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向国企老干部捐万辆劣质单车 骑两下就爆胎

流浪的琥珀 收藏 1 1528
导读:就在中国红十字会因“郭美美”事件引发信任危机的2011年,另一个离奇的捐赠事件也在进行着。 主要为了助学、救助社会弱势群体、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条件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专项公益基金——“仁爱基金”,通过其下属的“志愿者工作办”陆续向陕西捐赠了上万辆自行车。这些自行车大多没有流向需要“雪中送炭”的群体,而是捐给了大型国企和一些地级市的老干局。 资料链接 中国红十字会 “仁爱基金”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是中国红十字会主管、经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全国性公募基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就在中国红十字会因“郭美美”事件引发信任危机的2011年,另一个离奇的捐赠事件也在进行着。


主要为了助学、救助社会弱势群体、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条件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专项公益基金——“仁爱基金”,通过其下属的“志愿者工作办”陆续向陕西捐赠了上万辆自行车。这些自行车大多没有流向需要“雪中送炭”的群体,而是捐给了大型国企和一些地级市的老干局。


资料链接


中国红十字会


“仁爱基金”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是中国红十字会主管、经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2008年被民政部授予“5A基金会”。


目前主要实施两大公益项目:“红十字天使计划”,“博爱助学计划”。


“仁爱基金”是红基会下属一项专项公益基金,是实施上述两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用于助学、救助社会弱势群体、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条件。


管理原则:遵循雪中送炭、公开透明、尊重捐赠方意愿、体现资助效益四项基本原则


一提起停放在公司游泳池的200辆自行车,中航工业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飞公司)工会生产办负责人郭公利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2011年8月12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工作办向该公司捐赠2000辆自行车。但还没发放完,就因为质量有问题、职工骂声一片陆续收了回来。


西飞公司工会很在意自己在职工中的声誉,立即与对方接洽,该志愿者工作办随即将剩余1800辆自行车拉走,并答应调换。而从职工手里收回来的200辆,一直停放在游泳池。


据记者了解,西飞公司工作人员所说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工作办”(以下简称志愿办)2009年2月4日挂牌成立,办公地点位于西安南二环西段永安大厦。


记者登录该工作办官方网站“仁爱西部”看到,关于“仁爱基金”和“志愿办”这样介绍: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简称中国红基会,是由中国红十字会主管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仁爱基金”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下属的一项专项公益基金,是实施“红十字天使计划”和“博爱助学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所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助学、救助社会弱势群体、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条件,宣传“人道、博爱、奉献”的红十字精神。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工作办所募捐的资金主要用于实施“仁爱基金”所属的公益项目。


“仁爱西部”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至今,志愿者工作办已向陕西十多家单位捐赠了上万辆自行车。


>>“雪中送炭”变成“锦上添花”


从“仁爱西部”综合新闻能看出,志愿者工作办的在陕捐赠,2010年就已经开始。只不过,2010年,捐赠物品主要是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而2011年至今,换成了自行车和救护车。


4月12日,记者通过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网站下面的一个小窗口,登录志愿办官方网站“仁爱西部”,粗略统计截至当日的综合新闻发现:2010年以来,关于志愿办的34条捐赠新闻中,共捐赠14950辆自行车、13辆救护车、以及至少180万元的生活必需品。部分流向地级市的老干局,大部分流向陕煤化集团、延长石油集团等大型国企。


从“受捐单位”来看,一个突出特点是:无论是捐赠米面油、自行车,还是救护车,总能看见几个大型国企的名字。例如,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包括其下属单位,两年来数次接受捐赠。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其下属单位也多次成为志愿办的捐赠对象。


“仁爱西部”网站显示:“仁爱基金”所募资金主要用于助学、救助社会弱势群体、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条件。管理原则为:雪中送炭、公开透明、尊重捐赠方意愿、体现资助效益。


