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中国开始理论反击以正本清源

青衫老祖 收藏 29 4519
导读:近来,青衫老祖读到三篇文章,感觉很有味道,因为,其目标所指,均属于经济上的“自由派”理论以及政治制度上的“右派”理论。青衫老祖由此认为,中国已经开始在理论上作集中反击,目的是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全面回击西方及其御用文人的意识形态进攻。这一反击正值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因此,这应该属于为十八大召开作理论准备的组成部分。 第一篇文章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侯惠勤撰写,题目是《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概括上如何取得共识?》。文章写的很长也很深刻,观点也很鲜明。其中,最值得重视的观点有三:

近来,青衫老祖读到三篇文章,感觉很有味道,因为,其目标所指,均属于经济上的“自由派”理论以及政治制度上的“右派”理论。青衫老祖由此认为,中国已经开始在理论上作集中反击,目的是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全面回击西方及其御用文人的意识形态进攻。这一反击正值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因此,这应该属于为十八大召开作理论准备的组成部分。

第一篇文章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侯惠勤撰写,题目是《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概括上如何取得共识?》。文章写的很长也很深刻,观点也很鲜明。其中,最值得重视的观点有三:

一是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通过其‘社会主义性’去整合人类性和民族性”。指出:“一些观点较为明显的倾向是把最大限度的包容性,即‘普适性’作为价值观提炼的最高原则,不但有意无意地淡化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界限,而且打开了西方对我进行价值观渗透的缺口。在这些观点看来,社会主义、爱国主义等只是‘特殊价值’,而超阶级的‘人类价值’,才是价值观的精髓。不难看出,对于超阶级抽象‘普世价值’的追求,容易导致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和生命力的怀疑,以及对于当下流行的西方强势价值观和话语体系的屈从。”并指出“用所谓‘人类性’否定工人阶级的‘阶级性’本身就是资产阶级的阶级诉求”“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的否定”。

二是强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是基本原理。文章引用恩格斯在1883年的德文版序言中指出的:“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 指出:“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在这一理论体系中的实际运用,至少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从剥削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在我国已不复存在的国情出发,在慎提慎用‘剥削阶’以及‘剥削’、‘压迫’一类提法的同时,不仅不削弱、而且强化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及其阶级意识;二是从阶级斗争已经不是我国主要矛盾的实际出发,在强调具体矛盾具体分析、着眼于化解人民内部矛盾、慎将矛盾上纲为‘阶级斗争’的同时,在重大社会矛盾(例如反腐倡廉建设)的分析上,不放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三是从坚持和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局出发,牢牢把握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政治方向,在不断推进改革开放、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轻言贫富差距过大或存在分配不公现象为‘两极分化’、‘阶级分化’的同时,坚定不移地防止两极分化、贯彻共同富裕、不断实践社会主义的本质、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三是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概括必须体现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性质,首先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性质。”指出:“体现劳动和劳动人民在国家生活中崇高地位的‘劳动优先’、‘劳动光荣’,体现人民作为国家真正主人的‘人民至上’、‘为人民服务’,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共同富裕’、‘公平正义’、‘和谐发展’等,无疑是我国国家精神的精髓。只有以此规范国家行为、彰显国家精神,才能于外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产生日益强大的国际影响力,于内获得人民群众的广泛认同,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和道德精神。在此基础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我国国家软实力的内核才得以确立。”


第二篇文章,由青衫老祖的文友、中央党校著名教授辛鸣撰写,题目是《深化改革要坚持科学的改革观》。这篇文章的核心是,呼吁确立科学改革观,解决好为谁改革、由谁改革、如何改革的问题。

一是强调:“为人民改革:改革的价值取向要科学。”指出:“改革本身并不是目的。我们的改革只有一个指向,就是人民的利益,或者说我们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改革。改革如果不能保证人民的利益,就是没有意义的。人民在这里不是一个抽象的政治概念,而是实实在在的全体中国人民。所以,邓小平同志反复强调中国的改革是“要解决十亿人的贫困问题,十亿人的发展问题”。“强调:“为人民改革,就要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改革的出发点和归宿;就要让人民不仅成为改革的推动者、承担者,而且成为改革发展成果的拥有者、享有者,充分拥有和享有他们应该得到和可以得到的利益。”

