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湖之战:影响美国海军200年的海战

美国历史上,几乎没有一场海战能像1813年9月10日的伊利湖之战那样在国家道德层面上留下持久的印记了。总司令奥利弗­哈泽德­佩里那条事后消息——“与敌遭遇,但已是囊中之物”——和他“不要弃舰”的旗语正是早期美国海军最鲜活的景象。事实上,那面旗在美国海军学院被供奉了好多年,已然成为海军物化的座右铭。但它对海军第一次编队作战的意义远大于它的象征意义。它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来检验后勤、指挥和舰只操控方面的问题,以及直到今天都在影响海军作战的勾心斗角问题。


后勤,后勤,后勤


房地产经纪人将会告诉你,一份房产的价值有赖于三个条件:地段、地段、地段。因此海战或陆战的胜利也取决于同样的句式:后勤、后勤、后勤。陆军指挥和参谋学院那句格言——“票友讲战术,专家讲后勤”——就是沿用这种理念。而正是依靠这个理念,美国赢得了伊利湖上的的水上控制权。


1812年夏,随着底特律的陷落及美国军队在尼亚加拉边境被击败,华盛顿意识到夺得安大略湖(Lakes Ontario)和伊利湖的水面控制权对取得旧西北部(Old Northwest)和上加拿大(Upper Canada)的胜利至关重要。海军派出艾撒克­强西准将(Commodore Isaac Chauncey)前往安大略湖,并授意他在那里建造必要的舰只控制该地区及伊利湖区。很快强西就在他自己位于纽约萨克特港(Sackets Harbor)的造船基地和英国人位于上加拿大金士顿(Kingston)的造船基地之间展开了“造舰竞赛”(shipbuilder's war)。到1814年末,双方都在建造有100多门炮的军舰,但双方都不能在安大略湖上获得优势。


而在伊利湖,情况就有所不同了。1812年夏,英国人依靠“夏洛特皇后”号战舰(Queen Charlotte,18门炮)、“亨特将军”号双桅战舰(General Hunter,10门炮)、“普雷沃斯特夫人”号纵帆战舰(Lady Prevost,12门炮)和一艘属于英国毛皮贸易西北公司的双桅帆船“加里多尼亚”号(Caledonia,3门炮)控制了整个湖区。随着1812年夏麦基纳克岛(Mackinac Island)和底特律的陷落,英国人增加了一艘用于美洲贸易的单桅帆船“朋友好运”号(Friends Good Will,后来改名为“小贝特”号,Little Belt),而美国则补充了一艘双桅帆船“亚当斯”号(Adams,后来改名为“底特律”号,Detroit),但直到这2艘船被捕获时都没有被武装起来。当时所有在湖区的美国人都只有一些没有武装的商船,后来其中2艘单桅帆船被武装起来用于在伊利湖的战斗——“特立普”号(Trippe)和“萨莫斯”号(Somers)。



由于美国人试图改变这个湖及更南方的尼亚加拉瀑布区的控制局面,他们必须建造并武装起能组成一支舰队的上述舰只并为之配备足够的人手。在1812年秋到1813年春,强西准将终于赢得了安大略湖的水上优势,美军可以有效控制尼亚加拉河两端英国人的乔治要塞(Fort George)和伊利要塞(Fort Erie)之间的邮路了。同时,美国人还控制了下湖和上湖之间的后勤补给线,因此可以开辟一条线路用于从东海岸到大湖区运送海军装备、武器和人员。而另一方面对英国人而言,尼亚加拉水陆交通线的丢失意味着从安大略湖节省下来的可怜的物资和人员供应将不得不通过一个简陋的道路网运送——从伊利湖西北的波林顿湾(Burlington Bay)一直到位于伊利湖长角(Long Point)的多佛港(Port Dover)。这也意味着在上加拿大阿莫斯特堡(Amherstburg)和底特律河南端建造的用于伊利湖的新战舰将不得不依靠该地区残存的材料和造船工人来完成,而得不到安大略湖区的装备和人员了。


