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从个人来说,他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人物。他的一生就充满两面性,他出身富裕家庭,却走上革命的道路;他待人接物温和有礼,却手段残暴;他外表慈祥, 性格却刚愎自用。直到今天,国际社会要审讯他在民主时期的“灭绝种族”罪行,但对他后来领导民族主义三派联合抗越战争另有评价……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青年时期的,1925年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农民家庭,1949年以良好的学习成绩获得到法国留学的奖学金,在读书期间接触到列宁主义,并成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推翻了朗诺军人政府,1976年1月5日,颁布新宪法,改国名为民主后,同时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同年4月,亲王辞去国家元首后退休,接着召开了第1届人民代表大会,乔森潘任国家主席团主席,任政府总理。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1981年1月,在南挖掘出大量的头骨,他们都是死于红色高棉统治时期。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1989年8月,在吴哥陆续发现大量的头骨。

红色高棉执政时期,认为城市是资本主义的丑恶象征,它会腐化干部和群众。要建设理想社会,就必须消灭城市。红色高棉宣布要在十到十五年内使国家实现现代化,把柬变成一个农业社会后,它着手推广原在解放区实行的合作社制度。取消货币和市场,实行按需分配和全民供给制。男女老少集体劳动,在公共食堂集体就餐。红色高棉禁止私人拥有财产,取消家庭,甚至婚姻也由组织安排,婚后夫妇要分开居住。禁止人们从事宗教活动,勒令僧侣还俗。视知识为罪恶,不设正规学校,禁用书籍和印刷品。人们不能自由流动。全国没有邮政电信,也没有医院。

“革命”先从肃反入手,凡曾服务过朗诺政权、对“新生红色高棉”不满者、地富反坏、不愿自动离开城市者,一概格杀勿论。接着是清理阶级队伍,对有产者、业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教师、医生及其它专业人士大开杀戒。然后是种族和宗教迫害。受害者无路可逃,只能束手就擒,惨遭杀戮。整个国家没有商店、庙宇、学校或公共设施,人类文明在柬埔寨降低到历史的最低点。在这个人口数量在700万到800万之间的小国,保守估计有100万人惨遭杀戮。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1988年Pailin附近的红色高棉战士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颇显稚嫩的民柬士兵

1978年12月25日,越南10万“志愿军”兵分七路入侵柬埔寨。1979年1月7日越军占领了柬首都金边。翌日越南拼凑成立韩桑林傀儡政权,即“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民柬执政时代结束。仅仅两周时间,民柬就兵败如山倒,政权不保。除兵不如人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普通百姓希望早日结束民柬的恐怖统治,并不响应政府发出的抗敌号召。红色高棉被迫退到柬西部和北部山区,开始了漫长艰苦的丛林游击战。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波尔布特(右)和三名红色高棉领领导人,左二是乔森潘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波尔布特(左)和三名红色高棉将领受昔日部属审判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红色高棉士兵搀扶波尔布特(中)

1989年9月越南从柬埔寨撤军。1991年10月23日,柬冲突四方在巴黎签署《巴黎和平协定》。柬将实现民族和解,在联合国监督下进行大选。但作为柬国内重要政治派别的红色高棉却拒绝与联合国合作,抵制大选,白白葬送了合法回归柬政坛的历史性机遇。红色高棉失去国内盟友和国际支持,陷入全面孤立。在政府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红色高棉内部思想混乱,官兵厌战思乡,开始逃离。对此,强硬派领导人始终没有制定切合实际的对策。波尔布特对外迷恋军事斗争的魔力,对内他坚持抗美时期的做法,反对自由经济和私有财产,强化他的绝对领导,清除不同意见者,结果激起内变。1996年8月红色高棉二号人物英萨利率领两个师投降政府军,到1997年5月,红色高棉已丧失了近80%的作战部队,大势已去。

1997年6月民柬国民军总司令宋成密谋投诚,波尔布特得知后派人枪杀宋成夫妇及其8个子女。红色高棉官兵忍无可忍,第一次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一号大哥”。波尔布特仓皇逃命,但为部下抓获,随后被公审判处终身监禁。红色高棉希望通过此举改善形象,寻找出路,但因波尔布特是红色高棉的灵魂和象征,对他的审判显然更使民柬群众士气涣散。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政府军副参谋总长涅汶展示宋成被杀的照片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波尔布特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1997年7月31日的波尔布特,行动迟缓,已是风烛残年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1998年4月,因心脏病发作,波尔布特在密林中的一间破木屋里,孤独地离开了人世,身旁放着他一生酷爱的兰花。

密林中孤零死去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14P]

波尔布特的最后遗容,他是究竟刽子手还是民族解放者?