但在该网站的公开信息中,却难见到类似与其宗旨一致的捐助行为。


数据统计,2011年至今,该志愿办总共捐赠14950辆自行车,其中捐给陕西单位的13950辆,7750辆流向了延长石油、陕煤化、西飞公司等大型国企,捐助对象为企业离退休老干部、老职工、劳模,更像是“锦上添花”。


只有2011年10月10日,对甘肃会宁捐赠1000辆自行车,对象为“环卫工人、乡村医生和贫困学生”;还有两次捐赠的对象包括环卫工人;仅有一次,对白水县红十字会捐赠中,写明“送给低保户、县红十字志愿者和在抗震救灾中做出过贡献的人。”


在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医疗卫生条件方面,自2011年以来,该志愿办在陕捐赠了13辆救护车,但9辆捐给了大型国企。其中,半年内先后2次向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捐赠了6辆救护车。


>>西飞工会可能声明拒绝捐赠


在“仁爱西部”网站上,记者也见到了对西飞公司捐赠2000辆自行车的报道。但很多职工却对这起饱受诟病的捐赠感到莫名其妙。“听他们说要给西飞捐赠2000辆自行车,我还感到纳闷呢,这些年公司发展很好,很多员工都有了自己的私家车……但人家主动要捐,我们也不能拒绝,就答应了……”


西飞公司工会副主席王丰说,此次捐赠,并不是公司请求志愿办捐的,而是志愿办主动来找工会要求捐的。


可谁也没想到,这批自行车质量太差。“自行车没有装箱,外面只有一层塑料纸包着,感觉很不细心,卸下来后,见车座和车头还没有装好,我们就先装了200辆,装的时候,觉得车子做工很粗糙,且特别轻。”工会生产办负责人郭公利回忆。该公司工会此前研究决定,自行车先发给单位的劳动模范、优秀员工及困难职工。捐赠仪式过后,装好的200辆车就发出去了,但没几天就有职工反映,车子质量有问题。


“车子骑了没两下就爆胎了,谁还敢骑它?”西飞公司职工吴女士说。


为了避免出现不安全事件,经该公司工会研究决定,将发出去的自行车又全收了回来。


2012年4月20日中午,在西飞游泳池内,本报记者见到了这些收回来的、标着“弗斯特”牌子的自行车,车上落着厚厚一层灰,有的车头上绑的红色绸带还没有摘下,车身很轻,做工较粗糙。


据郭公利回忆,车是他去年8月初从西高速路口接回来的,由天津来的两辆拖挂送来。奇怪的是,对方连收条收据都不要,交完车就走了,因而至今只知道送货人姓赵,其余一概不知。


工会副主席王丰说,因为受捐的自行车数量不少,曾希望对方发个公函,但对方始终未发,也没给、也没要任何票据,自行车就送来了。自行车出现问题后,工会和对方联系,志愿办主任时进龙“态度很好,说保证 给 解 决 ,1800辆自行车就很快拉走换去了。”


“时进龙表示要在今年8月1日前把2000辆质量好的自行车送过来,所以我们还在等。”王丰说,因为此事全公司都知道,必须得有个结果。


如对方不能如期换回好车,届时工会将发声明,公开拒绝此次捐赠,目前停放在游泳池的200辆自行车也得拉走。


白吃枣可惜核儿太大


质量差引发怨声一片


因为脑溢血,78岁的合阳县检察院离休干部雷灵太已经瘫痪八年,大小便不能自理,翻个身都要人帮忙。可2011年年底,仁爱基金却为他捐赠了一辆自行车。


“我们更需要一辆轮椅。”雷灵太的家人说。


更多的受捐者抱怨自行车质量太差骑不成,送人没人要,卖也不值钱,如今放在家里占地方,反而成了负担。


也有人认为,毕竟人家辛辛苦苦白白送上门来的,一分钱不要,不能“白吃枣还嫌核儿大”,但的确也有很多人想不通:啥都不为弄一堆烂自行车捐给咱,仁爱基金图啥呢?还是钱多的没处捐?可怜人多的是,弄点实实在在的东西捐给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们,不是更好吗?


