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下令筹建“中央军委城”

德军最高统帅 收藏 11 440
导读:部队进京,杨立三受命为军委三总部及各军兵种机关解决住房问题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率众抵京。当天,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进驻香山。毛泽东住进香山双清别墅。 日理万机的开国领袖们,开始为1个庄严而神圣的日子——10月1日而忙碌。 RwLt- 开国大典在即,然而,摆在中央军委眼前的头等大事,是要解决三总部及已成立的或即将成立的各军兵种机关进城后的住房问题。 战争年代,部队官兵长期处于四海为家的状态,爬雪山过草地转战南北,没有固定的住所,走到哪儿打到哪儿,打到哪儿住到哪儿。

部队进京,杨立三受命为军委三总部及各军兵种机关解决住房问题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率众抵京。当天,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进驻香山,毛泽东住进香山双清别墅。

日理万机的开国领袖们,开始为1个庄严而神圣的日子——10月1日而忙碌。

开国大典在即,然而,摆在中央军委眼前的头等大事,是要解决三总部及已成立的或即将成立的各军兵种机关进城后的住房问题。

战争年代,部队官兵长期处于四海为家的状态,爬雪山过草地转战南北,没有固定的住所,走到哪儿打到哪儿,打到哪儿住到哪儿。

如今,部队从农村走进了城市,从流动的战争征伐转为驻守备战,基本任务由夺取政权转为发展、巩固、维护政权,保卫国家的安全。这1重大的历史性转变,决定了部队及统帅指挥机关必须具备比较稳定的能适合于驻守、训练、战备工作、生活的居住条件。

于是,筹建军营这项陌生而十万火急的任务提到了军委的工作日程上。

中央军委机关进驻香山后不久,时任总后勤部部长的杨立三,被叫到香山1间普通的办公室里开会。

会议由朱德司令聂荣臻总参谋长主持,主旨是研究军委三总部及各军兵种机关成立后进城的选址事宜。

会议决定: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军委必须于9月中旬前迁进北平城内办公。完成这项工作,顺理成章地成为后勤部门的头等大事。

杨立三早年曾在国民党某师任新兵招募委员,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跟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担任过红12军军需处处长,红1方面军总经理处处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财政部部长、总兵站部部长、后方办事处主任等职,领导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的物资供应和兵站保障工作。长征途中和到达陕北后,一直担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兵站部部长等职。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任八路军兵站部部长、八路军后勤部部长、晋冀鲁豫中央局经济部部长、华北军区后勤外线司令员……在他的戎马生涯中,一直是老“后勤”。不过,战争年代对“后勤”2字的理解,几乎是“征募粮款”、“分配战利品”的代名词,是肩挑马背的“后勤”。队伍走到哪里,“后勤机关”跟到哪里。

会后,杨立三带领总参作战部部长李涛及有关人员,整天泡在市档案馆里,先是找出清末、民国及日伪不同时期绘制的北京(平)市地形图、市政辖区图,分析、了解各区域的环境和市井民情,然后再进行实地勘察,最后确定选址定点方案。

1天,杨立三登门拜访了北平市市长叶剑英,恳请他助自己一臂之力。

叶剑英在听取了杨立三的汇报后说:中央机关各部门也都在忙着选址找房。因为我们的中央将由过去的战略统帅部变为人民解放军最高统帅部,军委三总部及各军兵种机关选址,要与中央各部门统一安排。

杨立三说: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房子不够用。

叶剑英说:一部分可以占用没收国民党政府和外国兵营的旧房,另外还可以租用或借用一些民房。只要你选好了,我马上通知有关人员协助去办。

杨立三说:地址选好了,再来请你定夺。有叶市长做后盾,9月中旬前让大家搬进城有房住保证没问题!

话虽这样说,但眼前面临的困难又让他感到压力倍增:懂营房的人手太少了。准确一点说,搞过营房的人奇缺,“懂”更是奢谈!

杨立三调兵遣将,“光杆处长”走马上任

5月的北平,万物吐绿,杨柳絮儿雪花般在空中飘舞。1天,杨立三急冲冲地走进北平协和医院。

第四野战军某师供给部部长钟光殿,1个月前因急性胃出血,不得不住进协和医院。杨立三得知后,如获至宝,马上跑到医院看望他。杨立三的到来,让钟光殿“受宠若惊”,病痛似乎突然间好了大半。走的时候,杨立三什么也没说,只是叫他好好养病。走出医院大门后,杨立三转身对秘书杨恬说:“这个人我要定了,你给我盯住,不要放他走!”

