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引进俄制驱逐舰始末:俄两大船厂勾心斗角

不再分军种 收藏 0 1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引进俄制驱逐舰始末:俄两大船厂勾心斗角


中国引进俄制驱逐舰始末:俄两大船厂勾心斗角


中国引进俄制驱逐舰始末:俄两大船厂勾心斗角


中国引进俄制驱逐舰始末:俄两大船厂勾心斗角


中国引进俄制驱逐舰始末:俄两大船厂勾心斗角


来源:青年参考


中国海军引进俄制“现代”级驱逐舰的计划历时10余年,方得修成正果


编者按:当前,中俄海上联合军演正紧锣密鼓地展开。在中方参演舰艇序列中,人们再度发现了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引进的俄制“现代”级驱逐舰的身影。或许是巧合,最新一期出版的香港《亚太防务》杂志,刊登署名“扎马”的文章,披露了中方引进该型战舰的前后经过。本报现将文中部分内容摘编如下,不代表证实其中观点。


台海危机催生巨额军购


20世纪90年代,中国海军舰艇数量居世界第三,但舰艇性能与美俄以及周边国家和地区存在巨大差距,甚至没有一艘堪与台湾海军新型水面舰艇平等对抗。显然,要想改变被动局面,中方必须保证迅速拥有一种性能先进、具有较强对海、对空及反潜作战能力的新型驱逐舰,充当水面舰队的“拳头”。而当时,中国大陆新一代主战舰艇还处在初期设计阶段,短期内无法满足军事斗争要求,只有通过进口才能解燃眉之急。


与此同时,继承大部分苏联武装力量的俄罗斯饱受“休克疗法”折磨,为换取急需的外汇,愿意将较先进的武器装备推向国际市场。在双方的默契下,中国海军开始有意识地对俄军现役舰艇进行接触,尤其是1993年4月,俄太平洋舰队一艘“现代”级驱逐舰访华,中方借机对该舰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经过一番对比,中国军方的研究重点开始集中到“现代”级舰上,并从次年开始与俄方商讨引进的可能性。


1996年的台海危机,加速了中国引进俄制驱逐舰的进程。时任俄国家武器装备出口总局局长卡图京少将回忆,从1996年下半年开始,中国代表团密集访俄,“夜以继日的谈判与陪同参观,让总局的许多同事患上了腰椎病”。次年8月,俄罗斯媒体率先传出消息,称中俄签署了价值8亿美元的军舰采购合同,中方决定购进两艘“现代”级舰及相关武器系统(包括舰载直升机),工程编号为“956E”,其中字母“E”代表“出口”。


俄方上演“借花献佛”


战舰采购合同签署后,能否按期完工并交付成为中方最关心的因素。为此,俄国家武器装备出口总局盯上了圣彼得堡北方造船厂在建的“叶卡捷琳堡”号和“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驱逐舰,打算“借花献佛”,节省两年以上的时间。彼时,囊中羞涩的俄海军拖欠北方造船厂高额货款,已无可能接收这两艘崭新的主力舰。经过俄政府内部折冲,1997年11月21日,北方造船厂与俄国家武器装备出口总局签订合同,将上述两舰转售中国。


由于资金到账及时,两舰的施工进展迅速。1999年7月19日,齐装整备的“叶卡捷琳堡”号离开圣彼得堡,进入波罗的海试航。同年12月25日,该舰降下俄海军旗,更名为“杭州”号,并于次年1月启程前往中国,加入东海舰队。“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则于2000年7月开始航行试验,12月交付,更名为“福州”号,同样加入东海舰队。


头两艘“现代”级驱逐舰服役后表现优异,为俄军工企业争取到了新订单。2002年1月3日,已完成改制的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董事长谢尔盖·切梅佐夫,与中方代表签署了出售第二批两艘改进型驱逐舰的合同,总价值高达14亿美元,工程代号“956EM”。由于“956EM工程”改动甚大,外界在协议签署前就流传俄方可能无力建造的说法,为此,北方造船厂总工程师弗拉迪米尔·斯波里多普罗保证,他们有信心圆满完成任务。


两大造船厂勾心斗角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颇具戏剧性。2002年1月中旬,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突然宣布,以“公开招标”方式重新征召生产厂家,结果,同在圣彼得堡的波罗的海造船厂以较低报价拿到了为中国造舰的生意。此前,所有“现代”级均出自北方造船厂,该厂预先投入大笔资金购买了钢材及设备,还向设计单位垫付了“956EM工程”的设计改动费用。两家船厂的冲突不断激化,战火从圣彼得堡烧到莫斯科,冲突性质也演变为政治斗争。最终,订单重回北方造船厂,负责军售且偏向波罗的海造船厂的俄副总理克列巴诺夫去职。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支持波罗的海造船厂的部分俄杜马议员称,要通过司法途径要求北方造船厂偿还拖欠的6亿美元贷款。迫于压力,北方造船厂主要股东“新计划和新理论集团”(NPK)找到俄国际工业银行总裁谢尔盖·普加乔夫求助,为了获得这位金融寡头的支持,NPK承诺,将把造船厂的控制权移交给国际工业银行旗下的“联合工业集团”(OPK)。


尽管换了新东家,北、波两厂的战火仍持续不断,波罗的海造船厂指责北方造船厂企图用旧零件造舰,扬言不再向后者提供必要设备。据说,直到时任总统普京介入,放出“将波罗的海造船厂交予他人管理”的狠话,该厂才被迫与OPK妥协。


双方达成协议后。北方造船厂形式上垄断了订单,波罗的海造船厂也不必冒主承包商的风险而仍有赚头,幕后的最大赢家则是国际工业银行总裁普加乔夫。


告别波罗的海 扬帆太平洋


2002年6月27日和11月15日,两艘改进型“现代”级驱逐舰相继开工。按照传统,北方造船厂给两者起了临时性的舰名,分别是“猛烈”号和“永久”号。


据北方设计局总设计师弗拉迪米尔·尤赫宁透露,全俄1800多家军工企业参与了这两艘新舰的建造,其中,波罗的海造船厂负责提供动力系统。“956EM工程”最大的改动是安装3M80MBE超音速反舰导弹,能够打击240公里外的舰艇,射程比前两艘增加了一倍;同时,该舰携带的9M317舰空导弹也具有45公里的拦截距离。尤赫宁还强调,如果必要,中国海军可将该舰航行到世界各个海区长期值勤,完成跨国救灾或维和等准军事任务。


2005年12月28日,俄国营武器出口公司、北方造船厂代表及百余名中国海军官兵在北方造船厂的2号码头,举行了简短而隆重的交船仪式。“猛烈”号更名为“泰州”号,随后沿波罗的海-大西洋-印度洋-南中国海航线回国。2006年9月28日,最后一艘“宁波”号也顺利交付中方。至此,4艘“现代”级驱逐舰全部到位,在解放军东海舰队服役至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