自行车质量这么差 为啥还要捐?


2011年4月29日,志愿办给澄合矿务局捐赠了1000辆自行车。


2012年3月24日,在澄合矿务局一家属院,退休职工得知记者前来采访捐赠自行车一事,纷纷发表意见,好像他们成了受害者。


“自行车一共12斤重,我打好气后,刚骑上自行车,砰的一声响,车子的前后胎都爆了”。老干处的王天虎说。


徐殿茂(音)在一群人中修车花费最多,花了180元钱还没修好。老干处另外一退休老干部说,“50块钱卖了都没人要”。


澄合矿务局退休干部王甲运说,车胎质量太差,座位下的金属杆好像是铝皮制的,一坐就坏了,“这是哪发的自行车,群众都骂太烂咧”。他不明白,质量这么差,为啥还要往外捐呢,“还不如发成钱”。


为啥要主动联系捐赠?


2011年6月,仁爱基金志愿办给渭南市市委离退休老干部捐赠了700辆自行车。渭南市中级法院已经退休的院长韩彦臣说,自行车孙子一直骑着;渭南市粮食局退休局长景险峰的自行车一直扔在儿子家地下室里,“没动过,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原渭南市政协副主席刘根成告诉华商报记者,“平时出门都是近了走走,远了坐车,所以自行车也没人骑,最后亲戚骑走了”。


据渭南市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局局长、市直离退休党委书记陈学敏介绍,“仁爱基金”送来的700辆“弗思特”牌自行车每辆价值728元,总价值55万元。经研究700辆自行车分配给“市直部门离休干部和市直部门曾担任正县实职的退休干部”。“一些离休干部,老干部大多都是70-80岁的老人,其实都骑不了,但是可以将自行车送人呀”。


陈学敏说:“我们从来没有向哪个部门申请过要自行车,都是红十字会主动提出向我们捐赠的。人家捐赠不可能是名牌,无偿送来的为何不要呢”。


“我们不能埋怨人家送来的不好,确实有个别自行车在长途运输中,有点碰撞,大部分自行车质量还是可以的,我们不能白吃枣,还嫌核大”。陈学敏说。


但很多受捐者却很纳闷,为啥志愿者工作办要主动联系,给他们单位捐赠自行车?是钱多的捐不出去吗?


老干部待遇都不错 为啥还要捐?


渭南市检察院接受捐赠的消息遭到网友的质疑,荣耀渭南网的一网友说:检察院离退休干部缺自行车吗?其实,这些获捐的离退休老干部大多都有令当地很多家庭羡慕的收入。例如,合阳县检察院干部雷灵太每月工资2300元,看病费用全部报销。今年63岁的合阳县检察院退休干部张会亭每月工资2000元以上;67岁的获赠者黄启荣每个月的退休工资是2600元钱。


澄合矿务局一位退休职工说:“澄合矿务局效益很好,特别是老干部、老职工待遇都不错,根本用不着红十字会捐赠”。


在很多当地人看来,澄合矿务局的离退休职工生活幸福。每年有充足的经费去搞麻将、门球等近10种娱乐比赛。而该局老干处一位负责人说,148人的老干处,去年单位给的活动经费将近100万元,其中体检花了30万元;歌咏比赛买衣服花了10余万;到西安看世园会花费30万元;还有红色旅游等等,下来的费用是90多万元,接近100万。


渭南市法律工作者程英晏认为,澄合矿务局在合阳县是最大的企业,也是最好的企业,据说去年该局组织歌咏比赛都花了360多万元,仁爱基金救助这样的“弱势群体”,令人难以信服。


没有票据 红十字会怎么上账?


“仁爱基金”为何如此偏爱这些大企业?这是很多了解此事的人共同的疑问。难道这些企业真的“穷”到了需要捐助的程度吗?


