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外婆在日本鬼子占领江浦后的生活

祥和静心 收藏 1 2141
导读:一 外婆的婚姻 外婆和外公是在襁褓中定的娃娃亲,那时姑娘的婚姻大事完全是父母一手包办。那时,农村人重儿轻女的思想很严重,养女儿就是“赔钱货”,等女儿长大,就会把女儿当满月的小猫小狗一样,朝人家送。 外婆是被父母抱在怀里,去人家做篾匠活的时候,被同样去人家干活的外公的母亲看上的。外公的母亲看外婆长得可爱,就和外婆的父母拉近乎,后来隔三差五的就去外婆家玩,这样两家熟悉后,就定了娃娃亲。 外婆到7岁,有点懂事的时候,跟父母去了一次外公家。当外婆第一次看见外公,并知道和外公有娃娃亲这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外婆的婚姻


外婆和外公是在襁褓中定的娃娃亲,那时姑娘的婚姻大事完全是父母一手包办。那时,农村人重儿轻女的思想很严重,养女儿就是“赔钱货”,等女儿长大,就会把女儿当满月的小猫小狗一样,朝人家送。


外婆是被父母抱在怀里,去人家做篾匠活的时候,被同样去人家干活的外公的母亲看上的。外公的母亲看外婆长得可爱,就和外婆的父母拉近乎,后来隔三差五的就去外婆家玩,这样两家熟悉后,就定了娃娃亲。


外婆到7岁,有点懂事的时候,跟父母去了一次外公家。当外婆第一次看见外公,并知道和外公有娃娃亲这件事情后,心里非常害羞和胆怯,一直到17岁结婚前,再也没有去过外公家。



谈婚论嫁,是男女的人生大事,是喜事,但对男方家是多一张嘴巴吃饭的现实问题,男方就有权利挑三拣四,还可以随时找个理由退亲。所以,只生养女儿的家庭父母,走路都挺不起腰杆,一般对生活和未来都心灰意冷,逢年过节常会唉声叹气,睹物思人,晚景也都比较凄凉,孤独。



若有谁家女儿嫁人后被男人休掉,或者成了寡妇,这样的女人想要再嫁人,就必须将原先年幼的孩子带到陌生的地方扔掉,任其自生自灭,或者送人。否则,孩子迟早也会被男方家里的人想方设法的赶走,或者害死。


外婆说,有家女人结婚,生了一个男孩后,男人却病死了。男人家的兄弟就收屋子,赶女人走,劝女人再找个男人嫁。女人知道当寡妇再嫁人,孩子就会被当野种看待一生痛苦,甚至被害死。她就带着孩子跑到外乡,在田埂上挖了一个洞住,誓死都不愿意再嫁人。后来,女人熬不住生活困苦,和好心人的劝和,就准备嫁人了。


在结婚前,女人把几岁的儿子洗干净脸和手,带到几十里外的陌生地方,对儿子说,你坐在这里等妈妈,妈妈上个厕所一会就回来。女人深情的望着可爱的儿子一眼,然后一狠心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等女人结婚半个月后,那个几岁,饿得皮包骨头的儿子竟然在一天清晨,爬到女人的家门口喊我妈,我妈,让女人发现后哭得伤心欲绝,发誓再也不抛弃儿子了。但是,女人的儿子在7岁的时候,还是被女人的婆婆骗到池塘里淹死。女人见此惨景,受了极大的刺激疯掉了。


外婆结婚时,酒席上能吃上一点野菜煮白米饭,还有一小碗的肥猪肉。那酒席上猪肉的香味,让很多村民和小孩欢天喜地,奔走相告。外婆说,有孩子的父母舍不得吃猪肉,就把猪肉含在干瘪的嘴巴里面带回家,再吐出来喂给一大窝的小孩吃,就和老鹰撕肉喂小老鹰一模一样。有的父母,回家把嘴巴里的猪肉吐到装满水的锅里,熬一大锅的野菜饭,能吃三个月,都舍不得洗锅。


外婆从小没有穿过鞋子,结婚后才第一次穿上布鞋,有鞋子穿,也代表外婆成大人了。外婆才17岁,婚后被当成大人一样在田里起早贪黑的干活。刚结婚那几年的艰辛和劳累,外婆几十年后也念念不忘。