波尔布特去世后,剩下的红色高棉领导人陆续走出丛林,形成又一轮投诚浪潮。最后是1998年12月5日肯农等8位将军率数千余部的投诚,以及民柬前主席乔森潘和前人大委员长农谢的回归,红色高棉作为一段历史正式画上句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你能承认包括郎诺和美国人都是王八蛋,那就行。毕竟你还没有承认死在美国的巡航导弹下是幸福,所以我就不和你争波尔布特是不是混蛋了。

按我的意思,这人确实是混蛋。我问过一个当年去柬埔寨辅导农业技术的人,他就告诉我,在老波执政期间,连著名的共产党宣言都是禁书!他带去的一本书里就因为有那段文字,惹了不少麻烦。而且,柬埔寨的农业技术水平很差,良种奇缺,化肥农药为零,我们运去的支援化肥,被这帮人随便乱用,不但达不到效果,反降低了产量,弄得怨声载道!连军队都缺食物。所以有后来越南人入侵后,不少边界部队一击而垮的事情。

至于后来民简内部分裂,也是他处置不当的后果。先是乱放权,导致下面的师长们逐渐成了军阀,很多人甚至避开高层自己做生意。我记得92年的时候,英萨利就独立买卖珍贵的红木给中国商人,获得的钱款全进了腰包!而后来想收权的时候,又粗鲁莽撞,导致部队被人拉走。因为当时的民简已经彻底蜕化为一只独立的军阀部队,每个师长都有自己的产业,军队直接效忠师长们。在对外得罪中国(维和部队被攻击),对内无能于下级。最后孤独地死去,是在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本文内容于 2012/4/30 18:22:35 被击衣殷血编辑


以下是1971-1980年柬埔寨、越南和泰国的人口年中数据。


国名 1970 1971 1972 1973 1974 1975 1976 1977 1978 1979 1980


柬埔寨 706 727 749 771 792 811 697 679 660 645 640

越南 4186 4275 4365 4457 4553 4655 4923 5048 5148 5174 5298

泰国 3637 3749 3859 3969 4078 4187 4296 4404 4510 4614 4646


好了,可以明确地看出,越南战争结束后,越南人口在1976年出现了飞跃,比上年增长5.8%,很显然,单纯依靠人口自然增长是不可能实现的。而在红色高棉下台后的1980年,泰国人口出现相对“滑坡”,从以前的每年增长100多万骤然减少到只增长30万。


现在可以揭示谜底了,原因只有一个—难民数量巨大,难民的流动影响了各国人口统计。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原先逃到柬埔寨的越南难民纷纷返回家园。而柬埔寨当时红色高棉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1974年全国粮食产量才87万吨,人均100公斤出头,只相当于中国1960年的一半。饥荒、红色高棉为应付饥荒而实行的一些现在看来很左的政策(例如遣散金边市人口)加上美国轰炸使得大量柬埔寨人四处逃窜涌入越南和泰国。1979年红色高棉下台后,大量流亡泰国的柬埔寨难民又返回柬埔寨。从而导致各国人口统计出现波动。


把上述三国的总人口统计一下:

年份 1970 1971 1972 1973 1974 1975 1976 1977 1978 1979 1980

三国人口 8529 8751 8973 9179 9423 9653 9916 10131 10318 10433 10584


可以看出,各年人口是平稳增长的,1976年甚至是这10年里增长速度最高的一年。


事实上,对于小国,由于政治动荡而产生人口数量骤变的例子还有1976年的阿富汗,人口居然突然比1975年减少400多万——1/4。只不过当时是亲美政权上台,所以选择性失明了。


不错,红色高棉为了应付饥荒而采取了某些过于激进的做法,例如遣散占全国人口1/3的金边市,但是,这不是什么屠杀。红色高棉打击过当时富有的柬埔寨华人,但是,并不是以杀戮的方式。但是美国歧视华人的历史也持续了几百年,面对被卖猪仔的华工的白骨,也没有人谴责民主国家是在屠杀。不错,红色高棉制造了S-21监狱,但是即使是敌人拼命凑数,也是2万人而已,相比1950年代,在人口也只有600多万的台湾,蒋介石却杀了14万之多,还是蒋自己的统计,红色高棉实在算不了什么



他把自列宁以来的暴力革命论,推向巅峰,推向惟一,也推向了人性的对立面,当革命变得舍本逐末,革命本身也就蜕变成反革命。他的失败对于国际共产运动是损失,也是一种激励,他使我们可以反思革命的真谛,重新梳理马列理论,从而让共产运动少走弯路、错路。从这个角度上说,波尔布特着实是一本不错的反面教材。

嗯,我只知道红色高棉统治时期,柬埔寨的华人死了很多


就凭这个,我为当时的zgzf支持红色高棉而感到愤怒!!!

 以下是引用公司乌龙 在第2楼的发言:
他把自列宁以来的暴力革命论,推向巅峰,推向惟一,也推向了人性的对立面,当革命变得舍本逐末,革命本身也就蜕变成反革命。他的失败对于国际共产运动是损失,也是一种激励,他使我们可以反思革命的真谛,重新梳理马列理论,从而让共产运动少走弯路、错路。从这个角度上说,波尔布特着实是一本不错的反面教材。


说得好!忘了革命的目的,为革命而革命,不断地革命,其实是反革命。


只有当革命给一国最普遍的老百姓,也就是大多数人带来生活富裕和品质提升时,它才会得到这个“大多数”的真心拥护。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