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曝个人信息倒卖案细节: 最高交易6万1条

开心老宝宝 收藏 0 5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安部曝个人信息倒卖案细节: 最高交易6万1条

涉案公司被查处的物品。4月20日,北京,朝阳警方查处贩卖公司、个人信息的非法机构


公安部曝个人信息倒卖案细节: 最高交易6万1条

20日,北京,嫌疑人王某用的工具。


4月20日,公安部统一部署北京⒑颖薄⑸轿鞯?0个省区市公安机关开展集中行动,摧毁覆盖全国、涉案人员众多的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网络。


此类犯罪活动层次较多,关系复杂。总体上可分为源头、数据平台、非法调查类公司三个层次。部分地方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服务机构中有机会记录公民个人信息的工作是泄露信息的“源头”。他们隐藏较深。


截至目前,各地公安机关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700余名,挖出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源头”38个,摧毁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的数据平台和“资源大户”161个,打掉从事非法讨债、非法调查等的“非法调查公司”611个。


4月20日中午,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他城B座一出租房,连续蹲点20多天的便衣警察敲门而入,将房内的3名正在网上进行交易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嫌疑人抓获。


3名嫌疑人为“中国资源部”成员。


嫌疑人使用一网名为“移动数据供应”的QQ,对外介绍有淄博地区“移动数据全库和车主,2011年3月的数据,价格是3000元,共有200多万条信息。”


据长沙市公安局介绍,“中国资源部”是一个专门从事数据倒卖的团伙,长期在网上以“中国资源部”、“移动数据专家”、“中国咨询”等网名,贩卖各种公务、公民信息、各运营商的用户机主资料等各种信息。


当天的QQ聊天记录显示,郑州一家营销策划公司准备在山东开展业务,需要客户资料,咨询是否有淄博地区的客户信息。


这次交易被叫停。


千万富豪信息泄露


在出租房的两台电脑上,有数千个数据包,涵盖了约1.5亿条个人信息数据。


4月20日,几乎在警方敲门抓获上述3名犯罪嫌疑人的同时,另一支抓捕队伍来到长沙市区内的一家宾馆,将正在熟睡的曾志(化名)抓获,曾志是“中国资源部”的核心成员。


曾志今年26岁,去年,他开始将贩卖个人信息数据当做一门生意。


此前,他曾在江西的一家电信公司工作,今年2月,和老乡从江西宜春转至长沙。曾志说,去年,他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加入一些QQ群。在群里,有人兜售各类数据。


有一次,一个广东网友给曾志留言说:“你要查任何一个号码,我都能查到。”曾志不信,随后,广东网友给他发送电脑的“远程查看”。


曾志“当时很惊讶”,他通过远程查看,在对方的电脑里,各种名目的压缩包格式有数百个,包含各类个人信息资料,有移动数据、有银行的、也有车主的。


随后,曾志给广东的网友汇款两千元,不到一周,从广东寄来一个硬盘,容量大约近30G,正是之前在对方远程里看到的个人信息。


曾志说,数据包里,仅湖南全省的移动数据有3000万条。


收到数据后,曾志通过3个QQ开展业务。“平时整天挂在线上,比其他工作要自由很多。”每个QQ都会有几十个QQ群,每个QQ群,多的有四五百人,少的也有两百人。


在QQ群里,遍布全国各地的网民,不停地发布广告消息。交易最频繁的时候是每天的下午和晚上。这些信息包含企业、车主、银行、考生、手机等多种形式的个人信息资料。


一名称为“深圳车主63万”的EXCEL表格中显示,车牌号、汽车品牌、汽车发动机型号、车主姓名、地址、联系电话等详细信息,共计63万条。


还有一份“浙江富豪20万电子版”,其中罗列有浙江各地区的富豪姓名、手机,开宝马车,以及个人资产,和所在地区等信息。


其中个人资产一项,多数富豪的个人资产都在3000万以上,其中还有不少是1亿以上。记者随即抽取嘉兴一名王姓老板的电话,经电话证实为其本人,其在当地有几家企业。


犯罪嫌疑人曾志说,这些信息资料是他从广东一名网友处购买。因为这些富豪开的都是宝马车,所以怀疑信息从类似宝马车友会的会所里泄露。


长沙公安局刑侦支队的郭刚介绍,在出租房的两台电脑上,有数千个数据包,涵盖了约1.5亿条个人信息数据。


在此次公安部“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项行动中,长沙警方共抓获“中国资源部”的7名犯罪嫌疑人。