很快,在1812年10月8日-9日夜间,美国海军上尉耶西斯­邓肯­艾礼奥特(Jesse Duncan Elliott)指挥了一场奇袭,重创了英国人的伊利湖海军中队。“底特律”号(原“亚当斯”号)和“加里多尼亚”号在她们位于伊利要塞的锚地被掳获。虽然在撤退的途中,“底特律”号在尼亚加拉河上搁浅,不得不烧掉她以防止重新落入敌手,但是艾礼奥特大胆的计划使英国人损失2艘舰只,并使胜利的筹码转移到美国人一边。伊利湖上双方海军力量的天平开始偏转。英国海军少将艾撒克­布洛克(Isaac Brock)警告他的上级——海军中将乔治­普雷沃斯特(George Prevost)爵士:美国人“正在尝试一切手段试图在2个湖都保持海军优势,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我们在这个国家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与此同时,在五大湖区的普雷斯克岛湾 (Presque Isle Bay,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伊利湖地区),水手丹尼尔­道宾斯(Daniel Dobbins)正在监督海军4艘新炮艇的开工,她们分别是“羚羊”号(Ariel)、“蝎子”号(Scorpion)、“雌虎”号(Tigress)和“豪猪”号(Porcupine)。建造时间从11月直至次年3月。1813年1月,强西准将视察了伊利湖船厂,他对他选定的双桅战舰建造厂厂址非常满意,并没有把普雷斯克岛湾里的沙洲当作一回事儿。他也不喜欢这些炮艇的尺寸,因此命令把尺寸扩大为原来的2倍,这些完全不在计划之内。但最重要的是,他联系到了纽约的造船专家诺亚­布朗(Noah Brown),并让他带着他那些著名的才华横溢且技能娴熟的造船工人们从东海岸赶来建造这些舰只。于是布朗和他的工人们在3月初抵达。


佩里抵达大湖区


这位大湖区的舰队司令需要某个信得过的人来监督造船,这个人要监管军舰上那些必要的组成部分——帆,绳索,铁,火炮,炮弹,以及其他东西——送抵,还要监管索具放置、船只下水和水手训练,以及英国人在伊利湖上的势力被抹除。他需要一个与负责造船的平民、公共事务承包人和军事官僚机构都能够相处融洽的指挥官。他需要一个惯于掌控大局的人。这个要求很高。虽然海军官兵从公海一直延伸到大湖区,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在大湖区服役——在咸水区服役可以获得更高的声望和更优厚的报酬。


而在罗德岛的新港,27岁的“大司令”(Master Commandant,相当于现在的司令)奥利弗­哈泽德­佩里正百无聊赖地指挥着这里的炮艇。1811年1月9日,这一天在他在个人经历和历史纪录上留下一个污点:时任美国“复仇”号纵帆战舰舰长的他,在离开罗德岛的“了望山”暗礁(Watch Hill Reef)时遇到大雾,结果战舰沉没了。虽然大量的调查表明该起事件中他的指挥并没有问题,主要责任都归于他的领航员,但是在海军部的首脑眼里,“复仇”号沉没事件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前途。不过佩里的履历上却隐含着2个关键要素——他曾经监管过许多炮艇的建造,他也指挥过纵帆战舰和一支炮艇中队。


他请求去咸水区担任指挥官或其他职务,但这个请求石沉大海。绝望之中他直接写信给强西,要求在大湖区谋得一个职位。这位大湖区的舰队司令欣喜若狂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他命令佩里在前往普雷斯克岛湾之前,先到萨克茨港(Sackets Harbor)向他报到。佩里从他的罗德岛驻地带来了140多个军官和下属,包括领航员斯蒂芬­卓别林(Stephen Champlin,他的堂兄弟)和托马斯­C­阿米(Thomas C. Almy),这2个人都将在伊利湖海军中队中担任舰长;此外还有威廉­V­泰勒,他将成为佩里的领航员。强西希望佩里能够监管伊利湖海军中队的建造、装备、后勤和人员配备,并按他的设想,在一切全部就绪之后仍由自己指挥。强西对伊利湖的掌控取决于他能否继续维持安大略湖区的海军优势,但在普雷斯克岛湾的舰队准备就绪之前,这个目标似乎难以企及。


