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盛夏的一天,天气闷热,刚吃过晚饭,邻居们三三两两跑到楼下乘凉,见面寒暄几句后,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一位曾经亲身参加过1979年对越南自卫反击战”的老兵给我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一次,他所在的连与另一个连一起攻占越军的一个山头,山头上碉堡林立连同战壕形成一个有机的防护群,山头上数十挺轻重机枪打打停停,一色的点射,就是不打连发,每次都是三发点射,但是精准至极,弹无虚发,两个连损兵折将,伤亡很大,也没把山头攻下。


因为当时越南刚和美国打完仗,越军士兵经过长期的战争洗礼,个个骁勇善战,枪法极准,又占地利之势,加上越军将漫长的中越边境,满山遍野都布上了各种各样的地雷,多数是一种半个拳头大小的塑料地雷,一旦触雷脚或腿就废了;而中国士兵多少年也未打过仗,士兵刚上战场枪炮声一响,两腿发软,行动迟缓,每走一步要不被地雷炸伤,要不被枪炮所伤,代价很大,另外,士兵行动迟缓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水土不服,不习惯越南潮湿的天气和闷热的气候,士兵普遍烂档,下身起着密密麻麻的小红点,时间一长就烂了。因此,虽然仗着人多,但也毫无战斗力。数小时过后,中国军队竟然未得到半点便宜。


据那个老兵说在战场上如果战斗非常惨烈,身边有战友频频中弹倒下时,还活着的士兵就不害怕了,因为当时的士兵都打红了眼,实际上就是疯了,再加上气急败坏的军头又调来两个连,共一个团的兵力,集中各种火炮,在坦克车的掩护下终于在天黑之前将阵地攻下。


攻上山头之后,士兵们惊奇地发现,满山头的工事除碉堡外,战壕上面全是用写有中国制造的装满大米或沙土的大米袋子建成,并且越军所用一切武器弹药均是和中国士兵所用相同,更使士兵们惊讶的是除几十具越南男兵的尸体外,其中最后活着坚守的竟是八个越军女兵,而她们用的是“打一枪,换个地方”的游击战术。士兵怎么也不相信与一个团周旋近一个下午的才有几十个人。


中国大米,中国武器,中国战术,把中国士兵打得丢盔卸甲。


输红了眼的中国士兵将这八个女兵用刺刀活活挑死。这和电影《集结号》里中国士兵打红了眼后,枪杀俘虏的情节有些类似,只不过电影里是用枪,而这是用刺刀。


他说士兵们望着山下同伴的尸体,看着满山头的中国大米,还有中国制造的各种武器,加上被几十个人其中还有八个女兵打得如此之惨,真是气急败坏,羞辱难当……


大家看到这,可能会说,大米就大米呗,有啥了不起。是,现在谈大米和当时谈大米是 大家看到这,可能会说,大米就大米呗,有啥了不起。是,现在谈大米和当时谈大米是两个概念。1979年是中国刚刚搞完文化大革命,经济一片混乱,人们吃的是每人每月27斤半的定量粮食,其中只有几斤的大米、白面,天天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当时的中国老百姓真的是吃不饱,穿不暖。


这意味着中国老百姓扎紧裤腰带,饿着肚子把大米和武器给了越南与美国打仗,打完美国后,还有极多剩余,反过来越南却用来打中国,而且多到用大米修工事。


这位老兵接着说,越南和美国打仗时,中国不仅是出大米和武器给越南,还出了兵,并且是大建制的部队,由杨得志和洪学智指挥,只不过穿的是越南的军服----浅米黄色的。


另外这位老兵还描绘了79年“对越反击战”其它的一些事情,据说开始时,中国军队不杀妇女儿童,甚至还救助越南伤兵,但后来发现越南伤兵会时不时地拉响中国士兵身上的手榴弹,与其同归于尽。越南是全民皆兵,妇女、十几岁的孩子、甚至老太太都是精准的射手,他说后来中共士兵竟然像日本关东军一样搞起“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见人就杀。


他还告诉我,战场上新兵怕大炮,老兵怕机枪,尤其怕上面所谈到的三发长点射。机枪,冲锋枪这种连发枪能打出点射的士兵都是身经百战的,极会用枪的人,也说明此人心态很稳,遇上这样的得赶快离他远点。

那中国为什么要打越南呢?是越南侵犯中国领土了吗?非也!中国决定要教训这个共产小兄弟与越南推翻波尔布特政权有关。当时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政权刚上台就杀了国民的4分之1,那杀的就有中国侨民也有越南侨民,当中国侨民向中国领使馆求救时,中国却坐视不管;而当杀越南侨民时,越南就出兵将波尔布特政权推翻了。而柬共的波尔布特政权恰恰是中国扶持的。


老兵说,因此中国就怀恨在心,决定报复,并且来个“围魏救赵”之计,越南的精锐部队在那边打柬埔寨,这边中国军队越过中越边境,对越南突然袭击,一直打到越南首都河内方才作罢。这就是1979年中国打越南的真正原因。


老兵说,中国当时打这场战争还有一个附带的目的就是用这场战争练兵,因此每一场小局部战斗结束后,马上这批部队就被撤下前线,换上另一批部队,因此士兵毫无经验可谈,每次战斗都是新兵,这也是造成部队伤亡过大,没有战斗力的原因。


他最后说,几十个人就把我们全团打得这么惨,要是真正和越南的精锐部队较量,最后谁输谁赢,打到什么时候还说不定呢。


三十年后的2009年1月7日,数以万计的柬埔寨人聚集在金边的国家奥林匹克运动场内,庆祝柬埔寨脱离红高棉统治30周年。首相洪森出席了这场盛会。柬埔寨参议员主席谢辛在致词时表示,这个纪念日标志着“柬埔寨历史中最黑暗的一页”已告一段落。谢辛特别感谢越南“拯救了柬埔寨”,但对中国只字未提。

新德意志报”就会了解到当时的国际舆论对这场战争的反应: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指责中国入侵越南,为数众多的西方国家也持同样观点,亚洲国家如印度、日本和蒙古等也要求中国从越南撤军,苏联则更不用说。当然,中国在打这场战争时对苏联并非全无顾忌,但军事专家认为,中国之所以敢对越南动手,而不怕中苏边境出现战事,部分原因是由于苏联把注意力转向阿富汗问题做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