进人家门,端人家的碗,让外婆这个新媳妇,受够了生活的困苦。外婆是女人,社会地位低下,进人家当媳妇后也没有地位,吃饭从来不给上桌子,吃饭时就藏在厨房锅灶下埋头吃剩下的饭菜。那时候,家里的公婆,丈夫,还有一大帮的小叔子,小姑子们,自己吃饭都吃不饱,所以根本顾不上外婆。外婆没有吃的,就经常舔碗,舔锅,半夜经常起来喝一肚子水,才能睡得着。等天亮,外婆饿极了,就去河边捞猪草,然后坐在岸边搂着一大把猪草一边吃,一边哭。


外公那时20岁左右,人品蛮好,长得也很好看,按照现在的说法叫很阳光帅气。后来,日本鬼子来了,外公在“跑反”时双眼失明成了瞎子,外婆就送外公去学算命的手艺。拜师为徒,逢年过节要送礼,外婆很穷送不起,外公就难免在师父家会经常受委屈。


在师父家吃饭的时候,外公拿碗盛饭,师母就会按着锅盖不给吃,外公就会饿得哭。就算饿哭了,师母也不给吃饭。外婆就不得已经常背着孩子,跑很远的路给外公送饭,还要经常替师父家干活,以此讨好师母。


二,日本鬼子来了,老百姓被当猪狗一样杀戮



那时候,农村人不识字,信息也非常闭塞,日本鬼子快打到南京也不知道。外公那帮小伙子没事喜欢溜到汤泉街去玩,才听说日本鬼子要来了,外婆从外公口中第一次听说有东洋人,还有东洋马,是到中国专门杀人来的。


自从知道有东洋人,和东洋马的消息后,外婆村里的人就开始人心慌慌了,家家户户都开始在田埂里到处挖洞,准备留着以后藏身用。甲长和村里识字的文化人就开始经常上街探听消息,回来后就脸色惊恐的和村民说,日本鬼子怎么凶残,怎么拿中国人当猪狗一样杀,让大家以后看见日本鬼子就朝山里跑。


时间不长,心惊胆战的村民在山上,就远远望见很多穿军装的人流在路上朝南京城的方向走,走了几天几夜都不停。那时候,交通极为不便,道路破败不堪,出行都靠步行,上街都是一大早去,天黑了才能回来。要是去一次县城,那身上还要背点食物和水。


日本鬼子打南京的时候,外婆和外公一起随着大人在山上看南京城,只见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一天到晚轰轰的闷响。那几天,外婆和外公并不知道日本鬼子在南京城已经开始了大屠杀,但是能看见很多穿军装的人在路上跑,都是从南京城逃出来的。后来,穿军装跑的人越来越多,天上还有日本鬼子的飞机跟着军队和人群炸,一路炸得路沟里都是人的肠子,小腿和胳膊。


外婆和村民吓得魂飞魄散,晚上都不敢睡在家里,而是在田埂上,开始风餐露宿。白天偷偷回家拿工具去地里干活,晚上则不敢回家,自从听说日本鬼子从滁州,江浦朝汤泉镇,星甸镇方向一路烧杀过来后,外婆他们则连农活都不敢干了,成天到晚就躲在山上。


但是,山上没吃没喝的,就必须要经常回村里。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村民就像炸了窝的马蜂一样,大呼小叫拖儿带女朝山上,或者邻镇疯跑。“跑反”,也就这样开始了。


日本鬼子进了汤泉镇,到处烧杀抢掠,凡是看见会动的人和活物,日本鬼子就要用刀劈死,或者用枪打死。日本鬼子就住在汤泉街道边的水库高地上,修了一个岗楼,还养有战马,他们白天进村杀人抢粮,晚上就在岗楼前拳打脚踢,和刀劈抓来的老百姓。(日本鬼子的岗楼,就是现在汤泉镇的老医院,下面有个大水库)


日本鬼子白天经常出来杀人抢粮,而且还带有皇协军,俗称二狗子。二狗子比日本人还狠毒,有时候晚上还带着日本鬼子一起搜山,翻田埂抢老百姓,找女人。不管白天和晚上,老百姓都睡不到安稳觉,个个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不停的在山上和田埂之间来回东躲西藏。