布朗、佩里、造船工人和水手们娴熟的工作使得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2艘一模一样的双桅战舰——“劳伦斯”号(Lawrence)和“尼亚加拉”号(Niagara)——以及4艘炮艇。加上尼亚加拉河上的“加里多尼亚”号、“萨莫斯”号和“特立普”号,如果佩里能够把2艘双桅战舰也弄过普雷斯克岛湾口的沙洲的话,那么对皇家海军将形成明显的优势。恰好在8月1日及此后3天,英国指挥官罗伯特­H­巴克利(Robert H. Barclay)临时取消了对沙洲松散的封锁,趁着这个机会,布朗、佩里、造船工人以及水手们把双桅战舰和炮艇都弄进了伊利湖。对美国人谋求伊利湖上控制权的意图而言,这也许是一个决定性的事件。


在美国建造2艘双桅战舰和4艘炮艇的同时,英国人也试图在阿莫斯特建造一艘在湖区上游最大的战舰。由于尼亚加拉的水陆运输被美国人控制了,工人的数量受到限制,后勤支援也被切断,因此建造一艘胜利级单桅战舰“底特律”号(不要和艾礼奥特的奇袭中摧毁的同名舰只混淆了)的进展非常缓慢。就连一些报废战舰上的零部件都用上了,而她却仍然不能下水。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7月底,直到佩里的舰队进入湖区都没有作好起航准备。因此,巴克利被迫撤回阿莫斯特,等待“底特律”号完工。最后由于还要从马尔登要塞(Fort Malden)的城墙上拆下各种口径的火炮来武装这艘战舰,巴克利一直拖到9月的第2个星期才起航。



但是这段时间内,佩里利用后勤优势使他的舰队实力最终压倒了巴克利。英国舰队携带64门火炮,可以投射905磅的金属,其中舷炮发射496磅。而美国舰队虽然只有54门火炮,但是可以投射1,536磅的金属,其中舷炮可发射936磅。巴克利唯一仰仗的就是“底特律”号上的远程炮,其有效射程约有1英里。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底特律”号在调转到另一侧开火之前就可以迫使1艘美国的双桅战舰退出战斗序列。但劣势就是他的第二大战舰“夏洛特皇后”号装备的是近距离大口径短炮(和佩里的2艘双桅战舰相同)。怎样调配2艘不同的战舰给皇家海军出了一个难题。历史学家弗雷德­德雷克(Fred Drake)如此总结道:“巴克利采取近距离攻击是不可取的,采取远距离移动攻击也是不可取的,2种方式都不采用更不可取。”


双方指挥官都把赌注压在天气上。对巴克利而言,这意味着他可以在美国双桅战舰进入近距离大口径短炮之前就消灭其中1艘。对佩里而言,则可以使“劳伦斯”号在受到重创之前接近拥有远程炮的“底特律”号。


伊利湖海军中队的人员配备


8月初,佩里的海军中队完工了,但他面临着可悲的人员不足的问题。因此,他不能攻击阿莫斯特的巴克利——他没有足够的熟练水手以使他的战舰在底特律河上进行机动。由于缺乏熟练的水手和有经验的军官,他无法把所有的战舰都组进战斗编队,因此如果胜利级战舰“底特律”号出动的话,美国人就不能在湖区与之作战了。此外,如果美国舰队在8月初配齐所有人员的话,佩里就可以截住攻打梅格斯要塞(Fort Meigs,今俄亥俄州佩里斯堡 Perrysburg, Ohio)和斯蒂芬斯要塞(Fort Stephenson,今俄亥俄州弗莱蒙特 Fremont, Ohio)落败的英国陆军及其湖区的印地安盟友。佩里的9艘战舰满编需要近600名水手,但他从新港带来的人大部分被强西留在萨克茨港(约150多人,只有40人在伊利湖迎接他们的宿命)。当然这还不是当时最紧迫的事情:佩里的舰队还没有完工。


就像战舰建造过程一样,拖了很久强西才挤出了一部分水手加入伊利湖海军中队。对他来说已经是相当通情达理了,因为他希望保持在安大略湖上的优势,并且如果当他有可能在伊利湖指挥时,可以亲自率领他们。但是夏天过了一半的时候,优势就丧失了,强西和英国舰队司令詹姆斯­卢卡斯­耶奥(James Lucas Yeo)爵士之间的造船竞赛愈演愈烈,因此需要更多的水手加入安大略海军中队。佩里很难获得新的人员了。


