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于谦的质疑和评价

不要二分法 收藏 23 7172
导读:对于谦的质疑和评价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用事实说话才是道理。于谦在山西巡抚时就有金腰带了,穿的是貂裘之衣,几乎是天天要喝酒,是在他的诗中表现的,这是穷吗? 如果于谦不贪污,那就说明明朝的俸禄其实是非常高的。后来他没老婆了,儿子做官了,女儿又嫁掉了,一个人过了十余年,他凭什么就穷了,奇了怪了?      于谦的俸禄是多少? 他的儿子连个秀才都不是就成了五品官,人家是考了举人考进士,就是成了状元也不是个七品官,父子二人的俸禄上哪去了?请问上哪去了?!      在古代宗法社会

于谦的质疑和评价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用事实说话才是道理。于谦在山西巡抚时就有金腰带了,穿的是貂裘之衣,几乎是天天要喝酒,是在他的诗中表现的,这是穷吗? 如果于谦不贪污,那就说明明朝的俸禄其实是非常高的。后来他没老婆了,儿子做官了,女儿又嫁掉了,一个人过了十余年,他凭什么就穷了,奇了怪了?

于谦的俸禄是多少? 他的儿子连个秀才都不是就成了五品官,人家是考了举人考进士,就是成了状元也不是个七品官,父子二人的俸禄上哪去了?请问上哪去了?!

古代宗法社会,天地君亲师,在臣子的心中皇帝是胜过父母的,父母有错能恶毒咒骂和要打要杀吗?英宗有错可以指出,但也仍然要敬皇帝,而于谦和景帝不敬英宗路人皆知,于谦有句最恶毒的话:“(英宗)失国得罪祖宗,恐不足以示天下后世。”曹吉祥又问:“然则故太子如何?”又曰:“罪人之子也,已废不复。”上圣知之怒曰:“将于家自为之乎。”

于谦在宣德五年任兵部侍郎之后,20年不能任兵部尚书,在此期间许多的侍郎都任了兵部尚书,他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当兵部尚书邝野牺牲于土木堡之后,他的机会来了。


所谓的于谦力阻,迁都才不成功的舆论很可笑,土木之变后,北京保卫战前后,地位高于于谦的起码有内阁首辅陈循、吏部尚书王直、礼部尚书胡滢,甚至于内阁中其他人如苗衷、高榖,在朝堂上都要比于谦更有发言权,声音可以更大(没任何资料表明他们中任何一位撤守京师,更别说郕王(后来景帝本人),于谦只不过是一个新任刚几天的兵部尚书(当然也重要),但不能把其作用无限放大,吹上天吧!

废明英宗,立郕王朱祁钰这才是于谦真正死因,因为这种事大臣中只有他才会表现最积极,原因是于在英宗朝资历最浅,相对于王直、陈循、胡濙等,于谦与英宗君臣之情肯定要淡得多,其实“国有长君,社稷之福”也不过是一句冠冕堂皇的借口,在内阁机制已经成型的当时,皇帝暂时缺席,太子幼小,国家机器会照常有效运转。何况还有郕王监国!

所谓的“北京保卫战”是于谦主持的,当时朝廷里面没有懂军事的人才吗?罗通和吴宁都比于谦懂军事啊,为什么要用一个从未领过兵的于谦?

通过“土木堡之变”和“北京保卫战”,于谦的好处滚滚而来,他的好处是:

1、兵部尚书,

2、少保,

3、儿子副千户,

4、太子太傅,

5、实质上的六卿之长,大权独揽,

6、封赠四代高官,

7、赐宅,8、景帝的宠臣,对其言听计从

9、总督军务,

10、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一个权臣应该得到的他都有了。

于谦在朝里主要做的就是全力维护文官集团的利益和自己的利益,大权独揽及排除异己。在他所在的兵部,七年一共排斥了七个优秀的兵部人才:1、罗通,2、吴宁,3、李贤、4、邹干、5、龚永吉、6、侯琎、7、杜堂,其中有六个是兵部尚书的材料和资格。他亲自培养的是项文曜和王伟,这两个人怎么样你去研究好了。呵呵。到后来兵部就没有人才了,是最糟糕的时期了。看来他是嫉贤妒能吧。在于谦任兵部尚书之前,他在兵部只有不到两年的经历,其他时间是搞农业,在业务上是个新兵,就是有资格而已。

于谦在军队里的三大支柱是石亨、杨洪、柳溥三个人。其中两个在已巳之变中是有不救皇帝之罪的,是石和杨,其中两个是缩头乌龟胆小鬼,是杨和柳,这两个人在于谦的手下就没有一个立功表现。这就是他的用人的水平。于谦排斥的一个人其水平高出他十倍的是王骥,于谦任兵部尚书之后根本就不让他在北京,凡是和王骥有关系的一个不用和基本不用,这又是一长串的名字了。不在此列出了。文臣方面,看于谦和项文曜的关系,就知道他是个什么人了。满朝的人都说项文曜是个奸臣。而他是于谦最好的朋友。大家想想于谦是个什么人了吧。

项文曜是著名的于谦妾,谁都说他是个奸人,石亨就更不用说了,杨洪和他都是罪人,后者就见死不救直接导致了皇帝的被俘,再加上个柳溥,是个典型的无能之辈,组成了于谦军事上的三大支柱,结果一年的战争,明军被动挨打,没有一个成功的战例。他们把曹吉祥、张軏、宫聚、杨俊、范广等腐败分子招到手下,夺门之变其实他和石亨是同一个集团的内部矛盾。


王骥手下有一大批的文臣武将,基本上都是好汉子。而接近王骥的于谦是一个不用。为什么。想想吧。武将王骥是于谦的顶头上司,入士早他15年,是良师益友老前辈,于谦却“素不重骥”。

王骥没有什么抱屈的,王骥说人不可无忧国之心,不可有忧国之言。他想的就是国家了。在复辟后他对英宗说的是“受奸臣于谦陷害”,一切都明白了。你可以去看《明实录》,有一部几乎就是王骥表演的舞台,非常过瘾的。王骥用了许多的浙江人,如柴车。龚永吉、项文耀也用过,不过项不敢媚他,而敢媚于谦,是为什么?