日本鬼子很聪明,往往在天蒙蒙亮,人最贪睡的时间,或者中午和傍晚快做饭的时间进村。因为,那时人警惕性最低,做饭冒烟能知道村里是否有人。往往就在那个时候,很多村民逃避不及,一家老小脸色煞白被日本鬼子堵在屋子里,一个接一个凄惨的叫着被用刺刀捅死,或者连草屋子,一起被日本鬼子点了。


遇到小孩子,日本鬼子就抓着小孩子一只脚,使劲抡起来打在树干上,往往小孩子脑浆迸裂,尸体支离破碎,就剩一只腿是白白的。日本鬼子看见婴儿,一般直接一刺刀戳过去,然后举起来使劲往地上一惯,这时还能看见婴儿手脚抽搐乱动,依依呀呀的哭,妈儿,妈儿的呻吟,然后鬼子一脚踏上去,婴儿的声音戛然而止,变成一堆沾满灰土的肉酱。


有次,清晨,外婆村里的几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冒险回村里拿工具。外婆眼睁睁的看着,埋伏在村边竹林里的日本鬼子突然端着刺刀冲进村里,狂追那几个吓得惊慌失措的村民。女村民吓得腿脚发软,躺在地上凄惨的喊救命,一个日本鬼子就端着刺刀对着她的两只脚使劲戳,一边戳,一边还嘻嘻哈哈的笑。


女村民满脸脏兮兮的,剃着男人的头型,日本鬼子从她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知道她是个女人,就换一个削尖的竹子戳她的肚子和屁股。躺在地上的女村民每次被戳一下,身子就弹一下,日本鬼子后来用竹子使劲抽打女村民,等抽累了,就用膝盖跪在女村民的胸上,用刺刀割她脸上的肉。女村民使劲挣扎,鬼子就找来一个砖头垫在女村民的头下,慢慢像杀猪一样割开女村民的喉咙。那几个男村民被日本鬼子抓住后,身上被鬼子用刺刀戳得和马蜂窝一样,其中一个男村民头被砍下来,挂到树上。



日本鬼子在汤泉镇,随意烧杀抢掠有两年左右的时间后,甲长和地主就找日本鬼子的翻译谈判,保证给日本鬼子定时定量的供应粮食后,小日本鬼子才答应不随便杀人了。后来,二狗子就渐渐多了,汤泉镇大概有十几个二狗子,也叫伪军,虽说都是混饭吃的老百姓,但穷凶极恶,坏事干绝。


二狗子对村庄和地形熟门熟路,有一次晚上就带着日本鬼子悄悄摸到了外婆和村民藏着的田埂附近找女人。在黑灯瞎火的田埂上,村民们知道事情不妙,所有人都一声不吭,只是你碰碰我的胳膊,我碰碰你的胳膊,互相知会着有日本鬼子来了,然后纷纷趴在地上爬到田沟里,或者躲在草丛里面,有的藏在芦苇荡里。为了躲避日本鬼子,那次有一个小孩子被妈妈活活捂死在怀里。


日本鬼子,大白天有时候带着枪,两三个人一起光着身子,就穿一个白裆布进村打中国人,或者糟蹋女人。日本鬼子看见中国人,上去就围着一阵拳打脚踢,不打得奄奄一息不停手,遇到漂亮女人当场就按倒在地上强奸,完全当中国人是畜生一样。有次,几个日本人冲进村里,把一个抱孩子的女人堵在村里。鬼子夺过孩子,一脚把孩子踢昏在地,然后几个人就轮奸女人,完了把女人给扔水井里了。小孩子醒了,爬起来就围着井边上疯狂的转圈,一边转,一边撕心裂肺的喊我妈,我妈。日本鬼子就站在一边看,还哈哈大笑,然后把孩子头朝下也扔井里了。



日本鬼子身材矮小,很多是o字型罗圈腿,但走路速度快,也非常野蛮凶狠。外婆说,二十多岁的日本鬼子,就像中国十五六岁的小孩子,但是看见中国人非打即骂。中国人看见日本鬼子不给点头哈腰作揖,日本鬼子的巴掌就在脸上扇得噼里啪啦的响,还骂得中国人唯唯诺诺,一声不敢吭。有的日本鬼子天天拿着刺刀,在街上叫中国人站一排,挨个拿刺刀戳中国人的脸,在头上砍几下,或者砍胳膊,砍得血淋淋的才放走。


