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评:东盟和北京,谁在南海晕船

东盟之晕,在于忘了其与中国将是永世难分的邻邦,蛇安可吞象?即便联手咬伤了中国,今后将怎处?中国之晕,在于忘了孟子的那句名言:君子有不战,战则必胜。不战,一是为战而创造条件,二是让美国急切求战一时难逞。


日本评:东盟和北京,谁在南海晕船


南海争端逐渐升级,这种情况下,如何解决纷争尤显重要。去年的外交活动表明方案并非遥不可及。东盟一直是南海问题上中国的主要对话方,去年11月北京做出重要的友好姿态,拿出4.75亿美元设立了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2012年关键是制定一份约束南海各国的行为准则(COC),应比现在的行为宣言(DOC)具有更深远意义。东盟目前正在拟定新准则,并将在今年7月向中国提交,北京将受到接受东盟方案的政治压力,若拒绝就会显得霸道了。

若东盟主导制定进程,或者中国可能会有意阻挠起草过程,或者一些东盟国家干脆不愿冒险为制定太过严厉的新规而惹恼中国。这样一来,行为准则就可能达不到既定目标。

关注南海争端的澳大利亚国防大学教授卡莱尔·塞耶表示,问题是相关国家会说,“我们一致同意不介入别国海域,但我们不知道那些海域到底归谁。”

北京的意志决心迄今尚未受到考验。而对于破天荒地赋予有争议领土特殊地位的问题,东盟成员国态度则相当暧昧。

北京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最为紧迫的是准军事海洋机构的混乱,中国至少有5个这种机构对南海进行管辖。“这次(黄岩岛对峙)事件引发了中国是否是单一行为体的问题”,塞耶说。他指的是中国海监机构前所未有地派出两艘船,与菲律宾军舰对峙,“显然,有独立的机构试图自行其是。”另外,解放军高级军官公开呼吁中国组建海岸警卫队,统一不同的海洋管理部门。北京若想牢牢掌控南海政策,就应实施这种结构性改革。

禁止渔民进入敏感水域也很重要,虽然在落实和政治上有难度。塞耶说,“教科书上说,那些岛屿是中国的。而从政治上讲,中国能禁止渔民到那些地方去吗?”

若要促使中国管住其海事机构和捕鱼船队,最好的办法是启动严格的行为准则。这个任务由东盟来做。不要忘了,从理论上讲,东盟2015年将成为一个新的政治-安全共同体,届时会在安全问题上发出一致声音。若东盟成员国能在南海问题上立场一致,那么,中国-东盟的对抗应会变得越来越少、更容易管控。

若东盟失责,未能拟定一份实质性准则,那么,以为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的船只会继续在有争议水域和平对峙,就是幼稚想法了。“不会一直总是互相对峙,继而各自离开”,塞耶说,“总有一天会发生摩擦或冲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