二是强调:“让人民改革:改革的主体定位要科学。”指出:“我国30多年的改革开放实践告诉我们,在当代中国,改革的主体只能是广大人民群众。人民群众是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创造主体,是实现自身利益、加快改革、深化改革的根本力量。”“如果仅仅由少数人参与,在目标的设定、方案的设计、措施的出台等方面听不到人民群众的声音,这样的改革是无法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也是无法顺利推进、不断深化的。”

三是“正确地做事:改革的路径选择要科学。”强调: “既不能因为改革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而否定改革的目标和方向,也不能因为肯定改革目标与方向而忽视改革路径中存在的问题。”指出这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把改革的路径选择与改革本身混为一谈,或者把对改革路径选择和具体做法的不同意见当作反对改革,或者因为改革的路径选择和具体做法存在不完善之处而否定改革。”

四是“算全面大账:改革的成本评估要科学。”强调:“要进一步深化改革,仍然需要关注改革收益背后的成本是什么、有多大、如何支付。”“ 坚持科学的改革观,要求科学评估改革的成本,也就是要算全面大账。”指出:“ 在改革实践中确实存在改革成本承担者和改革收益享有者错位的问题,即承担改革成本多的社会群体享受到的改革成果少,承担改革成本少的社会群体享受的改革成果多。这种错位体现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在财富占有、资源占有乃至社会地位等方面出现不公正、不平等问题。因此,需要通过制度安排与政策导向使那些在改革中获益较多的群体适当承担改革成本,为那些在改革中承受较大牺牲的群体解除后顾之忧。这既可以为改革不断深化创造有利条件,也是社会公平正义原则的基本要求。”

第三篇文章来自《光明日报》,题目是《国企的价值》。文章强调:“从登上历史舞台起,国有企业就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主体和主导力量。新中国的前30年,本着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精神,国有企业几乎由零起步,使中国工业化从一张白纸一跃成为世界第六大工业强国;改革开放以来,国有企业又承担了巨大的改革成本,几度陷入困境……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国有企业的担当与付出,就没有新中国60多年的成就与辉煌。”文章列举了一系列价值标志:

一是资产增值巨大。1998年全国国有企业一年总利润只有200多亿元;仅仅10年后,如今中央企业月利润即可实现近千亿元。截至2010年,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已达到100多万亿元。

二是科技创新主体。“在高铁领域,中国人用5年走完发达国家40年的路,创造了运营时速486.1公里的新纪录;在航天领域,以国企为主体的中国企业铺就了38万公里的漫漫奔月路;在电力领域,中国人用5年时间研制出特高压输电核心技术,建成世界首个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国有企业是书写‘中国创造’当之无愧的主力军。”

三是时代精神的创造者。“没有‘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铁人精神,就没有令世人惊叹的中国速度;没有‘风暴强意志更强,海拔高追求更高’的精神海拔,就不可能在青藏高原建成人间天路。国有企业的优良传统已成为当今中国最可宝贵的时代精神。”

四是维护国家利益与经济自主权的先锋。 “正是由于国有企业的存在,使得我国在关系国家安全和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拥有经济主权。2011年,我国有61家公司进入世界500强,其中绝大多数是国有企业。中国跃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有企业可谓居功至伟。”

综上,文章呼吁进一步巩固发展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公有制经济。指出:“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国有经济是国民经济名副其实的主导和支柱。国企的力量显示着中国的力量,国企的力量更是关系到我们每个中国人的民生基础。否定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和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必然会加剧劳资对立和财富分配的两极分化,催生私人资本,破坏社会稳定,动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根基。”

同时,坚决反对国企私有化。指出:“以史为鉴可以知未来。20世纪90年代初,东欧一些国家实行大规模私有化政策,其结果是制造出庞大的失业队伍和恶性通货膨胀,公有财产被瓜分后不但没有使绝大多数民众成为‘所有者’,却使少数人一夜之间成了‘亿万富翁’。 ”

青衫老祖评论:

