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都生好几年了,竟才给“准生证”

民主走狗 收藏 2 164
导读:孩子都生好几年了,竟才给“准生证” 在国内高校园地里,立足于深圳这方特区水土的南方科技大学,绝对是个另类,自从它呱呱坠地那天起,就成了一道奇异的风景,饱受着国人的关注和质疑。踩着满地的荆棘,伴着漫天的口水,南方科大虽步履蹒跚,一度几尽寸步难行,但毕竟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孩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从去年3月1日开学算起,南方科大这孩子也一生日多了。按照生活惯例,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早就上户口了,南方科大则不然,不要说有户籍了,就是生孩子之前常常需要的“准生证”,竟也近日才姗姗来迟。 这证虽发得太

孩子都生好几年了,竟才给“准生证”


在国内高校园地里,立足于深圳这方特区水土的南方科技大学,绝对是个另类,自从它呱呱坠地那天起,就成了一道奇异的风景,饱受着国人的关注和质疑。踩着满地的荆棘,伴着漫天的口水,南方科大虽步履蹒跚,一度几尽寸步难行,但毕竟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孩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从去年3月1日开学算起,南方科大这孩子也一生日多了。按照生活惯例,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早就上户口了,南方科大则不然,不要说有户籍了,就是生孩子之前常常需要的“准生证”,竟也近日才姗姗来迟。


这证虽发得太迟了些,却也怨不得教育部门工作效率太低,实在是南方科大还没等生呢,尚在孕育之时,就敲锣打鼓、招摇过市的打出了“学术自治”、“自主办学”的旗号,营造了不小的轰动效应。这么做,挑明了南科大要另起炉灶、独树一帜,无异于在和教育部分庭抗礼、唱对台戏啊。既然没生就想分家了,不想认教育部这个管家婆婆了,那婆婆自然不必再为这新生儿,操上一星半点的心。如果婆婆狠点,就凭教育部的权力和手段,完全可以将孩子掐死在娘胎里。可教育部还是坐视这孩子生出来了,可见这婆婆是不乏慈悲心肠的。生是生了,却生出个狼子野心的杂种,时时、处处都想造自己的反,婆婆再慈眉善目,也难免要弃之门外,置之不理,任凭其自生自灭。都把孩子当成一身反骨、青面獠牙的“狼崽子”了,厌恶得都不理睬了,那“准生证”自然是万万不能发给你了。一旦给了南方科大,万一让它这条臭鱼腥了满锅的汤,把家里其它孩子给勾搭坏了,令他们群起而效之,都犯上作乱了,那教育部这安生日子,岂不再也过不成了。就冲这一点,教育部固然大发善心地听任孩子生了,但一段时间,就是不给证。


如换了别的地方,没证倒也无所谓,阳光雨露遍地都是,奶水也随处可见,又不受一家的掌控,孩子不管放那儿,都不影响其茁壮成长。可在咱这片举世最有特色的一亩三分地上,教育部作为全国教育的大总管,几乎掌管了举国的教育资源,要没它的一纸许可,不要说新生的孩子,就是丈二的金钢,也休想弄着吃喝,没几天就非得饿死不可。

不说别的,仅仅招生权、学位权,就被教育部死死的掐在手里,没了这两权,任是南方科大再怎么使出浑身解数的翻跟头,也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尽管南科大的校长朱清时魄力十足、胆识过人,在没得到教育部授权的情况下,就公开招生了,还招了45个敢吃他螃蟹的学生。这40多个学生固然不再围着高考指挥棒团团转了,但转眼就陷入了前景不明、命运莫测的窘境。由于“准生证”一直没下来,这就意味着南方科大的学生,只能做为没有名份的“私生子”而存在,很可能辛辛苦苦地学习了四年,到头来却拿不到一张被教育部认可的学位纸片。

当今的社会上,尽管学历已贬值到有等于无,可若没有,就情等着处处碰壁吧。没有那个家长,会让孩子冒着牺牲前程的风险,做什么教改实验的“小白鼠”。眼见着证迟迟下不来,孩子们前途未卜,很有可能把大好的青春年华赔上,家长们很快就做不住了,纷纷揭竿而起,倒造起南科大的反来了。看这架式,用不着教育部动手,家长们自己就可以把南方科大扼杀在摇篮里。正所谓,没了准生证,生了也活不成。


但最终,这“准生证”还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了。一方面或许稳坐钓鱼台的教育部,真的动了善心;一方面更可能是形势逼人,教育部再怎么不情愿,也得把证发下去。


证是到手了,可对于南方科大来说,却未必是什么福音。显而易见,教育部给证,不会是无条件的,南科大一旦接过了证,那就等同于被收编了。不难断言,有了证的南方科大,今后只能在教育部跟前,时刻做个低眉顺眼、俯首帖耳的小媳妇,什么“自治”、“自主”等美好的梦想,都将一股脑地灰飞烟灭。南方科大是活下来了,兴许还会活得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可这种活法,虽生犹死。

南方科大一来到这世上,一些仁人志士就对它抱以一定的期待,指望随着它这初生牛犊的问世,能给咱这一潭死水、臭气熏天的教育,带来些冲击,多少冲出些生机和活力,以便为整个民族和国家的复兴,真正起到些有益的作用。南方科大担负了如此大的期望,可一被招安,在教育部的辖下,很可能用不了片刻,其难能可贵的昂扬奋发之气,就会丧失殆尽。到那时,南方科大将和它其它成千上万的大学兄弟们一样死气沉沉、物欲横流,除了盖些大楼、养些大官外,毫无意义。好不容易盼来个生龙活虎、清新可人的天使,不曾想一沾上“准生证”的边,竟立时老气横秋、俗不可耐起来了,与其这样,还不如不生呢。由此可知,有了“准生证”,生了也白生。


南方科大的境遇,再鲜明不过的表明,在一个体制内,在不对其框架进行大手术的情势下,想养一个稍稍骜不驯、调皮捣蛋的孩子,是如何的比登天还难,那怕这孩子仅是碰到了些细枝末节,都有可能被视为弥天大罪,遭致灭顶之灾,其结局不是投降,就是毁灭。

本文内容于 2012/4/27 16:12:27 被小编a29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