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菲黄岩岛对峙:出路何在?

八一军刀 收藏 1 207
导读:自4月10日以来,中国和菲律宾船只已经在黄岩岛水域对峙长达半个月之久。与近几年多数南中国海争端国之间的纠纷相比,该事件主场在中沙群岛东部边缘的黄岩岛水域,远离大片南沙群岛争议区。除了中国和菲律宾对黄岩岛有主权争议外,东盟(亚细安)其他国家对该岛群的主权归属问题没有直接利害关系。菲律宾称黄岩岛位于其专属经济区内,中国对该岛缺少有效管辖。而中国称菲律宾在1994年联合国海洋法生效以后才正式对黄岩岛提出主张,在此之前承认黄岩岛在菲律宾的主权范围之外,因此其主张无历史根据。   目前虽然中方所有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4月10日以来,中国和菲律宾船只已经在黄岩岛水域对峙长达半个月之久。与近几年多数南中国海争端国之间的纠纷相比,该事件主场在中沙群岛东部边缘的黄岩岛水域,远离大片南沙群岛争议区。除了中国和菲律宾对黄岩岛有主权争议外,东盟(亚细安)其他国家对该岛群的主权归属问题没有直接利害关系。菲律宾称黄岩岛位于其专属经济区内,中国对该岛缺少有效管辖。而中国称菲律宾在1994年联合国海洋法生效以后才正式对黄岩岛提出主张,在此之前承认黄岩岛在菲律宾的主权范围之外,因此其主张无历史根据。


目前虽然中方所有渔船均已相继离开,但双方执法船仍留在原地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暂时双方都同意争取通过外交谈判以寻出路,避免事态恶化以致擦枪走火。但鉴于各自国内讨伐声一浪高过一浪,任何一方先行离开或许都会被国内民众解读为退却和懦弱。因此,中国仍保留一艘海监船象征性地留在黄岩岛海域执行任务,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也宣称,菲方不会把海岸警卫队船只从黄岩岛撤回。


中方应对策略


另外,该事件的处理无疑为中菲以及中国与其他国家今后处理类似事件提供一个模式借鉴。如何在该场对峙中取得战略上的胜利,至少不得不失,既不给国内民众留下说辞,又不被国际社会视为在主权问题上的软弱和退让,是考验两国外交手段和处理紧急事件策略是否成熟的关键。对中国而言,还必须同时考虑到其处理方式如何不被解读为“以大欺小”,即经受得住国际道义上的评判。


与菲方在对峙中首先出动军舰不同,中国此次派出的都是执法公务船,包括两艘海监船和一艘渔政船,这些船只没有配备作战武器装备,在性质上不属于军用船只。因此使用非军用船显示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并不愿付诸武力行动,不违背与各争端国所共同倡导的和平解决南中国海问题的立场。


同时使用这些公务船在事实上认定南中国海是中国主权的一部分,在行动上又能有效维护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利益。中国海监船是中国国家海洋局领导下的海洋综合执法力量,主要负责在中国管辖海域开展定期维权巡航执法活动。另外,此次派出的中国渔政310船来自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主要负责南沙守礁、护渔护航,以及专属经济区巡航管理等工作,是中国保护国家海洋权益和渔民利益的一大利器。中国公务船近几年在南中国海的常态化巡逻被视为是中国应对南中国海局势的新策略。一方面宣示中国主权,保护中国渔民在南中国海的渔业活动,另一方面阻止其他争端方在南中国海单方面的能源勘探、石油开采、渔业捕捞和其他类似活动。2011年发生的中国海监船阻止越南和菲律宾组织的石油勘探活动就是典型例子。


随着经济的日益发展,中国对海洋渔业资源的依赖程度日益加大。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和海水污染等原因使得近海渔业资源匮乏,中国渔民被迫前往离岸更远的海域作业。而南中国海大部分地区处于与邻国争议界内,渔民捕捞与各国军舰、巡逻船的纠纷时有发生。为保护渔民利益,中国加大执法力度,派出海监船和渔政船护渔护航。而中国渔民远赴南中国海捕捞一方面是经济利益驱使,另一方面也旨在宣示该海域是中国渔民传统的作业区域。渔船与执法船的紧密配合已经成为中国应对南中国海局势的有利手段。