上述三篇文章,分别阐述三个大问题,一是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构建问题,二是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问题,三是中国国企的发展方向问题。所有这些问题,实际都有一些模糊认识,有的甚至是别有用心的误导。

比如人权和自由的价值观,究竟有没有阶级性?是不是只有资本主义制度才能够实现“人权和自由”,而社会主义反而要走向“专制和独裁”?实际上,马克思主义从来不反对人权和自由,而是用阶级分析的观点看待“人权和自由”,强调要通过阶级斗争,实现无产阶级的的解放,使无产阶级摆脱被资本奴役、剥削的地位,成为人类社会的统治阶级,从而获得真正的“人权和自由”而剥夺资产阶级剥削、压榨无产阶级的“人权和自由”。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攻击社会主义国家“独裁专制”,大概主要原因就在于社会主义革命要剥夺的是资产阶级剥削和压榨的“人权和自由”(当资本家还原为劳动者时,他与工人阶级享有同样的权利)。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自由和人权”方面有着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应该旗帜鲜明的予以坚持。

再比如改革问题。改革进行到今天,应该对改革的规律作认真的回顾和总结,提出科学的改革观。当前,要坚决防止“改革设计精英化、改革成果分享精英化”趋势,让一些所谓精英人士垄断改革话语权。中国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改革无疑应该是为了人民,由人民广泛参与,改革成果应该由人民分享。否则,就可能成为违背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精英游戏”。其后果不堪设想。

再比如国有企业改革问题。还在佐里克跑到中国兜售他的“私有化”方案时,青衫老祖就大声疾呼:“世行大忽悠与诱骗中国挥刀自宫”,坚决反对国企私有化。读完《光明日报》的《国企的价值》以及《环球时报》的《国企构筑大国经济基石》,感觉舆论方向并没有受到佐里克之流的影响,心里的一块石头亦即落了地。中国国企要继续深化改革,但是,改革的方向绝不能是私有化。否则,万劫不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cfmsg

中国要改革,要进步,要反腐,要倡廉,要强军,要固土,要拒敌,要富强。

不过坚持啥啥主义,坚持谁谁领导,这个没必要。

只要领导得好,让国家富强人民安乐,自然会得到拥戴。

领导得不好,国家不富强人民不幸福,扯什么口号用什么主义都会失败。


看了一个电视剧,里面一个人说,中国几千年历史,每个朝代的灭亡,都是因为朝廷贪腐,民不聊生。

只有不好的领导,没有不好的人民。主义对人民来说,只是空心汤团,不能填饱肚子的。

现在朝廷贪府大家有目共睹,但不是民不聊生,人民生活还是在变好,所以领导阶层还不会被人民推翻。

但如果贪腐不除甚至越来越严重,终有那么一天的。

希望领导层能为中国找到真正正确的道路,带领中国走向富强。


我不信主义,也不反对主义,只要看到国强民富、国富民强。

25楼likand

顶你,老祖。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在沮丧、在迷惘的时候,在各种妖言怪论甚嚣尘上的时候,我们都要坚信人民的力量,相信这个国家、这个政府和这里的人民一定能够扫除一切阴霾。

搞那么复杂干叼,六成以上老百姓鼓腹讴歌就是好主义。

“用所谓‘人类性’否定工人阶级的‘阶级性’本身就是资产阶级的阶级诉求”“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的否定”。



------------------------------------------------------------


其实普世的人类性和工人阶级的阶级性哪有什么本质对立的事情,完全是人为制造的。


无非有钱人拥有了物质基础,可以追求人类性了,而代表多数人的工人阶级还没吃饱,当然要求有钱人分点钱出来咯,这就是阶级性。但是等工人阶级得了分出来的钱以后,也算有点小钱了,不还得是追求人类性?


所以两者没差别,人类性就是最终目标,阶级性就是为了达到最终目标的阶段目标。


为了两个殊途同归目标,人类莫名其妙的为了意识形态打了大大小小热战冷战,真是疯狂。

文章写了很多字。。。可惜。。。。一边电影,,一边网页。。没时候看。。。。。。。。。顶下再说。。。。。。。。。。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