其实不然。例如,多次接受“仁爱基金”捐赠的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截至2010年底,集团总资产1448亿元,排名 中国企业500强第72位、中国企业效益200佳第69位;而陕煤化集团,自称中国西部煤炭航母。企业职工人均年收入2010年5.8万元。中国企业效益200佳中位列35位,是陕西入围中国500强企业中效益最好的企业。


对于这样的捐赠对象,渭南市一位一直关注此事的媒体工作者这样认为,“这样的救助更像是一种福利,根本体现不出资助效应。”


很多人都表示不解: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捐赠,一片纸的票据收条都没有,中国红十字会怎么上账呀?是管理混乱还是有人试图浑水摸鱼?

红会仁爱基金在陕捐赠存猫腻 出厂价100宣称700


据志愿办主任时进龙讲,仁爱基金向陕西捐赠自行车的计划是10万辆。那么,这些自行车从哪儿来?价值究竟有多大?是企业捐赠的还是花钱买的?如果是花钱买的,那么,仁爱基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买自行车进行捐助活动呢?


当西飞公司、澄合矿务局等企业离退休干部、职工纷纷抱怨红十字会捐赠给他们的自行车质量太差时,肯定料想不到,捐赠号称价值700多块钱的自行车,实际上只值140元,实为天津一个家庭式的自行车作坊拼装而成。


该自行车的生产商,天津市福×自行车有限公司负责人赵大龙(化名)向本报记者证实,事实确实如此。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最多时拥有近300家自行车厂家,因产业败落,如今只剩下了几十家自行车厂。赵大龙的自行车厂挤在整条街都是批发、经营自行车的街道上,并不显眼,门牌看起来也没什么突出之处。说是自行车厂,其实就是一个小院子,一楼是加工的小车间,大约100平方米,地上摆放了各种自行车零配件及工具。二楼是赵大龙一家的卧室和厨房、客厅。


而据赵大龙讲,2011年,他总共卖给了“中国红十字会”一万辆自行车,采购价格130元到160元不等。


此前,为了查清“仁爱基金”在陕所捐自行车的真实价格,记者就其中一个牌子“弗思特自行车”在百度上搜索,只有两条:第一条是转让全新“弗思特”自行车;第二条是弗思特自行车厂家降价大处理,最低170元提货。


因为价钱低,所以质量差


4月9日,记者查到了“弗思特”自行车的生厂商,天津市福×自行车有限公司。电话拨过去,接电话的,正是赵大龙。


记者:您好,请问您是天津市福×自行车有限公司吗?


赵大龙:是的。有什么事?


记者:我们要购买一批自行车,给企业的老职工发。


赵大龙:你是什么地方的?


记者:我们是西安一家国企。


赵大龙:我们和中国红十字会是合作单位,你们西安许多地方发的自行车就是我们提供的。


记者:是他们买你们的自行车还是你们给他们捐的?


赵大龙:当然是他们买的。我们做企业总不能捐呀。但我们字面上不提买卖,因为红十字会说这不叫生意,这叫合作单位。表面上不说购买,还是给钱的,我搞企业不能老捐赠。


记者:去年他们在陕西发放的自行车都是在您这里订购的吗?


赵大龙:都是从我这里订购的。去年订购的自行车质量不太好,因为价钱低,所以质量差。去年他们给陕西煤业、渭南市检察院、渭南市委市政府离退休老干部都发自行车,价钱大概都在130-160元钱。大概订购了1万辆。


记者:他们怎么找到的您呢?


赵大龙:他们通过北京一个慈善协会的中间人,我们和红十字会不直接打交道。


记者:您给他们开票吗?


赵大龙:他们不要票。


记者:我们如果购买,票据上能多开吗?就是能否拿回扣?