于谦在被王振下狱和被复辟后的明英宗下狱时,官员和百姓的反应反差太大。于谦在被王振下狱时,不但地方上的官僚老百姓帮他说话,连朝中重臣也为他求情,甚至连藩王都来为他求情,放了于谦后,于谦改任大理寺少卿。他们又集合了一万多人,要求朝廷派于谦重回山西、河南做巡抚。这里面问题很大,百姓、官员、藩王都来为一个人求情,世所罕见。有百姓为于谦求情也就罢了,但上至朝廷重臣,下至地方官吏,甚至藩王都来为于谦求情,这太奇怪了,太反常了。

如果于谦真的爱护百姓、不畏权贵、清正廉洁,那么那么多不同阶层为于谦请愿的行为就不可理解,于谦在山西、河南巡抚十八年,据说惩治贪官污吏、颇得民心,那么于谦下狱,那些于谦得罪的地方官吏、权贵们不仅没有落井下石,反而集体上书为于谦求情(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集合一万多人到北京,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做到的),连与于谦没什么关系藩王也不惜冒着干政的危险为于谦说话,这是为什么?于谦的人格已经伟大到可以感化所有人的地步了吗?古代多少圣贤都没有做到的事,于谦难道做到了?于谦的人格力量超越所有的圣贤?

于谦是个人,不是神!但于谦却可以使百姓、官吏、藩王这些互相有严重利益分歧的群体同时为他说话,为什么?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个人怎么可能警察说他好,小偷也说他好呢?如果所有人都说他好,这个人就一定有问题!

如果于谦的人格力量不是超越了古往今来所有的圣贤,那于谦背后的问题就非常可怕了,于谦巡抚地方十八年,已经形成庞大的地方势力,从很多百姓来京城上书的情况看,这些人不是普通百姓,很可能是地方的乡绅和权贵,只有他们有这样的组织力量,可以组织1万多人去北京支持于谦。

而地方的官吏已经完全成为于谦的嫡系,甚至藩王都受过于谦的大恩或有重大把柄在于谦手中。个人认为有重大把柄在于谦手中可能性更大。乡绅、官吏、藩王和于谦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所以于谦出事,他们必救!于谦下狱,他们集合力量救了出来(如果仅凭一些百姓上书,王振会改主意?),于谦出来后,改任大理寺少卿。于谦不满意,和他们谋划,之后他们集合了一万多人(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集合1万多人去北京支持某一个官员,需要多么大的势力才可以动员起来?),要求朝廷派于谦重回山西、河南做巡抚。这是多么严重的事件,如果发生在现代都不得了,何况在讲究礼法的古代!而朝廷居然同意了,朝廷就没有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还是面对于谦庞大的势力不得不妥协?

山西河南不是动荡不安的地方,但于谦却可以巡抚十八年不换地方,朝廷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于谦那么久不换地方,不见朝廷有人对此说三道四,显然于谦得到了朝廷众多官员的支持和纵容,使得于谦可以在地方从容发展自己的势力,以致后来于谦的势力竟可以达到威逼朝廷,左右决策的地步。而这不过是文官集团在正统年间扩张自己势力的一个缩影。正是文官集团势力的大幅扩张,为后来的土木堡政变埋下了伏笔!


ps:后世教科书的评价就已经很扯了,正经历史书也不能全信。


评判一个人物,首先看他做了什么。其次通过这个人的社会背景来判断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对其有什么好处? 至于这个人说什么,那根本就毫无意义。说和做完全是两码事。


举个例子:

晚明的东林党人叶向高,无论是现在的教科书还是正史(比如《明史》)上都认为他是个正面人物。虽说他曾力主禁海这一错误政策,但也把原因归结为知识分子的迂腐。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叶向高是福建人,福建是古代海外贸易最发达的省份。中国古代最成功的船型--“福船”就是以产地福建而得名。叶向高的进支亲属中,有记载的至少有两个是当时福建排行前五的大海商。现代关于明代海禁政策的研究很多,比较可信的说法是明代中期的海禁是明代江南士大夫为垄断海外贸易而提出的政策。也就是说,海禁禁止的只不过是民间的小海商,与官府勾结的大海商是禁不住的。


结合这些事例,叶向高支持海禁的动机就呼之欲出了。所以说,一个历史人物的评价,不能人云亦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经过镇定的思考后,楼主终于又选定了一个英雄作为目标。

嗯,这回不选岳飞了,这回我们选择一个他们不是完全熟悉的目标,这样可以非常容易的进行误导。

好,那就选定“于谦”。按照老套路,只说不好的,现推翻外形,在扣点乱七八糟不沾边的,推翻内在。有人反驳,就避实就虚,用错误引导正确。如果对方有真凭实据,就换ID一顿大骂,恶心死他们。他们不说话了,就开始下一步:整点根本不存在的彻底黑掉。反正现在没人管。

个人分析始终只能是一段纸面分析。

英宗、景帝、太后以及后来的仁宗都承认于谦危扶社稷的大功,

都认为于谦没有谋反,

都认为他被冤枉了,

他们是大明皇朝的当家人以及最直接当事人,他们说的才算数。

楼主是个阴谋论者,出发点不对。

11楼xie6241

攻击于谦不得人心。40万大军死于非命,英宗应该以死向国人谢罪!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