卖个人信息开上奔驰


找需要发短信的商家,谈成项目后,价格一般是每条三四分,然后他们再找群发商,赚取差价,每条能赚0.5分


高端的个人信息比较受青睐。曾志说,大部分数据是花钱购买的。


短短几个月,曾志已积累有湖南、江西等六七个省份的几千万条数据。这些信息有移动数据、车主、业主、富豪等各种行业和身份。


利用这些信息,结合短信群发业务,曾志会找需要发短信的商家,大多是一些教育机构、房地产公司等。谈成项目后,价格一般是每条三四分,然后他们再找群发商,赚取差价,每条能赚0.5分。


“一般群发都会在5万条到10万条短信。”曾志说,客户会对群发短信对象有要求,他们按客户的要求,寻找目标客户,同时定时发送短信,群发短信只是一个软件。短信发送结束后,他们会将发送短信的截图传给客户。


曾志主要接触商业广告客户,但大多数人对自己的营销方式不能接受。事实上,商业广告开始变味,出现更多诈骗短信,比如发布二手车、枪支等信息。


曾志说,他听说有人生意做得很大,干了一两年,就开上了奔驰。在QQ群里,大家也常会传授他们做生意的技巧。但大家最关心的是“新货”。所谓“新货”,就是刚刚“流”出来的数据,“新货”更受青睐。


平时,大家也会进行资源共享。曾志说,比如,自己有湖南的全部数据,对方有江西的全部数据,双方会互换资源。不过,线上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数据是“独家”,“恨不得别人做不下去。”


曾志说,做这个行业,压力很大,他告诉家人说在做“手机短信”,但家人并不了解他的工作。“这是违背道德和法律的,说实话,每天都睡不着觉,早就想收手不干了。”


高额调查费


“情感危机挽救”收费是2万-6万之间,注释是“分离第三者,婚姻心理辅导等”


“湖南速动商”是一家婚姻维权调查公司,一般就是捉奸和找“小三”。曾志说,他不知道湖南速动有没有找他买过信息,平时交易都在网上进行,不知对方身份。


该公司负责人沈某,今年37岁。去年10月,沈某办理虚假组织机构代码证和工商登记证,成立湖南速动商务调查有限公司,并使用虚假身份证,化名游某。


平时,“湖南速动商”在网上以“湖南速动商”、“速动客服”等网名倒卖各种数据信息。


4月20日,警方在该公司查缴了各种跟踪、定位、录音等设备。


据公安人员介绍,该公司的运作,先由公司文员或沈某本人通过网络QQ联系客户,达成初步意见后到公司与沈某面谈,面谈成功收取金额50%的订金。


沈某再到网络上联系同行,购买需要调查的人员的户籍信息,住宿信息,还有作息、出没情况,然后安排公司业务员进行跟踪和守候,按照客户要求拍照或通知客户处理。


该公司的收费标准显示,服务对象分成个人和企业。个人包括“婚姻维权调查”、“情感危机挽救”、“人车行踪调查”、“隐私安全防护”等。企业包括“内部机密防控”、“商业情报搜集”、“打假维权调查”、“竞争对手扼制”等。


其中,“婚姻维权调查”收费是每天1200元,注释是“全天候跟踪,影像取证”,工作周期是3天起。


“情感危机挽救”收费是2万-6万之间,注释是“分离第三者,婚姻心理辅导等”,工作周期是30天-90天。


“商业情报搜集”收费是1.5万起,工作结果是“资产、信用、核心资料、高层信息等相关资料”。


据长沙市公安局网技支队朱燕军介绍,收费标准上写的内容和做法,多数都已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


据调查,该公司从开业至今,共获利几十万元。但因公司无财务记账,具体获利情况暂无法查证。


而沈某个人在除去公司开销和员工工资及提成的情况下,获利二十余万元。


其中,公司内的另一名负责公司内务的员工,每月固定工资是1800元,共计获利万余元。而一名参与调查的员工,调查8次获利16500元。


调查行为致80%家庭破裂


据有关人士透露,在婚姻调查中,由于公司抓奸业务,导致80%的家庭婚姻破裂


在4月20日的查处中发现,“湖南速动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上还有工商部门年检的标志。经警方确认,该执照也为造假。