有个土匪趁着夜色黑暗,远远的用鸟枪偷偷朝日本鬼子的岗楼上放了一枪,但是当场就被岗楼上的鬼子一枪打死。外婆说,日本鬼子小胳膊小腿,但枪法确实精准。后来,有血性的几个老百姓去打一两个进村抢东西,找女人的日本鬼子,鬼子老远就趴在地上瞄准,老百姓一下子被打死好几个,剩下一两个吓跑了。


三.外公“跑反”被戳瞎双眼,外婆一生痛苦



外公双眼失明,就是被日本鬼子追的。那次,日本鬼子又进村抢粮了,村民呼爹喊娘,拖儿带女疯了一般朝山上跑。那时候,田里到处都是割过的高粱桩子,非常坚硬,人倒在上面,浑身能戳出来几个血窟窿。


外公和外婆慌不择路,就冲进了满是高粱桩子的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疯跑,脚上戳得都是血。外公一不小心跌倒了,双眼被高粱桩子刺到了,眼珠子都出来了,血淋淋的挂在眼眶下面。外婆拼命拉起外公,想背着他跑,但外公那时候眼睛钻心的疼,疼得捂着眼睛在田里直打滚。


几个村民见情况危急,就杠着浑身血淋淋的外公往山上跑,外婆在后面就跟着,一边跑一边哭。外公突然看不见东西,分不清白天黑夜,就使劲想用手摸眼睛,看眼睛到底怎么回事。外婆就安慰他,用绳子捆着外公,怕年轻的外公想不开会寻死。


外婆找郎中,用草药给外公敷在眼睛上,用布裹起来,外公当时也相信自己的眼睛能治好。但就在几天后,外公趁外婆不注意,偷偷用手摸自己的眼睛,摸到挂在眼眶外边的两个眼珠子,但眼珠子已经烂了,当场就在外公的手里瘪掉了。


从一个年轻健康的小伙子,一下子变成双眼失明的瞎子,再也看不见外边的花花世界,外公万念俱灰。


外婆知道外公接受不了事实,也不想连累外婆,会想方设法去自杀。外婆就天天劝外公,看守着外公,晚上睡觉的时候,用绳子把外公绑在床上,干活把外公绑在自己腰旁。外婆对外公说,有一碗饭,你先吃,吃剩下的我才吃,我一生都不会放弃你,我们是一家人。外公说,我是废人,什么都不能干,这样活着自己一生痛苦,还连累你和孩子,不如自觉一点死了好。外婆说,你不管怎么样,是我的男人,是我的命。


但是,外公很多年来,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痛苦,日子过得越苦,越不想连累外婆和孩子,三更半夜都会偷偷解脱绳子,到处摸寻刀和剪子啥的想自杀。可刀,剪子啥的都被外婆藏起来了。


有次晚上,外公摸到一只筷子,就用筷子顶进嘴巴里,准备使劲撞墙自杀,幸好,外婆醒了,就抱着外公哭着求他。外公假装答应,躺在床上后,外公就使劲吃床上的破被子和铺的干草,外婆早上被冻醒,才发现外公吃了很多干草,脸色已经发青不对劲,连忙喊人来救。


外公有时候半夜会偷偷解脱绳子,打开屋门摸出去,想被狼吃掉,或者爬进水塘里淹死自己,但总被外婆发现制止。外婆没有办法,后来就把外公手脚都绑起来,还栓在自己腰上。


三年来,外公屡次自杀没有成功,心情越来越不好,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外婆感觉这样不是办法,就托人给外公找师父,学算命。找师父要送礼,外婆那时候成天到晚要看着外公,防止他自杀,根本没有时间干活,生活全靠亲戚和邻居帮助,还有女儿要养,所以就没有办法送礼。算命师父就不愿意,师母更不高兴,后来托人好说歹说,借钱送礼,算命师父才答应教外公学算命。


第一年,算命师父什么都不教,反而让外公天天干活,舂米,推磨,还做饭。外公一天到晚干活,到吃饭的时候,师母还不给吃饭,有时候给吃饭,但在锅盖上放一盆开水,外公一揭开锅盖,就会被开水烫的哇哇叫。


