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抽的烟

街头德爱 收藏 3 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是一家韵味深浓的咖啡店,位于城市角落,鲜为人知。只招揽一些常客。不为金钱,只盼真心。

她恰恰是这常客之一。每个周末的晚上她都来这喝她一贯的口味——黑咖啡,加冰加糖。以前是两个人,而现在只是她一个人。她眼神有些许的空洞,状态犹似神离。但是她的慵懒气质和举止不凡还是让她在咖啡店的一隅发着微亮的光。这咖啡店的常客还有一对外国情侣,男的是黑人,经常眯起眼睛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比划着,说着叽里呱啦的语言。她审视着这的一切,继续喝咖啡,嗨,有人从后面拍她的肩。她回头,是这的老板,一个常常带着鸭舌帽的缅甸男子,他中国话说得极好。邝呢?他关切地问。呃,他……我们分手了。她一开始还想着遮掩,随即却又透露实情。鸭舌帽老板微微吃惊的表情,一会说,来这就放松点。暂时不去想那些过眼云烟。她忍不住在心里发笑,缅甸男子居然用了四字词语,想来真是在宽慰她。你忙吧!她笑着说。

这是邝最喜欢的咖啡店,各色人等互不干扰,异国的陌生味道却夹杂着相同的生活气息,让他流连。邝是有自己独特希冀的人,他认定的不容改变。就好像他抽的烟,一直是一个韩国的牌子,他烟瘾厉害,买不到这烟的时候就嚼口香糖,也不肯用别的烟替换。她那时还调皮地尝过一口,很苦很清香。她皱着眉说,一点都没意思。你不明白。邝幽幽地说,把烟从她手里夺过来,放到自己的唇间。

啪啪两声,老板站在吧台周围,叫道,今天有钢琴师,大家一会可以跳舞的。说着,一个身着军绿色风衣的男子儒雅地走过来,微微一笑。他是我拜把子兄弟,你们有求必应啊。老板哈哈地笑起来,转身递给他一杯咖啡。那男子走到钢琴旁,撩起风衣的下摆,坐下。前奏想起来,是一个恰恰舞曲——fairytale。她听得出来。那对外国情侣真的就手拉手转到店中央,他们也不会什么恰恰,只是胡乱随性地跳。底下已经有人欢呼起哄。其他的人被感染了,一个小个子商人也脱掉西服外衣,去凑热闹。顿时,气氛就变得哗然了。灯光微醺,她似乎也飘飘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邝也会跳舞,他是一个很讲究生活质量的人,什么享受的东西他都要会。他仿佛是个知识很杂的书目,她一一聆听。他说什么的时候,她都是极其认真的,包括他说分手。只是她还是幼稚地问了句,必须分吗?她那么骄傲的人竟也会如此下作了。小然,我现在不喜欢你了。邝一向直来直去,当初这是另她爱上他的原因之一。她真的是傻眼了。她一直满足地认为他喜欢的东西轻易不会变。你抽烟吗?我帮你买……她的泪吞到嘴边,她手忙脚乱地掏皮包里的钱包。他拽住她的手腕,说,你别这样。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理智的人,对待这种事,你应该……她像被戳了脊梁,瞬间爆发,我应该什么样啊?特别开心特别平静啊?除非我他妈没爱过你。她尖声嚷道。嘴角的肉一直在颤抖。有些事是会变的,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以为我最爱的就是你了,但是遇到她……闭嘴!她几乎是吼道。她的泪哗哗地往下落,那一晚,她想不出该去哪,她本想来这家咖啡店,可是她又怕老板问起。至今她想起他理直气壮的脸,心都在哆嗦。

弹钢琴的男子已经停了下来,大家也都陆续回到座位上。她看看手机,也准备起身离开。就在这时,眼前站着一个人。要走?他问。她想了想,对于一个刚刚分手的单身女子来说,真的不该放弃这次搭讪的机会。她摇摇头,说,看时间。他抬起手腕,八点半。你琴弹得不错。她赞道。他在她对面坐下来,是吗?可没能让你开心起来。我……没什么不开心的。她笑了,手里握着咖啡杯。有什么不开心的和我说说,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守得住秘密。呵呵。她再次微笑,他的目光还是很真诚的。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喔,分分合合,这很正常。他两只手握在一起,看着她。我想不通……我想不通他怎么说变就变呢?他是那么地爱我。你怎么知道他最爱的是你?因为我们在一起经历得好多好多,那么多难关都过来了,现在只剩安逸的幸福。也许他已经厌烦。可是就在他说分手的前一天,我们还一起去买他最爱的烟,他说他对我痴迷,就如对他的烟。她皱着眉头,说。什么烟?一个韩国的牌子,很苦很涩的那种。噢?我也想试试。你也抽烟?嗯。这男子笑笑。一会,你带我去吧。他看着他说。可以。她对这个陌生的聆听者心存感激。你是不是很在乎长久?当然。她很笃定。可是没有长久的东西,感情更是。你不了解他,他是很坚持的人。她说。你就肯定你了解他?或许这是你的想当然。不,他抽的烟,一抽就是八年,从来不曾改变。他挺执拗的。那不代表他喜欢一成不变。他强调。他拿起她身旁的衣服,说,走吧,我们去买烟,顺便透透气。

两个陌生人就这么并排走着。你做什么的?他侧过脸问她,卖鞋子。你本人喜欢什么鞋子?高跟鞋。如果有一双很漂亮的平底鞋呢,你会不会换着穿?我……她语塞。

前边就是那家烟草店。到了。她冲他微微一笑,说道。两人站在柜台前,老板娘是个很贵气的妇人,她也认识小然,知道她是常客。她很诧异地看着他们,男子慌忙解释道,我是他朋友。噢,给男朋友买烟?嗯。那个牌子。她只能这么说。换了吧,上周他来的时候说,那烟他抽够了,换了一个什么来着,叫……老板娘想不起来了。小然怔住。男子说道,给我来那个韩国牌子的。老板娘抽出一盒,递与他。

从店里出来时,外面的风已经很劲了。她一直在沉思,他刚要开口,她便说,没变的是这种烟。对不对?他笑了,说,不过我对它很好奇。她也在笑,瞪着大眼睛问,你会好奇多久?这个……我愿意试试看。他也笑。那……久一点吧。其实,我不抽烟……他不好意思地说,但是我猜我不久就会上瘾。她看着他,泪却要涌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