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兵忆伊拉克战争 称比起炮弹更怕男战友性侵

老鸟枪 收藏 2 79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摘自《看世界》杂志2010年第5期 作者:李惠然 原题为:性侵犯,美国女兵的难言之隐


伊拉克,比起被敌人开枪打死的几率,女兵遭到同僚性侵犯的几率更高。


女兵要随身带刀


超过16万名美国女兵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作战,这些跟男兵们面临着同样危险的女性,其实还承受着另一种隐蔽的苦难:性侵犯。


美国国防部在10多年前制定规则,禁止将女兵编入地面战斗部队,她们只能在水面战舰与攻击机上执行任务。但阿富汗与伊拉克战争缺乏明显的前线,使得美军女兵直接上了火线。她们一样要开枪,一样随时都可能被伊拉克反抗武装袭击。根据美国国防信息中心最新资料显示,美国女性在陆军中已占到了15%,海军13%,空军19%,潜艇部队6%。军队岗位对女性的开放率陆军为91%,而高科技集成的空军部队达到99%。


苏珊·斯威夫特2004年在伊拉克服役。刚到伊拉克的第一天,她的长官就对她提出性要求,她被迫与他维持了4个月的性关系,只要他在夜晚敲她的房门,提出要求,她就得满足。苏珊经历的被称作是指令性强奸,就是下级士兵被上级司令官强迫发生性关系,这种做法在美军法律中被确定为强奸。


2006年1月9日,当苏珊所在的第42宪兵旅第54宪兵连回国休整重返巴格达之时,苏珊逃离了部队,她不愿再面对玩弄她的人。之后不久,苏珊被捕。起初军方要与她达成一项交易,只要她签署一份她从未遭到过强奸的声明,就可以获得减刑。但是苏珊拒绝了。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专业教授海伦·贝内迪克特在其所著的《孤独战士:驻伊拉克女兵不为人知的战争》这本书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美国年轻女兵米姬拉·蒙托亚,绑在腿上的匕首不是用来防备伊拉克敌人,而是防备图谋不轨的男战友的。


某晚,蒙托亚执完勤之后,一名男性士兵不怀好意地说:“知道吗?我现在要强奸你的话,没有人会听到你喊叫,也没人会碰到这事儿。你能做什么呢?”蒙托亚回敬说:“我会用匕首刺你。”男战友接着说:“你没有刀。”蒙托亚回答:“不,我有。”

实际上,那天晚上,蒙托亚确实没带匕首,但从那之后,在伊拉克驻扎的日日夜夜,她都会随身携带一把。她不断进行模拟演练如何快速从口袋中取出匕首,并全速刺向对方。“我带匕首是为了提防自己人。”


一个丑陋的传统


曾任驻伊美军阿拉伯语女翻译威廉斯4年前推出了一本战地回忆录《爱你胜过爱枪》,这本书第一次从女性的角度来描绘军营生活和战地生活。开篇第一句话就是“对美军里的任何女兵来说,性都是一个重要经历。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事实,但你既是女人,又是士兵,这两种身份决定了你具有奇异的性吸引力。”在战场上女性到底是一抹亮丽的风景,还是让男兵心猿意马的战友呢?


在一些驻扎地,整个军营里甚至只有一名女兵。男兵们常常在营房墙上张贴穿着暴露的女人照片,谈论黄色笑话,在女兵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偷窥两眼,甚至有男兵按捺不住,摸进女兵的房间。美国打越战时,曾有过妓女服务,但伊拉克战争却没有,男兵很容易被身边的女兵吸引。在伊拉克的女兵,被警告不要单独去厕所,要结伴外出。


尚泰勒·亨内贝瑞2005到2006年间在伊拉克服役。她回忆说:“我们排里有五六十人,我是唯一的女兵,也是最年轻的——17岁。那些士兵总是忘记了我的存在,经常说些对女性不敬的吓人话。其中一个被我当作朋友的男兵曾试图强暴我,还有两名军士一直勾引我。”


亨内贝瑞称,“比起每天不断的炮弹,我更害怕那些每天和我一起吃饭的男战友。”亨内贝瑞称:“傍晚之后我就不喝水,哪怕天再热。”


美国有一部电影叫《西点揭秘》,讲述的是一位将军的女儿——西点军校的漂亮军官伊丽莎白,遭受部下男兵轮奸的悲惨故事。


伊丽莎白在西点军校遭受强奸的根本原因是妒忌,因为她是一名女性,但她太聪明、太优秀,在很多方面甚至体能、技战术等都强过同期男学员,所以男人们恨她,并以强奸这种方式报复了她。为了保住学校的声誉,将军让女儿保持了沉默。这部电影情节虽然有所虚构,但反映的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女性在男性居主导位置的军队中,受到不平等待遇。


《时代》的怒吼


美国《时代》周刊终于愤怒了,第一次报道美军的一个阴暗面:海外女兵常遭性侵犯的问题。


《时代》引述了美国五角大楼的最新数字显示,在2008年度,将近3000名女兵遭到性侵犯,较前一年增加9%;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女兵,这个数字上升25%。在所有退役女兵里,有将近1/3表示,自己在服役时遭到强暴或性侵犯──比率是一般平民的两倍。


大多数受害者保持缄默,是因为“相信不会有用;害怕被开除、被骚扰、被嘲笑和担心被说闲话”。


一般平民遭到强暴,可以从医师、律师和保护受害者社团获得秘密或不公开咨询,但军队受害者唯一的特权,是只能向军中牧师申诉。一般平民有更多机会逃避加害者,但派在偏远基地的女兵,提出控诉反而比加害者更可能断送军旅前程。她们担心会被以“保护”为由调离单位,或说是不希望她们破坏单位的任务与团结。


报道指出,有关女兵遭受暴力的程度,美国众院军事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所获不多,可能是因为有太多指挥官不愿问,以及太多受害者不愿说。


有统计指出,被调查的性侵犯女兵案,仅有8%的加害者被起诉,而一般平民的加害者被起诉比率是40%。惊人的是,性侵犯女兵案的加害者,高达80%的人却能够光荣退伍。这种背叛的感觉深入受害者心中。她们加入军队成为效忠队伍的一份子,是为了追求更伟大的事业。专家将这种特别的伤害与乱伦相比拟,因为攻击者是来自军队“大家庭”的成员。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