外公那时受了很多委屈,有苦说不出,又回不了家,就伤心的哭,也想自杀。但每次,外婆都会及时出现并安慰外公,有时候外公委屈受够了,外婆就会用一根竹竿牵着外公,带他回家休息几天。等外公心情好一点,赶紧又送回来学算命。


有次,中午吃饭时,外公想吃饭,但师母使劲按住锅盖不给外公盛饭,外公就站在锅边伤心的哭。恰好这个场景,被来看外公的外婆看见了,外婆当场心碎了,跪在地上哭着求师母对外公好一点。后来,外婆就陪着外公学算命,师父家不管什么活,带孩子,做饭,舂米,到田里的活,外婆都干。为了外公,外婆一生什么福都没有享受到,受尽了苦,说起来全是眼泪。


算命师父硬生生的留了外公五年,也留了外婆白干几年活,教的算命技术也不怎么样,没有用心教,怕外公夺了他的饭碗。后来,另外一个算命的到外婆村里替人算命,外婆就留人家在家里教外公。这个算命的不但认真教外公,还给了外公一本盲文书,外公才慢慢学会算命。


对于,外公这个算命,混饭吃的残疾人,生活更不容易,充满艰辛。农闲的时候,外婆就用竹竿牵着外公,外公右手扶着外婆的肩膀,左手敲着一面小铜锣,一边走,一边喊着算命。但那时候,很多人不算命,就是看着外公和外婆可怜,到村里了,就招呼到家里给水喝给饭吃,完全出于善良。天生穷命,不算也知道翻不了身,心知肚明的事情,还算有什么用?


外公开始算命的时候,汤泉镇还有日本鬼子。有次,外婆和外公就遇到日本鬼子了,老远的地方,鬼子就朝外婆和外公开枪,啪啪的枪声,让外婆和外公魂飞魄散。外婆说,那次跑得快,遇沟跨沟,遇水趟水,真是慌不择路,带着外公连滚带爬,连铜锣都跑掉了。后来,等晚上,外婆带着外公又回来,黑灯瞎火的在地上摸了半夜才找回铜锣,然后赶紧跑回家了。


我长到十几岁的时候,有次用竹竿牵着外公上星甸镇街道。我一边走,一边玩擦炮,炸得啪啪响,把外公吓得一惊一乍的,差点蹦起来,撒腿就跑。外公就问我,玩什么弄得啪啪响,和打枪一样。我说是擦炮,你没有见过的,像火柴一样擦一下,就会和鞭炮一样爆炸。外公说,我还以为日本鬼子又朝我开枪呢。所以,我才知道日本鬼子朝外公,外婆开过枪。


有个二狗子,好像姓何,和日本鬼子混,成天欺负老百姓,不懂得人情世故,更不能容忍残疾人,还喜欢作弄残疾人。有次,二狗子就带着几个人找外公算命,想当众给外公丢面子,戏弄他,就报出一个未成年就死了的人的生辰八字,要外公算这个人的旦夕祸福和婚姻。外公默不作声,掐指算了一下,就说这个人早不在了。二狗子一脸惊讶,却说你算得不对,这个人没死,就是我。


外公知道有二狗子诚心找茬,当场火冒三丈,骂他不是好东西。二狗子不服气,就报自己真实的生辰八字出来,要外公算自己能活多少年,外公算二狗子活不到五年。二狗子气急败坏,就打外公和外婆耳光,外公就拼命了,用凳子打二狗子,二狗子吓跑了。果然,五年不到江浦解放了,这个二狗子被解放军五花大绑枪毙了。


其实,算命到底真实不真实,准不准,我也不清楚,即使我外公是算命的,我感觉也不过是为了生活,混一碗饭吃。对于双目失明的外公,在农闲时候挨村算命,老百姓大多是可怜和同情,给点吃的喝的,有时施舍一点钱而已,也不是太相信。就那样,我外婆和外公在日本鬼子占领江浦的时候,靠村民的同情,吃百家饭才顽强的活了下来。


外婆一生痛苦,活得很不容易,我难于想象她是怎么熬过来,并养活一家人的。生活总是恃强凌弱,冷酷无情的欺负人,包括我的外婆。活着成了一个人的线索,但是活得是快乐还是痛苦,艰难还是顺利,这个过程每个人都不一样,五花八门。你和我都将成为历史,生活的感动,来源于顽强的生命挣扎于生死之间。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