6月中旬,佩里希望他的战舰拥有足够的水手,因此他给强西写了一封措词严厉的信,指责他不把人员派往尼亚加拉瀑布上游。威廉­亨利­哈里森将军(William Henry Harrison)急需海军的援助以把英国陆军从俄亥俄西北部驱逐出去,对此佩里却爱莫能助。在5月到7月中旬之间,强西得到的人员超过500人,但他却只把55名新兵转送到伊利湖。最后,直到7月底,这位大湖区舰队司令才给佩里送来122名下级军官及水兵——这可能是受到了哈里森将军和海军的威廉­詹姆斯的秘书两方面的压力。


这些人不全是来自海军:正如强西手下人员的组成一样,他们来自美国第9和第14步兵团、第1轻龙骑兵团和第3纽约炮兵团。佩里心急如焚地写信给强西,称他们是“一群黑人、陆军大兵和小男生组成的乌合之众,我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是你亲手挑选的。”而他的上司却生硬的回答:“看来我孤陋寡闻了,原来肤色或衣服的做工和装饰会影响一个人作战的资格或能力的。”最终佩里也不得不开始从当地的民兵中招募人员了。


但是军官和水手依然缺乏,也没有人有在尼亚加拉河上的指挥能力,8月9日,佩里从强西那里收到最后的补给:刚刚得到晋升的“大司令” 耶西斯­邓肯­艾礼奥特,11名军官,91名水手。艾礼奥特曾是强西旗舰的舰长,刚刚被任命为“尼亚加拉”号的舰长。


8月12日,当佩里最终在从伊利湖起航的时候,他已经有大约450人了。从哈里森将军那里他又得到其余的130人。但是死亡、开小差和疾病不断地造成减员。各舰上充当水兵的陆军士兵在总人数中占了很大的比例,陆军上尉亨利­布莱沃特(Henry Brevoort)负责指挥“尼亚加拉”号的陆军“水兵”,而海军中尉约翰­布鲁克斯(John Brooks)则负责“劳伦斯”号上的。在直面舰艇交战的惨烈景象之前,佩里还有最后的2星期来把这群陆军士兵调教成水兵。


指挥官和命令


艾利奥特依然是早期美国海军中最神秘的人物之一,他在伊利湖之战中的指挥也是在充满争议的战斗过程中最富争议的焦点之一。由于在突袭中出色的指挥,他为美国方面带回了“加里多尼亚”号,并摧毁了先前的那艘“底特律”号,这使他被誉为英雄,因此他对佩里的态度非常微妙。他有违抗情绪完全可以预料,有关他情绪稳定的传闻并不确切。他既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水手,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军官,曾经的旗舰舰长生涯使他非常熟悉编队的机动方式和信号通讯:显然他在这个方面比佩里有经验。


在2位“大司令”的指挥下,以2艘同样的双桅战舰为主力的美国海军中队成了不同指挥官勾心斗角的场所。而在佩里的小舰队中,那些小型战舰的舰长们是年轻而又缺乏经验的——至少有一个人不满21岁——并且有些缺乏个性。


丹尼尔­特纳(Daniel Turner)是佩里舰队中第三大战舰——“加里多尼亚”号双桅战舰——的舰长,由于他滴酒不沾,军纪严明,因此被视作一个令人满意的同事。指挥纵帆战舰“蝎子”号的则是24岁的领航员斯蒂芬­卓别林,他是一个谦逊的天才,虽然在战前仅仅指挥过1艘商船。


“羚羊”号纵帆战舰上的海军上尉约翰­配克特(John Packet)约有23岁,6个星期前才获得任命。他作为见习军官在“宪章”号(Constitution)上参加过2次海上战斗,因此是唯一一名拥有舰艇作战经验的指挥官。配克特在1815年的一份绩效报告中形容自己是一个“坦率地说,缺乏专业技能,但正努力学习的绅士般的军官”。“雌虎”号的奥古斯塔斯­H­M­康克林(Augustus H. M. Conkling)是一个“举止优雅的军官,但即使对于海军而言都有点过分热衷于宴会了”(在早期美国海军中,一个人如果嗜酒如命就称为“过分热衷于宴会”)。