赵大龙:可以呀。比如自行车的价格是160元钱,我可以给你开到180元钱。要开多少,就开多少。去年给他们的牌子是弗思特的,今年自行车的牌子是金喜凤。质量比去年的要好。


他们今年是要将捐赠的质量搞上去,数量向下降。今年开始是给富平县捐赠,每辆自行车的价格大概就是200多块钱。检测报告、营业执照、商标注册证都有,我们的自行车都上电视购物。


他们不签合同也不要票据


4月12日,本报记者以购买自行车为由,前往天津市福×自行车有限公司暗访。


听说是来买自行车的,赵大龙很是热情。他说,自己做自行车十多年了,能坚持下来,靠的是诚信。


赵大龙的自行车厂是个家庭式的手工作坊。他自己搞销售、老婆管账务、儿子和儿媳主要负责车间。距他所住的院子不远的地方,还有500平方米的车间装配自行车。车间内有四五名工人在熟练组装自行车。很多自行车零配件散落在车间各个角落,所有组装仅仅靠手工完成。


“这就是给红十字会加工的”,赵大龙指着一堆加工好的自行车说。他撕开一辆自行车梁上的包装塑料纸,红色的梁上喷的黑颜色的字中国红十字会事业发展中心捐赠。


赵大龙说,去年红十字会订制的自行车质量太差,招来一片骂声。今年就提高了质量,而且今年第一个给发放的是陕西的富平县。


“今年的自行车比起去年的自行车来说质量好了许多,后座带人都没问题,骑个两三年都可以”,赵大龙说。


今年订制的自行车价格是多少呢?赵大龙开始从接近300元到260元含糊不答,最后报出实价,200元钱就可以拿。他说,每辆自行车的利润只有5元钱,如果记者也订“红十字会订制的这种自行车”,200块钱就可以。运到西安,每辆再加12元钱运费。


当记者提出要看红十字会的购车合同和票据时,赵大龙笑着说,“人家从不签订合同,也不要票据。当初我拿着自行车样品到北京,人家一看,就给打了20万元”。


“红十字会”的车许多零件是仿冒品


赵大龙说,自己有8个自行车商标,其中包括弗思特和金喜凤,并出示了8个商标的商标注册证。


他说,今年给红十字会的“金喜凤”自行车质量很不错。记者看到,“金喜凤”自行车保修卡及用户手册上注明的是,“日本佳美株式会社有限公司监制 天津市福×自行车厂制造”。


“真的是日本公司监制的吗”?赵大龙说,“这是我在香港注册的一个公司,哪儿有什么日本公司呀!现在不流行日本的了,我准备在上海另注册一个公司。大家都相信上海公司的了。”


赵大龙给记者提供了一份盖着其公章的“天津市福×自行车厂成本核算单”,客户名称就是“红十字会”。其中链条的配置上面写的是“仿超汇”。


“还有这种牌子?”


赵大龙解释道,超汇链条是比较好的,每节6分钱,他们用的是仿超汇的,每节3分钱。所以叫“仿超汇”。


在核算单“外胎”一栏中,标明的品牌是“正新国际”。赵大龙坦言,正新是最好的轮胎,“正新国际”是冒牌货。


许多配件上还标明“仿捷”等字样,赵坦然说:许多零配件都是用仿制捷安特的。


“红十字会的自行车就是用这些零配件组装的。我这里下发核算单,下面的工人根据我的零配件组装就可以了”,赵大龙如是说。


赵大龙提供的营业执照显示,是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范围是“自行车组装、销售”。


“为何老给富单位捐赠?”


接下来的交谈中,赵大龙表现出对“红十字会”相当熟悉。他甚至向记者表态,“可以给红十字会的领导说说,给你们所在的企业老工人捐自行车嘛。”


对于红十字会联系购买自行车的人具体是谁?赵大龙一直不愿意提及,只是说是红十字会的,是在网上认识的。但是,他也认为红十字会部门很乱,“上面一个头,一个头又分为3个岔,3个岔又分为9个岔,越往下越多,下面的各种部门分支机构太多了”。他还向记者透露,他和红十字会某个领导很熟悉。描述这个领导的慷慨时,他还说:“他将我带到他的办公室,放了半房子茅台酒……我是不喝酒的,我给人家送了2辆高档自行车,人家给我送了2瓶茅台酒”。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赵大龙将记者带到厨房,打开一个橱柜,里面确实放了2瓶茅台酒,“都是一公斤装的,一瓶要卖4千多呢”。


