烈的掌声中登台,接受了南京地区部队领导机关授予的题有“南京路上好八连”的锦旗。 在授旗之后的1963年5月8日,《人民日报》为“南京路上好八连”的命名发表专题社论,以《永远保持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为题,提倡八连的精神。同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南京路上好八连”的长篇通讯。之后,全国各地的报纸、电台纷纷宣传“南京路上好八连”,全国掀起了学习“南京路上好八连”的热潮。

八连被国防部命名后的一个月内,朱德、邓小平、陈云、陈毅等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都纷纷题词,号召大家向“南京路上好八连”学习。但是,毛主席的题词,却未曾见到。


其实,这另有内情。

到1963年7月29日晚,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得以到中南海怀仁堂上演,而百忙之中的毛泽东,则是该剧的主要观众。对人民军队极有感情的他,对剧情看得十分投入,几乎升华为剧中的角色。当剧中的童阿男受到批评要离开连队时,主席也十分着急,喃喃自语道:“童阿男,你可不能走啊!”当童阿男受到教育后重新回到连队时,主席又面带笑容,微微点着头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当演出结束后,毛主席十分高兴地走上舞台,和剧组的编导、演员们一一握手,深情地说:“是个好戏,很动人,写的好,演的也好,要多给一些人看。”毛泽东和剧组人员合影留念后,再次强调说:“话剧是有生命力的,是最能反映现实的。”




“是个好戏,很动人,写的好,演的也好,要多给一些人看”,这是毛泽东对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最高的评价。


另外, 这也是主席在解放后看过的唯一两部话剧之一;另一部,是话剧《雷锋》。


观看完话剧两天后的,也就是1963年八一建军节那天的凌晨,彻夜工作的毛泽东,除了对话剧的赞赏外,对八连的精神也有了全面的阐释。他挥笔写下了着名的《八连颂》:



好八连,天下传。为什么?意志坚。为人民,几十年。拒腐蚀,永不沾。因此叫,好八连。解放军,要学习。全军民,要自立。不怕压,不怕迫。不怕刀,不怕戟。不怕鬼,不怕魅。不怕帝,不怕贼。奇儿女,如松柏。上参天,傲霜雪。纪律好,如坚壁。军事好,如霹雳。政治好,称第一。思想好,能分析。分析好,大有益。益在哪?团结力。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人敌!




这首《八连颂》,是毛泽东给基层连队的唯一一次题词。这一题词,使“南京路上好八连”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政治荣誉,为全国军民学习“南京路上好八连”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根据毛泽东的讲话精神,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将歌颂南京路上好八连的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拍成了电影,并于1964年初在全国发行放映。


在国家领导人的题词中,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的题词,最具特色,也最为人们称道。总书记的题词是:



“ 一贯保持光荣传统的、保证走向共产主义的、集体的标兵——南京路上好八连万岁!”


邓小平身为国家领导人,高呼一个连队万岁,这是党史、军史上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邓小平的题词公开后,人们开始把“南京路上好八连”称作“万岁连”,并流传一时。直到现在,上海的老一辈人当中,仍有不少人习惯地称八连为“万岁连”。


而毛主席题词中“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人敌”的总结语,更升华了好八连精神的意义,而是作为了人民军队的立足之本,其精神,被人民军队秉承至今。



荣誉之下,八连没有忘乎所以。被称作“万岁连”之初,连队就组织战士们专门进行讨论。邓小平称“南京路上好八连万岁”,一方面是讲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和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精神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千秋万代都需要发扬;另一方面,是要把艰苦奋斗的精神代代传承。因此,八连的代代官兵们,没有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和人民群众的期望,始终是南京路上一棵艰苦奋斗的常青树。


赋予“万岁连”称号的小平同志,对此非常欣慰。1991年,总政组织部和南京军区政治部编纂出版《南京路上好八连》一书时,他欣喜地题写了书名。


“霓虹灯下的哨兵”,将永远是全军艰苦奋斗、拒腐防变的一面旗帜。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