另一名酒鬼就是纵帆战舰“豪猪”号的见习海军军官乔治­塞纳特(George Senat)。1814年,这名路易斯安那人在他第二次决斗中丧生,他的对手是见习海军军官詹姆斯­麦克唐纳(James McDonald)。他的上司在不幸发生以后这样写道,“塞纳特是一个酗酒的愣头青,不过以后他就不会给海军拖后腿了”。纵帆战舰“萨莫斯”号的水手长托马斯­阿密(Thomas Almy)战前曾是一名商人,伊利湖之战3个月后死于肺炎。外科医生塞缪尔­帕森斯(Samuel Parsons)形容他是一个“积极、能干的军官,受到其他同僚的尊重”。而另一方面,艾利奥特说他在整场战斗中都是醉醺醺的;如果这是事实,那么就部分解释了为什么他的战舰行动迟缓,明明是4艘炮艇的领航却落到了舰队的屁股后面。托马斯(Thomas)指挥单桅战舰“特立普”号时只有18岁,但是被认为是“真正富于骑士精神,慷慨大方,品格高尚,充满侠义精神和英雄气概”。他的儿子和孙子后来也都当了海军上将。


从安大略湖区来的这些水兵和军官们中的人事变动使军官和他们的下属之间缺乏应有的凝聚力。2位美国双桅战舰舰长比他们的对手要稍微年长一些,但其他大部分军官却年轻的多。并且和他们对手比起来,缺乏重要的海战经验——他们明显不是纳尔逊的“兄弟连”。



在战斗前简短的舰长会议上,佩里向他的下属发出了2个有点矛盾的命令:“各舰指挥官必须把注意力放在保持队列位置上”和“紧盯指定的对手”。一艘战舰没有恰当的理由不能离开自己的战列位置,但又必须盯住自己的指定对手。那么当敌舰改变在战列中的位置时,舰长们又该如何处置?佩里没有对此作出预案,也没有为如果与敌舰接近到可能发生战斗的地步时是否要进行接舷战作出预案。佩里对纳尔逊勋爵的战例有着自己的见解,他告诫他的舰长们:“即使你的敌人已经和你靠在一起,你也要保持战列位置。”


会议期间,佩里向他的高级军官们展示最近在伊利湖可以看到的“战斗旗”,并在上面刻下了他的朋友詹姆斯­劳伦斯舰长最后的命令:“不要弃舰!”(James Lawrence,死于美国军舰“切萨皮克”号 Chesapeake 和皇家海军胜利级“夏农”号 HMS Shannon间的决斗)他们对士兵们保守这个秘密,直到战斗打响的那一天。佩里用这面旗当作行动信号。


伊利湖之战


考虑到占据优势的美国海军已经切断了英军在底特律河区的补给线,佩里就把他的舰队停泊在伊利湖的西端——南巴斯岛的进港湾(South Bass Island's Put-in-Bay)——等待巴克利的到来。1813年9月10日清晨,他的了望哨发现英军舰队离开了底特律河口,佩里随之起锚。开始的风向对巴克利有利,但又突然改变了,佩里毫不费力地赢得了押在天气上的赌注。英军战舰由于逆风不得不停止航行,并挤在一条狭窄的战线上等待美军进攻。佩里的舰队前进速度并不快,但舰队中的2艘以横帆为动力的双桅战舰很快就把较慢的以单桅风帆为动力的炮艇远远地抛在身后,最终她们竟被旗舰落下2英里。


皇家海军第一次炮击很快就重创了“劳伦斯”号,但是佩里没有保持战列位置等待慢慢靠近,而是立即朝向“底特律”号展开一场持续近3个小时的生死斗。尾随着他并紧盯胜利级双桅战舰“亨特将军”号的轻装甲战舰“加里多尼亚”号也用她的远程炮开火了。尽管大口径短炮的射程不够,“尼亚加拉”号的艾利奥特也紧随其后向英军第2大战舰——“夏洛特皇后”号单桅战舰——开火。“夏洛特皇后”号船长发现他对付不了“尼亚加拉”号上的大口径短炮,于是就移到“亨特将军”号的前面并开始向“劳伦斯”号开火,这样“劳伦斯”号不得不面对2艘最大的英国双桅战舰。见到如此情形,“尼亚加拉”号选择留在战列位置上而不是向前移动与佩里为她指定的对手交战。


