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广东省妇联与省检察院对全省女童受性侵害情况进行了联合调研,调查发现,在女童受侵害的刑事案件中,女童遭到性犯罪侵害的现象最为突出,占案件总数的75.34%。过去三年,逾2500名女童被性侵害,其中近半在14岁以下。而且,性侵女童者65.74%是熟人。(4月24日《广州日报》)


广东三年间逾2500名女童被性侵,面对这样的新闻,相信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愤怒,也会感到莫大的沉重。


报道说得很清楚,从家庭因素看,家长无力监护或长期不尽监护职责,女童因没有得到家庭的庇护和教育而易遭侵害。其中两种比较典型的情形,一是父母外出打工;二是家长忙于工作。是的,这些被性侵的孩子几乎有一个共同的标签——留守女童。多年来,关于留守儿童已经发生太多的揪心悲剧,从留守儿童的意外死亡到留守儿童的心理暗疾丛生,从不少留守儿童由于种种缺失长大后成为少年犯,再到这些留守女童被性侵,可以说,留守儿童已经到了非关注不可的地步了。


如果这些孩子在父母身边,而不是被留守,她们被性侵的可能也许就少一些,她们的安全系数也许就高一些。但是,对留守儿童来说,依偎在父母身边是一个多么奢侈的梦想啊。


“爸爸妈妈,我可以去你们家玩吗?”据报道,这是孩子写给自己父母的信,写信的孩子是留守儿童,信中的父母背井离乡出外打工了,于是就有了这句生疏而又令人伤心的话。而日前,有网友晒了一留守儿童的寒假作业本,同样让人潸然泪下——看图作文:天黑了,小鸟回家了,鸟妈妈在对小鸟说什么?孩子这样写了答案:天黑了,小鸟回家了,鸟妈妈对小鸟说:“以后我出去打工了,你要自己找东西吃。”“我知道了。”


我国目前大约有5800万名留守儿童,父母哪能不希望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孩子又怎能不需要父母的怀抱?但在冰冷的现实面前,这注定是不可能的。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往往没有条件把孩子带在身边,这牵扯到太多难题,比如教育。


每一个孩子都有健康成长的权利,成人有义务让孩子免予伤害。对那些留守儿童来说,他们不只需要道德悲情,更需要制度保障,需要成人用良心,用责任为他们编织一个安全的环境。就目前而言,让孩子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比如应该创造条件让农民工在城市里留得下,能够放心而自觉地带孩子在身边。


孩子伤不起!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我们有责任聆听他们的心跳,制度有责任使他们不再折翼。(王石川 原题:留守女童频遭性侵的沉重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