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选后的俄共何去何从

spsspa 收藏 7 468
导读:让世界关注的俄罗斯大选几乎以毫无悬念的结果宣告了这场喧嚣的结束。   当所有人把目光聚集在眼含热泪的普京之时,选战的失败者--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心中又是何等滋味呢?他以及他所领导的俄罗斯共产党,又将走向何方?   2011年12月21日,莫斯科落满白雪,漫天飞雪中,红场上排起了长队,队伍里的人们手执红旗与鲜花,在克里姆林宫外纪念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诞辰130周年。这支队伍的组成者,是当下的俄罗斯共产党人。   而2011年11月7日,俄共的支持者也在莫斯科集会,以纪念十月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让世界关注的俄罗斯大选几乎以毫无悬念的结果宣告了这场喧嚣的结束。


当所有人把目光聚集在眼含热泪的普京之时,选战的失败者--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心中又是何等滋味呢?他以及他所领导的俄罗斯共产党,又将走向何方?


2011年12月21日,莫斯科落满白雪,漫天飞雪中,红场上排起了长队,队伍里的人们手执红旗与鲜花,在克里姆林宫外纪念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诞辰130周年。这支队伍的组成者,是当下的俄罗斯共产党人。


而2011年11月7日,俄共的支持者也在莫斯科集会,以纪念十月革命94周年。红场上捧着列宁照片的俄共支持者,用他们的沉默,为前行中的俄共做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注脚。


选举政治的拥趸者


2011年12月5日,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对近96%的选票计票后,统一俄罗斯党、俄罗斯共产党、公正俄罗斯党、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将进入新一届国家杜马。


这意味着俄共将继续有资格以合法政党的形式在俄国家杜马中进行政治活动。而在2007年,公正俄罗斯党曾向俄最高法院提请申诉,要求取消俄共参加杜马选举的资格。原因是“共产党人在竞选中使用的图片及文字,违反了知识产权”。


尽管当时总检察院和中央选举委员会支持了俄罗斯共产党的立场,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公正俄罗斯党的做法,并非简单的政党攻讦。


当年,以维护苏联原有的联盟体制为目标的“8 19事件”失败后,苏联解体的形势已无法逆转,与苏共一起被当局禁止活动并解散的俄共,于1993年重建,并重新获得合法地位。现年68岁的久加诺夫从1993年至今一直担任俄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他曾于1996年、2000年和2008年3次参加俄罗斯总统竞选。


重建后的俄共一度成为俄第一大政党和最大反对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久加诺夫更曾在1996年的总统选举中,获得超过40%的得票率。此后,借助俄金融危机的爆发,俄共进一步提高了政治地位。


但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后,俄共力量逐渐衰微。


即便如此,俄共的支持者仍然占据俄选民的五分之一。与此同时,面对不断变化的俄罗斯社会,俄共的相关主张也在不断做出相应调整,例如,此前俄共并不认可私有化,但现在俄共认为,国有化的过程中可以给予私营者合理补偿。--俄共不仅需要维系核心选民,在经济上,亦需要扩大自己的支持面。


面对重重压力,俄共重新拾起了发动群众的路线,在俄共的主导下,各类反对政府的游行此起彼伏。同时,俄共坚持在居民中组织问卷调查,宣传自己的主张。


2011年12月4日举行的新一届国家杜马选举中,俄罗斯共产党得票率居第二位,其在国家杜马的席位从上届的57个增至92个。


而面对统一俄罗斯党推选的普京,代表俄共的久经沙场的久加诺夫,则是唯一有实力与之对抗的候选人。


影子推手


当年普京上台后,对俄国内政治格局进行了大力改造。在逐步收回权力的同时,还对国内寡头群体进行了积极清理。


在俄罗斯问题研究人士邢广成的观察中,普京一方面以“强国富民”的口号赢得俄共的合作,另一方面,亦通过没有放松扶植亲政府的政权党,以图分化俄共:2002年4月,统一的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宣布成立,普京亲自参加了该党的成立大会。该党成立后的第一个重大行动,就是通过合纵连横的方式,剥夺了由俄共控制的议会委员会主席职位。


