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力量是钢!

——序赵建斌《钢城》


孔庆东


我知道并且相信,大多数读过赵建斌此书的人会激动、会激愤、会激越、会热血沸腾。如果不是这样,我就根本没必要来写这篇短序,如果中国的人心已死,希望已死,我们还有什么必要来对一本描写希望的纪实文学作品评头论足呢?


然而,我自己却是非常冷静地、分几次读罢此书的。不知道是为了预防自己不冷静,还是觉得自己太冷静,我阅读的同时,不是听着绵软的评弹,就是听着俏皮的相声,用以化解字里行间那汹涌的涛声。虽然赵建斌在年龄上是我的前辈,但我仿佛面对我的研究生的论文一样,尽力摒除个人情感,摒除先入之见,先入乎其内,然后再出乎其外。所以,我可能有几句不同于革命群众、也不同于汉奸国贼的话要说。国贼们不是经常怨恨革命群众不理性、污蔑爱国志士不冷静吗?那我们不妨做几个理性的秀给他们示个范儿。


本人是专门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很快要出版我个人的一部现代文学史讲稿。赵建斌的这部长篇小说,倘若放入现代文学史上的“左翼文学”或者“无产阶级文学”系列,实事求是地讲,“艺术水平”只能达到中等。比不了茅盾丁玲蒋光慈,也赶不上沙汀艾芜张天翼。但是,这不恰好说明,无产阶级在今天的文化滋养,还不如上个世纪30年代吗?


本书的价值,不专在所谓“艺术”,而在其沉甸甸的现实所指。一部钢城改制史,就是一部当今工人阶级血泪史。汉奸国贼们,连续开了30年的“忆苦思甜”批判会,忆毛泽东时代之苦,思改革开放之甜,对革命、对中国、对工人、对农民,口诛笔伐,批得体无完肤。最后仿佛只有他们是人,只有手握巨款才是人,面朝黄土背朝天者则都不属于人类。中国的工人农民们忍耐着、妥协着、幻想着、盼望着。然而,终于有忍耐不下去的一天,终于有幻想彻底崩溃的一天,因为眼泪已经流成了河,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已经堆成了山。当他们最后一条生存的底线也要被突破的时候,人性中最后那一丝尊严便昂扬立起了。


实际上,中国工人农民的奋起反抗,这30年来一直存在着,并且次数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但在文学艺术领域,甚至在新闻传播领域,却没有得到起码的反映和表现。亿万中国人民,就那么“杀人如草不闻声”地被欺压、被屠戮,他们的反抗,则正像样板戏《杜鹃山》里柯湘唱的:“有多少暴动的英雄,怒目苍天饮恨亡。”鲁迅先生说:“文艺是引导国民前进的灯火。”没有这个灯火的照耀和鼓舞,人民在黑暗中前赴后继,也难以获取真正的胜利。而今天,赵建斌就用他并不十分“艺术”的手臂,擎起了一支熊熊的火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