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遇抢劫身中十余刀 护住尿毒症女儿救命钱

坚钢 收藏 2 174

昨天本来是25岁的眉山女孩刘菁和妈妈入院准备换肾手术的日子,但妈妈却在前一天身中十多刀,躺进了医院重症监护室。


4月22日晚,眉山市46岁的下岗女工陈瑞琼借到一万多元,准备给身患尿毒症的女儿换肾用。23日凌晨零时许,离自家小区不到40米的巷子里,陈瑞琼遭遇歹徒。为保护女儿的救命钱,她死死抱住挎包,结果身中十余刀。11400元救命钱保住了,装钱的信封被鲜血染得通红……


夜遇抢劫 拼死护住女儿救命钱


“我遭杀了!”23日凌晨零时许,刘建明突然接到妻子陈瑞琼打来的电话。刘建明患有帕金森综合征,听力也不太好,起初还以为妻子忘记带钥匙了,直到小区保安匆匆来敲门,他才知道妻子遭遇歹徒抢劫。


“她衣服上全是血,但挎包还死死抱在怀里。”到达现场后,刘建明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事发后,陈瑞琼被送到眉山市人民医院抢救。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妻子,刘建明几度哽咽。


据刘建明介绍,4月22日,岳母拿出省吃俭用攒下的1万元,借给他们用作手术费。陈瑞琼还没来得及将这笔钱拿回家,就接到老同学李仲成的电话。李仲成得知她要去成都做手术,便约她出去聚聚,给她鼓劲壮胆。


“要是我一直把她送到小区门口就好了。”昨日谈起此事,李仲成非常自责。据李仲成回忆,当晚聊到快12点,他便将陈瑞琼送到她家附近的巷口。几分钟后,陈瑞琼遭遇了歹徒,倒在了血泊中。那里,距她居住的小区门口不到40米。


醒来之后 先问肾脏受伤没有


昨日上午10时许,成都商报记者在眉山市人民医院见到了陈瑞琼。据主管医生向怒涛介绍,陈瑞琼送到医院时,脸部、胸部、腹部以及四肢共有十多处比较明显的刀伤,浑身是血,几乎处于休克状态,随时有生命危险。经全力救治,陈瑞琼的病情逐渐趋于稳定,但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昨日上午,陈瑞琼能开口小声地讲话。


一位护士介绍,陈瑞琼能开口说话后,除了让护士帮忙翻身外,第一句就是询问自己的肾有没有被刀伤着。


昨日,眉山市公安局的民警也来到病房,对陈瑞琼做了简单的询问笔录。并将事发时她护住的挎包里的东西一一清点归还给刘建明:衣服、零钱包、卡片包、身份证等物品,还有一个装着一摞百元钞票的信封。


刘建明接过被鲜血浸透的信封,拿出钱一数,11400元,一张未少。“这些都是给女儿换肾的钱啊!”陈瑞琼的妹妹陈瑞莉眼眶红红的,她说,如果包里装的不是女儿的救命钱,姐姐就不会那么拼命相护了。


四处筹钱 为尿毒症女儿捐肾


“这次她是满怀喜悦准备去给女儿换肾的,却要让她失望了。”刘建明说,为了换肾这一天,女儿等了快两年了。


据刘建明介绍,2008年,女儿刘菁从卫校毕业后,被安排到广州一家医院实习。期间,她认识了广州医科大学毕业的男友,两人正准备谈婚论嫁,2010年5月,刘菁却被确诊患上了尿毒症。之后,男友一直不离不弃,并承担了她每月2000多元的血液透析费用。去年5月起,随着透析频率的增加,刘菁每月要花近万元的治疗费。


“医生说,最好能换肾,透析不是长久之计。”刘建明说,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家人都在各大医院帮刘菁寻找肾源。但一年多过去了,一直没有找到与刘菁相匹配的肾源。


2011年8月,陈瑞琼主动提出要捐一只肾给女儿。考虑到刘建明患有帕金森病,陈瑞琼相当于是家里的顶梁柱,家人和亲戚最初都表示反对。但经过医院配型,陈瑞琼和女儿非常相符,母女俩可以做肾脏移植手术。


刘建明也强烈要求和女儿配型,但长期服药导致肾脏有损伤,配型结果不理想。经多方咨询,得知捐出一个肾后,对生活不会有太大影响,家人逐渐妥协了,陈瑞琼便开始四处筹集手术费用。


据陈瑞莉介绍,入院时,要先交6万元费用。这笔钱筹得差不多时,陈瑞琼便和女儿约定:4月24日下午,女儿从广州乘飞机回成都,她和父亲一起去机场接女儿,然后一起到华西医院住院,做手术前的一些准备工作。


尚未脱险换肾已成未知数


昨日中午,刘建明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说他和陈瑞琼要准备出门了。事实上,陈瑞琼正躺在眉山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讲。”病房外的走廊上,刘建明深深叹了口气。


据了解,肾移植手术需要10多万元的手术费,加上术后的高额治疗费,已经让一家人犯难了,没想到又遭遇如此横祸。


据陈瑞莉介绍,她们3姊妹的家庭中,二姐陈瑞琼的条件最为恼火。1998年,二姐夫刘建明所在单位解体,他便失去了工作,2000年又患上了帕金森病。 2007年,陈瑞琼也下岗了。此后,她经常出去打零工。“手被烫伤过,脚被绞伤过。”陈瑞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二姐家的生活实在太艰苦了,亲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经常给予经济支持。现在陈瑞琼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她的身体是否还适合给女儿换肾,是个未知数,就算适合,家人也不忍心。


目前,陈瑞琼尚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还需要一大笔治疗费。


昨晚8时许,眉山警方称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昨晚9时许,刘菁抵达成都后,由两名表哥接回眉山家中。此时,家人才将母亲的不幸遭遇告诉她,女孩一下子瘫倒在地,痛哭失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