面对现政权的挤压,俄共政治影响力日益减弱,当俄共的“爱国主义”、“强国主义”等口号也被普京政府所吸收和利用时,俄共变得前所未有的彷徨。


邢广成在研究中发现,在俄政坛中,俄共难以提出符合现实条件的策略主张,其偏激和非建设性反对派立场,使俄共党内的思想分歧长期化,并引致组织分裂。2000年,俄共党内“激进派”退出,另建新党。2002年,以国家杜马前任主席谢列兹尼奥夫为首的“温和派”与俄共分裂;此后更有29个原俄共左派政治盟友组织建立“祖国”联盟,与俄共分道扬镳。


2004年7月3日,俄共党内两派(党主席久加诺夫派和党外围机构人民爱国联盟主席谢米金派)各自召开第十次党代会,并分别选出新的领导机构。


俄共问题学者薛福岐称,彼时的分裂,缘于俄共内部的不同理念所致,但也有外部分化的因素。


普京主政后,通过制造分裂和各个击破战术,成功分化了一大批反对力量。不仅降低了新自由主义改革的行政成本,亦有抢先粉碎反对党的成分在内。为进一步打压俄共,普京还有意扶持亲政府的中左翼政党,客观上对俄共也起到了削弱作用。


在普京的大力扶持下,统一俄罗斯党在国家杜马选举中成功上位。与此同时,在当局和议会中右翼的联合打击下,俄共党内的分歧也逐渐加大。俄共在地方上的影响力亦被大大削弱,2005年以后,大部分属于俄共或左派阵营的地方长官,已然改头换面。


未来难以确定


虽经历兴衰沉浮面临各种困境,但在俄共问题学者薛福岐看来,从久加诺夫参选的结果来看,俄共的影响力是在逐渐扩大的。在薛的观察中,俄罗斯属于政治倾向基本偏左的社会,也就是说,俄共仍然有相当大的市场。“支持社会主义理想的人数不断增加,应该说俄共目前在俄国内的群众基础、核心权威非常稳固。”


此前俄罗斯的选举中,俄共议席由57席增加到92席,薛福岐据此认为,这对俄共的发展是很有利的。


从俄共本体建设来看,一个政党不仅需要活跃的政治行动,长远来看,更需要自身血脉的稳固延展。但是在接班人的培养方面,外界依旧很少见到俄共明确的姿态。


薛福岐推测,个中可能有一些策略的考虑。此外,从年龄划分角度来看,目前俄共的支持者中以老人与年轻人居多,而代表社会中坚力量的中年人比较少。就此,薛福岐曾经向俄共人士咨询,对方称,目前俄罗斯社会的中年人大多成长于俄反共情绪高涨的阶段,他们与俄共的心理距离并不密切。


但是在俄共领导层中,薛“见到一些非常年轻的领导人。例如出生于1967年主管意识形态的罗维噶夫(音),还有一个管青年政治团的干脆是70后。”


薛福岐也注意到,作为俄国内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党,俄共的组织动员能力与核心选民依旧比较强势,稳定的核心选民和稳定的意识形态,成为俄共与其他政党最为不同的一点。


作为合法体制内的反对派,俄共已然放弃了武装夺权的道路,然而俄当局并没有放弃分化瓦解俄共的思路,但这也恰恰表明,俄共的力量足够引起当局的充分重视。如果你什么也不是,没有人理你。


当下的俄罗斯,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普京将依然主导政局,而俄罗斯共产党在可以预见的时间里,又将如何走下去?


很难想象久加诺夫会继续参加六年后的总统大选,可以预见的是,俄共应当会利用有利时机,逐步实现队伍尤其是最高领导的更新换代。


但无论如何,作为反对党,在不利的政治氛围中,通过自身的努力,俄共“经受了党内分裂的考验,并稳定了核心选民,已然能够代表俄罗斯社会一个非常稳定的政治力量”。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