钟光殿可谓是杨立三的“老朋友”了。杨立三在太行山任八路军后勤部部长时,曾3次在大会上表扬过钟光殿。记忆最深的1次是,他让钟光殿为部队赶制3000套过冬被装,要求半月内必须完成,钟光殿领受任务后,带领军工们突击抢活,提前完成了任务。现在正是缺少人手的时候,钟光殿的出现,无疑是上天给他送来了1员“天兵天将”。

钟光殿病情好转出院后,决定去总后勤部答谢一番老领导对自己的关怀和照顾,然后再回部队。然而,他没想到,这一去,竟被杨立三“扣”了下来。一见面,杨立三就迫不及待地说:“小钟,你来得正好,从今天起你就不用回去了,留下来跟我干后勤。” 

钟光殿诚惶诚恐地说:“部长,我的特长是领兵打仗,愿意到前线。退一步讲,我的一切都在四野,就是来,也得办个手续呀。”

杨立三说:“我早与组织部和四野后勤部政委打好招呼了,不用办什么手续。你老婆、警卫员也一起留下来。”

他接着说:“建国在即,军队要进城,根据苏联老大哥的经验,军委决定成立总后营房部,专门管理、筹建全军的营房。”

钟光殿说:“领兵打仗,咱们豁出1条命没说的,可是,管理营房,我还真不懂呢!”

杨立三说:“大家都不懂,连我的脑子里都没有‘营房’这2个字的概念。”

钟光殿越来越觉得任务重大。他神情变得凝重起来:“部长,我是工农干部,没念几天书,这么重要的工作,我怕……”

“怕什么?日本鬼子被我们打败了,老蒋也被我们赶跑了,你也是三过草地活下来的人,拿出当年的那股劲,不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

“部长,我干!你就下令吧。”钟光殿横下决心说道。

“好,今天就开张!”杨立三抬起手,重重地和钟光殿对击了1掌。

当天,部长杨立三、副部长张令彬指定钟光殿、曼丘分别筹组总后勤部营房管理处和建筑工程处,2个处直属总后首长领导,共同负责军委三总部及各军兵种的营房管理、建设工作。办公地点设在城里南小街八大人胡同内1座刚租下来的四合院民宅里。

营房管理处的具体任务是:设法解决军委三总部及各军兵种机关的用房;掌握使用购置营房的经费;研究规划全军的营房建设。建筑工程处的任务是:负责自建营房的设计并领导组织施工。

2个处就这样成立了。这就是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的前身。

任务下达后,钟、曼2个“光杆处长”各司其职,开始招兵买马。

曼丘是西北某工程学校的毕业生,调来之前从事工运工作,戴副近视眼镜,平时不爱说话,很斯文的样子。他很快从接收的原山西工矿公司人员中挑选了20-30名技术骨干,调过来就敲锣“开张”了。

这下可急坏了钟光殿,他仍是旗杆1根朝天立着!在这节骨眼上,他身怀六甲的戎马伴侣李倚带着2个孩子从太行山赶来了。钟光殿见状,眉头拧起了疙瘩:“哎呀,你这不是添乱吗?”

李倚说:“添什么乱啦?生下孩子我来养,孩子没生下来我帮你。我当你的助手。”

钟光殿笑了:“这个主意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这个处暂叫‘夫妻处’吧!不过你要听从我的领导。”

李倚在部队是会计,于是就负责内勤和财务。

李倚蹲摊办公,钟光殿四处联络选人。经有关部门介绍,很快与家住门头沟的地下党员刘璞取得了联系。刘璞也很快挑选了1位因家穷而辍学的大学生李有庚参加进来。紧接着,曼丘又从原山西工矿公司选调来2名骨干供他差遣。这样,营房管理处就有了6名成员。

接下来,他们便全力以赴地开展工作:广泛收集购房线索,逐处逐地查看、购置合适的用房;审核各军兵种拟购置的机关和部队用房情况,办理经费的支付;完善已购置房产的文书手续。

9月中旬,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住进了中南海。中共中央机关、军委三总部及各军兵种机关于当月中旬前陆续迁进城内……

如今回过头来看,驻扎在北京城区的军队的营房和地产,大都是那个时期确定的。这一切,对于50年后的人们来讲,可以说是鲜为人知(1)。

本文内容于 2012/4/27 17:06:17 被德军最高统帅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