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渐近,与79年自卫反击战前何其相似: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均发表评论

真我的疯彩 收藏 1 947
导读:人民日报:菲律宾对南海声索罔顾史实不会得逞 中菲在黄岩岛对峙多日,菲美于近日联合军演,南海问题再次被推到世界舆论的聚光灯下。菲律宾摆出一副“小国被大国欺凌”的可怜模样,妄图让美国扮演“打抱不平”的“英雄”角色。尽管心机算尽,然而,既不符合国际法原则,又罔顾历史事实的声索,永远无法得逞。   南沙和西沙群岛均属中国固有领土。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对南海诸岛提出领土要求的唯一依据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中规定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制度。其实,这个唯一依据并不能成为“夺理”的“强辞”。

人民日报:菲律宾南海声索罔顾史实不会得逞

中菲在黄岩岛对峙多日,菲美于近日联合军演南海问题再次被推到世界舆论的聚光灯下。菲律宾摆出一副“小国被大国欺凌”的可怜模样,妄图让美国扮演“打抱不平”的“英雄”角色。尽管心机算尽,然而,既不符合国际法原则,又罔顾历史事实的声索,永远无法得逞。


南沙和西沙群岛均属中国固有领土。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对南海诸岛提出领土要求的唯一依据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中规定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制度。其实,这个唯一依据并不能成为“夺理”的“强辞”。


首先,《公约》只是允许沿海国家建立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并无任何条款规定沿海国家可以据此声索或侵占他国固有领土。同时《公约》也无法取代其他既成的国际法准则。《公约》开篇即已阐明,“本公约缔约国,在确认本公约未予规定的事项时,应继续以一般国际法的规则和原则为依据。”


其次,确定领土归属更为有效的是历史性权力原则和时际法原则,即最先发现、最先占有与最先管辖的原则。中国对南海诸岛的管辖,自宋元以来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只说在近现代,日本战败后,中华民国正是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对南海诸岛实施接收并得到国际公认;1947年的《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就已在南海标明了九段线;新中国成立后也在1958年发布的《关于领海的声明》中重申了中国对南海诸岛的领土主权。在这一系列进程中,菲律宾等国对此从未表示过任何异议,越南总理范文同还在发给周恩来总理的公函中对中国《关于领海的声明》予以承认和赞同。只是在上世纪70年代后,尤其是在1994年《公约》生效后,菲越等国才觉得有利可图与有机可乘,这才开始援引《公约》,对中国固有领土领海提出主权要求。从时际法原则上来看,这未免滑天下之大稽。


第三,菲越等国对南中国海诸岛提出声索的另一依据是“地理邻近”。无论是在国际法上,还是在世界现实面前,这都站不住脚。法国的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距加拿大纽芬兰海岸不过20公里,而距法国则达数千公里之遥;丹麦的格陵兰岛也远离欧陆而与加拿大北部努纳武特地区一衣带水……如果仅仅依据“地理邻近”来判定领土归属,那么世界上众多国家的海洋与陆地边界岂不是都要重新划定?


第四,中国捍卫自己领土主权与国之大小也毫无关联。国无大小,均有守土之责。中国过去就是大国,非自今日始,可晚清以降还不是受人宰割而丧权辱国?而国小则更应自尊自重,像瑞士那样以中立保国,赢得普遍敬重。因国小而起蚕食邻国领土之念,得不到就大哭大闹,这无异于小孩子的无理取闹。如果再企图拉进“大哥”壮胆,试图打群架,那就无疑是在玩火了。


南中国海争端确与中国崛起有些关联。不过,“崛起必然伴随扩张”纯属西方滥言蛊惑,以此为借口千方百计地遏制中国崛起才是其真实用心。明眼人一看便知,美国是在将有关东南亚国家作为其同中国博弈的小卒,为其“重返亚洲,围堵中国”的大战略服务。伪善之处在于,那个拒不签署《公约》的美国,为了遏制中国,现在竟也祭起《公约》的法宝来说事,它的所谓“公正”与“中立”又何以能让世人相信呢?!




环球时报:中国要给菲律宾以教训 令其背后势力沮丧


南海的黄岩岛海域究竟在发生什么?中国海监渔政船与菲律宾舰船对峙的背后含义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将决定中国的下一步行动。


中国在黄岩岛面临的对手是复杂的。除了宣称对那片岛礁拥有主权的菲律宾,还有想借这起摩擦增加亚洲对崛起中国敌意的美国和西方力量。越南、日本等与中国有海上领土争端的国家,也很想在黄岩岛看中国的热闹,探索对付中国的“狼群战术”。


如果把黄岩岛之争只看成简单的中菲实力对抗,结束这场危机实在不需要伤太多脑筋。然而中国要做的事比仅仅保卫黄岩岛要多得多。中国还需同时对付外部力量利用这件事对中国崛起这一根本目标的扰乱和破坏。这些复杂的任务无法通过与菲律宾快刀斩乱麻的对决来实现,但压制菲律宾的猖狂,又是当前牵动全局的最关键环节。


中菲之所以都有和平解决的意愿,是因为菲律宾清楚,它若动手必将输得头破血流。中国也知道,在海上把菲律宾揍一顿,跟我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完全对得上号。


中国现在就像十个手指头摁着十个跳蚤,需要十分清醒。我们不可在一怒之下,为打一个跳蚤而忘了其他。但也不可失去行动的弹性,不敢处置其一。


南海问题错过了一劳永逸解决的黄金期。解决它的艰难和漫长过程,已是中国人必须面对的地缘政治现实。我们实际要做的,是增强对这个过程的主动把控力,而不是被其他力量牵着鼻子走。


为此中国必须表现出定力,展示在南海的坚决和在多股势力不同挑战面前的从容不迫。当前的要务是给菲律宾以教训,在今后一段时间里都让其感到真正的痛。菲律宾的失败感会部分转化为它背后势力的沮丧。


中国应有与菲律宾打一场小型海上战争的备案。一旦开打,必须出手有力,向外界传递中国“不想战争但决不惧怕战争”的清晰信息。我们一方面要清楚,这样的战争不是南海问题的终结,中国人民必须准备为南海诸岛做一次我们很不熟悉的“马拉松式保卫战”。与此同时,我们对临时的冲突升级并不在乎。战与不战,取决于马尼拉的一念之差。


在南海的诸多挑战中,马尼拉的狂妄自大处在最冒尖的位置,要防止它的挑衅成为各方协调排挤中国的一个平台。中国需要开发打击菲律宾的各种经济政治手段,从而确保马尼拉蒙受的损失远远大于它所获得的利益,并使它的这个角色对亚洲所有国家都不具有任何吸引力。


亚洲地缘经济与地缘政治几乎是分离的。中国已经处于亚洲地缘经济的中心位置,但在政治上仍很被动。中国应致力于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打通这两个体系,不应纵容亚洲经济和政治在利益方向上毫无限度地南辕北辙。


全面冷淡菲律宾应成为中国未来一个时期的明确政策。中国应决心承受因制裁菲律宾给我们自己造成的损失,以此换取对菲律宾来说大得多的损失。下这个决心不应比派海军与菲律宾打一仗更难。


保卫南海诸岛不是空话,它需要我们付出耐心和代价,并持之以恒。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