赵大龙也想不明白,“红十字会为何老给富单位捐款?”他也知道陕煤化集团和延长石油都是陕西最好的企业。


资料链接


与“仁爱基金”同属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小天使基金有一套完整的资助管理办法。部分规定如下:


申请程序: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必须提供家庭经济状况证明、患儿初诊骨穿检查报告和病情诊断证明、患儿最新生活照片、患儿家庭户口簿及监护人的身份证复印件、银行卡账户、联系方式。


评审程序:评审委员会根据基金筹资情况,每两个月召开一次评审会议进行成批评审,对因病情或其他紧急情况需要临时资助的,可采取网络、电话、传真方式征求部分评审委员意见在5个工作日内确定。并将资助名单和资助金额在中国红基会官方网站予以公示。


资助程序:获得资助的申请人在《小天使基金资助告知书》“回执”上填写相关内容并签字寄回。


监督:接受社会监督和专项审计,并通过中国红基会官方网站和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布基金的审计报告。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接受相关部门检查和审计;随时接受社会监督。


对话仁爱基金志愿办主任时进龙


去年的自行车质量确实有问题


3月29日上午,在仁爱基金志愿办,记者采访了该办公室主任时进龙。时进龙自我介绍57岁,大背头,说话嗓门大,身材魁梧。对记者多次提出的捐赠物品来源及申请捐赠的程序等问题,他一直未作正面回应。


我不想报道,不想宣传


记者:我们想了解一下去年慈善事业的情况?


时进龙:想问啥就直接说吧。记者:就是了解一下去年给一些单位捐赠的情况。


时进龙:我们不愿意让你们报道。我们本身就是志愿者,想干就干,想不干就不干。


记者:你们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有没有关系?


时进龙:肯定有关系。我们就是仁爱基金的。我们的全称就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办公室。


记者:咱们这儿的工作应该是透明的吧?


时进龙:我个人的,我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拉倒。第一,我不想报道;第二,我不想宣传,火候没达到,5年才能达到。


企业退休干部就是弱势


记者:咱们向外界捐赠的物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时进龙:这个捐赠的(物品)是人家上面的,和我没关系。上面给我们,我们就给人家(捐赠下去)。上面就是仁爱基金。


记者:比如有单位或个人来申请需要接受你们捐赠的话,程序是什么?时进龙:我打报告给人家一说,人家就拨下来。党委政府和工矿企业的退休职工干部就是弱势,所以给他们捐赠。


记者:这些单位退休的职工干部都有工资,是弱势吗?


时进龙:你认为什么是弱势?记者:我认为比他们更可怜的人。时进龙:那多的是,你能顾得过来吗?


记者:仁爱基金网站上宣传的基金使用宗旨是雪中送炭呀……时进龙:(打断记者的话说)你不要说这么多,都没用的,与我没关系。


记者:党委政府以及工矿企业的退休职工干部这个救助对象是仁爱基金志愿者办公室制定的还是中国红十字会制定的?


时进龙:西部12个省,都是我来协调。只要我给领导一说,人家上面就给我拨东西。


记者:申请救助的程序到底如何来进行呢?


时进龙:你可以跟我过来谈,但是我们这里救助的对象主要是党委政府以及工矿企业的退休职工干部。


你们不要管人家这些(捐赠的物品)是怎么来的。我将外地的东西拿来给陕西老百姓就行。10万件粮油走三秦,10万辆自行车走三秦,1千辆救护车给西部。你们不要管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是给红十字会抹黑了


记者:10万辆自行车给陕西捐赠,也是个大事吧。


时进龙:不大,那是个什么大事嘛。


记者:有的老同志年龄大了不能骑自行车,甚至瘫痪在床你知道吗?时进龙:他瘫痪是他个人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记者:瘫痪了就不能骑自行车了呀!自行车就没有用了。


时进龙:谁说没有用,他孙子不能骑,他孙女不能骑?话要这样去讲嘛。


记者:这些自行车到底怎样来的?时进龙:去年的车子质量有点问题。去年10月份就停止掉了,今年自行车的质量你们可以看看。去年的车子是天津的厂家捐赠的,我(从上面)要的,再捐给下面的单位。(去年的)车子是给红十字会抹黑了……今年的自行车是我亲自去订的。


我直接下去对接地市老干局


记者:如何向你们申请救助呢?程序到底是什么?