在2个多小时里,“劳伦斯”号与“底特律”号和“夏洛特皇后”号交战,“加里多尼亚”号则与“亨特将军”号捉对厮杀,而“尼亚加拉”号则独自留在战列位置上。几艘炮艇解决了英军断后的“小贝特”号,但不敢靠近“亨特将军”号和“夏洛特皇后”号的远程炮射程。直到这个时候,虽然“劳伦斯”号作战勇敢,但作为旗舰却很失职:他没有向属下战舰发信号让他们改变战列位置。这就意味着艾利奥特拒绝离开自己的战列位置去支援他的上司。


最后,几乎在同时,佩里决定离开千疮百孔的“劳伦斯”号(全体船员伤亡2/3),乘坐一艘大艇前往“尼亚加拉”号;而艾利奥特认为佩里要么死了,要么已经重伤,于是就向前移动。佩里就此登上艾利奥特的战舰,把“尼亚加拉”号作为新的旗舰,并命令他的下属指挥4艘炮艇。几艘炮艇用他们的远程炮向“夏洛特皇后”号和“亨特将军”号全力开火,同时佩里让“尼亚加拉”号插入英军战列,她的炮弹落到敌舰的左右舷并引发了爆炸,最终迫使英军最大的2艘战舰投降。很快英军舰队都降下了他们的旗帜。


在转移旗舰时发生2个小插曲,一个是发给哈里森将军的充满讽刺意味的消息——“与敌遭遇,但已是囊中之物”,一个是充满戏剧性的“不要弃舰”的战斗旗使佩里成了当天晚上的国家英雄。皇家海军鲜有损失整支舰队的战例,因此美国人为战胜这位“海上霸主”而非常自豪。此后不久,佩里就协助哈里森将军对加拿大湖岸开展了一次两栖进攻,重新夺回了底特律,并最终在泰晤士之战(Battle of the Thames)中击败了英国人和印第安人的联军(1813年10月5日)。伊利湖和俄亥俄流域就此从英国人和印第安人的破坏中被解放出来。


艾利奥特既感到愤怒,又非常嫉妒。他主观地认为,佩里在有关他的汇报里,并不支持他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自行决定向前移动“尼亚加拉”号这一说法;并且嫉妒他的上司在获得称颂的同时,他对战斗的贡献却被忽视了,这些都使他愤愤不平。艾利奥特与佩里及其支持者打了30年的口水战,最后以他名誉扫地告终。⑹


尽管一个人可以批评佩里在这场战斗中的指挥和掌控,但绝不能忘记他从建立了一支在伊利湖上的强大舰队、他整编并训练一群习性迥异且毫无经验的官兵并把他们打造成一支求战心切的威武之师、以及他在“劳伦斯”号上的勇敢指挥和果断转移旗舰的行动并因此赢得了美国第一次海军编队胜利中所表现出来的决心、进取心和领导能力。


伊利湖海事博物馆


伊利湖海事博物馆开张于1998年,是焕然一新的旗舰“尼亚加拉”号仿制品停泊的“母港”——正是这艘战舰在1813年9月10日的伊利湖之战中为美国打出了致命一击。在宾夕法尼亚历史博物馆委员会资助下,依靠一些电子设备提供多媒体的宽阔视角和交互式展览,用于描述这艘战舰在战斗中的角色和这个地区丰富的其他海事遗产。


在“母港”内,游客可以在“尼亚加拉”号上体验战斗航行时在战舰甲板上的情形。这艘双桅战舰从9月到次年5月一直停泊在这里以供参观,在每年夏天也不定期的开放。在这几个月中,这艘船在伊利湖上作1天的短途航行,目的地是大湖区的其他港口,就像美国海岸警卫队检查航海学院的船只所作的那样。


博物馆还陈列了双桅战舰“劳伦斯”号的断面模型,这是奥利弗­哈泽德­佩里原先的旗舰,具备全套的桅杆、船柱和索具,可以了解以前的航海方式。另一个令人震撼的演示就是“劳伦斯”号复制品被现在的“尼亚加拉”号上的大口径短炮用实弹轰击后的部分,这样游客们就可以由此想像到在战斗中人和战舰之间的可怕屠杀。原先的“劳伦斯”号和“尼亚加拉”号是在1813年春季和夏季在伊利湖上建造的。


作者:大卫­柯蒂斯­斯盖格David Curtis Skaggs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