该公司的宣传资料显示,该公司主要经营婚姻维权调查、寻人寻亲查址、人车行踪调查、商业情报收集、深度背景调查等业务。


据有关人士透露,在婚姻调查中,由于公司抓奸业务,导致80%的家庭婚姻破裂,通过第三者调查导致30%-40%的家庭婚姻破裂。


据资料显示,公司的主要业务骨干包括,犯罪心理学专家、资深律师以及从事多年大型企业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


在公司的墙上,还挂着两面锦旗,分别写着“雷霆出击 结案神速”和“企业商务的卫士 百姓危险的救星”。


长沙市公安局网技支队朱燕军介绍,该公司对外宣传的电话号码尾数是“110”,同时拥有与警徽相似的徽章作为标志。这些做法无非是让百姓误以为与公安机关有关联,以此获得信任。


朱燕军称,经过调查,该公司与公安部门没有任何关系。


工商局里的“内鬼”


在“河北工商管理”的QQ群里,有人让他提供一些企业的注册信息,对方通过网上汇款


据调查发现,一些工商部门的“内鬼”成为信息泄露的源头。


今年4月20日,在其他同事的注视下,刘某被公安机关带走,其涉嫌非法出售企业工商注册信息。刘某,河北省保定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信息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


2010年开始,刘某接手档案保管和查询工作,经常接待公、检、法查询企业工商注册信息。在一个名为“河北工商管理”的QQ群里,有人请刘某提供一些企业的注册信息,对方通过网上汇款给他。


警方查明,刘某用于接收汇款的银行卡有3张,其出售的是在河北省境内注册的企业信息。在刘某的住处,警方在其笔记本电脑中发现大量企业注册信息。


其中的一份价目表,更是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负责此案的保定市新市区公安局刑侦大队二中队刘文平介绍,这份价目表详细标注了各类信息的价格,根据获取的难度,分别为5元至20元不等。只要同意报价,刘某就可以查询并提供对方所需信息。


接到“订单”后,刘某就会登录工商局内网,查询企业信息,并通过电子邮件或QQ软件的文件传输功能,发送这些信息。有些复杂信息,刘某还会到工商局档案室查询、复制。


刘某,花5块钱,可以知道企业注册名称、注册号、公司地址、等简单基本信息,要想知道公司的股东情况,需要20元。


自2010年以来,刘某靠出售这些信息获利5万余元。


专案副指挥长、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廖进荣介绍,被买卖的公民个人信息包括金融、电信、工商等领域,此次专案涉及的信息内容有近40项。


部分地方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服务机构中有机会接触公民个人信息的工作人员,是泄露信息的“源头”。


廖进荣说,此次专项行动的核心就是打“源头”,“源头”解决了,后续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但是最难查的也是源头,他们往往隐藏比较深。


据介绍,在这次专项行动中,目前被抓获的38个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源头”,有公司企业员工,也有不少像刘某这样的国家工作人员,有“临时工”,也有正式人员。


除此,郭刚介绍,一些车主信息都是从保险公司出来,在多数车主信息中,还有相关办理保险工作人员的姓名以及保险费。


据调查,多数富豪的数据都是从一些高档私人会所流出,而移动等通讯企业,他们主要通过集团用户属性,提取数据,为此常常能提取到政府官员以及企事业单位。


打击侵害信息案之难


如果仅是信息被泄露、接到骚扰电话,没有发生现实的危害结果,警方很难立案侦查


公安部统计,截至目前,各地公安机关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700余名,挖出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源头”38个,摧毁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的数据平台和“资源大户”161个,打掉从事非法讨债、非法调查等的“非法调查公司”611个。


廖进荣说,这次行动重创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他表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还非常严重,严打的高压态势还将继续。


同时,公安机关发现惩办此类犯罪的难度。





这类犯罪发现难,基本没有被害人报案。警方介绍,如果仅是信息被泄露、接到骚扰电话,没有发生现实的危害结果,警方很难立案侦查。


案件进入提取证据、审讯深挖阶段,难题更是接踵而来。


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孙春寿在查办一起非法调查案件时,发现嫌疑人进行非法手机定位是通过外地人员来实现的。这些在外地的人员,作为石家庄的公安机关很难查清。


廖进荣说,公安部将就这次行动的有关情况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两高沟通,希望发现的问题能引起重视,并最终推动出台相关立法或司法解释。


(本文来源:新京报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