时进龙:我们陕西107个县,不需要申请。我下去主要是和每个地方的老干局合作。


记者:咱们是主动去找他们吗?时进龙:我直接对接市上老干局,市老干局通知县上。


记者:咱们是主动找市上老干局吗?


时进龙:不都是亲情关系嘛!谁对我好,我(将捐赠的物品)给谁。这个话,我走哪都敢讲。


“将捐赠物品给渭南人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记者:咱们捐赠的东西都是红十字会来的吗?


时进龙:肯定是这样,我打报告,他们给的呀!


记者:为啥不给那些穷单位捐呢?时进龙:我提出了一个理念,就是(给)非常好的单位里面的弱势群体(捐赠)。


记者:给党委政府以及工矿企业退休职工干部捐赠,仁爱基金同意吗?


时进龙:这还用说吗?他们不同意我能做吗?


志愿者办爱干嘛干嘛,你管不上


记者:中国红十字会不是说要接受社会监督吗?


时进龙:那你就去监督去,我这不接待。我志愿者办爱干嘛干嘛,你监督不上。


记者:去年车子质量差,有的是50块钱卖了,有的送人了,有的还在家里扔着,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时进龙:人家扔了就扔了,质量差与我有啥事,我又不是造车子的。你干吃枣还嫌核大呀?


记者:你们志愿者办有多少工作人员,谁给发工资?


时进龙:我有8个工作人员,中国红十字会仁爱基金给我们拨呀,人员工资要给,办公费用要给,车船过路费你不给我怎么办呀?记者:我在你们网上看到,今年1月18日,仁爱基金志愿者工作办慰问永安大厦保安和服务员,而你们在永安大厦办公,这样做合适吗?时进龙:我在这办公我不要个好环境吗?干这事还要抠门,就不要干工作了。这些事情都很正常的。


我没有经手钱,自然没有票


4月24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南二环西段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仁爱基金志愿者办,见到了该办负责人时进龙。据了解,该办以前为中国红十字总会事业发展中心西部办,今年事业发展中心“升格”,遂更名为中国红十字会事业发展中心仁爱基金志愿者工作办。


关于向西飞公司捐赠自行车一事,他表示,去年外省一家民营企业想捐款,而他也想将公益引向陕西,于是就通过北京某基金一个叫张××的朋友,由他联系2000辆自行车,再送到陕西,“这笔钱是二十来万,是民营企业直接打到张××那里的,然后再由他给联系自行车,整个过程我没有经手钱。”至于没有任何票据,时进龙说自己只是穿针引线,没有经手钱,自然也不需要开什么票。


时进龙解释,之所以要给西飞公司捐,是因为它是我国的军工企业、陕西的大企业,谁知道,当见到车子以后,他也觉得质量不好,“骑在上面不稳当”,因而联系中间人把车退回厂了,现在对方已保证在今年8月1日前将换好的车送到西飞公司。


记者就没有票据的做法,咨询陕西省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黄旭。他称,对于这个基金并不了解,但陕西红基会在运作捐赠项目时,都要给基层下文,对于个别基金机构运作捐赠项目缺少正规票据的做法,他感到不可思议,因为“没有票据,是没法走账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有意思,绝对的有意思. 红会取消得啦,拿着捐赠人的血汗钱买一些质量极差的自行车, 然后给随便一个人,不管他们是否需要.

建议大家,不要给红会捐款.直接捐给需要的人.减少中间这个硕鼠群体.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