此次对峙中国基本上保持自我克制的态度,截止到4月22号,中国撤回中国渔政310船和中国海监84船,只象征性地保留一艘海监船在事发地作为抗衡的主力。





与中方相比,目前菲律宾在该对峙事件中稍显被动,面临进退两难的境地。菲律宾当局在国内想以政府在主权问题上的强硬态势来赢得民众的支持率,但是一旦民族主义情绪失去控制,很可能会对政府决策施加压力。以其目前的军事实力,政府若被迫背水一战,显然不能与中国抗衡。中国虽然声称愿意和平解决南中国海争端,限制使用武力,但是不排除在对方先挑起战争的情况下被迫还击的可能性。因此一旦菲律宾局势误判,先挑起战争,势必给中国以武力反击从而夺取黄岩岛的机会,对菲律宾而言更是损失惨重。

显然菲律宾目前尽力避免卷入武力冲突,因此撤离军舰并以执法船取而代之,悬挂白旗以示无意开战。同时通过其他外交途径来寻找外援。与以往一样,菲律宾试图国际化该问题,称“斯卡伯勒礁(即黄岩岛)位于重要的海上交通线上,它同时也牵扯到其他国家的利益”。一方面呼吁东盟在道义上谴责中国,与菲方站在一边;另一方面期许美国介入,希望美方适用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但目前两种努力尚未收到任何回应。不像南沙群岛主权之争,中沙群岛之黄岩岛主权归属上只卷入中菲双方,东盟其他国家与中国在此问题上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况且中国与东盟国家经贸往来密切,东盟内部尚未就南中国海问题达成共识挑战中国。再加上今年缅甸轮值东盟主席国,鉴于其与中国关系友好,不大可能带动其他国家为菲律宾出头。


美国虽然日前在南中国海附近水域与菲律宾举行联合军演,其官方负责人已明确表示该军演为例行活动,与黄岩岛对峙无关。对南中国海问题是否适用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美国官方态度至今模棱两可。显然美国无意正面介入此次中菲南中国海之争,为支持菲律宾与中国公开对抗,明显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此外,菲律宾声称要将南中国海问题提交国际仲裁。正如过去一贯的主张,中国坚决排除任何第三方包括国际仲裁机构介入主权问题,以其目前的实力双边解决无疑对中国更加有利。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反应总体上不过不失,基本保持自我克制,不使用武力介入。毕竟武力冲突也不是中国所期望的,除非占尽道德高地,卷入武力冲突多少都将引起周边国家的恐慌与指责。短期内,除了在外交上的努力,中国的主要策略是派出海监船和渔政船。该做法既巧妙地显示了中国把南中国海事务作为中国的内部事务处理,传递了中国在主权问题上不可让步的态度,又在道德上显示不以武力解决问题的良好意愿。但是迫于国内的舆论压力,一旦菲律宾先挑起武力冲突,中国卷入小规模冲突在所难免。


菲律宾目前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想维持该事件的热度,以得国际援助,另一方面直接或间接地利用该事件来煽动国内民众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但所有扩大化该事件影响力的行为至今没有如愿获得东盟与美国的支持。而反华情绪愈演愈烈,出现了中菲双方黑客互相攻击对方网站,菲律宾民众在中国驻菲大使馆前抗议示威等活动。如此强烈的反华情绪若任由发展,一定程度上会对政府的决策施加压力,最终使政府陷入骑虎难下的局面。因此较明智的做法恐怕是加强与中国的直接沟通,耐心磋商寻求降温方法。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副研究员


与菲方在对峙中首先出动军舰不同,中国此次派出的都是执法公务船,包括两艘海监船和一艘渔政船,这些船只没有配备作战武器装备,在性质上不属于军用船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