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并非石头所生的惊天秘密



八戒曰:


自从跟师父上路,与亲爱的宝贝(高老庄我的爱人)诀别后,我就决心要成佛。成佛好不好玩,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是过程。


我喜欢美女,米国人欧洲人都知道。


大师兄老是说他是石头生的,我觉得奇怪,石头怎么能生人呢?是不是“石女”生的?或者是一位姓“石”的美女生的?我以前听过佛祖说法,有什么“石女生孩子”的话,是不是说大师兄是石女生的?把我弄糊涂了。


我是猪,我聪明,我有好奇心。


一路上,我总是希望弄明白,大师兄究竟是谁生的。


在取经路上,我们师兄弟虽然有些不和谐,甚至经常尿不到一壶,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这个你可能就不知道了。


我想知道的是,大师兄的爸爸妈妈是谁,尤其是妈妈是哪一位?


大师兄想知道的是,我的父亲母亲是谁,尤其是爸爸是哪一头?


说来有点难为情,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妈妈是猪。


我在当天蓬元帅的前身,父母是谁不知道,是不是人我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猪。被玉帝老儿痛扁下凡,亲爱的你都知道我咬死了“猪妈妈”,自己独立长大了。


我杀母,是不是我该下地狱?


我那时很愤恨,痛恨那个万恶的天庭旧世界,痛恨他为什么要让“猪”作为我的妈妈!我只知道我妈,不知道我爸。


我爸是谁?农村有很多种猪,我的父亲不知道是哪一头?


因为这个糗事,大师兄一路上老取笑我,无论到哪里,都要看看有没有猪圈子,看看有没有“种猪”,看看我的“爸爸”在哪里?这不是羞辱我吗!


我一报还一报,到处寻找大师兄的妈妈。


好在《西游记》读者很多,大家帮我引经据典,推荐我拜狄仁杰福尔摩斯为师,一定要揭开大师兄背后的秘密,尤其是妈妈是谁的秘密!


据说,大师兄大闹天宫时,曾经跟天上的干部大打出手,一人力敌三十六雷将,在那里团团转的,突然走神了,“圆陀陀,光灼灼,亘古常存人怎学?入火不能焚,入水何曾溺?光明一颗摩尼珠,剑戟刀枪伤不着。”


明眼人一看,大师兄还是一颗“光明摩尼珠”呢。摩尼珠是舍利子,舍利子是佛祖的灵骨。我更奇怪了,大师兄怎么会是佛祖的灵骨呢?


有人因此意淫,某一天,佛祖逗着小孙子玩,说我们“打个赌”,你能不能翻出我的手掌心?小孙子不跟他玩了,就在手中撒了一泡尿,佛祖毫无办法,只得给他“换尿布”,这不是像“父亲”还像谁?


大师兄总爱说自己的父母是“天地”,难怪一见到“天地”就激动。要不,在五庄观里看到镇元子供奉了一块“天地”牌位,好像是刨了他的祖坟一样,激动地将牛鼻子的人参果树断了根。谁敢跟我抢父母?不过,我还是佩服这个敢作敢为的猴头。


一路上,我总觉得大师兄跟观世音的关系非同一般。外界曾经流传着大师兄是她的私生子的神话。大家都是取经干部,观音首长对大师兄的特殊关照,确实让我眼红。


大师兄打不过人家,或心情不好,总会去找观音“妈妈”的,撒撒娇说几句花言巧语,“妈妈”就会出头替“儿子”打一场,就像在外面被人打哭跑回家去找妈妈的孩子一样。


观音特别特别纵容他,对他百依百顺,给他三根救命毫毛,即使到灵山成佛了,也未见大师兄归还。


为了大师兄的成长,观音“妈妈”煞费了苦心!


因此,我总在想,大师兄即使不是私生子,就是一个弃婴。名虽“弃婴”,实际上有来头。难怪佛祖跟他对阵时,高声大叫:“可惜了你的本来面目!”他的本来面目是什么?


我也是在寻找我的“本来面目”,一路上,我一直想我的爸爸是谁,我的本来面目是谁?


我们同病相怜,都具有一种情结,他叫“恋母情结”,我叫“恋父情结”。


大师兄喜欢观世音,我则喜欢唐师父。我将师父真真正正当成了父亲,要不你看我的能力有限,毛病多多,师父为什么一直喜欢我?因为我真心看待师父,将他当成爸爸了。


有一次,师父决定自己找饭吃,我真诚地说:“师父没主张。常言道,三人出外,小的儿苦,你况是个父辈,我等俱是弟子。古书云:有事弟子服其劳,等我老猪去。”


感动得师父差点流下了热泪。


八戒心得:大师兄的身世确实可疑,我们都具有共同的“恋母恋父情结”就说明了问题。没有父母管教的孩子,走出江湖绝对艰难,要不被水呛死,要不闯出世界。我和大师兄都是没有父母的人,西行之路,就是我们共同寻找父母之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